• 嗨起來吧
  • 0

我知道這會兒不是和他耍嘴皮子的時候,聽他這般說道。我直接開口道:“當然是活了!”

“好!既然你不想他們死,那就得答應我兩個條件!”

“那兩個條件!”我一臉的陰冷。

當我說出這話之後,我方人馬全都屏住了呼吸,在這一刻全都盯着江南,都想知道對方將會開出什麼條件。

江南遲疑了一會兒,並沒有馬上搭話。大約幾秒鐘之後,他再次開口道:“這兩個條件說難也難,說容易也容易……”

我見這傻逼賣關子,當場便大吼了一聲:“你TM有話就說,有屁就放!”

江南見我大怒,他竟然很是高興。

“好吧!我的第一個條件便是,交出彼岸花!我馬上就放了他們!如果不交,第二個條件我也不說了。我會當場殺了他們,然後在命令鬼兵殺了你們所有人。”

江南一字一句的說道,而且殺氣濃濃,不容置疑。

此言剛一出口,我方很多道士臉色都充滿了迷茫,不知所以。

畢竟除了我幾個要好的人知道我有三界六道唯一的一朵彼岸花以外,其餘人是不知道的。

他們第一反應便是黃泉路忘川河畔的紅色曼莎珠華。正當所有人都狐疑,他們要這黃泉路旁滿地都是的曼莎珠華何用的時候。

蛇族可就不樂意了,他們守護這朵花不知多少萬年。而且他們的祖訓就是守護此花,等待岸主人的重生。

現在想讓他們交出此花,蛇族全都不同意了!

只見蛇族青鱗巨蟒兄弟,當場便戰了出來,直接就投了反對票。

而此時的蛇族也全都化作了人形,隨着青鱗巨蟒的反對,此刻紛紛表示不同意。

對面的江南見此情景,嘴角直接掛出一絲微笑,然後開口道:“李兄,看來你的小弟弟們不同意啊!”

說罷!江南也不在看我,直接扭頭望向一旁。然後對着一旁的鬼兵開口道:“準備……”

江南拉長了聲音,示意鬼兵準備殺了這剩餘的正派道士。

見此情景,我只感覺後背一涼。也不在顧忌蛇族的反對,直接對着常棕藍開口道:“小藍,拿出彼岸花!”

“炎哥……”

“拿出來!”我的聲音放大。

“可是炎哥,不能給啊!”常棕藍依舊想阻止我。

但我心意已決,再次對着常棕藍大吼了一聲:“我命令你,拿出來!”

這是我第一次用命令的口吻對常棕藍這般開口,而常棕藍和蛇族也是一驚。

但見我一臉認真的模樣,常棕藍本想在說些什麼,可這會兒卻欲言又止。

她直接一攤手,緊接着,一道白光出現。漸漸的白光越來越盛,一棵小樹苗樣的東西也開始在衆人的眼中出現。

很多前輩道士都瞪大了雙眼,想看看到底是怎樣的彼岸花。

約五秒之後,白光散去,一朵晶瑩剔透,不僅有白花而且還有綠葉的彼岸花出現。

此種花一出現,我方道士全都皺緊了眉頭。

並且紛紛議論道:“這就是彼岸花?”

“怎麼是白色的?不是紅色的嗎?”

“咦!彼岸花不是花葉兩相錯嗎?這朵花怎麼花葉同時都在?”

所有人都驚訝的盯着常棕藍手中的彼岸花,表示不解。

而這個時候,對面的江南急不可耐。連連在對面說道:“對、對,就是它。我馬上準備放人。”

我沒有理會對面的江南,也沒有去傾聽我方人士的議論,只是一把接過常棕藍手中的彼岸花。

然後對着常棕藍開口道:“對不起!”

說罷!我便拿着彼岸花往前走了幾步。

對面的江南見我拿出彼岸花,向着前方走出幾步,當場便大聲的開口道:“快,快給我先放回去一半!”

控制着我方道士的鬼兵不敢怠慢,江南的話語剛一響起。直接就放回來了一半人馬。

我走出五米之後,先是看了一眼手中這多絕美異常,三界六道唯有一朵。而且葉片還是我前世的肉身所化的彼岸花後,很是戀戀不捨得開口道;“永別了。”

說罷!我直接就扔出了我手中的彼岸花。

江南見我扔出彼岸花,哪敢怠慢。疾步上前,一把接住。

此時他看着手中的彼岸花,欣喜若狂,臉上全是笑容。

反觀我們一方,蛇族的眼神之中滿是憎恨,並且那種眼神甚至不時間掃向我。

而老常等知道彼岸花乃是我前世肉身所化,這會兒將我把彼岸花送出。面色也都不是很好,全都仇視的盯着對面的江南。

不過還有人卻很是高興,那就是我方被放回來的道士們。他們與自己的師傅、兄弟、朋友相聚,死裏逃生全都露出了滿心的歡喜。

而我在交出彼岸花後,面色陰冷。再次開口道:“說出你的第二個條件!”

江南這會兒用布袋裝好彼岸花,隨後繼續開口道:“第二個條件比較難,但只要你答應了。不僅不殺這幾個人,你這些所謂的同道,我們黑蓮日後砰都不會碰。當然前提是他們別惹我們!”

見江南如此開口,我嘴裏冷哼一聲:“說罷!”

“好!第二個條件便是,你馬上自刎!”江南的話語很是清晰,傳遍了每一個人的耳朵。

但此言一出,我全身也是猛的一震。自刎?竟然想讓我自殺?

這有沒有搞錯,老子去了陰山都沒有折在哪兒,現在竟然讓我自殺?這怎麼可能?

正當我心緒波動的時候,上官仙白影一閃,直接就出現在了我的身旁。

不等我回話,直接冷冷對着江南開口道:“不可能!”

而老常、姬無雙、阿雪、周傾城、楚陽、王叔等也是紛紛上前,手握長劍當場就否定了這個條件。

對面的江南見這麼多人都否定這個結果,再次呵呵一笑:“你們別急,等我說話。”

說罷!江南掃視了我們一眼,隨後再次開口道:“我的意思是說,讓李炎自身肉身。至於靈魂,是可以留下來的!如果可以,我們黑蓮甚至願意派人送李炎去投胎。是不會讓他魂飛魄散的。”

這會兒聽江南這般開口,我的心頭再次“咯噔”一聲。要是這是真的,也許我真可以一試。反正我是陰司判罰官,我死了依舊可以留在陽間,而且還能與上官仙雙宿雙飛。

想到此處,我動搖了。不過我卻不能完全相信他,他要是等我自殺自後,反悔了怎麼辦?

心中出現這個想法,當場便開口問道:“你如何讓我相信?”

隨着我這聲問話頭口而出,遠處竟突然傳出了一個女人的聲音:“我可以保證,只要你自刎。這陽世正道,我黑蓮日後碰都不會碰!”

這聲音剛一想起,我便倒吸一口涼氣。

這是童瑤的聲音,她這會兒竟然也跟了上來。這麼說,正氣道的老妖怪們…… 正氣道的老妖怪們本來拖着童瑤等人,現在童瑤的出現,很可能意味着老妖怪們的全部覆滅。

龍老何等強勢,一身道行可謂當世最高。但現在也可能凶多吉少,心中剛出現這個想法。

我身後的很多人都不由的驚呼出聲:“童瑤,黑蓮聖女童瑤!”

“黑蓮聖女,難道那些老前輩?”

“該死的……”

隨着我身後的一聲聲憤憤不平的響起,對面的鬼軍之中,赫然分開了一條道兒。

緊接着,黑蓮聖女童瑤,一臉的冷傲的走了出來。

看着黑蓮聖女童瑤,我的面色再次一變,然後對着她冷冷的開口道:“童瑤正氣道的前輩都怎麼樣了?”

童瑤聽我這般開口,面不改色,嘴裏冰冷的開口迴應道:“沒怎麼,死了幾個,其餘的逃了!”

“轟隆”一聲滔天巨響在我心間響起。

死了幾個,這句話就好比一把利劍,當場就刺入了我的心臟。

我雖然加入正氣道不久,對正氣道中的前輩也都不怎麼熟悉。可是此刻聽到他們的死訊,我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些傷心。

畢竟他們是用自己的生命拖住了鬼兵與童瑤等人,讓我們有逃跑的機會。

不過最終卻不盡人意,沒想到飄雲谷已經被黑蓮攻佔。率先逃回來的人,也是死的死的,傷的傷,而且一半都被俘虜。

雖然我們沒能逃脫,但對於正氣道的老妖怪們,用生命爲我們鋪墊出逃生之路的壯舉。這不得不讓在場的所有人感動。

此刻聽到他們的死訊,全場衆人全都目露兇光,恨不得喝了童瑤的血,吃了她的肉。

但奈何時勢不濟,不能與黑蓮爲敵。只能把這份仇恨放在心間,只能想辦法逃出這裏,待日後強大,再東山再起。

我深吸了一口氣兒,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同時心中暗道;我必須冷靜,我不能衝動,只要我答應了第二個條件,在場所有人都能活着離開,我不能衝動、不能衝動。

我的呼吸開始比較急促,因爲我很憤怒,我想報仇。我想殺光在場所有的黑蓮鬼兵,包括童瑤!

詭醫裊后 但我卻辦不到,現在上前,也只能一死。最後正道覆滅,這個天下,恐怕真就落入了妖道之手。

我是正道盟主,而是還是幾百年以來,唯一一個統御南毛北馬的道士。

雖說這個身份只有我方高層知道,身份並沒有公開。可是即使如此,我也必須盡到我盟主的身份。

彼岸花已經送了出去,我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完成第二個條件。

想到這兒,我緩緩的挑起了頭,看着天空之中的那輪明月。心中無限感概!我正道門人懷着壯志凌雲的衛道心,一路斬妖除魔、替天行道。

平定引魂宗、消滅紫陽觀、大破武夷山劍宗門,一路高歌。本以爲憑藉勢不可擋的趨勢一舉屠滅趕屍派,讓這個天下再次恢復平靜。

可怎麼也沒想到,趕屍派到是滅了。 逆襲大清 黑蓮卻這般看得起我們,竟然出人意料的派出數萬鬼兵。

在黑蓮這等超強大勢力面前,我們最終也只能敗退。如今正道聯盟,就剩下了我們這幾百人,如果我們這些人都死了。

那麼陽間正道也就沒了,天下便都是黑蓮的了,將不會出現一點點淨土。

心中想到這些,我沒有去理會周邊制止我的同道們。而是對着遠處的黑蓮聖女童瑤開口道:“我死了,你們真的能放過我們這些人嗎?”

童瑤聽我這般說道,直接點了點頭:“沒錯,只要你死。我就放過在場的所有人!”

“炎子,不能答應她!”老常一臉焦急的開口道。

而老常的話語剛落,夜雨也在一旁附喝一聲:“李兄,妖道的話不可信。還有,他們出動這麼多黑蓮鬼兵,爲何只要你死,你想過這個問題沒有?”

“是阿炎哥,在場這麼多人,他們爲何偏偏要你死,還要躲在那彼岸花。在這中間,肯定有些許聯繫!” 元徵宮詞 阿雪在一旁也分析道。

聽着阿雪和衆人的話,我心頭也是一動。 大仙救命啊 阿雪說得沒錯,這麼多人,爲何偏偏要我死?

而且黑蓮爲何一直想要那朵彼岸花,在這之中,也許真有什麼聯繫。

但這會兒我也沒有時間去想那些問題,如今我還能有選擇?

要麼我一個人死,要麼在場的所有人都死!

就算強大的上官仙以及金陽,在這無盡的鬼兵面前,也最終逃不過一劫。

想到這兒,我便擡手製止了衆人繼續勸告。然後轉身對着衆人開口道:“諸位,我知道你們爲我好!但現在我沒還有選擇?”

我大聲的問道,而我的話語剛一出口,所有人都沉默了。

大家都認爲我說得沒錯,我們已經被包圍了,而且被包圍的嚴嚴實實。

經過之前的大戰,我方人馬已經疲倦不堪,在沒有了一搏之力。

如果真的與黑蓮鬼兵硬碰硬,我們只有死,再沒有活命的機會。

見衆人不說話,我再次開口道:“諸位,就算我肉身死了,我還有魂魄。到了那個時候,依舊可以與衆人相見。所以大家不用爲我擔心,以我的死,換我正道的東山再起。”

最後一句我說得鏗鏘有力,而再次的衆人大多都是一些中年人。心志都比較成熟,這會兒聽我這般說道之後,都沒有反對。

王叔更是開口道:“小炎,你真的下定主意了嗎?”

聽王叔這般開口,熟悉我的人都不捨得望着我。而我在掃視了他們一眼之後,然後點了點頭:“是的!我已經打定主意了。”

話語剛落,一陣涼意傳進了我的手中。扭頭望去,只見是上官仙拉住了我的手。

上官仙沒有說話,看樣子已經接受了我準備自刎的事實。

不過話又說回來,我們這羣人本就比較特殊,死對於我們來說,並不是終結。

更何況,我還是陰司判罰官,我死後不僅不會被鬼兵通緝。而且依舊可以行走陽世,與衆人在一起。

老常等雖然不捨,但見我心意已決,也都不在說話。

只是周傾城,阿雪等女子叼着眼淚,在一旁哽咽。

而就在這個時候,站在鬼兵前的江南再次對着我們這邊大聲的開口:“李炎,你到是快點呢!你只要肉身死了,我立刻就下令撤兵。”

江南的話語剛一出口,我方所有人全都在這一刻扭頭瞪着江南,一副吃人的模樣。

與我最鐵的老常更是暴怒的一聲大吼:“叫你麻痹叫,把你的臭嘴給老子閉上!”

江南聽老常一聲暴吼,心頭大怒,就準備說些什麼,卻被童瑤伸手製止!

我看着暴怒的老常,嘴角露出一絲微笑。而老常見我微笑,也艱難的擠出一絲笑容,不過卻很是難看。

緊接着,老常掏出了一根兒香菸,然後對我用着有些傷感的語氣說道:“炎子,我知道你大義。你臨走前還是抽一根兒吧!”

我沒有拒絕,在老常手中接過香菸。而老常也在此刻掏出打火機,準備給我點菸。

可是奇怪的是,老常一點打了七八次火,火都沒有點燃。

如今全場寂靜,沒有一絲聲音。唯有老常不斷打火的打火機發出的“咔、咔咔咔”的聲音。

香菸被點燃,深吸了一口,這恐怕是我最後一次感受着該死的尼古丁味道吧!

此刻臨死之際,還能抽上一根菸兒,這種感覺可真TM的不爽。

看着一點點燒盡的香菸,我真想罵該死的香菸供應商,這香菸爲何燒肉得如此迅速!

我方人馬全都盯着我,看着那根一點點燒盡的香菸。衆人都知道,當香菸燒盡的時候,也就是我拔劍自刎之時。

不到三分鐘,香菸徹底燒盡,我還有有些不捨得扔掉了菸蒂。

我知道,如果我不死,大家都不會有活路。

但爲了讓大家不那麼傷心,我並沒有顯得悲傷,而是佯裝出興奮的表情說道:“大家不必如此,大家一會兒就可以離開這該死的地方了!”

說罷!我扭頭看了一眼上官仙。見上官仙一臉的憂傷,但卻並沒有說話。

也許上官仙知道,說什麼也都沒用。或者說,我的死可以換取我倆永世陰間作伴。

隨後,我不在磨嘰。當場便猛的轉身,直接對準童瑤和江南,然後大聲開口道:“記住你們的話!”

此言一出,只聽“嚓”的一聲,寶劍出鞘。

這把真武劍直接被我握着手中,我也不廢話,長劍橫握直接就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在所有正派人士的注視之下,長身而立。此時的我雙目寒光爆射,嘴裏直接低吼一聲。

手臂往後一勒,劍刃瞬間劃破脖頸。我只感覺脖頸冰寒,一股熱流當場將我的脖頸溼潤。

而在這一刻,我的腦海之中並沒有害怕與恐懼。有的只是無盡的混亂和很多不同的聲音。

我知道,這一次我可能再也不能還陽了。因爲脖頸被劃破,脖頸處的冰冷迅速蔓延全身,緊接着便是難以呼吸、缺氧,天地開始旋轉。

耳邊的聲音也開始模糊,眼前的視野也變得不那麼清晰。

緊接着,我只感覺“砰”的一聲,自己好似摔在了地上。然後眼皮重似千斤,本想再看一眼這個世界,但黑暗卻在這一刻迅速將我籠罩。 我死了嗎?

我心中暗道,感受着無盡的黑暗,我不知道這是哪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