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白練在空中一凝,身着紅衣的雪莉出現在郝大寶的面前,狠狠地向前打出一掌。

“噗~”

一股黑色的波紋從雪莉的掌心飛出,擊在黃大師身上,黃大師立刻橫飛了出去,狠狠地撞在牆壁上,噴出一口鮮血。

“這是當初黃大師給的那件鬼器?”

趙小川一愣,立刻反應了過來,同時也打消了調動體內的不知火力量。

“啊~,該死的小子,你居然敢用我借給你的鬼器對付我?你找死!”

正當趙小川愣神時,黃大師從地上爬起來,憤怒的大吼道。

雪莉冷冷的和黃大師對視着,郝大寶擦擦額頭的冷汗,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黃大師看到郝大寶的神情似乎被激怒了,大喝道:“小子,你別得意!我能給你鬼器就可以收了它!”

黃大師說完,口中念出一段含糊不清的口訣,而趙小川則臉色大變。

“該死的,這黃大師當初給我鬼器的時候果然不安好心,做了手腳!”

趙小川心中閃過這個念頭,立刻想要調動自己體內的不知火。

就在這時,雪莉的身上忽然發出一股幽藍的光芒。

“該死的,這股力量是.。”

黃大師神色一呆,猛然轉頭看向趙小川,而趙小川則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怎麼可能?這股力量不是鬼璽的力量麼?”

趙小川從雪莉的身上感受鬼璽的氣息,腦中亂成一片。

“哼!黃皮子,你當初奴役我們夫妻多年,還殺死了我的丈夫,今天這筆賬我們就好好算算吧!”

雪莉雙眼赤紅地看着黃大師,臉上的面容變得猙獰無比,尖聲叫道,然後向着黃大師衝去。

黃大師看着雪莉越來越近,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但還是咬咬牙直接向着雪莉衝去。

正當雪莉和黃大師戰鬥時,剛和冰翎交談的張妍不禁身體打了個寒顫,然後震驚地看着頭頂飄着的紅衣靈體。

冰翎皺了皺眉頭,感受到了紅衣靈體身上混亂的氣息,眼中閃過一絲不解。

“胡籽,你怎麼了?你身上的鬼氣怎麼這麼混亂?”張妍焦急的喊道。

胡籽就是紅衣靈體的名字,當然這個名字並不是他本身的,而是張妍自己取得。

胡籽聽到張妍的聲音,神色一怔,轉頭看向張妍,而當張妍和冰翎看到胡籽的樣子時,不由臉色大變。

因爲此刻的胡籽原本散亂的頭髮竟然漸漸變短,露出了一張俊秀的臉龐。

那俊秀的臉龐上一對如星辰的眼眸動人心魄,但卻充滿了迷茫和憂鬱,讓看到那雙眼睛的人感到一股濃郁的悲傷。

“哇,胡籽,原來,原來你這麼帥啊!”張妍看到胡籽的真面目,驚喜的叫道。

冰翎皺起眉頭,看着胡籽,心中充滿了疑惑。

“奇怪,這紅衣靈體之前沒有注意,現在感受它的靈波,似乎好像有些不完整啊!似乎是一件殘缺的鬼器!”

胡籽緩緩的擡起頭,一滴晶瑩的淚水竟然從他的眼角滑下,化作一顆晶瑩的冰晶掉落在地。

“鬼靈淚?這,這紅色靈體居然已經擁有了人的情感,而且用情之深居然可以化作鬼靈淚?”

冰冷心中驚訝,但隨即眼中閃過一絲炙熱的光芒。

然而他剛想將即將落在地上的鬼靈淚搶在手中,張妍卻在他之前一伸手將鬼靈淚抓在了手中。

原本還有些驚訝的張妍在接觸到鬼靈淚時,臉上的笑容居然不由自主的消失,身上佈滿了一層濃濃的悲傷。

“嗚嗚嗚.。。胡籽,你怎麼了?你爲什麼要哭呢?還有我這是怎麼回事?我忽然感覺好難受啊!”張妍哽咽着擡頭看着胡籽說道。

“笨蛋!鬼靈淚是流露出真實感情的鬼體纔會流出的眼淚,不用特殊的方法收取是很容易被其中蘊含鬼體本身的情緒影響的。”

冰翎衝上前,一巴掌將張妍手中的鬼靈淚搶過來,手中解除一些印法,一個個符文漂浮在鬼靈淚的周圍,立刻將它包裹起來。

隨後冰翎長長的出了口氣,將鬼靈淚收了起來,臉上露出一絲喜意,而張妍身上那股悲傷的情緒也消失不見,停止了哭泣。

同時胡籽也緩緩的轉頭看向張妍,衝着她搖搖頭,隨後轉頭伸出胳膊指向房間的一個方向,聲音沙啞地說道:“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感覺我似乎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而那裏就是我要的答案!”

張妍一愣,不明白鬍籽說的是什麼,而冰翎目光閃爍,似乎想到了什麼。

然而正當兩人還在思考時,胡籽居然不顧面前的牆壁,向着那個方向直直的衝去,並且很快消失在房間中。 秦穆然看著馬里奧,知道他也沒有說話,同時他的感知釋放,感受著馬里奧的情緒波動。

「紀凌塵是不是有什麼任務?」

秦穆然盯著馬里奧,認真地問道。

「是,但是我不知道!」

馬里奧搖了搖頭。

秦穆然感覺到他沒有絲毫的猶豫,也是知曉,他沒有說謊。

「行吧,我看你也就是個保鏢,不過,未經允許,踏入夏國,必死!」

秦穆然目光突然一愣,一手探出,掐住了馬里奧的喉嚨,五指發力,耳邊傳來一聲脆響。

馬里奧的喉嚨被剎那捏斷,一命嗚呼。

看著腦袋耷拉的馬里奧,秦穆然鬆開了手,緩緩站起身來。

「然哥,這傢伙是幹什麼的?」

紀凌風此時身上也不好看,滿是鮮血,不過他並沒有受傷,這些鮮血都是剛才圍攻他的人身上的。

不得不說,紀凌風如今實力大漲,戰力飆升,這些人死的也是不冤。

「西方教廷的異能者!」

秦穆然看著紀凌風說道。

「你這個弟弟還真的是好本事,竟然能夠跟聖保羅教堂牽扯上。」

秦穆然看了看地上的紀凌塵,冷冷的說道。

一個血手幫已經足夠他們頭疼的了,現在又多了一個西方教廷,這可如何是好。

新年即將到來,等到新年過去,五年大比的時間就到了,到時候,這一灘渾水該怎麼辦?

「聖保羅教堂,那是個什麼玩意兒?不對,這地方我怎麼聽著那麼耳熟?我想想?」

紀凌風聽秦穆然這麼一提醒,似乎是想到了些什麼,愣了愣,說道。

唯你是圖 「哦!我想起來,這不是布國的著名景點嘛!我還去過呢!好傢夥,那叫一個壯觀啊!據說可是有上百年的歷史了呢!」

紀凌風猛的一拍腦袋,驚呼道。

「嗯,你說的沒錯,他確實是一個景點,但是他同樣也是一個神秘的組織!」

秦穆然點點頭。

「什麼?不會吧!這麼邪乎的嗎?」

紀凌風咧了咧嘴,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不是邪乎,你們看到的那裡,只是對外開放的一部分,沒有對外開放的,才是真正神聖的地方。」

秦穆然解釋了下道。

「聖保羅教堂那可是西方教廷,堪比梵蒂岡,裡面高手如雲,即便是我,也不敢輕易深入,當年古武界與遠征軍碰撞,其中的主力就有它! 農門醫香之田園致富 你說他強不強!」

秦穆然告訴給了紀凌風一些秘辛道。

「什麼?!怎麼可能!遠征軍,難道這件事是真的?」

紀凌風瞪大了眼睛。

之前與道將行在一起喝酒的時候,道將行曾經提到過當年古武界抗衡西方東征軍的事情,原本以為那是道聽途說,沒有想到竟然會真的有這件事。

既然如此壯闊的事情,為什麼就沒有任何的記載呢?

「當然!要不然怎麼會有現在夏國的平穩發展!實力才是決定話語權的關鍵!」

秦穆然點點頭。

「我的天!我感覺自己長這麼大,書都白讀了啊!」

紀凌風感慨道。

「說的像你讀過很多書一樣。」

秦穆然忍不住給了紀凌風一個大大的白眼。

「咳咳咳,人艱不拆,知道就行,不要說出來。」

紀凌風的臉上有些尷尬。

「然哥,這白眼狼我已經收拾了,想要問什麼,你來吧!你專業的!」

紀凌風不想再在這個話題上糾結下去了,連忙岔開話題說道。

秦穆然給了紀凌風一個大大的白眼,便是向著倒在酒堆之中狼狽不堪的紀凌塵走了過去。

紀凌塵被紀凌風打傷,動彈不得,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只能夠怨恨地看著他們。

此時的紀凌塵心中是懼怕的。

馬里奧的實力有多強,他心裡很是清楚,在聖保羅教堂裡面也算是數一數二的了,可是他即便都已經召喚火神了,依舊還是不能戰勝秦穆然。

秦穆然的實力在神境,堪比聖保羅大教堂的教主,這怎麼可能呢!

「你害怕?」

秦穆然感受到了紀凌塵的情緒波動,看著他,問道。

「你….你到底是誰?」

紀凌風也沒有想到秦穆然的身手會這麼高,更加沒有想到紀凌風的關係會跟他這麼好。

實在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了。

總共他就出手兩次,一次為了得到白冰卿下手了,一次為了讓紀凌風逐漸成為植物人下手了,可偏偏這兩個人都跟秦穆然有一定的關心。

要不是這樣,秦穆然不可能發現這種藥物。

「我說了,我叫秦穆然!」

秦穆然笑了笑。

「剛剛馬里奧將他知道的都說了,我也知道你身上有任務,你不說,我自有辦法讓你說,就要看你怎麼選擇了!」

秦穆然言里言外都帶著威脅。

「我不能說!」

紀凌塵可沒有馬里奧那種硬骨頭,再加上剛才馬里奧的前車之鑒在那裡呢,秦穆然下手那叫一個狠啊!

光是聽馬里奧發出的慘叫都覺得頭皮發麻,這若是發生在自己的身上,紀凌塵可不敢保證自己能夠撐到多久。

「不說?那我總能讓你說的。」

秦穆然微微一笑,向著紀凌塵走去。

「我…..我說!」

看到秦穆然靠近,紀凌塵嚇得驚呼。

「呵呵,你還真是有『骨氣』啊!」

秦穆然笑了笑。

「說吧!你給他們下的是什麼新型藥物,你的任務又是什麼?」

秦穆然看著紀凌塵,問道。

「我…我下的藥物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不過我知道它的名字。」

紀凌塵猶豫了下,反正說了是死,不說的話,現在就得死,倒不如多苟延殘喘一段時間。

「什麼名字?」

秦穆然好奇地問道。

「滅世!」

「滅世?這名字,倒是稀奇。」

秦穆然有些意外。

「那這藥物的作用是什麼?」

「我不太清楚,我只知道這藥物長期服用的話,能夠成為植物人,或者直接被控制。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紀凌塵如實地回道。

「控制人?呵呵,滅世…..」

秦穆然意味深長一笑,若有所思。

「你的任務是什麼?」

「我的任務就是將這個藥物投放在中海之中,讓中海逐漸喪失活力….」

當紀凌塵將自己的任務說出來以後,哪怕是秦穆然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去什麼地方了?”冰翎看到胡籽穿牆消失,驚訝的叫道。

“我不知道!”張妍焦急道:“但是我們必須攔住他!貴族學校的規定,沒有到晚上的時候所有靈體都是不可以隨便在校園中游蕩的,不然被那人知道,胡籽就死定了!”

“那人?是什麼人?”冰翎目光一閃,沉聲問道。

張妍沒有察覺到冰翎語氣的變化,立刻道:“還能是什麼人?自然是蘭校長!他可是貴族學校的‘眼睛’,沒有什麼事情可以瞞過他!”

張妍說完,便不再理會冰翎向着門外追去。

冰翎看着張妍消失,皺了皺眉頭,隨即也向着門外衝去。

醫務室中,黃大師拖着一直胳膊,氣喘吁吁地看着郝大寶身前面目猙獰的雪莉,眉宇間充滿了憤怒。

“你這該死的小鬼,要不是本大師我現在失去了自己身體,你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

雪莉聽到黃大師的話,口中發出一陣滲人的笑聲,不過趙小川卻聽出了雪莉語調中的悲涼。

“嘎嘎,黃皮子,當初我和我丈夫在一起過着與世無爭的日子,要不是你忽然過來說什麼斷魂索缺少靈體,將我們煉入斷魂索中,我和我丈夫,我和我丈夫。”

雪莉越說聲音越低,眼中漸漸蒙上了一層淚光。

“哼,鬼物人人得而誅之,向你們這些異類就不應該存在與這個世間,你們的存在只會讓這個世間變得更加的混亂!”黃大師冷哼道。

“什麼異物?若是雪莉也算是異類的話,黃皮子你又算得了什麼?”郝大寶插嘴道。

“你閉嘴,小子!”黃大師怒聲道:“像你這種卑鄙無恥的人沒有資格和我說話!”

妻子的祕密:冷總裁的復仇嬌妻 郝大寶神情一滯,趙小川皺起了眉頭。

“這黃大師看起來非常怨恨大寶,這肯定和大寶的家世有關!難道說大寶的老爸,還有那個叫做諸葛第一的有過節不成?”

趙小川想到這裏,眉頭皺的更緊,同時心中也十分擔心接下來的戰鬥會傷到蔣舟舟身體。

“黃皮子,不管你說什麼,今天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今天我一定要爲我死去的丈夫報仇,讓你爲你當初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雪莉護在郝大寶的身前怒聲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