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是一個長遠計劃,總的來說,值得搞一搞。

聽到小龍女答應,他惡趣味一笑,揮手將空間天地施展出來,同時,小龍女也被牽扯到空間之中。

「這是,哪裡!」

小龍女一臉茫然,四周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

接著她反應過來,連忙上上下下掃視己身,驚喜道:「這是真身,我逃出來了!」

她忙掃視黑暗,高聲道:「不知哪位前輩救下小女,還請前輩現身一見。」

毫無疑問,她的脫身與之前的聲音有關。

話音落下,她正前方出現了一道光幕,其上閃爍著密密麻麻的文字,好似信息。

小龍女驚疑不定的看向光幕,其上文字她認識,同時隨著一步步的解讀完所有的信息。

她陷入了獃滯狀態。

「創世空間,掌控者創世神。」

「這是何等大的口氣,竟敢媲美盤古。」

對於西遊世界而言,所謂的創世神,毫無疑問就是盤古,這創世空間卻以創世神為名,可想而知其口氣之大。

但結合這神秘莫測的空間手段,小龍女卻又不覺其狂妄,這或許真是一位古老的大能。

起碼能悄無聲息救出她的,非大羅不能做到。

大羅對她而言已經是真正的頂尖大神,對於現在的龍族也是如此。

「還有這所謂任務,完成任務便可獲得獎勵,創世點。」

「創世組織成員,可利用創世點換取神通秘籍,天材地寶。」

對於這些獎勵,小龍女的期待倒是不太高,她出身東海龍宮,是四海最富庶的海域。

天才地寶無數,堪比天庭寶庫。

甚至只有四海龍王,及少數太子公主才知道,四海龍宮其實各自藏有上古龍族的寶藏。

只因實力孱弱,不敢開啟罷了。

所以這些吸引不了小龍女,她看重的是創世點的另一個作用。

「可付出創世點,邀請創世組織成員完成助力任務。」

這才是她當下最需要的東西。 「小故事?」

千仞雪皺了皺眉頭,她還沒有摸清楚陸梟到底想要幹什麼,不是來招攬面前這位名滿大陸的大師的嗎?

「請講。」

同樣有些不明白陸梟來意的玉小剛也知道自己沒有辦法反抗,索性拿了幾張椅子坐了下來安靜的聽陸梟說。

看著錶情依舊沉穩的玉小剛,陸梟抿了抿嘴唇,隨後輕笑着看向千仞雪。

「小雪。」

這是他第一次用這麼親昵的語氣喊千仞雪,着實讓千仞雪有些茫然的同時還有些心跳加速。

「怎麼了?」

千仞雪避開了陸梟的視線,隨後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

「這個故事,你也要聽的很仔細哦。」

千仞雪轉過頭,看着陸梟那溫柔的表情,心頭不知為何一顫,她總有一種預感,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會顛覆她的認知!

看著錶情同樣嚴肅起來的千仞雪,陸梟手一轉,一把摺扇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隨後他就宛如茶樓說書人一般不疾不徐的講述了一個有關於愛情的故事!

「說在大約在二十年前,一名絕美的天之嬌女從家裏面出來歷練,遇到了胸有大志懷才不遇的青年。兩人相見恨晚,很快就成為了無話不說的朋友。」

「之後兩人相約結伴遊歷大陸,一路上,少女從青年那裏獲得了很多新奇的知識與想法,青年也從少女這裏獲得了關懷與照顧,他們之間的關係也很快就從知心好友轉變為了男女朋友。」

「本來這應該是一對天作之合,奈何上天沒有成人之美的想法。」

「少女身負雙生武魂,更是先天滿魂力,被其勢力當成接班人來重點培養。但是反看青年呢?先天武魂變異失敗,魂力終生無法突破二十九級,不論是潛力還是實力都遠遠比不上少女。」

「在這種情況下,少女背後的勢力自然不可能再讓他們兩人接觸下去。所以在經歷了某一次事變過後,少女找到了青年,冷酷的說出了她只是為了青年的知識才接近他的話語,隨後用在青年看來很是惡毒的話提出了分手。」

「少女離開之後,青年萬念俱灰,甚至無法考慮之前的感情是否真的為假后就放棄了與少女之間的聯繫,自此兩人不再見面,現今已有十四年了!」

陸梟講的故事很短很短,短到千仞雪甚至還沒有完全聽懂就已經結束了。

「雙生武魂?天之嬌女?」

她皺起眉頭,心中驟然閃過一個猜測,隨即她猛然抬起頭看着面前坐着的玉小剛,他的雙手已經死死的握成了拳頭!

那原本十分平靜的臉色現在已經變得無比的猙獰,這讓其他了解大師的人在面前的話絕對會十分驚訝。

他以前可是無論怎麼被嘲諷都表現的無動於衷的啊!

「怎麼樣,玉小剛,是不是想起了什麼你內心很想要忘記的事情?」

看着玉小剛那激動的神情,陸梟輕輕的搖了搖摺扇,眼神中閃過一絲玩味。

「是啊,想起了很多,已經快要忘記的事情。」

許久之後,玉小剛鬆開了緊握的雙拳,滿是愁苦的臉上竟然帶着一絲釋然。

對此,陸梟只感覺很好笑,你釋然個鬼呢!

「陸梟,難道說,那個女人······」

千仞雪張開口,但是卻不知道該問些什麼。

難不成,要她開口問,面前這個男人是不是自己母親之前的愛人嗎?

而且聽着陸梟的話,好像那個女人之所以和這個男人分開,是因為武魂殿的不同意?

「你是不是認為,她在與你分開之後過的很好,還登上了教皇之位,所以覺得心中聊有慰藉?」

陸梟的話讓玉小剛猛然抬起頭,他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愕然。

的確,正如同陸梟所想的,這麼多年過去了,玉小剛心中雖然知道比比東離開自己很有可能是因為武魂殿的阻撓,但是他也明白,一個廢武魂魂師又怎麼能給得了比比東光明的未來呢。

她現在權傾天下,是高高在上的教皇,而他卻只是一個窩在小城中苟且偷生的廢人而已。

「小雪,來,告訴我們的大師,你的母親是誰。」

陸梟合上了摺扇,他的眼神也變得危險起來。

千仞雪沉默了一會,隨後用很是平淡的語氣回應了玉小剛那探究的眼神,「我的母親,是比比東。」

「什麼!你是東兒的······」

砰!

一道魂力直接擊中了玉小剛的腹部,直接將他剛剛出口的稱呼又打回了腹中。

千仞雪皺着眉頭站了起來,剛才是她下意識的出手。

哪怕知道面前的男人很有可能是自己母親曾經的愛人,哪怕她明面上與自己母親關係水火不容,她也無法忍受從除了父親以外的人口中叫出那麼親昵的稱呼!

「咳咳~」

玉小剛爬起來咳嗽了兩聲,他看了一眼千仞雪身上流轉的金色光芒,隨後又注意到了千仞雪那最佳配比的四枚魂環,眼神中閃過一抹訝然。

果然不愧是她的女兒,這麼小的年級就突破了魂宗境界!

「誒,看的出來,你當年和她是真心相愛的。哪怕是現在,你的心中也還有着她對吧。」

陸梟也站了起來,他走到了玉小剛的身邊,隨後輕描淡寫的將手放在了玉小剛的肩膀上。

轟!

一股重力直接落在了玉小剛的身上,他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臉色也變得無比的漲紅。

「想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嗎?」

看着陸梟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玉小剛原本那死板的眼神中開始流溢出渴求的神色。

千仞雪也站直了身體,她也對自己母親當年的事情很好奇,畢竟這些事情發生的時候,她還沒有出生呢。

「那,我們就再次從頭講起。這一次,故事的開端,是一間幽暗的密室······」

·

· 「哈哈哈,趙將軍!喲,還背着一個包袱呢?要出遠門嗎?這是打算去哪啊?」

青年男子看着趙汗青背上的包袱,嘴角揚起了一絲冷笑。

「你是誰?你來我家裏幹嘛?」

趙汗青一臉警惕的看着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一臉傲然的看着趙汗青,眼神中滿是輕蔑和不屑:「本官周興,乃尚書省都事!」

趙汗青聽完周興的自我介紹,不由眉頭微微一皺,心中已經掀起了一片驚濤駭浪。

周興,這個傢伙自己太熟悉了!

和來俊臣並稱為武則天時代兩大酷吏!據說「請君入甕」這個刑罰就是周興發明的,唐高宗時期兩大戰神之一的黑齒常之就是被這個傢伙給逼死的,這貨就是個十足的變態!

沒想到啊,武則天口口聲聲的說着支持自己,背地裏卻派這樣一個變態來搞自己,果然,女人的嘴,騙人的鬼!自己真是信了他們的邪!

這會兒曹真和張仁願都已經開溜了,其他府上的宮禁宿衛也不會聽自己的,自己這下子真的孤立無援了。

周興想要把自己揉成糰子就絕對不會變成方塊!

「原來是周大人!不知道周大人來我府上有何貴幹?」

趙汗青深深一笑,語氣雖然比較恭敬,面部表情卻不太恭敬。

對於這樣一個變態,而且橫豎都是死,趙汗青覺得自己倒不如爺們一點,只希望自己被謀害之後下輩子能夠再次穿越,並且穿越成為一個王爺或者皇帝。

「哈哈哈!」周興忽然大笑着擺了擺手,「沒事本官就不能來趙將軍府上和趙將軍打個招呼嗎?」

「打招呼?」

趙汗青冷冷一笑,差點就罵了出來了。

我打你你奶奶個腿!

有你這麼打招呼的嗎?你看看別人誰打招呼帶着這麼一大夥殺氣騰騰的人?

趙汗青忽然話鋒一轉:「真是抱歉啊,周大人,昨晚操勞過度,今天白天身體抱恙,不方便見客,所以呢……你來給我打招呼,好意我心領了,我府上也沒有什麼招待你的東西,你還是回你該回的地方吧!」

周興竟然也不生氣,只是笑着揮了揮手:「來人!」

「是!」

周興帶過來的一幫子人迅速往府苑裡面走了進去,不一會兒,趙汗青家裏幾乎每個角落都站着一個宮禁宿衛。

「周大人這是何意?」趙汗青不由得咬緊了牙關。

「趙將軍,別誤會!有件事您可能還不知道吧?」周興又是陰沉一笑,「趙將軍不知道得罪了什麼人,有人出百兩黃金懸賞趙將軍的人頭,據說天賜閣的好幾個金牌殺手都接取了這個任務,天後知道這件事後對於趙將軍的安全深感擔心,特命本官帶一些甲士來趙將軍家中,保護趙將軍的安全!」

「什麼?懸賞我的人頭?一百兩黃金?」

趙汗青傻眼了。

自己好像沒有得罪什麼人吧?

一百兩黃金,換算下來就等於現代三百多萬軟妹幣!

自己的人頭居然如此值錢,這讓趙汗青自己都有點心動了。

要是自己把自己的頭給砍下來,那不就發財了嗎?

什麼?等會兒……

趙汗青忽然反應過來了,什麼狗屁懸賞,什麼狗屁保護,借口!全尼瑪是借口!說白了就是怕自己跑路了,想派這個變態監視自己!

李治啊李治!武則天啊武則天!

你們做的也太絕了吧?

老子不就是答應了你們娶你們女兒這件事嗎?現在你們兩口子反悔了不說,還TM的要殺人滅口,還把自己當小學生來騙!

真的不把自己當人嗎?

趙汗青不住的深呼吸著,努力平復著自己的情緒:「天後過於擔憂了,本將軍自幼習武,區區什麼閣來着的?殺手?想要謀害本將軍的性命?豈非登天之難?天後的好意心領了,還請周大人回去替本將軍表達謝意!這些人也一併帶回去吧!」

趙汗青當然不願意這些人待在自己家裏,如果這些人不走,自己如何開溜?

「呵呵……」

Related Posts

說到這兒,他看了看林晶。

  • 0

要知道…

  • 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