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紫筆文學 「果然是不周山!」

看到姜塵背後浮現的神山虛影,玉帝等大神通者滿臉的悵然之色。

不周山尚在時,他們這些人還沒有多少感觸,可等不周山倒塌后,他們方知,此山對於洪荒天地來說是何等的重要。

有不周山在,方能鎮壓洪荒天地,使之成為萬界中心,源源不絕的匯聚來萬界氣運。

同時,也能從混沌汲取來大量的混沌之氣,反哺天地,使得天地間的靈氣愈發充盈。

這是不周山還在時,眾生得以享受的好處。但可惜,如今不周山不在了,這般好處,也就成了過去,再也享受不到了。

可以說,若是不周山尚在,洪荒天地絕不會淪落至此,而是應該愈發強大才對。

洪荒越是強大,修道也就越是容易。若是現在的天地環境依舊如太古那般,那像玉帝這樣的大神通者,早就修成混元大羅金仙的境界了。

而非是像現在這般,全都卡在半步混元的層次,遲遲無法更近一步。天地有缺,修士想要成就圓滿,自然千難萬難。

所以,不周山破碎之後沒多久,洪荒的大神通者們就開始後悔起來。早知不周山這麼重要,那當初說什麼也要保下不周山了。

天地殘破,受到影響的可不止是普通修士,就是高高在上的大神通者也是深受其害。若非如此,也不會有那麼多大神通者離開洪荒天地,前往混沌之中了。

在三界,他們實在是看不到突破的希望,這才前往混沌隱居,試圖從混沌之中參悟大道。

……

…………

大神通者作何感想,與此時的姜塵無關,他如今正在全力的壓縮不周山虛影的力量,試圖將其化成一面天碑。

武道天碑,這是姜塵靈機一動,創造出的門足以承載他所有神通的無上神通。

此神通,以不周山虛影為根基,化成一面巨大的天碑,鎮壓一切。其後,以無數神通為符文,銘刻在天碑之上,以增強天碑的威能。

姜塵所學的神通,都是洪荒最為頂級的神通,每一門都強大無比,煉至大成,皆有毀天滅地之能。

這些神通都太過強大了,所以,想要將他們統合在一起,無比的困難,沒有一門神通可以同時承載它們的力量。

最開始,姜塵也是這麼想的。

直到最近,姜塵參悟盤古道韻有所領悟,將其化入麒麟族的無上神通不周印當中。然後,驚人的變化發生了。

不周印與盤古道韻融合之後,直接發生蛻變,還原出了不周山的一縷道韻,化作虛影顯化而出。

就是這個瞬間,姜塵頓悟了,他要的統合一切的神通,這不就是來了嗎?不周山連天地都能承載,更別說他修鍊的那些神通了。

是的,他的神通確實很強大,但再強還能強過天地不成?

心中有所領悟,姜塵直接行動起來,以不周山為碑,心神為刀,法力為墨,將自己所學的神通化成一枚枚玄妙的符文,銘刻在天碑之上。

如此,一門承載了姜塵所有神通的無上大神通,就這麼成了。

生活就是這樣,充滿了各種不確定性,那困擾姜塵多時的問題,只是一個頓悟,就解決掉了。

……

轟隆隆!

在飛向孫悟空的時候,不周山的虛影開始發生變化,漸漸濃縮,凹凸不平的山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平面。

好似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在不斷的雕琢著不周山,使其逐漸化成一面四四方方的石碑。

轟隆一聲!

天碑壓下,直接將孫悟空從虛空深處砸落,狠狠的砸在大地之上,沒入地面數萬丈之深。

而就在天碑與大地接觸的瞬間,天碑之上,五色光華輪轉,瞬間就與周圍的地脈連成一片,就好似長在了大地上一般,再不分彼此。

同一時間,天碑身上,不周山的氣息瀰漫開來,周圍的地脈、靈脈就好似孩子遇見了母親一般,紛紛朝天碑所在的方向涌去。

天碑高達數萬丈,重量更是金箍棒的數百倍,好似一座太古山嶽,就這麼砸在孫悟空的身上,所造成的疼痛,直接將他疼醒了。

「吼!」

只聽得孫悟空大吼一聲,突然在天碑底下瘋狂掙紮起來,想要將天碑頂起,逃出升天。

但可惜,天碑一落地,就與周圍的大地連成了一體。這也使得了,鎮壓孫悟空的,不止是天碑的力量,還有周圍的大地之力。

他想要掙脫,那就難了。

而且,這還不是最關鍵的,關鍵的是,天碑無時無刻的不在汲取著周圍的大地之力,這也就是說,天碑是會成長的,隨着時間的流逝,它的力量必然會越來越強。

現在孫悟空無法掙脫,以後,天碑的實力越來越強,他就更不用想着掙脫了。

一旁的佛祖看到這一幕,眼皮子突突直跳。

姜塵神通的玄妙,自然瞞不過他的眼睛,仔細一看就看穿了其本質。

具有無限的成長性,若是任由這天碑成長下去,怕是幾百億年之後,它就會與洪荒大地徹底的融為一體,到時,誰都無法將它打碎了。

不,不是無法將其打碎,而是沒人敢將其打碎。

如來佛祖算是看出來了,姜塵這個人極為的陰險,所以,他的神通也極為的陰險。

天碑最強的地方,不是在於它能夠無限成長,而是在於它能與周圍的大地共生。

何為共生?

就是把天碑打碎了,那與其相連的大地,也會一起破碎。一開始,與天碑相連的大地不多,打碎了也無所謂。

可是與天碑相連的大地,達到了方圓百萬里、千萬里,乃至萬萬里,億萬萬里,那再打碎天碑,麻煩就大了。

這些大地定會一同跟着破碎,到時,天道必然會震怒,降下天罰。

深深的看了姜塵一眼,如來佛祖知曉,以後想要放出孫悟空,必然要獲得他的同意。

否則的話,冒然打碎天碑,僅是因大地破碎而產生的業力,就足夠讓人頭疼的了。

姜塵沒有關注如來佛祖,他只是含笑看着被困在天碑之中的孫悟空。

天碑裏面也蘊含了五行神通,故而裏面自成空間,孫悟空就被困在其中,不斷的掙扎著。

「很有精神啊,那我再給你找點樂子,好讓你發泄一下多餘的精力。」

心中一動,姜塵伸手結印,在武道天碑之上,烙印了一道又一道的神通。

剎那之間,孫悟空所在的天碑空間,變化徒生,一道道神通浮現,化作人形,朝孫悟空殺去。

這是姜塵怕孫悟空在天碑裏面荒廢了神通,故而施展了一些神通磨礪他,順便發泄一下他旺盛的精力,以免他整日裏琢磨怎麼打破天碑。

「法有元靈,神通化生!」

見那些神通化成人形,朝孫悟空撲殺而去,如來佛祖低聲念叨了一句,道出了這種異象的來歷。

所謂法有元靈,神通化生,就是法力與神通生出了靈性,脫離身體之後,可以化成生靈自由行動。

這是神通修鍊到極高境界的體現,洪荒能做到這一步者,也是寥寥。就是如來佛祖,也沒能達到這個境界。

眼下,姜塵雖未達到這個境界,但也有了幾分這樣的跡象,假以時日,必能領悟法有元靈,神通化生的境界。

「師尊,真是收了個好弟子啊!」這樣感慨著,如來佛祖突然收斂起所有的思緒,以同輩之禮朝姜塵誇讚道:「王佛當真是好神通,有你在佛門,我佛門何愁不興。」

好傢夥!

佛祖果然是好手段,見孫悟空自己是奪不來了,乾脆來個釜底抽薪,把姜塵佛門的身份釘死,如此一來,這鎮壓孫悟空的功勞,又回到了佛門的頭上。

同時,日後請姜塵放出孫悟空,有了這層關係在,也能好說話一些。

好懸,若非佛祖提及,姜塵差點都忘了,自己在佛門還有一個大威大德王佛的身份。

不過,這不重要,如來佛祖想以此來拿捏他,卻是想多了。

要知道,當年姜塵離開佛門,可是被佛門高層逼走的。當日,姜塵察覺到危險,知道自己繼續留在西牛賀州,勢必會受到佛門高層的針對。

所以,他毫不猶豫的就離開了。

這些事,姜塵到現在也沒有忘,他都記着呢,就等著修為大成,好去找佛門高層了結這個因果。

如今如來佛祖驟然提及此事,又讓姜塵想起當初被逼走的事來,心情瞬間變得不好起來。

就見姜塵冷冷的回道:「佛祖,眼下還是不要談王佛的事為好。姜塵雖有佛命,但那是應西方眾生所願而生,與靈山關係不大。」

「佛祖雖是萬佛之祖,但也管不到我。而且,我這一脈,在西方被諸位同道視為異端邪說,屢遭打壓與污衊,也沒見有人出來說話。」

「就連我,當日也被靈山諸佛逼出西牛賀州。這樣看,我這一脈,如何能算是佛門中人?」

「非我不容於佛門,而是佛門諸佛容不下我,所以,這王佛之事,佛祖還是休要再提。以免靈山諸佛因此生亂,那我的罪過就大了。」

如來佛祖聞言,雖然心裏將姜塵罵個半死,但面上卻還是笑着說道:「王佛嚴重了,靈山諸佛,哪一個不是對你翹首以盼,期待着你的歸位,好壯大我佛門氣運,帶領佛門走向大興。」

「至於王佛一脈在西方備受打壓之事,這一定是一個誤會,待貧僧回去,一定會好好調查一番,給王佛一個交代。」

以如來佛祖的智慧,如何聽不出來,姜塵說的這些話,看似是要與佛門斷絕關係,可實際上,無非是向他要好處罷了。

我這一脈備受打壓?

這是讓佛祖出頭,給他這一脈爭取發展的機會,好讓其在靈山具有一定的話語權。

靈山諸佛容不下我?

這是要佛祖嚴懲當年欲向姜塵出手的諸佛。同時,這也是在逼佛祖表態,要他在之後的凈佛行動中,與姜塵站在同一條戰線上,全力支持他的一切行動。

大德大威王佛,乃是罪佛,戒律之佛,殺生之佛,在庇護眾生之餘,也有清理佛門,維護佛門戒律之責。

所謂凈佛行動,就是凈化佛門,將一切作姦犯科、觸犯佛門戒律者,通通逐出佛門。

嚴重者,直接鎮壓,關入佛獄之中。若是再嚴重些,則是直接斬殺,以正佛威。

不用想,哪怕這個行動,對佛門極為的有利,能一改佛門在眾生眼裏的形象,可執行起來也是阻力重重。

靈山諸佛,根本就不會支持這個行動,甚至是百般阻撓,不讓凈佛行動成形。

姜塵一人之力,在靈山又無根基,斷然不會是靈山諸佛的對手。想要推動凈佛行動,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所以,他需要一個幫手,一個強有力的幫手。而這個人選,再沒有比如來佛祖更合適的了。佛祖是佛門的老大,也是佛門威望最高,實力最強的那個。

有他背黑鍋(劃掉)

有他在背後支持,姜塵在佛門想做什麼做不成。推動凈佛計劃,完全是小事一樁。

姜塵至今都沒有忘了他的謀划。

西遊之行,乃是天道親自定下的,是大勢,莫說是姜塵了,就是聖人也不能阻攔。所以,姜塵根本就阻攔不了。

既然無法阻攔,那不妨換個角度思考。無法從源頭上改變這件事,那就從結果上着手。

按照姜塵的計劃,他要化身為佛,將自己的教義傳遍整個西方,成為佛門的主流。然後,待取經人趕來靈山,取走的,就是他的經典,他的教義。

這樣,傳回人族的,也將是他的經典與教義。如此一來,就能將一切都控制在他可以控制的範圍中。

姜塵的計劃確實不錯,但操作起來卻極為困難。第一步,化身為佛,他做到了,且做的極為完美。

但之後的第二步,傳播教義,卻是久久未見成效。究其原因,還是姜塵的教義在西方受到了打壓,被靈山諸佛所排斥,視之為異端邪說。

這也很正常,畢竟,姜塵傳播的教義之中,就有一條為斬妖除魔,號稱殺盡一切禍亂天下之魔,斬盡一切殘害生靈之妖。

好傢夥,在西牛賀州這個妖魔大本營,你說你要殺盡妖魔,這不排斥你排斥誰?

只是打壓,已經算是好的了,沒把你徹底滅了,你就偷着樂吧。

靈山諸佛,哪一個手底下沒有圈養著大量的妖魔?

讓他們將自己手下的妖魔殺光、殺盡,這無疑損害了他們的利益。如此,他們豈會認同姜塵的教義,自然視其為異端邪說,無稽之談。

若西牛賀州沒了妖魔,眾生所要經歷的苦難,便要少去九成。這對靈山諸佛來說,可是一件天大的事。

眾生沒了苦難,誰還信仰他啊?

眾生過得越苦,經歷的苦難越多,越是需要心靈寄託,對佛陀的信仰也就越虔誠。

尤其是,這個佛陀還時不時的會顯靈,拯救他們,驅走妖魔,救他們與苦難之中。這無疑使得眾生,更為虔誠的信仰佛陀了。

不得不說,佛門在這方面,真是把信徒的心思研究透了,就是沒有用到正道上。

而姜塵身為戒律之佛,對於這些自然是壓力打擊的。好傢夥,眾生信仰你們,是讓你們救贖他們,指引他們脫離苦難,得到解脫。

可你們倒好,生怕眾生得到解脫,見到眾生沒有困難,乾脆圈養了一批妖魔,給眾生製造苦難。

真是有你們的。

這樣的佛,都該死,這就是大德大威王佛誕生的意義。

眾生沉淪困難之中無法解脫,更是日夜受到妖魔的侵害,所以他們迫切的希望能夠誕生一個偉大的存在,幫助他們斬殺妖魔,帶領他們走出苦難。

凡有所願,必有所應!

所以,大德大威王佛誕生了,秉承眾生之願,斬殺一切妖魔,消滅一切煩惱,破除一切苦難,帶領眾生得到解脫。

大德大威王佛,是罪佛,問罪之佛,代表眾生向佛陀問罪的佛。他要代表眾生,問問靈山裏面,那些高高在上的佛陀,為什麼對山下眾生的苦難視而不見?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