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要知道…

溫侯呂布的那封信箋中,可不單單有高官厚祿的許諾,更是將如何聯合部署,如何倚仗各大氏族,如何謀取兗州的方略和盤道出。

可以說…兗州的天會不會徹底的傾覆,盡數在他胸口處這寥寥薄娟之中。

呼…

見張邈劇烈反抗,曹純眉頭皺的更緊了一些,張邈越掙扎,越是有古怪!

張邈越是反抗,曹純越興奮,事出反常必有妖!

「刺啦」

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這是衣服被撕裂的聲音,曹純加大了力道,一把撕開了張邈的整個上衫。

恰恰就是這麼一撕,藏匿在胸口處的那封薄薄的細娟躍然滑落。

上面有字密密麻麻,而落款處的名字與這些字又截然不同,有些潦草…還加蓋着印綬,曹純上過私塾,這些字還是認識的,特別是落款處的名字——「呂布」,與印綬上的兩個鮮紅的大字——「溫侯!」

溫侯呂布?曹純的眼眸已經浮現出一抹殺意!

繼續去看,薄娟的最下面一行躍然一段小字——「兩日內,孟卓務必聯合陳留郡各氏族,邀他們策應,兩日後的夜晚,陳留南,城門開,我率軍殺入,一舉定陳留!孟卓乃首功之人!」

陸羽在曹純的身邊,上面的字跡,他也看到了…

頓時,他整個人變得緊張了起來,額頭上都是汗!

特喵的,陸羽想到張邈聯合呂布要謀取兗州,可沒想到這麼快…

乖乖的,要不是「諸葛亮」提出邊讓之死與呂布的動態,他陸羽就要涼了,陳留也要涼了!

你妹的,張邈啊張邈…老子與姐姐好不容易過上好日子,你卻要妄圖傾覆,你是真的死不足惜啊!

有那麼一瞬間,陸羽真想再拿十個茶盞、再拿一百個茶盞盡數砸在這傢伙的頭上!

這種要葬送兗州人民美好生活的人,簡直死不足惜!

… 雲簫和七位長老來到了崑崙派,花無痕看見七位長老,還有雲簫,他笑了。

花無痕跪下:「無痕,拜見七位長老。」

周奇跪下:「周奇,拜見七位長老。」

岳紫清跪下:「紫清,拜見七位長老。」

白雪沫跪下:「雪沫,拜見七位長老。」

雲敖桀笑:「都起來吧!」

雲少白笑:「無痕,不愧是花府的公子。」

雲玄月笑:「無痕公子,素聞你精通機關密室。」

雲君羽笑:「若我們幫了她,無痕公子可否幫我們設計機關密室。」

雲君傾笑:「不知,無痕公子考慮的怎麼樣?」

花無痕笑:「我要是不答應呢?」

雲君墨笑:「我們可以選擇不出手。」

雲聖離笑:「這個條件不過分。」

花無痕笑:「好,我答應你們。」

雲敖桀問:「不知,你們有什麼具體的計劃?」

周奇笑:「暫時還沒有。」

雲少白笑:「這樣,六長老和七長老喬裝進去,給銀驚雲他們療傷。」

就這樣,雲君墨和雲聖離喬裝進入了魔界,找到銀驚雲他們,給他們療傷。銀驚雲他們的傷,被雲君墨和雲聖離治療得差不多了。

雲敖桀笑:「三長老和四長老,悄悄摸進魔界,幹掉魔后的心腹,還有那些手下。」

雲少白笑:「四長老,你們那邊差不多了,給我們發一個信號彈,我和大長老,還有五長老,留下來,繼續部署。」

雲玄月和雲君羽,悄悄進入了魔界,幹掉了魔後身邊的那些人,魔后驚恐的看着他們,雲君羽到外面放了一個煙霧彈,雲少白笑了。

雲敖桀笑:「時機成熟了,無痕公子,你和五長老進魔界,幫三長老和四長老。」

花無痕和雲君傾來到魔界,銀驚雲他們也在,白雨沫驚恐著看着他們。

雲少白笑:「白雪沫,岳紫清進入魔界。」

雲簫冷冷:「她們不能進入,我,周奇,大長老,二長老進入,紫清和星野留下照顧她。」

雲少白點點頭,就這樣,他們進去了,白雨沫驚恐的看着他們。

銀驚雲笑:「白雨沫,我要收回給你的一切。」

周奇冷冷:「你傷害沫兒!害死白府和岳府的人!還有我爹!今天!新仇舊恨!我們一起算!」

段星涯冷冷:「你害主人受了這麼重的傷,我不會放過你的。」

韓冰月冷冷:「你已經危害魔界和整個武林了,我更不會放過你的。」

銀驚雲親手廢了她的武功,廢了她的內力和修為,段星涯,又刺了她好幾劍,韓冰月又刺了她幾劍,七大長老挑了她的手筋和腳筋,又廢了她的心脈。

雲簫看着她,實在不忍,但為了沫兒的幸福,他必須這麼做,他催動這股力量,終於,白雨沫不甘心的閉上眼睛了。

七大長老和雲簫離開了,花無痕他們回來了,雖然,六長老和七長老治好了銀驚雲的傷,但白雨沫下的毒,沒有解藥。

銀驚雲毒發身亡了,韓冰月和段星涯把銀驚雲交給周奇他們,就回魔界了。

白雪沫她們把銀驚雲葬在烈焰的旁邊,白雪沫笑了。

白雪沫笑:「焰,驚雲來陪你了,你終於不孤單了,你們要好好相處。」

花無痕笑:「驚雲,雖然我不是很喜歡你,但還是要謝謝你,你放心,魔界已經恢復和平了,冰月也當上了魔帝。」

周奇笑:「曾經,我誤會了你,但是,現在,你讓我刮目相看。」

周星野笑:「焰,驚雲,謝謝你們成全了我和雪沫,焰,我一定會好好吹簫的,把你這支簫保管好。」

岳紫清笑:「謝謝你幫我脫離了魔界,幫我報了仇。」

幾個人來到魔界,跟韓冰月他們告別。

韓冰月笑:「你們要走了。」

白雪沫笑:「你真的要留在魔界。」

韓冰月笑:「我要留在這裏,替主人看守魔界。」

白雪沫笑:「你跟我來一個地方。」

兩個人來到了櫻花谷,那次,他對她說,這裏是屬於他和她的,可是,你不在了,我也不想在這裏了。

白雪沫笑:「櫻花谷曾是我和焰的秘密基地,現在,他不在了,我也要離開了,冰月,這裏就屬於你了,你要好好的照顧這些花花草草。」

韓冰月笑:「我會好好守護這裏的。」

花無痕笑:「我要去雲氏一族,師妹你去嗎?」

白雪沫笑:「當然去。」

周奇笑:「師妹,我和清兒回周府了,我們就此別過。」

白雪沫笑:「師兄,祝你和清兒幸福。」

就這樣,周奇和岳紫清回到了周府,韓冰月和段星涯留在了魔界,白雪沫一行人出發了。

周奇和岳紫清回到周府後,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發生了這麼多事,兩個人還能在一起,岳紫清很感激白雪沫,讓她找到了幸福。

韓冰月望着櫻花谷的花海,他笑了,烈焰,看來,自從你來到魔界,一直沒有放下雪沫,這次,你是真正的放下了。

花無痕,周星野和白雪沫來到了雲氏一族,花無痕笑了,看來,這次,他可以安心的放手了。

師父,銀驚雲,烈焰,周奇,韓冰月他們都放手了,他也應該放手了。

。 同時無數青藤從他體內激蕩而出,撲向白沉香,試圖阻止她再向自己發動攻擊。但是,白沉香並沒有像他想像的那樣繼續發動,只是面帶微笑的注視着對手,身上升騰的赤紅色火焰變得越發濃重了。

青藤衝到白沉香面前,她就像沒看見似的,任由其攻擊,可惜,這些青藤根本過不了火焰這一關。

紅色的火焰就像不可逾越的天塹一般,凡是接近的青藤都會瞬間化為灰燼。這名四十級以上的植物系魂師面對等級並不遜色於他,屬性更是全面相剋的白沉香,又怎麼抗衡的了。

不但沒能阻擋白沉香,那及體的紅色火焰也並沒有因為滾動而熄滅。強橫的附着能力,侵蝕性,熾熱,帶給對手的痛苦根本不是言語所能表達的。

此時這名隊員已經連開口的能力都沒有了,體內的植物性魂力拚命的抵抗着火焰的侵蝕,但那恐怖的火焰又豈是那麼容易抵擋的。

「我們這場認輸。」植物學院的帶隊老師毫不猶豫的向裁判喊道。

白沉香向對手抬起右手,紅色火焰吸回,這才化解了對手的危機。對她來說,這只是一場簡單的勝利。當然,這種簡單的勝利還只是剛剛開始而已。

植物學院四十級以上的魂師一共有三名,除了這第一名出場的隊員以外,剩餘的兩名都排在最後面。因此,接下來白沉香面對的四名對手,都是三十多級的植物系魂師而已。儘管這些擁有植物武魂的魂師都是控制系的,可惜,他們的武魂被白沉香克制的實在太厲害了,雙方根本不需要交手。

白沉香只要釋放出自己的強化版烈焰尖尾雨燕武魂,就可以保證對手的魂技對自己完全無效。不論你魂技有多強,當你的武魂對對手完全失效時,再強的魂技也沒有任何意義。

從第一場道第五場比賽,白沉香甚至都是站在那裏不動,烈焰尖尾雨燕護體,同時對火焰能力進行增幅,然後簡單的控制火焰噴吐,橫掃,一旦命中對手,比賽就會立刻結束。

對她來說,這場戰鬥就是這麼簡單。

一穿三,本來已經是極大的優勢,但轉瞬之間,植物學院就被天斗學院反穿了五個,而且是毫無懸念的反穿。終於又是一名四十級以上的魂師走上台了,四個魂環的顏色分別是黃、黃、黃、紫。

在屬性上明顯不如白沉香。他的武魂是赤炎荊棘,也是整個植物學院全部七名參賽隊員中唯一一個擁有火焰抗性的魂師。他此時自然也是植物學院最後的希望,如果他也輸給白沉香,那最後一場也不用打了。

當植物學院帶隊老師看到白沉香的火焰如此強橫時,他給之前出場幾名隊員的任務也只是儘可能的消耗白沉香的魂力。畢竟,在天斗學院以前出場的隊員中,再沒有像白沉香這樣擁有火焰能力的魂師,只要他們出場的這第六名魂師能夠戰勝白沉香,那麼,就還有戰勝天斗學院的機會。

雖然天斗學院的其他幾人也很強,但植物學院的控制系魂師的控制力也不弱。並不是沒有反敗為勝的機會。

比賽一開始,白沉香的對手雙手同時揮動,身上的第三魂環瞬間閃亮,技能發動。赤紅色的光芒以他的身體為中心四散,大片大片高達兩米的紅色荊棘拔地而起,在地面上佈下了一片荊棘森林,將雙方阻隔開來。

這樣一來,白沉香就無法看到他的行動,同時,他的赤炎荊棘也飛快的將白沉香包圍在其中,並且朝着白沉香迅速逼近。他的目的就是要將白沉香控制在自己荊棘之內,只要成功,後面就是任其宰割了。

他對自己的赤炎荊棘的火抗性很有信心。畢竟,這是火屬性的植物武魂。

然而白沉香真的會被對手控制住么?

她很快就給出了答案。

面對那些飛速逼近的荊棘森林,白沉香毫不慌張,身上的第四魂環瞬間閃亮,伴隨着一聲嘹亮的鳥鳴,她背後浮現出一個巨大的火紅色光影。

看到這一幕,不只是植物學院下面觀戰的老師、隊員們臉色大變,就連看台上的評委們也都大吃一驚。

在前幾場比賽中,除了少數幾人之外,大多數人都沒看出白沉香的武魂究竟是什麼。此時看到她背後的光影,眾人才意識到,這個看上去弱不禁風的小姑娘,竟然貌似擁有着最頂級的武魂火焰系鳥武魂。難不成是鳳凰?

巨大的赤紅色火焰雙翼從白沉香背後瞬間展開。那火抗性很強的赤炎荊棘在這恐怖的火紅色光芒下,也沒能逃脫焚毀的命運。就算同樣是火屬性,也有着高下之分。

如果白沉香的火焰連這小小的火屬性植物都無法剋制,那麼她服下的頂級火焰仙草鳳凰雞冠葵也就白吃了。

轟——,火焰帶着白沉香的身體衝天而起,巨大的火焰雙翼在背後展開,在空中,白沉香自然很輕易的就找到了對手的身影,火羽一震,毫不猶豫的朝對方撲去。

地面對空中,如何閃躲?

不論是速度還是靈活性,都不在一個等級上。赤炎荊棘魂師身在荊棘森林內,他只能感受到白沉香的動作,卻無法看到。

直到此時,白沉香已經騰身入空中,他才知道自己的對手究竟強大到了什麼程度。

眼看着對手撲來,他也只能做最後的掙扎。第四魂環亮起,紫光閃耀,地面上赤紅色的荊棘同時覆蓋上了一層淡紫色的光芒,光芒出現在荊棘的尖刺上。

下一刻,無數紫色光點衝天而起,朝着空中的白沉香攢射而去。

荊棘雨,第四魂技。

注入了強烈火元素的荊棘尖刺既可以大面積的攻擊,也可以集中攻擊。一旦被射中,其中的火毒就會在對手體內散發,產生巨大的破壞。

白沉香實實在在的承受了對手這個魂技的攻擊,身在空中,她雖然可以令對手無所遁形,但她自己也很難閃躲。因為那些荊棘尖刺是從四面八方而來的。

烈焰尖尾雨燕武魂的能力瞬間開啟到最大程度,荊棘尖刺一進入白沉香身體周圍的火焰範圍,立刻就化為灰燼。

但是,這畢竟是一個千年魂環之技,還是對手的第四魂技。雖然在屬性上白沉香依舊克制了對手,但已經不像前幾個人克制的那麼厲害了。

因此,她雖然過濾了尖刺和尖刺上的火毒。但尖刺上的衝擊力卻多多少少落在了身上。如果只是幾枚、或者幾十枚,或許都不會有什麼感覺。但那卻是成千上萬的尖刺。

疼痛倒不至於,但不斷傳來的麻癢卻更加難受。

自從擁有了火焰屬性后,白沉香性格也難免受到影響,變得有些爆裂如火!因此面對着渾身上下的不適,整個人被激怒了,再不保留自己的魂力,火焰雙翼速度全開,攜帶着恐怖的火焰雲直撲而下。

轟,白沉香輕盈的身體,攜帶着恐怖的力量重重的砸在了對手面前的地面上。

第四魂技發動!

——烈焰轟雷!

白沉香的第四魂技烈焰轟雷,乃是萬年魂環技。不僅能夠大幅度提升她的火焰能力,並且還附帶着多種增幅。更是屬於後手技能的。當然最大的缺點就是對手可以閃躲,無法進行鎖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