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當然,艾倫身為綠野部落首領,這些年來雖然部族從來沒有過這麼大的一筆收入,可是族中賬冊上從來沒有少過2-3000金幣價值的財富,因此艾倫倒是沒有因為突然出現的這200枚紅寶石財富,而有太大的神色變化。

至於理查德,身為最耗錢財的職業,這些財富雖然誘人,但是比起他本人的身家而言,倒也未必真就能打動到對方。要知道,光是理查德那個巴掌大小的次元袋,那便是打底一萬金幣的昂貴魔法物品,更別說次元袋中各種價值連城的施法材料了。

「這次任務,大家彼此配合默契,也沒有說誰的貢獻更大,除去補貼理查德200金幣的施法材料外,剩下的我們大家全部平分,大家有沒有意見?」

這次的任務確實還算順利,雖然在尋找阿爾瓦這夥人的行蹤上,大家浪費了些時間外,接下來的過程倒是沒有太多波瀾。

「可以啊,我沒意見。」

「行,就這麼辦吧。」

就連本身出謀劃策,並正確判斷出阿爾瓦最後刺殺目標的理查德都沒有什麼意見,其他人自然也就沒什麼說的了。

一個隊伍的成員能不能再次合作,就看他們彼此在任務時的配合,還有任務完成後的分配上,是否有不和諧的因素等等。現在看來,凱雅、理查德他們這一次的合作關係,或許會成為下一次合作的契機。

結束了分配,艾倫收穫了一枚邪術師的水晶傳承,卻狠心放棄了自然治癒者的水晶傳承,最後補貼給大家3枚紅寶石后,將邪術師的水晶收入囊中。

之所以選擇邪術師,而沒有選擇有着德魯伊少年的自然治癒者,艾倫的打算很簡單。

首先,萊納斯這個小子選擇走的道路是利爪德魯伊,艾倫就算強硬用族長的威勢要求萊納斯重新選擇自然治癒者,恐怕就算萊納斯最終低頭,反而會使得他從今以後就此在德魯伊一道上,就此停滯不前。

其次,綠野部落與橡木神殿之間的關係向來融洽,艾倫即便沒有德魯伊的水晶傳承,也能通過奧斯卡大師、克萊主祭他們的關係,將族中擁有德魯伊天賦的孩子,送到神殿下屬的學堂、修道院去學習,只是相對麻煩了一點而已。

但是邪術師這個術士職業的進階,錯過了這次機會以後,恐怕艾倫再想獲得這樣的水晶,恐怕就會十分渺茫了。

術士雖然同樣是施法者,但是又區別於法師、德魯伊這樣的施法者,他們有很大的幾率如同陰影能量天賦者一樣,自然覺醒。比如當初讓艾倫恨得牙痒痒地碎骨者,便是自然覺醒的術士,隨後他的等級提升、施法理解等等,也都是在自己的摸索中一步步走出來的。

如果碎骨者當年能有一枚龍脈術士的水晶傳承,恐怕他當初的等級也不會被卡在中階了。要是那樣的話,艾倫最後即便能殺死碎骨者,也會被碎骨者玉石俱焚的手段,換掉性命。

最後,也就沒有艾倫現在的存在了。

所以,在考慮許久,不斷掙扎后,艾倫還是斷然選擇了邪術師的水晶傳承,只期待有朝一日族裏的孩子們能爭口氣,誕生一名術士天賦者吧。

剩下的那枚水晶,則被理查德給收入囊中了,阿爾比安、凱雅兩人都是獨行者,對非本職業水晶傳承的追求並不強烈。阿爾巴這傢伙本身出自大族,族中傳承水晶也同樣不缺,他個人自然也不會需求這個東西,所以最後便被理查德給收了起來。

「接下來,大家有什麼打算啊?」

任務告一段落之後,凱雅輕輕撫弄著腰間那個鼓囊囊的錢袋,裏面裝着60多枚紅寶石,然後對着身邊幾位同樣但這滿足的臨時夥伴們問道。

「嘿嘿嘿,我要好好吃上幾頓,在荒野這些日子我就沒有吃飽過。」

阿爾巴眼神痴痴,然後幻想着接下來的幸福日子,臉上泛起一陣光彩。

「我準備先休息一段時間,看看有沒有其他合適的任務。」

阿爾比安剛剛才完成一個任務,此時就已經開始為下一個任務做起準備來,完全不像一個精靈應有的淡漠性格。

艾倫則聳聳肩,無所謂地說道:「我先去看看族裏的少年有沒有回來,如果沒有回來的話,我準備去他們的任務地點轉轉,看看情況。」

當回到了蔓莎城后,艾倫又重新拾起了自己身為部族首領的責任,開始擔心起蔻兒她們這些年輕地精的安危來。

蔻兒她們接了一個清剿任務,在修道院租住得地方,給艾倫留下了一份書信,此時距離她們執行任務,離開蔓莎城已經有一個多月了,到現在還沒有歸來,所以艾倫便有了想去看看的想法,順便暗中觀察一下她們的行動。

「哦,看來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忙了!!」

凱雅有些惋惜,不過這點情緒很快消散,她自己現在也想着能泡個熱水澡,然後呼呼大睡一個美容覺。

「那下一次要是有合適的任務,我們再一起行動吧?」

就當大家都要各自離去,做自己的事情時,凱雅突然又問了一句,眼神帶着希翼的神情望向艾倫他們,然後獲得了艾倫、阿爾比安一個痛快的點頭。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

「我到時候負責聯繫大家。」

「恩,好。」

「沒有問題。」 江秋蘭放心的點了頭,「事情要辦得利索一點,另外,把司聿衡的病歷給我,忽然發生了這麼嚴重的併發症,我這個當繼母的,也有責任啊。」

上了樓。

莫笛坐在床邊,她的肩膀輕輕顫抖,溫惜伸手輕輕的按在她的肩膀上。

從剛剛江秋蘭滴水不漏的態度中就能看出來,只要司聿衡前腳宣布昏迷不醒成為植物人,後腳江秋蘭就能扛起司氏的大旗,而她的好閨蜜莫笛,就成為司家跟江秋蘭鬥爭中的一個可有可無的犧牲品。

莫笛唇色蒼白的顫抖,「他也是人,可是這麼多人盼著他能早點死,這麼多人盼著他幼年車禍的時候就死掉。」

「他還有你,他不會有事的。」溫惜坐在了她身邊。

莫笛說道,「你回去吧,你還要拍戲,不要耽誤了,我一個人睡會兒就好了。」

她知道自己不該給溫惜打電話的。

因為溫惜幫不了自己什麼。

任何人都幫不了自己。

但是她不知道該告訴誰,父母還以為自己在司家很幸福,哪裡能想到司聿衡忽然病發,現在已經深夜,她無法打擾自己的父母,也無法讓他們為了自己擔心。

她握住了溫惜的手,「你還要拍戲,不要因為我耽誤了。」

溫惜好不容易才從以前的困境中走出來,在娛樂圈的生活步入了正軌,拍一部戲要請假好多天,實在是不合適。

溫惜搖頭。

她不走。

「你睡吧,我在這裡陪你,如果醫院有任何事情,我第一時間叫醒你。」

莫笛實在是太累了。

這三天,她幾乎都沒有怎麼闔眸。

眼睛裡面全部都是血絲。

她太困了,躺在床上就閉上了眼睛。

溫惜給她蓋好了被子,一直坐在床邊,等到莫笛睡熟了,她才站起身來到了窗邊,想要將窗戶拉上,就看見一輛黑色的豪車,駛出了別墅大門。

這輛車內,坐著的就是江秋蘭。

溫惜在想,她應該是準備去醫院的。

這時,安雯的電話打了進來,溫惜跟她說了自己現在在朋友這裡,安雯問她需要幫助嗎?

溫惜道,「你的男朋友是不是認識不少外面的朋友,能不能幫我查一個人。」

「誰?」

「江秋蘭。」

安雯對豪門勾心鬥角的八卦不是很了解,但是也聽過這個名字。

就聽溫惜說道,「你應該知道娛樂圈第二大巨頭影視公司聚興吧。」

「當然知道,上一季度,聚興的利潤甚至超過了動嵐百分之3。動嵐的高層沒有換屆之前,就針對這件事情開了好幾次會,幾次聚興想要投資的影視都被動嵐收入囊中,不過孫忠盛當時被聚興的二把手高林給坑了,白白投資了,利潤根本不行,其實如果不是因為這次他貪污被爆出來,陸氏也要點名他了。」

「聚興傳媒的老總是司若風,高林就是一個副總,但是聚興的一切都是高林打理的,司若風就是一個司家的棄子,弔兒郎當的什麼都不管。」安雯忽然想了起來,「江秋蘭?這個名字,好耳熟啊。」 c悲傷好像會傳染一般,小小的一方天地裡面滿是哭聲。

顧知鳶的心中都是猛地一沉,漣漪不斷的被激了起來,這些孩子著實可憐,叫人心中被心疼填的滿滿當當的。

王秋再次跪了下去:「各位鄉親父老,昭王真的是好人,他真的會救我們,給我們安定的生活,請你們讓昭王進去吧。

孩子們什麼都不懂,瞧著王秋跪了下去,也懵懵懂懂地跪了下去,小聲地說道:「請讓昭王進去吧。

眾人低頭瞧著面前的孩子們,面面相覷,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宗政景曜突然出聲:「是誰告訴你們,本王會濫殺無辜的?」

眾人:?

對啊,是誰帶起的這個話題?

是誰說昭王如同野獸一般可怕的。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將目光落在了潘於旭的身上。

潘於旭一怔:「你們看著我做什麼?是你們自己要來的,說什麼不讓昭王進去,難不成是我將你們推出來的么?」

眾人不答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潘於旭。

「潘守城,原來是你說的。

」宗政景曜嗤笑:「如今城中無米,百姓饑寒交迫,你帶著他們不讓本王進去,原是要餓死凍死他們。

「你胡說。

」潘於旭臉色一變:「怎麼可能,這些百姓……」

「這些是我叢陽百姓,與你沒有絲毫的關係,你自然想要怎麼對待他們就怎麼對待了。

眾人一怔,一雙眼睛裡面寫滿了震驚,詫異地瞧著潘於旭。

「你明日便要離開今日還要挑撥本王的百姓與本王作對,其心可誅。

」宗政景曜聲音鏗鏘有力:「寒宵,殺了。

寒宵一聽提劍架在了潘於旭的脖子上。

潘於旭嚇壞了,尖叫了一聲:「你不能殺了我,你不能殺我,我是滄瀾的……」

唰!

鮮血四濺,一群軍隊跑了出去,將孩子擋在了後面,不讓他們沾染半絲鮮血。

可這些孩子早就麻木了,瞧著那滾落在地上的人頭一點反應都沒有。

眾人嚇了一跳,皆是一副如夢初醒的模樣,驚恐地盯著宗政景曜。

「本王的刀,只殺惡人,不濫殺無辜。

風席捲城池,將宗政景曜的聲音吹散在了風中。

百姓們一個個嚇得如同小雞仔子一般,站在宗政景曜的面前失去了反應。

宗政景曜也不急,就那麼盯著他們。

「昭王千歲。

終於,有人扛不住威壓跪了下去,緊接著,人群像是割麥子一般跪了下去,場面十分的壯觀。

「昭王千歲千歲千千歲。

」有人驚呼了一聲,慢慢讓開了一條路來。

顧知鳶騎在馬上,被陽光射的昏昏欲睡。

上位者,手段凜冽才好,宗政景曜若是退讓,他們就會覺得好欺負,反而變本加厲,只有他足夠狠辣,他們才會覺得害怕。

宗政景曜是上位者,不能退,不能讓,只能勇往直前,告訴這些人,他絕不會退縮半分的。 面對著若風的進攻,西原霸主沒幾個回合就已經敗下陣來。

他到死也沒想明白,他到底哪裡做錯了。他不是在對著若風示好嗎?而且話說的那麼客氣,對她做出了邀請,但是那個女人為什麼要把他的手指割掉呢?

他會失敗的如此之快,跟若風的突然襲擊有著很大關係,他完全沒有任何防備。

於是,西原霸主徹底消失了。

隨後就出現在了江龍的合成空間之中。

地面之上,已經出氣多進氣少的東原之主目光微微凝固,他怎麼也沒想到,若風的身後,竟然還有著一個男人。

此時的若風還在揮舞著手中的長刀,跳著這個殺戮之舞。

城市之中的西原霸主的手下還有著很多人。

「把我殺了吧。」

東原之主說道。

「你把西原霸主殺掉是很正確的,他有一種可以用來制毒的異能。吃了他制出來的毒很多進化者都會被控制,之前便有一位從南方來的女性進化者就這樣被他制住了。」

東原之主說道。

江龍並沒有多說,他直接從空間之中放出了一號。一號剛出來就把地上的東原之主拎了起來,咬斷了他的脖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