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秦舒無語地看着她。

鄰座里傳來低聲的議論:

「瞧見沒有,王藝琳身上穿的白色套裝,香奈兒夏季最新款,超貴。」

「原來她這麼有錢?真厲害……」

王藝琳聽到這些話,得意地彎起唇角。

秦舒則是有些疑惑。

王藝琳家境不算差,但也不是特別有錢,她這個不關注奢侈品牌的人都知道香奈兒貴,何況是最新款……

秦舒感覺王藝琳去親戚家吃了頓飯,變得怪怪的。

王藝琳撇了眼秦舒,發現她脖子上戴了個東西。

「這是什麼?」

她伸手,不由分說扯出了秦舒頸間的項鏈。

銅製的圓形項墜,一看就是便宜貨。

王藝琳嫌棄地鬆開,「你男朋友送的吧?就這種東西,地攤上都能買到。」

秦舒愕然,這才意識到,這條項鏈是昨晚那個男人戴上去的。

她面色微白,一言不發地摘下項鏈,揣進口袋裏。

見狀,王藝琳只當她默認了,嗤了一聲:「你那個便宜男朋友,趁早分了吧,連錢都捨不得給女朋友花,談什麼真愛。」

秦舒眉頭一皺:「我自己會掙錢,為什麼要花男朋友的錢?」

王藝琳撇嘴,不置可否。

回到市區已是中午,王藝琳提前聯繫了家人來接她回去,她走得歡快,像是遇到了什麼天大的好事。

秦舒簡單吃了午飯後回宿舍。

原本約好晚上給男友林孟帆過生日,但發生昨晚那件事,她根本等不到晚上。

她需要找人傾訴,這種事除了男朋友,她不知道還能跟誰說去。

秦舒換了身衣服,坐公車到林孟帆上班的市中心醫院。

正好是午休時間,她去了他的辦公室。

她記得孟帆說過,今天科室只有他一個人值班。

秦舒站在辦公室門外,卻聽到了裏面傳來兩個聲音,一男一女,不堪入耳。

秦舒忍無可忍地推開門。

「小舒……」

「孟帆?!」

她這輩子都想不到,林孟帆會背叛她,做這麼不要臉的事!

林孟帆被抓包,「你先出去,我待會兒跟你談好不好?」

「沒臉見人的是你,我走什麼?有什麼話,就在這裏當場說清楚!」

秦舒站着不動,怒火在胸腔翻湧。

「小妹妹,火氣不要這麼大。你也不看看你的樣子,哪像一個女人?」

靠在辦公桌邊的女人輕蔑地打量秦舒一眼,慢條斯理地整理裙擺。

話剛說完,一道掌風便甩了下來。

啪!

秦舒衝上來,給了她一個清脆的巴掌,氣得雙眼泛紅。

「你這野雞閉嘴!」

林孟帆下意識把女人護到懷裏,瞪向秦舒,「你發什麼瘋,居然敢打人?你知道她是誰嗎!」

在秦舒難以置信的目光中,他又緊張地看向懷裏的女人,語氣關心,「筱如,沒事吧?」

秦舒聞言,如遭雷擊。

筱如。

是這家醫院副院長的侄女,唐筱如!

林孟帆以前跟她提過幾次,唐筱如對他有不小的幫助。

聽唐筱如的意思,這不是兩人第一次做這種事。

事到如今,秦舒哪還不明白,林孟帆早就背叛她了。

她嘲諷一笑,再度揚手。

毫無防備的林孟帆被打得臉歪到一邊。

「我不僅打她,我還要打你!」 不隱藏桃花符?

呂寶峰眉頭頓時緊皺,扭頭看向唐天傲。

唐天傲示意他稍安勿躁,笑着打斷老巫師的話,「狐狸圖騰是不是能旺桃花?」

「明知故問。」老巫師哼了聲,繼續對馬玲玲說道:「玲玲,把圖騰設計的完美一些,讓癟犢子見識見識你的能力……對了,工時費收雙倍,癟犢子不差錢。」

馬玲玲笑道:「好嘞,等我回去時,給您帶幾瓶好酒。」

唐天傲接着馬玲玲的話說道:「什麼樣的好酒,都比不上琉璃閣的百花露。」

「咕隆……」呂寶峰不由得吞咽一口口水。

唐天傲瞥了眼沒出息的呂寶峰,繼續對手機說道:「我們作為長輩,沒給玲玲準備見面禮,有些說不過去。這樣吧,我們出十倍工時費,外加一壇五十年的百花露。」

「謝謝二位前輩。」馬玲玲眉開眼笑,甜甜的道謝,抱拳行晚輩禮。

唐天傲和呂寶峰,不由得對視一眼。

這小丫頭怎麼看着像是女版唐宇呢。

老巫師吞咽著口水問道:「癟犢子,你那一壇百花露是幾斤?」

唐天傲道:「一斤。」

「這麼少?」老巫師不高興了,「夠喝兩口嗎?」

唐天傲笑道:「換成十年的百花露,可以給你五斤。」

老巫師立刻道:「不要,老子就要五十年份的。」

沒再給老巫師討價還價的機會,唐天傲立刻掛斷電話。

馬玲玲也不再浪費時間,重新拿出紙筆設計九尾白骨火狐圖騰,二人站在一旁看着,不時的發表一下自己的想法……甲方就是事多。

「(T-T)」

金主爸爸說什麼都對。

一次次推翻重來,一次次修改,終於在天色放亮之時,敲定了九尾白骨火狐圖騰的設計稿,身心俱疲的馬玲玲,急忙拿出手機拍照發給唐宇。

她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設計圖騰如此累。

主要是甲方二人像碎嘴老太太,一直在旁邊不停的指手畫腳。

依照她的脾氣,真想將二人趕走。

可這二人是前輩,而且出了十倍工時費。

好吧,金主爸爸有錢,放個屁也是真理。

……

……

民安分隊。

居中調度的唐宇,也是身心俱疲。

除去曲州已經搞定的肉身,全國各地一共還有7714具肉身。在所有分部同事和振威鏢局,經過一整夜的努力下,終於是將每一座城市內,能集中的肉身都集中在一起了。

不能集中的是因為目前處於失蹤狀態。

最終的數據已經統計出來了,失蹤狀態的肉身有46具。

已找到的肉身中,被邪靈附身的有54具。

不過每個分部都有人才,不需要他趕過去出手,那些佔據肉身的邪靈自有人超度。

46具失蹤狀態的肉身,也正在緊鑼密鼓的尋找中。

接下來是將每個省內的肉身,集中到一座城市,這就不需要他調度了,各個省的振威鏢局負責人就能搞定,省會醫院也已經由各個分部聯繫好了。

點上根煙,抽了幾口后,唐宇拿出手機就要聯繫呂寶峰,而這時馬玲玲將圖騰設計圖發了過來,他掃了幾眼,就不由得點了點頭……完美的避開了他的喜好。

他立刻撥通馬玲玲的號碼,「玲玲,還能修改一下嗎?」

馬玲玲咬牙問道:「你想改哪裏?」

「我想……」唐宇小心道:「推翻重新設計。」

「呼……吸……呼……」馬玲玲不停的深呼吸,十幾秒后才壓着心中怒火說道:「我這裏還有幾個版本,都發給你,你先看看有喜歡的么。」

沒等唐宇說話,馬玲玲就把電話掛了。

隨後,他收到馬玲玲發來的十幾張設計圖。

每張圖的風格色調等等都不相同。

白骨火狐或立或卧,姿態萬千。

色調有的偏陰暗、偏血腥、偏可愛,偏萌萌噠。

馬玲玲一夜設計出這麼多風格的圖騰,是唐宇事先沒有想到的。

看的出來,馬玲玲設計每一版時都用了心。

其中有一版,九尾白骨火狐兇猛又霸氣,他一眼就看中了。

這一版的白骨火狐,一身內焰為青,外焰是橙紅色的火焰,九條骷髏尾巴如九條烈焰骨鞭般揮舞,骷髏眼窩裏是兩簇猩紅色的火焰,腦袋高昂,嘴裏咬着一塊蛟肉,正向外滴著鮮血,而腳下踩的是被開膛破肚,奄奄一息的蛟龍,鮮血和內臟流淌一地。

不知是不是因為馬玲玲的畫功太過精湛,視覺衝擊力太過強烈,導致明明是橙紅色為主色調的圖騰,讓唐宇產生了心悸之感,甚至有種嗅到了血腥氣,聽到蛟龍的痛苦呻吟,以及白骨火狐咀嚼蛟龍血肉的聲音,讓他不禁的打了個冷顫。

他現在唯一的顧慮,就是紋刺在身會不會嚇到老婆。

以後小心避著點母親,滿背圖騰不會被發現,可睡一個被窩的老婆瞞不住啊。

要不選萌萌噠的那一版?

雖然不兇猛不霸氣,可看上去真的很可愛。

老婆應該會喜歡。

「為什麼是蛟龍?」就在唐宇猶豫不定之時,腦中響起胡三姑的聲音,「九尾狐乃是遠古時期的一方霸主,什麼五爪金龍啊,飛天火鳳啊,碧眼金晶麒麟獸啊,都是九尾狐的日常口糧。蛟龍?嗤,九尾狐懶得多看一眼,更不會吃它的血肉。」

唐宇道:「我也覺得蛟龍不合適,要干就得干更凶的。例如,陰帥白無常。」

「我看你是欠干。」胡三姑哼道:「別說紋刺在身,哪怕是讓老謝……謝大人知道你有過這個念頭,你下去后也別想過好日子了。」

唐宇連忙陪着笑道:「我就是開個玩笑,三姑別當真哈。」

「你怎麼這麼慫?」胡三姑怒道:「你敢不敢硬氣一點?管他什麼陰帥白無常黑無常的,通通讓九尾狐干翻踩在腳下,抽筋扒皮,生啖血肉?」

「不敢。」唐宇額角悄悄留下冷汗。

他可不想下去后被打進畜生道,來世給人做牛做馬,還不給草。

撥通馬玲玲的電話,唐宇告之選中的哪一版,問道:「能不能把蛟龍改成別的?」

「你想改成什麼?」馬玲玲有氣無力,這次的甲方全都是事逼。「我表情悠哉跳個大概。」

「動作輕鬆自在你學不來。」

「霓虹的招牌調整好狀態。」

「在華麗的城市等待醒來。」

張明宇唱這幾句的時候,目光是看着權大蟲唱的。

權大蟲臉色非常難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