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現在臨時改變主意,提前發起了攻擊,那麼他們也必須儘快人員就位。

「角度瞄準完成,等待炮擊命令。」城市頂上傳來了大炮射擊角度校準完畢的報告。

城市大炮瞄準就比較容易了,需要的只是那個瞄準點是不是正確的。

「城市大炮發射,火炮發射。」

轟轟,一門城市大炮和一門自己打造的火炮幾乎同時發射。

只要這兩門校準成功,其他城市大炮就可以照著瞄準點打,其他火炮也一樣照著校準好的坐標點打。

城市大炮的炮彈,落在了那面山崖後面的山坳里,火炮的炮彈落在了前面的樹林里。

都沒命中。

但血手幾人卻被嚇了一大跳,特別是斷指,差點轉身就逃,他已經留下陰影了。

「他們是怎麼發現這裡的?」

血手面色陰沉的看向斷指,他以為是斷指逃回來的時候,被追蹤了,卻不曾想,最開始的時候,這裡就被發現了。

「老大,儘快召喚吧。」斷指內心一凜。

他也以為自己是逃離過程中,被追蹤了。因為受傷太嚴重,他慌不擇路,警覺性也下降很嚴重。

說實話,他自己也沒信心在那種狀態下,能發現跟蹤的人。

長發少女張了張嘴,他們就這麼幾人了,起了內訌可不是好事情,但介於之前的事,她還是沒敢再說話。

血手也沒再說,轉身,繼續按著那個受傷的人放血。

「城市大炮向右移動半格,再向下移動三分之一格,火炮向左移動零點三度,高度再向上零點二度。」白千雪報出了第二組校準數據。

神龍城這邊馬上進行調整。

血手已經放完了第一個人的血,將屍體直接扔掉,然後拉過來第二個受傷的人,那人拚命掙扎,但徒勞無功,再次被放血。

轟轟,再次兩炮攻擊,仍然差了點,但這次有不少石塊飛過來,砸在血手他們附近。

「你們過來,幫我擋一下。」血手面無表情的說道。

斷指和長發少女對視一眼,眼神中露出極大的不情願,但這個召喚儀式是他們能不能對付神龍城的根本,也是他們能不能繼續統治這裡的根本。

召喚儀式絕對不能被破壞了。

所以,他們還是走前幾步,站到了血手左右兩邊,這是幫忙擋子彈的。

神龍城那邊繼續通過校準,炮火攻擊。

炮彈的落點越來越准了,第三輪炮彈,距離召喚儀式點,只有百來米遠,長發少女手臂受傷。

然後,血手將第二個受傷者的屍體扔掉,昂天哈哈大笑。

「出來吧,我無上的僕從啊。」血手的聲音剛剛落下,地面符文陣閃耀出衝天血芒。

緊接著,山崖岩壁開始龜裂,無數石塊往下掉落,血手三人往後飛躍而起,站到了幾十米外。

岩壁的崩塌速度很快,從裡面站起來一個巨大的人形骷髏架子,高度居然超過了一百五十米,比神龍城還高些,手裡拿著一把巨型的骨頭長劍。

這是一具泰坦巨人的骨架,項楊他們這邊都看得到,那具骨架的上半身,聳立在山嶺之間。

「這是縣級實力的亡靈骨架,或許還更高一點。」白千雪立刻就清楚了,這個遺迹的等級,是來自這個骨架的實力。

「去將那座移動堡壘給我摧毀。」血手一指遠處,山嶺外,露出一個城市頂部的神龍城,大聲喊道。

泰坦骨架看向神龍城,然後往神龍城這邊移動。

「城主,現在這麼辦?是對付這具巨型骷髏,還是繼續炮擊血手那些人?」賀鵬問道。

「繼續攻擊血手那些人,不要讓他們去尋找白千雪小隊。」

項楊說道:「炮彈對骨架用處不是很大,骨架太多空隙了,炮彈會直接穿過去的,等過來后再用近戰武器對付。」

「是,繼續炮擊。」

神龍城的大炮再次攻擊,目標繼續是血手那三人的位置。

校準已經快完成了,所以這次炮彈落在了血手三人四周,這三人全部被彈片和衝擊波掃到。

「血手大人,我們先撤離吧。」斷指心生恐懼,大聲道。

轟,血手雙眼突然變成了血紅色,人往斷指爆掠而去,一手抓住了斷指的脖頸。

斷指奮力掙扎,但毫無作用。

血手的實力超過了他很多,幾乎是碾壓級的。

「你這個廢物,不僅讓我們損失了那麼多人,還將敵人帶到了這裡。」血手也不笨,既然神龍城炮擊這裡,那麼肯定是發現了他們的總部據點所在。

此刻,血手將惱恨一股腦兒都傾斜在了斷指身上。

。 林平新的話讓付文佩和沈初兩人都是一怔,付文佩連忙抬起頭看向前方,果然那黑暗中,一縷光越走越近,也越來越亮。

看到策馬而來的男人時,付文佩一愣,反應過來,連忙對沈初說:「沈小姐!是傅少,傅少他來救我們了!」

沈初眯著眼,看著那明亮的光源處,茫茫的風雪中,她看到傅言策馬而來。

傅言也看到地上的沈初和付文佩了,他心口一痛,勒馬停下,直接就從馬上跳了下來,跑過去把沈初抱到了懷裡面:「沈初,我來了。」

沈初已經燒得迷迷糊糊了,只看了一眼傅言,人又暈過去了。

「傅少,沈小姐她發高燒,您先把她送出去吧!我,我們還能堅持一下!」

懷裡面的人突然無力地靠到了他的身上,傅言一張臉直接就白了,還是身旁的付文佩的話讓傅言找回自己的心跳。

傅言聽到她這話,抬手探了一下沈初的額頭,那上面的溫度燙得他心頭一緊。

他連忙抱起沈初,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林平新,「我馬上有些取暖的物資,你們先取下來,救援隊還有五公里左右就過來了,你們再堅持二十分鐘,最遲二十分鐘,他們就到了!」

付文佩一心只想傅言把沈初帶出去:「傅少,我們會堅持的,您先把沈小姐帶出去吧!」

傅言看了一眼付文佩,見她臉色也是十分不好,知道付文佩也不過是強撐。

可他就一匹馬,沈初昏迷加高燒,他自然是要先救沈初的。

但凡沈初情況好一點,他也會把馬讓出來,讓他們兩個先走,自己在這裡和沈初等救援隊的。

可沈初的情況不容樂觀,傅言綳著臉,讓林平新把馬上的救援物資卸下來,又拿了一床被單披在沈初的身上,把沈初放在馬背上,自己才翻身上馬,最後取了繩子,把懷裡面的沈初和自己綁在一起,固定好,傅言才調了頭。

「你們再堅持一下,救援隊就快到了!」

「傅少不用管我們!」

傅言看了兩人最後一眼,揮鞭帶著沈初原路返回。

他說得不錯,救援隊還有不到五公里就過來了。

傅言和他們再次碰上,救援人員看到他懷裡面的人,知道人就在前面不遠處了。

車上的醫護給沈初套了氧氣罩,但沈初這個情況,得馬上到醫院。

領隊當機立斷:「傅先生,你先帶沈小姐下山,我們一路上來清了路障,路已經認得七七八八了。」

傅言低頭看了一眼懷裡面的沈初,她已經沒有意識了,唇瓣上破了的口子上的鮮血觸目驚心。

他不敢留沈初在這裡耽誤時間了:「前面不到五公里,還有兩個人,他們的狀況也不是很好,你們儘快趕過去吧。」

說完,傅言勒緊韁繩,抱緊沈初,騎馬全速下山。

山腳下已經有醫療隊等著了,傅言一路上快馬加鞭帶著沈初下山。

那黑暗中破出來的燈光瞬間就吸引了山腳下等候的人的注意力,很快,他們就聽到馬蹄的響聲,不過幾秒,一匹高大的黑馬停在了救護車的一側。

。 第四十八章講座

9月21日,晴空萬里,陽光明媚。

大一新生開始上課了,他們在這第一學期需要上力學、高數、線代、計算概論、大學語文、軍事理論、思修、大學英語、體育這九門必修課。

軍事理論,在軍訓的時候,已經完成了,也就是說第一學期還剩下九門課。

除此之外,還有幾門選修的,不過選修課還沒正式開始。

秦元清他們幾個班一起上力學課,原本秦元清抱着很大的期待,覺得教導力學課的是一位教授,應該講課講得不錯。結果聽了二十幾分鍾,秦元清就想對着教授說,擺脫,教授,我們不是高中生,您可以講得再深一點。

秦元清很失望,就這。。。。。。還不如自己自學呢!

幾個課程各上一節課後,秦元清便開始懶得聽課了,每次上課的時候秦元清就坐在最後面座位上,自己看書。

轉眼過去四天,秦元清在圖書館一側的公告欄的位置刊登了一條講座信息:“明日9:00在XX階梯教室舉行題爲‘孿生素數猜想’的學術講座。。。。。。”

看到孿生素數猜想這幾個字,秦元清頓時來了興趣,這幾天他在全力攻克孿生素數猜想最後的關卡,沒想到現在有數學家要來學校舉行‘孿生素數猜想’的學術講座。

有意思!

秦元清露出感興趣之色,剛好明天早上沒課,可以去聽聽,看看對方在‘孿生素數猜想’上研究水平。

孿生素數猜想是數論中的著名未解決猜想,這個猜想正式由希爾伯特在1900年國際數學家大會的報告上第8個問題中提出,可以被描述爲“存在無窮個孿生素數”。

孿生素數即相差2的一對素數。例如3和5 ,5和7,11和13,…,10016957和10016959等等都是孿生素數。

素數定理說明了素數在趨於無窮大時變得稀少的趨勢。而孿生素數,與素數一樣,也有相同的趨勢,並且這種趨勢比素數更爲明顯。因此,孿生素數猜想是反直覺的。

關於孿生素數,這百年時間最主要的成果有兩個,一個是1920年,挪威的維果·布朗通過使用著名的篩理論,證明了2能表示成兩個最多有9個素數因子的數的差,這個結論已經有些近似於孿生素數猜想了。只要將這個證明中的“最多有9個素數因子的數”改進到“最多有1個素數因子的數”就可以證明孿生素數猜想。

第二個主要成果,就是1966年由我國數學家陳景潤利用篩法所取得的,其證明了:存在無窮多個素數 p,使得 p+2 要麼是素數,要麼是兩個素數的乘積。這個結果與他關於哥德巴赫猜想的結果很類似。

至於後面四十年的成果,都未曾脫離這兩個成果。

“張翼唐麼?”看着講座主講人的名字,秦元清暗自嘀咕着,再查了一下,發現這個人竟然頗爲不得了,1978年-1982年就在燕大數學系獲得學士學位,1982-1985年師從著名數學家、燕大潘承彪教授攻讀碩士學位,1992年畢業於美利堅普渡大學,獲博士學位,現任教於美利堅新罕布什爾大學數學系。

此人的研究方向就在於數論上。

秦元清繼續攻克着《孿生素數猜想》,他有種感覺,距離完全證明《孿生素數猜想》不遠了,再加把油就可以實現。

上午八點半,階梯教室裡位置已經快坐滿了。

秦元清在最後一排找了個位置坐下,然後埋頭看書,他看的是一本專業數學書,是從圖書館借來的。

到了八點五十分,階梯教室裡座無虛席,甚至連走道都已經坐了很多人。

聽着有人爲了聽講位置爭吵,秦元清才知道,來這裡聽講座的不僅僅只有水木大學本校的學生,還有燕大等高校的學生前來聽課。

水木的學生自己在自家地盤聽講座,偏偏沒位置,這多麼讓人惱怒,自然想要趕走其他學校的學生,可那些學校的學生也不是善茬,憑什麼他們就不能來聽講座,你們學校也沒有禁止啊。

學校都不管,你算老幾。

9:00準時整,整個階梯教室都安靜下來了,一個戴着眼鏡的中年男人來到講臺,打開了筆記本電腦,電腦連接着屏幕,而主持人則是介紹着中年男人的身份、地位。

聽講座的人都安靜地注意聽,翻開自己筆記本,開始做筆記。

“……我們都知道,素數是隻含有兩個因子的自然數,你們可能上初中的時候就背過前一百位的素數表。而孿生素數,是指差值爲2的素數對,即p和p+2同爲素數對。例如3和5、5和7、11和13、17和19等。隨着數的變大,可以觀察到的孿生素數對越來越少。”

“100以內有8個孿生素數對,而501到600這個區間,只有2對。隨着素數的增大,下一個素數離上一個素數應該越來越遠,但是與哥德巴赫猜想同樣著名和重要的一個猜想斷言,存在無窮多對素數,它們只相差2,例如3和5,5和7,乃至這個……”

說到這裡,任教授在黑板上,寫下了一行數字。

【2003663613×2195000-1和2003663613×2195000+1】張翼唐繼續說道:“存在無窮多個差值爲2的素數,這就是著名的孿生素數猜想。”

秦元清見張翼唐由淺入深,漸漸引出孿生素數猜想,哪怕不是數學專業的大學生,也可以跟得上,聽得懂他要表達什麼。

果然,學生們不管是數學系還是非數學系的業餘愛好者,都饒有興趣地認真聽着。

不過很快,講座的內容開始深入了起來。

比如介紹着歷史上孿生素數猜想的證明中取得的成果,比如2005年數學家丹·戈德斯通及兩位同事提出,存在無窮多個之差小於16的素數對這個弱孿生素數猜想。

整個教室,絕大部分人都聽得一臉懵逼,只有一部分人跟得上。

“學弟,你聽得懂麼?”和秦元清緊鄰的一個帶着眼鏡的學生,小聲地問道。

“很簡單!”秦元清微笑道。

“瑩瑩,你別聽他裝逼,他才大一,怎麼可能聽得明白。”和這個女生坐在一塊的男子瞪了秦元清一眼,眼中帶着敵意。

秦元清無所謂地聳聳肩,他都快完成了《孿生素數猜想》的證明,有必要說謊麼。

講座結束,秦元清去了圖書館,靜靜地思考着最後的證明,這《孿生素數猜想》,難度比《周氏猜想》還要難一些。

打開筆記本電腦,qq提醒有郵箱,秦元清點開郵箱,正是《數學紀事》的回信,大意是他的論文已經通過《數學紀事》的審覈,將在這一期的《數學紀事》刊登,秦元清看了一下,這一期《數學紀事》不就在幾天後,9月30日,這一天他剛好和景田去她家裡做客。

這還真是湊巧。

。。。。。。

“數學是一門非常嚴謹的學科,也是所有學科的基礎。”

“不管是理學,還是工科,數學都是必須要學的,而且要學的很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