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反觀她自己,秦家嫡女,循規蹈矩,不敢行踏差錯半步,可到頭來換來的是什麼呢?一場笑話而已啊。

秦臻眼淚不受控制的落下來……

老天爺,你讓我死而重生,成為君緋色,是不是就是為了讓我看清楚我虛假可悲的人生,看清楚身邊人那些醜陋的嘴臉。

「丫頭,你別哭,不怕,有爹爹在呢。」

君雷霆看到面前的秦臻落淚那一刻,那真是慌了,高大的男人手足無措,忙的輕拍秦臻的後背。

秦臻眼淚簌簌而落,從慘死到蘇醒,到被秦父拋棄,她對這個世界原本充滿了絕望,可是這一刻她終於感受到了溫暖。

「君緋色,你哭什麼哭,你還有臉哭,你……」

「謝小子,你閉嘴。」

看到秦臻哭了,謝之昂覺得莫名其妙,這女人還有臉哭,把他給打飛了,他還沒哭呢?當即就出聲嘲諷道,卻沒想,這一聲是真真捅了馬蜂窩,不等秦臻說話,君雷霆一雙虎目已是充滿震怒的瞪向謝之昂,「謝小子,別以為你是康親王的兒子,本將就不敢揍你,本將的女兒從小到大從來都不會哭,今日哭成這般,那肯定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君雷霆怒道。

「本將的女兒大病初醒,身體虛弱,甚至連人都認不全,怎麼可能知道蕭王爺在這邊用膳?她不過是想來這會英樓買點兒吃的罷了,因為她最愛吃這家的糖醋山藥。

從本將進來,你就氣急敗壞的的控訴她,辱罵了她不止三次!

本將在此,你尚且如此欺負人,本將不在的時候呢?」

君雷霆長的人高馬大,氣勢鐵血,發起火來的時候著實讓人心中的打怵,呵斥的謝之昂目瞪口呆,臉都憋紅了。

因為是個人都能聽出,君大將軍他是話中有話啊,呵斥的是謝家小世子沒錯,但怎麼總有種在說給玄王爺聽的錯覺?

果然下一刻,君雷霆紅著一雙虎目站定在蕭鳳棲的面前,沖著他鞠了一躬,接著開口道,「玄王爺,小女魯莽,前些日子衝撞了王爺,犯下大錯,但小女已經知道錯了,身受重傷,昏迷不醒,容貌被毀,御醫來了幾波都束手無策,臣原本以為這個孩子要永遠躺在床榻上了,但臣還是感念王爺留了小女一命。」

君雷霆字字鏗鏘,發自肺腑。

蕭鳳棲抬起頭來,整個人氣質溫涼,淡漠疏冷,他沒開口等著君雷霆繼續說。

「小女命大,竟蘇醒過來,王爺,老臣這一生只得了這麼一個女兒,她自出生起便沒有娘親,而老臣一直鎮守邊境,幾乎是將她放養長大,老臣這一生無愧於天地,無愧於大夏皇朝,卻唯獨虧欠了這個女兒。

王爺,君家四代,皆已守護大夏為己任,死傷無數,戰功無數,曾換來先皇賞賜一物,今日老臣願將此物交給王爺,只求王爺饒小女一命,前塵往事既往不咎!」

話落,重重扣首,緊接著從懷中掏出一物,呈到了的蕭鳳棲的面前……李玉蘭臉色頓時大變,「她好歹是個人,我又不可能二十四小時看住她,有我什麼事?」

唐啟山沒看她,「行了,出去吧。」

李玉蘭看了看唐啟山,又看了看唐明朗,最後咬着牙不甘心離開。

她一走,唐啟山便繼續說道:……

《夫人她是杯烈酒》第二百五十四章金屋藏嬌一決勝負吧。

這一聲嘶吼,讓鄭乾都不由為之微微一顫。

多少年了。

上一次聽到這種咆哮,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是嘛,人類的骨氣嗎?

不錯的咆哮。

「做得到的話就儘管來試試,小鬼!」

這份血的意志,讓鄭乾回憶起了不知遺忘了多久的情感。

《地下城的一千萬種活法》二九二:楊嘉的答卷【上】 長羽楓會錯了維多利亞的意思。

好戲並不是自己。

當他發現自己被攔在了龍興大樓的出口時,他才明白了「好戲」的意義。

【K】可能登場了。

只見洛肯西裝革履,高大筆挺的站在龍興大樓的門口,白玉龍頭權杖本就是一種威儀的飾品,洛肯身體硬朗的很,從不見什麼病症,他高大的身子旁靜靜的飄著一個黑影。

只見那黑影黑袍如光天化日之下的一輪黑月,無腿無形,尤為鬼魅,那可能是一身魔法師的袍子,卻如乞丐般稀鬆破碎,但是這黑影明顯不是乞丐,乞丐也不會被允許和當今溫緹郡第一的商會會長洛肯站在一起,那他……會是誰?

長羽楓和琳兒見面之後交談了一些極為重要的信息,比如自己是【般若般若山文殊洞府李真人】門下的弟子,又比如,長羽楓現在是溫緹郡一個手工藝品的兒子。兩人奇遇不少,但是不好就地細說,但是有那麼一個共識,這龍興會,不是個好地方。

原是跟琳兒要好的一些姐妹在洪水爆發的時候,與龍興會結下了交集,不能說父母殘忍的販賣,但說龍興會給予的那些期望,就是狗屁中的狗屁。

這個世界上創造出語言的人,可能還來不及立下一條一個詞語只有一個意思或者一個詞語只能由某種人來用這般荒唐的規定,不然,這個世界的言語話術,也不會這麼荒唐。

知人知面不知心。

言語可以戮心,也可以殺死任何一個天真相信一切言語的【笨蛋】。

琳兒那些在洪災中救下來的姐妹,一下車就被帶往了紅花區,等待她們的,只能是暗無天日的絕望。

她們要麼掙扎著暴死街頭,要麼在紅花區的囚籠中屈辱一生。她們沒有辦法救自己,或許她們之中被糟蹋的有了下一代,那生生死死的輪迴里,又會多一具悲慘的骷髏。

琳兒想要救她們,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紅花區的女人可能身份卑微,甚至是凄慘不堪,但紅花區的客人從未斷絕。

逆來順受和慘烈的刀槍之下,也不過是,另外一層理所當然的剝削。紅花區的老女人和老男人們甚至是能夠自發的勸教已經失了身的女子們不要再哭,客人來了,她們就要踴躍的發起進攻,奉獻自己,讓客人滿意了,她們的日子就好受了。

只要進了紅花區,就像是進了地獄,半隻腳踏進去,都永世不得超生。能夠從裡面出來的,要麼是已經宣洩完了的客人,要麼,就是森森白骨。

綠燈區,也一個樣。

只不過他們不需要「奉獻自己」,因為他們根本就無談自我,踏上綠燈區的每一個人都覺得自己會滿載而歸,賺的盆滿缽滿,到頭來傾家蕩產,骨肉分離——字面意思的分離。

一個是色慾,一個是貪婪。

人生在世,自有苦悲。

溫緹郡本地人,在這龍興會猖獗的六年來,指不定見到了多少無名的白骨橫屍街頭。

大家都怕,但是大家只能躲著,不要問為什麼,問了就是白痴一個。

長羽楓每每見到,只能站在自己母親的旁邊,遠遠的看著飛鷹隊收拾街上的屍體,龍鬚公是公國內務府的總代理人,聽說他原本還只是半成黑的鬍鬚,現在全部白的蒼茫一片。

但是好歹,溫緹郡的人不去紅花區綠花區,日子還算是安定的,有人苦就有人甜嘛,紅花區綠花區的人苦,外面的人,只要想一想裡面,就甜的不得了。

這種極其諷刺的心理差不多都是溫緹郡本土居民的常態了,甚至是龍興會已經成了一種象徵性的對於家中孩子的警告。

這個世界上從來不缺苦命的人,如果你真的明白了這一點,一定能夠從任何關於命運的話術中脫離。

努力回報論和天賦決定論也會是一種最致命的玩笑話術。只要和你說了這些話的人,嚴格來講,要麼讓你認命,要麼,想要你的錢。

任何話術都可能陷入詭辯,這也是不應該的。聽合理之處,警惕不合理之處才是最好。

話走遠了些,但是對於長羽楓而言,那個漂浮在洛肯身邊的黑影,絕對有可能是【K】。

他和琳兒本想要走開,卻被攔住了,那龍興會的黑衣大漢押著兩個人來到了洛肯和那個黑影的面前。

他們交談的內容,長羽楓和琳兒一個字兒都沒有聽清。這一次,連琳兒都不例外,也被大漢挽著手,琳兒輕鬆的掙脫,將那大漢踢開,而長羽楓竟然掙脫不開,只能被押著。

「退下吧……你們打不過小丫頭的……」洛肯注意到了這裡,用龍頭杖點了一下地面。

「要對我的王牌好一點嘛。」洛肯依然站在門口,那個黑影也轉了過來看向了這裡。

長羽楓被押著抬頭看到了那個黑影的臉,那黑影由黑色的煙渾然而成,哪裡有什麼臉可以看到。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琳兒不再被押,但是他還被一雙大手抓著。

「放開我的朋友!」琳兒現在看見洛肯就來氣,洛肯的笑,就像是無時不刻都能劃開人心的刀子。

「喲……這麼快就找到了?讓我看看。」洛肯的皮鞋響在長羽楓的耳朵里,當洛肯蹲下來,拿那副笑著的面容對著他的時候,他竟然覺得有些耳鳴,緊接著是可怕的胃疼。

「小孩……你是溫緹郡本地人吧……」洛肯的小鬍子顫了一下,立馬站了起來,將龍頭杖杵地,眼睛往上飄了一眼,似乎在思考著什麼,而那個黑影好像對洛肯的其實並不感興趣,而是轉過頭來,安靜的盯著這裡,也不知道他的眼睛在哪裡,就是讓長羽楓感覺到一絲絲的徹體的寒冷。

這和蘭洛的寒冷完全不同,蘭洛視人為螻蟻,是一種物理上的排斥,她和所有人都不是同一個物種漠然置之於不顧,是生命漠視之冷。

而這個黑影,就是那種會想著怎麼把你殺掉的,那種心底的惡寒,兩種寒冷決然不同,都是生命的冰冷,這個黑影,不再是蘭洛那種生理的冰冷,而是一看到他,便由心而發的害怕。

艾爾文都沒有辦法讓長羽楓真正的害怕,頂多是實力的差距太大,會有那麼一點實力的擔憂,但是這黑影,那就是深不可測的極惡。

黑影未動,而長羽楓的心卻在砰砰砰的直跳。

「快放開我的朋友!」琳兒叉著腰,她些許的生氣,讓她的衣裙不可思議的飄了一下。

「誒~小朋友,既然你已經找到了你的朋友,就不要對我這麼凶嘛,如果沒有我,你又怎麼能這麼快就找到呢~」洛肯的嘴角翹起來,給抓著的大漢使了個眼色,長羽楓這才從大漢手中掙脫。

「你這個騙子,還想要我感謝你!真是臉都不要了!」琳兒指著洛肯去罵她,好說歹說她也有六十八級的靈力,底氣自然比長羽楓要足……

那是相當足,長羽楓只能站在琳兒的後面,看著她罵將起來。

「你還說什麼要帶我的姐妹們來過好日子,現在你們把她們賣到紅花區去,簡直是喪盡天良!還想要我感謝你找到了羽楓哥哥,你現在趕快放了我的那些姐妹,讓我帶她們離開你這個狗屁地方!你這個騙子老魔頭!」

琳兒的手還因為太過激動而顫抖了一下……

然而,被指著的洛肯從鼻子里吐了口氣笑了起來。

「當然要感謝我了,如果你不感謝我,那就真的是忘恩負義了。」洛肯將龍頭杖舉起來,一個大漢從旁邊走了出去。

洛肯看著那生氣的琳兒笑道:「你不會是聽信了你這位小朋友的花言巧語吧?我洛肯半輩子致力於慈善事業,讓多少無家可歸的孩子重新有了家園?讓多少飢腸轆轆餓死在路邊的孩子找到了人生的意義?又讓多少像你一樣的孩子找到了歸宿?你這樣冤枉我,我可真是心兒受到了刀割般的痛苦,因為你誣陷了我……讓我好難受啊……孩子……」

洛肯錘了兩下心口,在說到一半的時候音調突然降下來,他還沒有說完:「你寧願相信你那許久未見朋友的讒言,也不願意聽我這個幫助了你們一路,好心人的話,要來中傷,要來誹謗我……真是傷透了心。」

洛肯不笑了,他的手撫摸了一下龍頭杖,琳兒轉頭看了一眼長羽楓。

長羽楓從未想過這個洛肯還能說出這種話,溫緹郡的烏煙瘴氣,全部拜他所賜,做慈善,做你X個頭!

不過,琳兒卻被他的哭框住了,起碼一路上,她的姐妹確實是被好吃好喝的招待著……從未有過什麼不妥的地方……

將信將疑,琳兒哼道:「哼!那他們現在在哪?!」

「琳兒,你別……」長羽楓剛要上前阻止琳兒再繼續和洛肯聊下去,卻只見龍頭杖直接敲著他的嘴來,狠狠的將他的嘴拍了一下,讓長羽楓只能慢慢的後退,依據長羽楓的預測,這一擊,是可以直接將一個六歲孩提的嘴和牙全部打爛的,長羽楓被打的嘴腫了些許,卻沒有那麼慘烈,但是琳兒也只是看著那猝不及防的龍頭杖打了下去,根本攔不住。

「你這個害人的小東西,凈說些胡言亂語的讒言媚語給我的小寶貝兒聽!害得我家小寶貝兒竟然說出這般傷人心的話來。」洛肯一下子嚴厲的瞪著長羽楓。

長羽楓恐怕這輩子也不會忘記這雙怒目圓睜的眼睛,他好像在說,你這個小東西說的是實話,今個兒也別想要人信!

長羽楓去抓琳兒的手,琳兒有些會意,卻只見洛肯呼的一下柔聲細語跟琳兒說道:「琳兒小姐,你的朋友們安然無恙的在房間里休息呢,我這就叫人把她們請過來如何?我可是半點假話也沒有和你說的,你們從那場洪災中生還過來,還要被這個小騙子騙!那才可憐呢……」

說完,他看著長羽楓,長羽楓捂著嘴,確實吃了痛,還好不會流血破相,長羽楓不再瞪他,而是只能看著洛肯放出人證。

那樣,自己就真的成了誆騙琳兒的小鬼了。

只見一個大漢帶著一個穿著禮裙的小姑娘家走了出來。

長羽楓想要去拉琳兒的手走掉,卻只見琳兒欣喜,看向了那個姑娘。

「喏,這不是【莫妮卡】小姐么……容光煥發,多麼漂亮,我洛肯向來說到做到,琳兒小姐,你可真是寒了我一片心啊。」

洛肯將龍頭杖杵在地上,還特意向下壓身子,想要湊到琳兒的面前說話,琳兒個子小,他湊過來,便擋住了那個莫妮卡和她的路。

琳兒只能看了一眼身後的長羽楓,她的眉毛皺起來,頗有瞪著長羽楓的意思。

長羽楓當然知道,這種懷疑也是自然的,因為她從未去過紅花區,只是靠自己說,肯定是不行的,但是當她真的去了紅花區,又真的能夠去真正的紅花區打探到洛肯的惡意嗎?

長羽楓搖了搖頭。眼睛一直盯著她,頭在動,眼睛卻和他一直對視,只是那白玉的龍頭杖擊過來,打在了他的腦門上,這具身體可沒有王之法相,白玉龍頭杖以洛肯的靈力絕對可以將一個小孩子的腦袋打爆。

長羽楓還好,往後退了幾步,暈的不能再暈。琳兒想要去拉他,卻被洛肯一把抓住了那隻右手。

「琳兒小姐,你去和莫妮卡問問清楚如何?不要被這個小畜生給騙了~苦了我的一番好心。」

洛肯站直了身子,只見莫妮卡已經來到了琳兒的身邊,長羽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如果真是小孩子,這一擊掌嘴,一擊掌頭的,不死也殘疾。

長羽楓只是覺得頭暈目眩,兩個地方的疼痛劇烈的將他擊的昏昏沉沉。他又重新被大漢押住,站在琳兒的三米之外,難在靠近。

「莫妮卡,他們沒有拿你怎麼樣吧?」琳兒的眼睛還去看長羽楓,她知道話頭沒有那麼對勁,但是好像被架住了,只能去和莫妮卡對話,不能和長羽楓再做交談

洛肯擋在長羽楓的面前道:「琳兒小姐,這種讒言的小鬼就不要再管了,莫妮卡小姐可是有很多話要和你說呢,我的清白可就靠她了~」

洛肯笑的兩個鬍子捲起來,他拿手摸了一下,而那個黑影還在門外一聲不吭。

琳兒便不能再見到長羽楓,她只好看向莫妮卡。

「什麼怎麼樣?洛肯大叔對我們可好了!你看!我這身裙子好不好看?」莫妮卡在琳兒的面前轉了一圈。

那錦繡的衣服如此好看,繁花似錦,好似昨日的雲彩,美麗動人。。 「球進了!球進了!球進了!齊策打破了蓋德·穆勒創下的聯賽四十球奇迹!」

齊策一路衝到場邊脫下了身上的球衣,掄圓了胳膊狠狠地往球迷中間丟過去,引起了看台上的一陣瘋搶。

站在場邊,齊策向南看台的球迷們鼓掌致意,隨後轉過身,場邊,換人牌已經被舉起來了。

7號齊策下場,9號萊萬多夫斯基出場替換下齊策。

記錄一破就將齊策換下接受全場球迷的掌聲,這是克洛普原本就和齊策說好的,克洛普告訴齊策這樣的方式也許是個非常好的告別。

在隊內。

很多人也都知道齊策將在今年夏天離隊,齊策並沒有避諱這些,反而早早說開了,包括克洛普,應該說克洛普是最早知道這件事的人,這樣的話也不用被傳聞一直纏身反而導致球隊不在狀態。

這個賽季和拜仁慕尼黑爭奪冠軍也很辛苦,接下來還有一場德國杯決賽,對手同樣也是拜仁慕尼黑,而多特蒙德保持住爭冠的節奏,一直維持到賽季末也和齊策早早表明態度不無關係,如果一直放任傳聞,也不和隊友溝通,時間長了各種猜忌會讓球隊更衣室氣氛不和諧。

但現在沒有出現這樣的情況。

多特蒙德保持住了節奏,在賽季末拿到了冠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