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是個好辦法,我剛想說來着】

【巧了,之前在學校里剛學了摩擦力】

【只要思想不滑坡】

這個氣墊是蘇雲過生日的時候他母親送給他的生日禮物,外加帳篷睡袋等一系列的戶外用品,花了老鼻子錢了。

氣墊非常結實,支撐一個不到200kg的馬鹿輕輕鬆鬆。

充好氣墊,蘇雲看着躺在地上逐漸被大雪覆蓋的馬鹿陷入了尷尬,他好像沒那麼大的力氣將馬鹿搬到氣墊上。

「哎哎~」狼獾看着蘇雲催促。

蘇雲只能硬著頭皮去拖拽馬鹿,沉重的身體只能被拖拽一點,廢了九牛二虎之力,許久才將馬鹿徹底搬上了氣墊。

此刻馬鹿脖頸處的鮮血已不再流淌,被徹底的冰封住了,地上的大片鮮血已經結冰。

蘇雲將繩子拿出來,栓在了氣墊把手上,用力一拖,果然很省力且輕鬆。

「走,帶路!」蘇雲有些疲累,但還是決定遠離這個是非之地,他們待在這裏的時間太久了,估計遠方已經有動物嗅着鮮血的氣味往這邊趕來了。

天空中颳起了風,更加寒冷的同時也將鮮血的氣息吹的更遠。

走了十多分鐘,風反而有種愈演愈烈的驅使,溫度急劇下降。

鸚鵡已經拉開背包的拉鏈鑽進了背包,蘇雲咬緊牙關迅速跟上狼獾,寒冷的溫度讓蘇雲極其不適,只有狼獾更加歡快,它的皮毛讓它可以在這種低溫中更加愉悅。

此刻,蘇雲覺得自己的手已經快要被凍僵了「我必須趕緊找到一個無風地帶生火取暖,要不然,我可能很快就要失溫。」

蘇雲一張嘴,大片的雪被風吹進他的嘴巴,凍的牙齒冰涼。趕緊將圍巾拉高,遮住鼻子,只露出一雙眼睛。

【這種情況下失溫得不到迅速治療就完了】

【這….風雪怎麼這麼大了!】

【主播情況很危急啊,周圍可沒有避風的地方。】

狼獾似乎也察覺到了蘇雲的急切,回頭看向蘇雲。

蘇雲看狼獾停下腳步,大叫道「趕緊走,你能找到遮風的地方嗎?」

蘇雲暗罵自己也是失心瘋了,竟然開始問狼獾問題了。這個時候蘇雲突然決定放棄掉馬鹿,連同氣墊一同放棄掉,畢竟還是自己的命重要。可是自己的繩子萬萬不能放棄。

就當蘇雲想要回身解開繩子放棄馬鹿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狼嚎。

悠揚的的狼嚎聲讓蘇雲如墜冰窟。 「真的啊。」陸晚初有點不太相信的看看蘇嬌。

蘇嬌肯定的點點頭:「走吧,我帶你去茶水間坐坐,這個時間那裏比較安靜一些。」

蘇嬌給陸晚初遞了一杯咖啡后,在陸晚初的對面坐了下來。

「你跟威廉悠嵐是有什麼過節嗎?」蘇嬌斟酌來斟酌去的還是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

陸晚初點點頭:「她以為我喜歡她喜歡的人,之前在巴黎有點不愉快。還有她是蘇雪吟的摯友」

「蘇雪吟?那個國際知名女星?她比你小一歲,你們倆是同父異母的姐妹。」蘇嬌一個人嘀咕著,轉爾,像發現的新大陸似的道:「那你們倆豈不是有一個是私生女?」

陸晚初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女人,呵呵一笑道:「你的想法還真是很多,行我跟你講講,我是蘇世航原配的女兒。我媽媽跟他結婚後就有了我。她呢是蘇世航在外面的女人生的孩子,具體的你就能猜的出來了吧。」

蘇嬌似懂非懂的點着頭:「哦,那麼說來,她媽是小三?怪不得我第一眼看她,就覺得她看人的目光有些問題,原來,她是遺傳了她媽的基因。」

陸晚初一笑道:「算了,你知道就行了,這件事情就不要再議論了,沒什麼意思,不管她媽是不是小三,她是不是私生女,就像她說的,她是蘇家唯一的小姐這件事情全海城也沒有人不知道,這麼些年了,我媽媽是誰怕是早就被人遺忘了。」想到自己離世的媽媽,陸晚初的目光暗淡了不少。

「你放心,我不是那種愛嚼舌根的女人,我只是有些納悶,按正常來說,你們年齡差不多,又都是女孩子,一起長大是多麼幸福的事情。」蘇嬌本來就羨慕那些有個姐姐或都哥哥的同學,這聽到蘇雪吟跟陸晚初的故事,一下子又覺得自己一個人還真是不錯。

「不說她了,咱倆第一次見面就讓你知道這麼尷尬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陸晚初有些尷尬的一笑。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說道威廉悠嵐她我見得多了,今天早上我們倆還起個衝突,沒關係,我現在以能壓倒她為奮鬥目標。」蘇嬌想起早的威廉悠嵐被自己氣的樣子,心中一下子感覺爽死了要。

「你這麼恨她,為什麼?」陸晚初反問道。

「恨倒也算不上,就是看她不順眼吧!你知道,她的那個環球衛視節目,本來台里領導已經開會研究過了,是要給我的,結果就因為她家世顯赫,台里的決定就變了,說什麼要給新人機會,讓他們成長,一下子,就變成她的了。」蘇嬌的臉色有些不好了起來:「要就是這一件事情,我也不至於跟她這樣過不去,畢竟,那節目她乾的也不錯,可偏偏她是威廉藍爵的妹妹,這個就讓我很生氣了。」

「你討厭威廉悠嵐的哥哥?」陸晚初的話一出口中才發覺不對勁,轉爾又道:「你喜歡她的哥哥?」

「怎麼,不行啊?自古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長的帥的男人,還不讓我追求了?」

蘇嬌說這話時臉不紅心不跳的,讓陸晚初一下子僵在那裏,現在要讓她說出自己喜歡謝雲澤,自己想想都會覺得臉紅。

兩個人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竟然成為了無話不談的朋友,蘇嬌也是很直爽,從她的那裏陸晚初知道了不少威廉家族的事情,竟然和謝雲澤的母親有着很深的淵源。

另外一邊,人們都在不停的忙碌著,海城的商業報紙頭條近期全部被謝雲澤與謝慎行的信息包攬,由於之前打賭的三月期限已到,現在兩邊的工程進度是最讓人關心的。

謝慎行找了不少人造勢,所有人都被謝慎行放出來的消息蒙蔽了雙眼。就連遠在澳門賭城的某個會場,大家都在公開支持謝慎行,為這最後的結果一擲千金。

謝慎行驕傲的看着面前的下屬,彷彿勝券在握。

「小謝總,我們今天真的不需要出面干涉嗎?要是謝董和海城以及歐洲三方的簽約達成了,我們可就出於不利地位了。」

謝慎行一邊品著美酒一邊慢悠悠的說道:「放心吧,這次我有十足的把握,他們的合約就是一個笑話而已,掀不起什麼大風大浪。」

大家面面相覷,並不知道謝慎行的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但是誰讓人家是老總呢,所以剩下的眾人只能聽他的話。

所有人離開會議室之後,謝慎行端著酒杯等待着即將過來的客人,過了一會兒,李知恩如約出現。

「謝總,好久不見!」

謝慎行一把拉過李知恩,然後握住她的腰:「是啊,好久不見。」

李知恩不著痕迹的從謝慎行的懷裏抽身出來,一邊嘴上還不忘撒嬌說:「謝總可是有女朋友的人,這樣不好吧,萬一要是讓人看見……」

「我謝慎行的事情有誰能做得了主?女朋友只是逢場作戲而已,那個女人哪裏有知恩可愛又能幹。」

謝慎行的話要是換了一般的女人一定會相信,但是李知恩只是和他逢場作戲而已。

「謝總真會哄人開心,但沒關係,知恩相信你的。今天我來是想讓你安心,我已經準備好了東西,待會兒在會議上我要是把它放出來,別說簽約了,謝雲澤在海城的商界都會混不下去。」

李知恩邊說邊拿出了一個U盤。謝慎行饒有興趣的盯着李知恩的手然後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知恩,我真是不知道要怎麼感謝上天才好,讓我在那次的晚宴上遇到了你。」

李知恩一把抓住謝慎行的領帶然後魅惑般的靠近:「事成之後,拿你當做獎勵好了。」

謝慎行真以為李知恩看中了他這個人,想要做他的女朋友,聽了這話自然合不攏嘴:「那是自然。」

「好了,別的話我就先不多說了,那邊估計已經準備就緒,我要馬上過去。對了,這個U盤裏面的東西是備份,就先留在你這裏吧。」

李知恩將U盤放進謝慎行的西裝口袋裏然後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容。離開的瞬間還親了親謝慎行的臉頰。

謝慎行看着李知恩離開的窈窕背影,心裏樂開了花。既能得到美人又能得到權利不是兩全其美的事情嗎?

謝慎行拿出U盤也沒有查看,他相信李知恩辦事的能力。

李知恩剛走出辦公室,就用紙巾擦了擦自己的嘴唇,為了獲取謝慎行的信賴自己差點犧牲色相,真是怪噁心的。

李知恩大步走向做戲的地點,那裏已經聚集了無數的新聞媒體記者,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謝慎行安排的人。

既然他想看戲,就讓他看好好了。李知恩撥通郁孤風的電話說了句什麼,之後便開開心心的向訂好的場所走了過去。

謝慎行盯着面前正在直播的機器,手指無聊的輕點着桌子。

謝雲澤,你怎麼都不會想到你的人會賣了你吧?今天我要看看你怎麼丟人。謝慎行越想越開心。

簽約現場的主座位上坐着李知恩,還有遠道而來的法國代表,以及郁孤風。

謝慎行皺了皺眉,這謝雲澤怎麼不見蹤影?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錶,發現距離開始只有五分鐘的時間。

很快簽約就開始了,但是謝雲澤還是沒有出現。郁孤風走上前來對眾人還有法國的代表說:「謝總今天身體不舒服,一切簽約事宜由我代為處理。」

眾人開始議論紛紛,心想謝雲澤不會是突然膽小不敢出現了吧,之前謝慎行所散步的那些事情彷彿就和真的一樣。

沒關係,謝雲澤,你不來正好,我就不擔心你有什麼能力能夠讓垮了的項目起死回生。只要法國代表回國,距離約定好的期限你一定沒有辦法交代。

簽約進行的一半,李知恩果然拿出了一個U盤,然後.進行播放,視頻里有這個酷似謝雲澤的背影在和李氏集團的人交易着什麼。

但是沒等大家看清楚,李知恩就把視頻關了,然後說道我們李氏集團出了內鬼,出賣集團利益和謝氏集團的人合作,這件事情我之所以到今天才說,是想當面給法國代表一個提醒,約瑟先生你要不要簽約自己考慮。

果然這個叫約瑟的人面露為難,看着郁孤風不知道如何進行。郁孤風見狀只能先帶他下去進行安撫。

「這件事情我們一定會調查到底,李小姐,也麻煩你不要態度如此強硬。事情還沒有蓋棺定論,也許和我們謝總並無關係。」

「不管有沒有關係,我覺得這個合作還是推遲一下比較好。也正好讓約瑟先生回國考慮清楚。」

「李小姐,你知道的,約瑟先生是查理老闆的貼身助手,今天要是簽不成可就來不及了。」

「那又如何,這件事情說來也是你方的過失,不會讓我們來買單吧。走!」

李知恩說完就帶着身邊的團隊離開了現場,而約瑟先生則一臉惱怒的說着些大家都聽不懂的話。 沉下臉色,孟有房點開了系統界面,他看了看帳篷的兌換選項。

【帳篷:一級房產,輕便易攜帶,是出門旅行的必備良品。

單人用,功能:隱匿。

缺點:被攻擊易損壞。

使用期限:15年。

兌換價格:100功德值。

建議零售價:100-300金幣。

雙人用,功能:隱匿,防護。

缺點:被攻擊易損壞。

使用期限:30年。

兌換價格:200功德值。

建議零售價:200-500金幣。

三人用,功能:隱匿,防護,反擊。

缺點:被攻擊易損壞。

使用期限:70年。

兌換價格:500功德值。

建議零售價:500-800金幣。

雖然強買強賣有違本意,可今天,他也要當一回奸商!

「叮咚!消耗500功德,兌換三人用帳篷一頂!」

「唰!」

大帳篷直接出現在手中,隨手一扔,扔在了光頭的身上。

孟有房臉上堆起笑意:「幾位既然來了,那就別空著手回去,禮尚往來嘛,我這祖傳的帳篷,陣法大仙師鬼谷子的力作,1萬金幣一頂,掏錢吧。」

幾個小弟一聽這話渾身直哆嗦,1萬金幣?那不是要命嗎,你怎麼不去搶!

「噗通!」

行動果斷,不拖泥帶水。

幾個人麻溜的跪倒在地,大聲悲呼:「孟家主啊,您就是把我們賣了,也不值1萬金幣啊!」

孟有房不為所動,他早就豁出去了,既然肥羊送上門,不宰上一刀,還真對不起城裡大人的好意!

他把棍子往光頭的腦袋頂一放,不再說話。

看著孟有房的棍子,光頭心裡一涼,再看看小弟們的表現,他的心更涼。

忍著身上的疼痛,光頭咬牙一答:「我。。。我們湊湊!」

孟有房把棍子一收,重重的一拍手,和煦的一笑:「哎~,這就對了嘛,痛快點兒多好!」

光頭也算是條漢子,他手一抖,一疊金票便是抖了出來。

綠色5000,藍色1000金幣面值的,還有幾張紫色500面值的,就是沒有紅色1萬的讓人有些不爽。

孟有房也沒糾結,有錢就行!

另外幾個人一看,也紛紛把身上的金幣金票的扔在了地上。

叮叮噹噹的聲音很是美妙。

收!

把所有的金票和金幣一收,仔細一數,居然有一萬多一點!

孟有房笑臉一揚:「你看,這不就湊齊了嘛,帳篷收好,我們銀貨兩訖,滾吧!」

「叮咚!售出三人用帳篷一頂,首次自動扣除500金幣,獲得500功德。」

「叮咚!開啟功德手動兌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