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大號的皮膚都是Y送給他們的,只有他們幾個人是滿皮膚,其他戰隊只有在kpl大賽上獲得冠軍才能有這個資格每個人拿到一款非賣的皮膚,這個只有他們電競圈的內部人知道。

【皮膚你就別送了,我們兩個帶飛!你們躺好了。】霍白明覺得好歹也是Y推薦過來的人,斷沒有被欺負的道理。

【你留着這些錢請我們吃飯。】盧誠思索了一番,這麼多錢在京城可以在天食居吃一頓了。

林軒澤膨脹【看到沒,大佬帶飛!躺着就行了!】

然後他刷完自己的野怪跑去給下路抓人,送了一個,但是問題不大,霍白明已經壓了對面五百經濟。

……

十五分鐘以後,在他們兩個的節奏帶領下,艱難的拿下遊戲的勝利。

林軒澤以9-13-10的戰績拿下勝利,人頭都是他們兩個喂到他嘴裏面去的。

「這也太難帶了一點,哪裏是四打十,明明就是二打十。」盧誠累癱在電競椅上,果然非常的有難度。

【不打了,我要去看明神的直播了,大神們再見。】林軒澤退出遊戲,然後登入電腦看直播。

霍白明指尖抖了抖,淡定的退出遊戲,然後打開電腦開始直播。

盧誠笑出了豬聲,「我倒很想看看這個高中生知道我們身份後會是什麼表情。」

挺期待那一天的。

**

雲華小區。

蕭塵望着手機出神,小孩一個多月沒和她聯繫了,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給她發的消息像是石沉大海,砸不起半點水花。

「塵爺,你別發獃了,金網那邊接我們的單子了,就是價格……有點高。」封葉嘶一聲,不淡定的站了起來,又驚又喜的盯着面前的灰色頁面。

本以為目前這樣的情況根本就不可能接單,沒想到這才一個月的時間金網就能正常運作了?

他瞪眼看着那價格,自己的腰包貌似不夠。

「塵爺,買單這麼豪邁大氣又富有美德的事還是得你來,這邊麻煩你付一下全款。」

他一本正經的看着他,其實他很窮的。

除開他是塵爺的手下之外,還是眾多妹妹的榜一大哥,還有很多妹妹等着他養活。

蕭風睨了他一眼,一個月賺幾個億跟我們說你拿不出五千萬?!

誰信!

「卡號和密碼你都知道自己刷!」男人低垂著眉眼盯着手機,薄唇微動,聲音帶着涼意,貌似還有一絲的怨氣。

他們兩個相視一眼,聽聲音不太對勁啊!

他們起了渾身的疙瘩。

塵爺不對勁,他們要遭殃。

「蕭風,家裏沒菜了,你去借點回來。」男人修長的雙腿架在茶几上,矜貴優雅,渾身透著一絲低氣壓,眸光深邃,複雜難懂。

蕭風愣住,獃頭獃腦的道,「塵爺,家裏有菜啊!今天清早送來的,全都是新鮮的,你是想吃什麼我給你做。」

況且他們和這附近的人都不熟,上哪借菜去啊。

他危險的目光掃了過去,讓他們兩個渾身一顫,不明所以。

這根筋抽的莫名其妙,讓他們不知所措。

封葉倒底有經驗,腦子一道靈光閃過,「塵爺,我這就去借。」

說完他拉着蕭風這個二愣子就走。

「你拉我去哪啊!」他帶着口罩,圓圓的腦袋顯得他特別的憨厚老實,像個傻二楞。

「借菜啊!」

「找誰借啊!」

「小屁孩啊!他住在雲華小區隔壁的林家別墅你忘了?」封葉嫌棄的睨了他一眼,幸虧還有一個他在塵爺身邊,不然他得受多少無妄之災。

關鍵是他還不知道為什麼受災就很好笑。

「……」

塵爺就是塵爺,說話高深又含蓄,可苦了他這個手下,偏偏還只能往肚子下咽。

兩個人花了十分鐘的時間好不容易說服小區的幾個守門的大爺,立馬小跑着走到林家別墅外面,摁了門鈴。

劉蘭芳正好在外面菜地鬆土,她聽到門鈴聲彎著腰側頭看過去。

兩個人的面貌倒映入她眼底,一雙精銳的眼眸將兩個人上下打量了一番這才起身走過去。

稀奇了。

封葉看她穿着也不像是下人,估計是這家主人的媽,張口就來,「老奶奶,我們住在隔壁雲華小區,我看見你們種了白菜,我們已經沒菜吃了,能不能摘點送給我們,拿肉跟你換點。」

「行吧。」她種的很多,而且這白菜也長的很好,幾株就能吃一餐,換一頓肉不虧。

「對了,我們是一中的心理老師,我記得你們家有兩個學生在一中讀書,他們在家沒有出現什麼焦慮不安的心理狀況吧?」封葉又問道。

蕭風瞥了他一眼,瞪大了眼睛,這也行?

劉蘭芳有些詫異,點頭道,「挺好的,謝謝你們關心了。」

「應該的,你們家要是因為這次疫情出現焦慮不安等負面情緒完全可以和我們溝通的,這是我們諮詢室的名片,你可以加上看看。」封葉笑着將蕭塵的名片遞給劉蘭芳。

道了別拿着菜麻溜的往小區趕。

蕭風佩服的看了他一眼,不虧是情場高手,彎彎腸子就是多,幸虧他是個男的,不然玩不過他。

。 邁過污水橫流的巷子,桓儇提裙小心翼翼地踏上堆在淤泥上的碎石。頭上的白紗帷帽遮住了她的面容。

從宮裏出來后她在東西兩市逛了會,才去往西市的永陽。

此時日還未西沉,但是坊市間已經可聞煙火氣。坊中的狸奴輕巧地從屋檐上躍過,驚動了瓦檐上的倦鳥,紛紛振翅飛遠。

一身緋紅襦裙的桓儇仿若闖入者一樣,蹲在門口漿洗衣物的婦人好奇地打量她。眼中流露出羨艷,而後又搖搖頭。抱起木盆飛快地回了家。

在一處緊閉的屋舍前止步,桓儇睇目四周確定無人跟着。這才叩門。

「誰啊?這個時候來幹什麼。」含了抱怨的聲音從屋內傳來。

「吱呀」一聲落下。

一茶色圓領袍的中年男子站在門前,揉了揉惺忪睡眼。不滿地道:「你誰啊?有什麼事趕緊說,小爺我還要回去睡覺呢。」

桓儇聞言嘴角噙笑,從袖間取了一物在他眼前晃過。靜靜瞧著中年男子神色微變,探首往四周看了看,一把將桓儇拉了進去。

站定的桓儇目光從屋內各處掠過。最後聚到了中年男子身上。

「您是?」中年男子仍舊保持着警惕。

「石河縣丞馬周?」桓儇柔柔一笑,「因不滿馮燁行徑,憤而辭官。遠遊路上遇見被馮燁迫害的苦主霍氏一家,因此護送他們來長安欲向朝廷揭發馮燁。」

聲音娓娓動人。寥寥數語已然將他的身份和來長安的目的說得一清二楚,馬周閉目點了點頭,算是承認了這一切。

望向從簾后探出首的孩童,桓儇挑唇輕笑一聲,「先生不必緊張。本宮正是為石河縣一事而來。」

聽得桓儇自稱本宮,馬周抬眸。不可置信地望了過去,眼中逐漸露出難以掩飾的激動。

馬周聲音顫抖著,「您就……是大殿下么!」

「是。」

話音落下,內屋前的簾幔被人掀開,幾人從裏面沖了出來。撲通一聲悉數跪在了桓儇面前,不停地磕著頭。無論男女老幼皆是滿臉淚光。

桓儇的目光隨之溫和,語調柔和,「諸位還是起來吧。」

「大殿下,求您發發慈悲,還我們家一個公道吧!」

一家五口齊聲哭喊道。而她身旁的馬周也是目含期待地看向她。

一身華服,身裹蘇綉披風的桓儇和周遭的環境格格不入。

屋內唯有一盞油燈靜悄悄燃著。順着木柱爬上橫樑的蜘蛛,肆無忌憚地在其上織網。網成只待獵物入內。

「都起來吧。」說着桓儇走到椅前坐下,又吩咐他們一塊坐下,「石河縣的事本宮略有耳聞。具體如何卻不清楚。」

聞言為首的葛袍男子抹去眼淚,將事情原委合盤拖出。

桓儇耐著性子聽葛袍人說話,眉頭一點點蹙起,神色也越發冷銳起來。

偷偷看着桓儇的馬周,見她這副模樣不由心聲擔憂。他希望大殿下真如百姓所說愛民如子,會體恤民情。

「本宮已經遣人去青州調查此事。若你所說不假,本宮自不會縱容馮仁弘。」桓儇偏首看了眼馬周,「馬周你作為石河縣丞,應當知道馮仁弘一家皆於國有功。倘若是你們誣告他,本宮絕不輕饒。」

話落耳際馬周撩衣跪地,「草民以性命擔保,若此事有半句虛言。甘願受罰。」

「好。你這般忠義,本宮自然會秉公處理此事。還請放心。」桓儇掀眸柔聲道。

「草民叩謝大殿下。」

在馬周的帶領下一家人再度叩拜桓儇。

眼見宵禁將至,桓儇遂起身離去。

似是想起什麼,原本已經走到門口的桓儇看了眼馬周。朝他招招手,示意他跟過來。

馬周拘謹地跟在桓儇身後,時不時地回頭望了望緊閉門扉的屋舍。眼中有掩飾不住的擔心。

「本宮知道你甘做卧雪者,可是要你就此摒棄仕途真的心甘情願么?」桓儇駐足意味深長地看了眼馬周,「不必着急回答。等事情了結了,再回答也不遲。你放心,他們不會有事的。」

言罷,桓儇也不管馬周神色如何。踏着最後一抹餘暉,漸漸從馬周的視線中遠去。

趕在宵禁前回到了棲鳳宮。桓儇前腳剛踏進內殿,後腳何姑姑就疾步入內。說郭太妃如何也不肯離宮,眼下正在宮裏鬧。紀王殿下的意思是希望您能去一趟。

「他不是五日前就要離開么。」桓儇手指剛探進銅盆里,聽見何姑姑的話。不禁皺眉疑惑道:「怎麼現在還沒離開?」

聽出桓儇話里的不滿,何姑姑沉聲,「五日前郭太妃身體不好,行程因此耽擱下來。今天不知道是誰把長平公主的事情告訴了太妃,太妃說什麼也不肯走。」

話落桓儇拿起布巾胡亂地拭去手水漬。她這幾日都忙着要如何對方宗家,竟然忘了要防著留心宮中,這才給人可乘之機。

「何姑姑此事你親自去查。」言罷桓儇起身,拿起剛剛脫下的披風。乘輦離去。

春夜月寒凄清。內侍抬着肩與,步履穩當的從太液池旁走過。桓儇臉露肅色,擱在几上的手,一下一下敲擊著案幾。

拂來的冷風吹得她發間步搖泠泠作響。

嘉壽殿前燈火微晃着。守在門口的婢女瞧見一行人持燈遠來,連忙上前迎駕。

「大殿下到。」

眼瞅是桓儇來了,內侍高喊道。

桓儇也不管他們,徑直往嘉壽殿走去。出門相迎的穆姑姑恭敬地上前施禮,又囑咐宮中婢子上前為桓儇脫去披風。

「怎麼回事?」桓儇止步在簾外。偏首望向身側的穆姑姑。

「婢子也不知發生了什麼。」穆姑姑折膝跪了下來,「婢子早上的時候離開過一會。回來時,太妃就變了副模樣。非要奴婢們去把長平公主舊時的衣物翻出來。」

桓儇聞言頷首。指尖剛剛觸上簾幔,便有一物從內殿飛出落在了她腳邊。這一幕像極了她第一回來嘉壽殿的情形。

憶及舊事,桓儇搖搖頭。吩咐穆姑姑回去伺候郭太妃,再把桓嶠請出來說話。

在簾幔拂起落下沒一會,桓嶠冷著一張臉掀簾而出。冰冷地看向主位上飲茶的桓儇。

。 「走吧,正好我也在,好久沒見武城那小子,正好去看看他。」

武城雖然跟着鄭樂樂,但是和宋曲志的關係也還算不錯,畢竟都是在港城認識的,論關係,也還是不錯的。

鄭樂樂也沒有意見,讓宋曲志將車停在停車場,便主動開車和宋曲志朝着郊區外趕去。

武城所在的雖然是培訓班,但是其基地卻是一點也不小。

教學樓,校場,演練場,應有盡有。

而這裏所接受的訓練,一點都不比在部隊接受的輕鬆。

甚至說,這裏的訓練會更加的嚴格和兇殘。

訓練場內,一聲迷彩服的少年站在靶子前,舉起手槍,全神貫注的盯着面前的空地。

突然,幾百米的出現出現一個移動靶,少年身形絲毫不動,幾乎沒有遲疑,按下板機。

砰砰——

兩聲之後,靶子倒地。

下一秒,從另外一個地方出現了一個靶子,距離甚遠,但是少年依舊沒有遲疑,對準靶子的中心,兩槍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