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就在葉辰衝天離去之時,那些個強者的目光跟着黑光一路尋來,頓時發現了快死離去的葉辰。

瞬間,大喝聲接連而起!

「呔!那個小子,你給我站住!」

「快將寶物拿來,否則要你生不如死!」

「小子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搶奪我的東西,你給我站住!」

……

聽着後方的喝音,葉辰撇撇嘴道:「傻子才不跑呢!不跑?等着你們來殺我?笑話!」

嘀咕完,葉辰速度再次提了上去,速度比之原先還要快了。

「混賬!」

那些強者一見,頓時面色大怒。

隨即也顧不得起他了,直接展開身形,朝着葉辰追去。

很快,實力強一些的法相境高手們,便是與葉辰拉近了距離,而轉元境的高手則是落在後面,但都是沒有放棄追擊。

顯然,不將葉辰抓住,他們是決不罷休了!

「哼哼!小子你是逃不了的,乖乖的下到地面,我們說不定還能放你一馬!」

有法相境的高手,見離葉辰的距離近了,頓時覺得勝券在握,哼哼著威脅了起來。

「呸!信你我就是白痴。」葉辰呸了一聲,不屑的喊道。

「你!混賬東西!」

這法相境高手那叫一個怒啊!

什麼時候,一個小小的真元境武者居然敢這麼和他說話了?根本不存在的,以前沒有,現在更沒有!

於是,這位法相境高手就動了殺機了。

「死!」

高喊一聲,一掌轟然打出。

強大的元罡之力,形成一隻巨大的手掌,赫然朝葉辰抓攝而去。

感受到身後那恐怖的力量,葉辰身軀也不禁出現一絲顫動,如此距離已經完全可以輕易的感受到對方散發出來的氣勢了,法相境的氣勢真的很恐怖!

「空靈天翼,給我加速!加速!!」

咻!

空靈天翼猛的一振翅,速度又是快上了一節,距離更是又被拉大了不少。

眼見葉辰居然加速了,他那一掌更是直接落空,這樣的感覺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了一般。

讓他鬱悶的吐血!

而在他身後追着的強者,見他攻擊落空了,也是一陣的失望。

但他們也不可能放棄追擊,無法,只得繼續追下去了。

一個個的打出強大的攻擊,想以此來影響葉辰的速度,將之逼停下來。

但葉辰可不是白痴,可不會一直一個方向的跑路,而是不斷的變換各種跑路方向,來躲避後方打來的攻擊。

轟轟轟轟……

一連串的轟擊下來,葉辰實質性的傷害倒是沒有,但卻被他們的攻擊的餘波給弄得體內的真元里紊亂,無法平息下來。

不得已之下,葉辰只得浪費些真元力,開始鎮壓體內的紊亂來,並且在體表外張開一層真元護罩來。

試圖抵擋些對方攻擊產生的餘波的侵襲。

「小子,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將寶物交出來,不然別怪我等動用大手段來對付你!」

「沒錯!小子,本座勸你最好識相點,不要逼我們動手!」

「……」

「哼!」葉辰瞥了一眼身後,那群緊追不捨的傢伙,陰陽怪氣的叫道:「你看看你們這麼一群強者,居然追我這麼一個小武者,還半天的都沒追上,你們是不是有點沒用啊?」

「還我來逼你們動手?呵!那你們倒是動手啊!能把我攔下就說明你們不是廢物!」

葉辰這話也是損的不行,簡直是將這幫強者說的那叫一個一無是處啊!

而且這群強者里,可不是沒有人族的強者在,葉辰這是在開地圖炮啊!

但這會兒他也是沒辦法,現在要緊的是將這幫混蛋給甩掉,不然一直這麼跟着也不是辦法啊!

「該死的小子!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這群強者們個個是七竅生煙,這是被氣的啊!

「死!死!死!」

怒了!徹底怒了!

這些傢伙不在顧忌什麼了,滔天力量渾然展現。

「爆空掌!」

「劈天腿!」

「幽玄神決!」

「裂雲紅殺術!」

「霸天一刀!」

……

轟轟轟!

虛空震蕩不休。

這會兒,這些強者們都拿出了手段,一個個不停的往前方葉辰所在的虛空轟去。

噗!

一個不慎,葉辰還是被波及到了,一口逆血噴出,但他還是挺住,極力的催動空靈天翼,不斷的加速跑路。

……

跑了十分鐘,跑出去的距離更是早已無從知曉了。

葉辰身後的追擊的強者非但沒少,還他喵的增多了!

現在是一大群傢伙在追葉辰啊!

「你妹!有完沒完了,不就是搶了一株靈植么,怎麼就跟殺了你們老爹老娘一樣,用得着這樣嗎?」

葉辰那叫一個鬱悶啊!

現在他不僅是帶着一身傷在跑路,而且尼瑪之前準備的東西,都快用盡了,若是再堅持一段時間,就真的要玩完了!

「瑪德,跑的已經夠遠了,差不多可以用了!」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空間位移石,葉辰瞬間堅定了神色。

轉頭看向後方緊追不捨的強者們,放肆的大笑着道:「哈哈哈~你們這些個混蛋,也就只有這麼點出息了嗎?居然連我這麼一個小人物都搞不定,你們是吃什麼的?吃屎的是吧?哈哈哈~」

「嘿嘿~小爺可就不陪你們玩了,再見了您嘞!」

言罷,用力握碎了空間位移石。

剎那,在他周身一米內,陡然空間扭曲了起來,隨即在眾人沒反應過來之時,葉辰就消失了!

下一秒,這些強者頓時傻了!

。 慕雪以為冷言是要去洗手間,誰知道,十分鐘后,冷言拿了一大份爆米花回來,除了爆米花之外,還有兩瓶可樂。

慕雪望著他手裡的東西,有點茫然,所以,他剛剛其實不是去上洗手間,而是去買吃的了?

冷言看她傻獃獃的模樣,不由得笑了一下,他指了指別的情侶,小聲道:「我看到人家進電影院之前都買這個,別人有的,你也要有。」

慕雪開心地點了點頭,從冷言手裡接過爆米花:「謝謝。」

「好了,我們進去吧。」

「嗯。」

慕雪買了二十幾張票,影廳里好多空位都是慕雪買下的,她和冷言挑了兩個左右都沒人的位置坐下。

剛坐下沒多久,影廳里就陷入了黑暗,大家的注意力都開始集中到熒幕上。

慕雪拿了一顆爆米花,正想往自己嘴裡塞,手抬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改了方向,遞到了冷言嘴邊。

冷言張嘴咬了,溫熱的唇,還觸到了她的手指,她只覺得指尖有些滾燙,而後若無其事地收回手,重新拿了一塊爆米花往嘴裡塞。

這是她十歲以後第一次吃爆米花,爆米花香香甜甜的,比記憶中那個味道還要香甜,她忍不住一顆一顆地往嘴裡塞。

連續吃了十幾顆后,嘴邊突然多了一根吸管,慕雪轉頭,看到冷言把可樂遞到了她嘴邊。

她很自然地就著冷言的手,喝了一口可樂,冰涼的可樂,正好衝散了口中甜膩的味道,慕雪舒服得輕輕吸了一口氣

電影院光線很暗,冷言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他隱約聽到她的吸氣聲,只覺得這個樣子的小丫頭,可愛得不行。

他忍不住湊過來,在她臉蛋上偷了個香,慕雪嚇得連忙捂住臉,往左邊看了看,發現她的左邊沒人,這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冷言看到她一副生怕被人看到她的表情,差點沒忍住笑出聲來,只不過是親一下臉蛋而已,這丫頭可真是太大驚小怪了,難道她不知道,有些情侶在電影院里,比他們還開放嗎?

他側過身子,還想再親她,卻被慕雪捂住了嘴:「注意場合,好好看電影。」

「我只是想讓你給我一顆爆米花。」

慕雪:……

嗯,這電影院的空調,溫度調得似乎高了點?她覺得臉有點熱。

「要回公司嗎?」從電影院出來,冷言問了一句。

聽到冷言這麼問,慕雪有點糾結,約他出來看場電影,已經是忙裡偷閒,難道她還要繼續偷懶下去 「啪!」

蕭青帝的身子飛了出去,「哐當」一下砸在地板上。

賓客們驚呆了。

「難道蕭公子也不是那小子的對手?」

蕭青帝坐在地上,抹了一把生疼的臉頰,燈光照在地板上,映襯出他的臉,頓時,一個四十二碼的大鞋印清晰出現在眼前。

怒!

狂怒!

蕭青帝的頭髮根根豎起,沖葉秋大吼:「王八蛋,老子要活剝了你!」

「跟聞名天下的冠軍侯比起來,你真是個廢物。」葉秋毫不留情的罵道。

啊——

蕭青帝一聲狂叫,猶如脫韁的野馬,不要命的沖向葉秋。

他沒有過多花哨的動作,徑直一拳砸出。

「來得好!」葉秋轟然一腳踢了出去。

目標,還是蕭青帝的臉。

蕭青帝差點氣瘋了。

打人不打臉。

這個混蛋該死!

蕭青帝立刻變拳為爪,然後身子一側,躲開葉秋的腳,閃電般一把抓住了葉秋的小腿。

葉秋立刻感覺到小腿上傳來一陣劇痛,骨頭彷彿隨時會斷裂。

危險之際。

葉秋沒有任何猶豫,揮起拳頭,照着蕭青帝的臉上砸去。

蕭青帝伸手格擋。

而這個時候,葉秋的另外一隻手握拳,轟向蕭青帝的臉頰。

嘭!

準確命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