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剩餘之人則承受著魔族的攻擊,壓力逐漸增加。

「快撤!這裡交給我!」秦楓喊道,施展秘法召喚出兩道分身,以攻代守,向著魔族不斷發起攻擊,並與神宮惜夢配合,釋放幻境籠罩所有魔族之人。

剩餘之人趁機逃遁,東方駱也擊退滄瀾魔主後退。

洛筱予與劉騰守在世界通道之外,築起一層層寒冰之牆,以防魔族攻擊。

數十息后,神族眾人盡數逃入通道之中,外面只剩下秦楓一人抵擋數百魔族強者,其兩道分身卻是只堅持了十餘息,便在數百道攻擊下潰滅,就連他本尊也受了傷。

邪血魔子、滄瀾魔主以及滅空魔主一同殺來,身後四百魔族強者相互配合,重重攻勢宛如滔天巨浪席捲而來,給人一種極大的壓迫感。

秦楓催動靈體內蘊含的一絲雷元素,激發出太極靈體最強之威,恐怖的太極之力洶湧而出,勉強擋住魔族的攻勢,剎那之間,他快速飛躍,在千鈞一髮之際遁入世界裂縫之中。

通道瞬間閉合,魔族的攻勢破碎太極之力,洶湧而至,迸發出隆隆之音,震碎空間,竟是有著一股力量循著世界之力開闢的通道殺來。

洛筱予、劉騰等人紛紛出手,布下重重防禦,總算是勉強擋下,但他們也都遭受重創。

一片森林,原本靜悄悄的,毫無聲息,此時卻是陡然出現一道裂縫,流露出一股股世界之力,隨即化為一道出口,一道道身影從中走出。

秦楓等人終於從邪血魔子等人的手中逃脫,來到了此地,卻有一大半受了傷,重傷者足有四十多人,就連秦楓自己也是受傷不輕。

蝶舞仙子等人來不及向秦楓一行道謝,紛紛在那調息療傷。

塵皓與岳空雪為了穩固世界裂縫消耗了太多的力量,雖未受傷,卻也癱倒在地動彈不得。 「破!」

伴隨著許林這一聲怒喊,一股恐怖無匹的力量就在三重秘劍融合在一起的秘劍爆發開來,直接撕開了土暴的氣牆,而後狠狠的轟擊在了土暴的身軀上。

轟!

震天動地的爆炸聲響徹開來,土暴的軀體就如同破敗的沙袋一樣,倒飛而出,狠狠的摔在了地面上,直接炸得整個光梯都是產生出無數道裂縫,漫天碎光擴散而出,十分的美麗。

「噗!」

躺在彈坑裡的土暴面龐上的神色變得無比蒼白,氣息也是急劇下滑,他是真的受到了重創。

「咻!」

就在這時候。一道身影從天而降,手中的青鋒劍,直刺而下。

那正是許林。

土暴臉色一變,全然沒有想到許林居然會在這個時候朝著自己襲殺而來。

但是他現在全身的骨骼都像是斷裂了一樣。體力嚴重衰退,根本無力躲閃,他只能抬起自己的雙臂,橫擋在自己的身前。

許林之所以會這麼急急忙忙的出手,那是因為時間已經快要到了,所以他必須抓緊時間將土暴殺死!

不然的話,就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他了。

尤其是土暴的肉身,如此強悍。縱然是他受到了嚴重的傷勢,但那也只是內傷而已,他的肉身並沒有受到太大的損傷,所以一旦沒有了自己來對抗的話,那麼土暴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因此,絕對不可以讓他活下來!

不然的話,鬼影、魅影他們就會危險了!

許林不想要再看到有任何一個朋友從自己的面前消失了。

一想到這裡,許林手掌微微一轉,一道低沉的吼叫聲響徹開來:「給我死!」

咔嚓!

青鋒劍驟然變形,形成了青鋒槍劍,長度拉升,許林反手狠狠的丟擲而出。

「什麼!?」

土暴的面龐上露出了驚駭之色,這時候,青鋒槍劍就疾射而來,挾夾著摧枯拉朽之勢,穿過了土暴的雙臂,狠狠的刺進了他的胸膛里,刺穿了他的心臟。

「這,這怎麼可能……」

看著胸膛上的青鋒槍劍,土暴的雙眼裡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神色,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肉身的防禦,居然會有一天,被人這般蠻橫的撕開。

許林墜落而下。探出手掌,抓住了青鋒槍劍,看著眼神逐漸黯淡下去的土暴,氣喘吁吁地說道:「你是一個真正的戰士。」

話音落下,許林就拔出了青鋒槍劍,緊接著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也是在一瞬間減弱到了極致,整個身體無力的朝著他側邊倒了下去。

然後,許林就感覺有一股極為痛楚的感覺湧向自己的全身,開始痙攣起來,全身的筋脈也好像是被無數螞蟻噬咬著一樣,讓他整張臉都是皺在了一起,變得非常的嚴重。

他急忙咬下之前藏在舌頭裡的特效藥。頓時一股龐大的藥力就擴散他的四肢百骸,清涼的感覺傳遍他的全身,讓他稍微好受一點。

這時候,魅影也是急忙沖了過來,看到氣息已經衰弱到了極點,身體在不停抽搐的許林,精緻俏臉上露出了驚駭之色,慌張地叫了起來:「許林!」

魅影衝進彈坑裡,將許林的身體抱在懷裡,輕輕的用雙手拍了拍他的臉頰,緊張地問道:「許林,許林。你怎麼樣?你不要嚇我啊!」

「我說大姐,我就算不死,也得被你這麼拍死好嗎?」許林頗為虛弱地看著魅影,滿臉無奈地說道。

聽到許林出聲,魅影這才鬆了一口氣,而後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說道:「你胡說八道什麼呢!死什麼死?你知不知道這樣做很危險的?」

「如果不這樣做的話,我們所有人都沒有辦法活下來。」許林頓了一頓,不過他也知道魅影是在關心自己,所以又是出聲安慰道,「好了,不用擔心了,都結束了,帶我上去吧。」

魅影聽到這話,就扶撐著許林的身體爬上彈坑,而在上面阿利托斯和庫爾特也是急忙接住了許林。

看著也是需要別人攙扶的鬼影,許林笑了笑,問道:「怎麼樣啊你?看你一副病怏怏的樣子,很難受啊!」

「還死不了。倒是你,你的臉色比我還白,也好意思說我?」鬼影白了他一眼,沒好氣地說道。然後目光又是望向了彈坑裡的土暴,問道,「那傢伙,真的死了?」

「死得不能再死了。」許林輕輕點了點頭。看了一眼土暴的屍體,說道,「不管怎麼說,他也算是一個真正的戰士,等會把他帶出去,找個地方埋了吧。」

對於許林的話,眾人倒也是沒有任何意義。

畢竟,在這個世界上,高手是最值得尊敬的,不管是自己人,亦或者是對手。

「但是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鬼影皺著眉毛,臉上露出了一絲憂慮之色,低聲問道,「現在我們一個個都受了傷,阿利托斯和庫爾特很明顯不是他們的對手,我們要是再繼續前進的話。恐怕很難應付得了後面發生的事情。」

聽到鬼影的話,眾人都是沉默了起來。

庫爾特的臉上露出了愧疚之色,說道:「抱歉,老大,是我們拖後腿了。」

「別這麼說,這又不關你們的事情,」魅影撇了他一眼,沒好氣地說道。「真的覺得拖後腿的話,之後出去好好的修鍊,別老是想著去酒吧獵艷了,你要是好好的修鍊,至於現在這個窩囊樣嗎?」

庫爾特被魅影罵得臉色有些通紅,不敢反駁。

「行了行了,在這個時候就不要多說這些了,」鬼影擺了擺手,他看著許林,說道,「你說,現在該怎麼辦?」

「船到橋頭自然直,」許林笑了笑,倒也是沒有太大的緊張,說道,「不管前路如何,我們都得前進不是嗎?」

「畢竟,出路就在前方,我們已經無路可退了啊!」

許林的話,讓眾人都是沉默了起來。

的確,現在出路就只有一條,就算不想要再前進,也只能夠前進了。

許林輕輕吐出一口氣,然後站起身,朝著彈坑裡滑過而下,來到了土暴的屍體面前。

。 「你…」繆念看着周邊漂浮的血霧,道:

「讓人意外。」

好鎮靜…江瀾感覺對方真的不驚訝。

沒有絲毫猶豫,又一次出拳。

轟!

一拳而過,力量呼嘯。

本以為會讓血霧出現,可江瀾發現自己設想錯了。

自己打在一張薄紙上。

符文。

「替死?」

他有些意外,不過並不着急。

而是往側邊望去,隨後邁步走出。

那邊有他佈下的東西,或者說只有那邊佈下的東西出現反應。

呼吸之間。

江瀾來到了樹林中,此時繆念被捆仙繩(偽)綁着。

周邊還有陣法雷法,打神鞭(偽)。

他東西很多,為了穩妥,在各處都放了一些。

確保敵人有厲害逃脫術,可以進行阻攔,看來穩一些並沒錯。

但此時,對方依然保持這平靜,沒有絲毫的慌亂。

也沒有任何的掙扎。

好似對他來說,一切都很尋常。

「天人忘情?」江瀾開口詢問了一句。

對方這種狀態,應該是天人忘情。

這就是為什麼他不想翻開太上忘情的原因。

目前雖被師父師姐說孤僻,但他並非沒有其他情緒。

會傲慢,會憤怒,會有慾念。

只是弱化,會去控制。

太上忘情的境界,太高。

忘情而至公,得情忘情,不為情緒所動,不為情感所擾。天之至私,用之至公。

如此,便是太上忘情。

此後他將不會執著留於第九峰,執著繼承師父的第九峰,為師父養老。

也將不會為小雨高興而行動,不會因為小雨喜怒哀樂,而有不同作為。

因為,太上無情,眾生平等。

天人忘情有所不如,但走的是一條路。

「不是我。」繆念搖頭:

「我唯一的遺憾,便是無法把跟你相關的消息傳出去。」

江瀾點點頭道:

「確實很可惜。

他們兩個在路上等你。

我送你一程。」

「多謝。」繆念點頭道謝。

「不用客氣。」這時江瀾來到了繆念跟前,手已經抓在了繆念的頭上:

「不要走太快,後面或許還有很多人。

一家人,重要的是整整齊齊。」

手指微微用力。

這一刻力量直接撕裂了繆念的身體。

砰!

血霧飄散,繆念連半個身體都沒有留下。

此人給江瀾的感覺,太過危險,決不能留一絲一毫。

只是很快,他想起了一件事。

羲禾帝君好像是要這個人的屍體吧?

「……」

在他思考如何是好時,突然感覺有力量望這邊而來。

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後退,打算逃離此處。

這力量異常強大,如洪流涌動。

在這洪流前,他就如同一個普通人。

不走,之後可能連走的機會都沒有。

「是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