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司空夜一頭霧水,不明白君御琰怎麼這麼問,以為他是問此刻的地點,「回帝君,這裏是紫凌殿。」

君御琰莫不是失憶了吧,連自己的房間都認不出?

「帝君,要不讓臣為你診一下脈吧。」

慕星染望着司空夜一副無比擔憂的臉,萬分確定,她跟君御琰兩人,靈魂互換了!!!

雖然不知道哪裏出了錯,但……也許她在做夢?!

想起這個可能性,慕星染又抬手扇了自己一巴掌。

因為知道自己現在是君御琰,所以她下手根本沒有留力……

「啊!!好痛!!」慕星染捂著臉,火辣辣的疼痛感傳來,眼冒淚花,「不是在做夢……」

司空夜驚!

黑無驚!

甚至還覺得有點辣眼睛!

平日裏那麼冷酷無情的人,竟然有這麼嬌柔造作的一面,任誰看了都覺得不可思議。

特別這人還是君御琰!

黑無被慕星染這奇葩的舉動嚇到了,「帝君你怎麼了?有什麼怒氣你朝我發泄,千萬不要傷著自己!」

慕星染絕望了,「君御……不對,慕星染呢?她在哪?」

見君御琰沒有自殘的現象,黑無總算鬆一口氣,「回帝君,王妃正在另一個房間休息,她還沒有醒來。」

「快,帶我去找他!」說着,慕星染一掀被子,急急忙忙就要下床。

然而,腹部傳來一陣劇痛,就像有人拿着電鑽在鑽她的五臟六腑,她臉色一白,倒抽一口冷氣,又倒回床上了。

司空夜立刻反應過來,道:「帝君,你的傷口因為在溫泉池泡過水的緣故,傷勢又惡化了,此時不宜做太劇烈的動作,不然會扯到傷口的。」

慕星染想起來了,這傷口正是被那女鬼捅出的傷口,她昨天還替君御琰換藥縫合傷口來着,想不到報應來得如此之快,現在竟要她來承受這份痛苦!

造孽啊!

她看君御琰受了這麼重的傷,還能像沒事人一樣到處蹦噠,以為他沒什麼大礙,現在輪到自己感受了,她覺得生不如死……

她到底做錯了什麼?上天要這樣折磨她……

慕星染深呼吸幾口氣,待這蝕骨的痛楚消退幾分后,才虛弱地開口,「那就找擔架,抬我過去。」

黑無:「……」

「擔……擔架?」

這也太丟人了,按君御琰的性子,不應該會有這想法啊……

這男人可是寧願自己痛死,也不會向人展示虛弱一面的冥尊啊!

「快點!」慕星染道:「我一刻都等不了!」

黑無雖然震驚,但對君御琰的話可是百分之百的服從的,不到一會兒功夫,就已經把東西弄來,「好了,帝君。」

慕星染有氣無力,「抱我上去。」

她現在痛得,甚至想停掉呼吸。

黑無眼珠子都要掉地上了,「抱……抱?!!!」

這不好吧!

靈異事件嗎?

他們可是兩個大男人啊!

一向不喜歡別人靠近他兩米之內的君御琰,竟然提出要他抱?!!

這簡直完全不可能!

慕星染可不管黑無內心這些亂七八糟的,道:「不然我怎麼上去?我現在痛得要死!」

黑無懷疑自己幻聽了,一向話少的君御琰竟然用這語氣和他說話?!!!

媽呀!

饒了他吧!

黑無再也忍不住了,道:「要不帝君你忍一下自己上去?」

不是他不想抱,是他覺得君御琰在試探他。

萬一他抱了他,是和白無一樣的下場怎麼辦?

黑無悄悄地偷瞄一眼還在吐白沫的白無,心裏發怵。

「不忍!」慕星染一口拒絕,「你還是不是男人,做事這麼婆媽的,讓你抱你就抱,啰嗦什麼?!」

疼痛讓她脾氣暴躁!

特別是知道她跟君御琰互換了靈魂,就更暴躁了。

至於黑無為什麼這麼抗拒,她一點也不關心。

畢竟這身體又不是她的,誰愛抱誰抱。

見君御琰主意已決,黑無也不能多說什麼,一咬牙,走過去將君御琰來一個公主抱,輕輕地把他放在擔架上,「好了,帝君。」

慕星染總算滿意了,「快!去找……找慕星染!」

「遵命!」

黑無與司空夜一人一邊抬起君御琰就往另一個房間離去,白無看着三人消失的背影,傷心不已:「帝君竟然打我!他從來沒有打過我的!」

心碎!

完全心碎!

***

慕星染來到的時候,「慕星染」還沒有醒來。

小七正守在她的床邊,小心翼翼地為她拭去汗水。

看樣子那女鬼離開了,她的身上沒有半點鬼氣。

慕星染鬆了一口氣,小七沒事就好。

床上的慕星染五官精緻,肌膚潔白如雪,睡着的時候,就像天使墜入凡間。

這是慕星染第一次別他人的眼光看自己的長相,與照鏡子看不同,這感覺還挺新奇的。

她以為自己只是好看,沒想到在其他人眼裏,竟是這麼這麼好看!

簡直傾國傾城,絕世美人啊!!

小七見到三人,大吃一驚,連忙行禮:「帝君萬福金安。」

慕星染直接開門見山,「他怎麼還沒醒?」

司空夜:「這……這個……」

「他受了重傷?」

「沒有。」

慕星染瞪他,示意他說快點,別讓她問一句說一句。

被君御琰的眼神瞪得發毛,司空夜不敢有所隱瞞,「王妃的身體一切正常,可能因為體質不同,暫時還沒醒來。」

慕星染怒,她受這麼重的傷都醒了,君御琰竟然還在睡!

他知不知道外面已經變天了?

不過一看到這個正在沉睡的人是自己的身體,慕星染就什麼脾氣都沒有了。

「有沒有什麼辦法能讓他現在醒過來?要不給他澆桶水試試?」

。 昂昂。

一道道龍吟之聲傳開,回蕩在四獸空間中,青龍神獸翱翔在朱雀神獸領地上空。

俯瞰向下,好像在等候什麼。

寧無天看着盤旋於空的青龍巨影,留下了羨慕的淚水,他到底和楚帝差什麼?

為什麼青龍神獸,朱雀神獸都選擇楚帝?

本以為可以藉助這次四獸空間傳承,讓他修為得到最大的提升,現在先後失去朱雀,青龍傳承的機會,此行怕是要白來一趟了。

白虎傳承有雲公子。

玄武傳承有蕭玄武。

這兩道傳承他根本沒有任何機會。

這一刻。

在他眼中閃爍著不甘,絕望,和濃烈的殺意。

可最終在他臉上泛起無助的神情,楚帝身邊有老子守護,這樣的強者根本不是他能抗衡的。

就在這時。

一道人影從朱雀神獸領地騰起,出現在虛空之上,來人不是別人,正是楚帝。

楚帝出現一瞬,青龍連忙迎了上去,翱翔在他周身之上,「人類,你居然是數萬年中最強的九龍戰體,吾之傳承,非你莫屬。」

「多謝前輩!」楚帝沉聲說道。

下一刻。

青龍俯衝向下,讓楚帝站立在他身上,一人一獸,化為一道精芒消失在虛空中。

寧無天目送楚帝和青龍離開,臉上儘是羨慕之色,羨慕的不要不要的。

突然。

四色光芒凌空落下,速度奇快無比,直接沒入寧無天體內。

隨着一道慘叫聲傳開,寧無天眼前一黑,直接暈死過去了。

………….

白虎神獸領地。

雲公子身影凌空飄落下,在她臉上噙著戒備之色,因為在整個白虎神獸領地,四周充滿了肅殺之氣。

吼吼。

一道道獸吼聲傳開,巨峰山下出現一隻白虎巨影,雲公子前行的身影停了下來,目光忌憚的看向前方。

就在這時,她身旁亦是出現一隻白虎,躬身一揖,「前輩,小女子云靈姬,拜見前輩。」

白虎神獸打量著雲靈姬,沉聲道:「你走吧,白虎傳承不適合你。」

雲靈姬臉色微微一變,狐疑道:「為什麼,小女子身懷白虎血脈,領悟白虎殺伐領域,為什麼不能接受白虎領域?」

白虎神獸道:「因為有人比你更合適。」

雲靈姬怒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怎麼會有人比我更合適?」

她可是真正的白虎血脈,就算是白虎神國的先祖,血脈也沒有她強大。

正是因為如此,白虎神國才會讓她進入四獸空間,現在白虎神獸卻說她不合適,這簡直就是對她最大的打擊。

雲靈姬道「」前輩說有人比我更合適,那他在四獸空間內?「

白虎神獸道:「當然,吾已經給他傳送消息了,相信他很快就會前來。」

說到這,他頓了下,繼續道:「沒什麼事情,你早點離開這裏吧,要是過往你前來四獸空間,本獸應該會選擇你,但這一次不行了。」

隨着聲音落下。

白虎神獸轉身離去,只留下雲靈姬一個人呆若木雞的站立着。

另一邊。

玄武神獸領地,蕭玄武身影出現了,對於他而言進入十萬里大山,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他和玄武神獸的關係,更像是多年未見的老朋友。

「你又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