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行。」

中年婦女看了一眼那家咖啡店並沒有什麼特殊,點頭隨着林長生一起走了進去。

找了一個位置后,林長生將菜單推向中年婦女,示意讓她先點單,中年婦女隨意點了一杯,也沒有跟林長生客氣。

「你找我什麼事情?」

中年女子沉默半晌后,最後聊天的聲音從點單的時候就結束了,林長生坐在她的對面居然一句話都不說,還要自己來問,這真的是把自己給鬱悶到了,隨即沒好氣的問林長生。

「哦,沒有,聽說貴夫人對我們公司產品的挽顏丹非常的感興趣,我這邊是給你送我們公司的產品,讓夫人點評點評。」

林長生緩緩說道,他並不着急,反而更是莫名其妙就被請了進來的人首先自身會被內心的疑惑一直放大,直到忍不住的詢問自己的目的。

對的,林長生在抓她的心理,抓的就是焦慮感,營造一種緊張的氛圍,給到一種自己先入為主的感覺。

就是這種感覺,會發現明明是林長生找她,搞得她自己跟求人一般想知道答案。

隨即林長生不知道從哪裏掏出來的一套盒子,盒子表面低調內斂,打開后卻是非常的華麗美觀,林長生這個盒子是讓鄭貞去弄的,鄭貞以女人的角度,精心的設計出來的一種禮盒,非常的流行在上層圈子。

「這是!」

中年婦女眼神閃了一下,顯然是對面前的這個盒子很是歡喜,並且裏面的東西也非常的適應自己的內心。

「對的,這是我們公司最新的產品,特地選中了您來使用,為我司提出寶貴的意見。」

林長生笑道,將面前的東西推進中年婦女的面前。

「為什麼是我?」

中年婦女壓抑住內心的激動,表面非常淡定的問道,顯然眼神中掩蓋不住對盒子的喜愛,漸漸暴露出了內心的真實想法,被林長生敏銳的捕抓到。

「因為你是我們公司的中獎人,據了解你有嘗試在我司這邊了解這個產品,並且還買了一個試用裝對嗎?」

林長生早在前面就了解到,她來到自己這邊下了產品后,使用了之後想要購買更好的挽顏丹,並且多次進行詢問,這讓林長生抓住了這次機會。

「真的嗎?這個東西是歸我的了?」

中年婦女還是不敢相信,悄聲的繼續問了一句,眼神向外四處掃視,生怕被人發現自己擁有這個東西。

「對的,是你的了。」

林長生笑道,一幅任你拿去的表情,搞得中年婦女內心痒痒,抵不住疑惑的她,伸手收進自己的面前。

「真的是我中獎了?」

「是的,你就放心吧。」

林長生被這個動作搞得哭笑不得,重複了一句又一句,肯定以及確定這件事情的真實性。

「好,那我就拿走了。」

未等到咖啡上上來,中年婦女就抱着東西就跑了出去,林長生還沒有來的及喊住她,人都跑沒影了,生怕林長生反悔。

「先生,這是你要的咖啡。

服務生走了過來手托著托盤,將咖嚓杯遞了過來,林長生看了看外面,看了一下這杯咖啡,無奈搖頭,喝了起來。

現在自己將東西送給了他的老婆,接下來就是等他老婆回去后發酵了,自己晚點再去找他好好聊一番,看你怎麼躲開我,雙層保險。

以上便是林長生的計劃,先不直接去找他本人,反而是從側面入手,相信他妻子回去后,會讓他大吃一驚。

林長生喝着手中的咖啡,緩緩的說道。

「好戲上演了。」

中年婦女一路小跑,平時自己還會逛逛街看看衣服,看上后還會攢著錢買自己心儀的衣服,現在有了挽顏丹,路上都不願意多待一會了。

之前就聽到身邊的姐妹,在一起聊天的時候,就聽小姐妹們在那裏聊著挽顏丹有多好,多麼的作用,搞得自己聽的耳痒痒的。

當天就過去藥店詢問這個挽顏丹,本來過去也沒有別的意思也就是想了解一下,但是抱着這個心態過去,沒想到聽店員這麼一說,反而是更加的有想法了。

看着身邊的姐妹一個個的說自己服用后膚白貌美,身體都變的不一樣了,自己也買了一個試用裝,試吃了一次后便是心心念念。

但是去詢問后發現,原來高級裝的那種貨調來非常的麻煩,並且自己又不是非常的願意使用那些殘次品。

對的,就是那種按照療程的那些,填了調貨表詢問了一下價格,聽到價格后心裏又痒痒難受,這可不是一個好價錢,自己可沒有這麼多資金來買這些,更何況她的老公也不願意,最近還在跟自己吵架。。。 「這可是你說的啊,等菜熟了你得第一個摘我們的家。」

「恩,我向你保證。不過我們可要說好了啊,等這批菜收完了,除了種新的菜以外,你們還得把大棚給裝上。」

「裝,我們肯定裝,只要看見賺錢了,你不讓我們裝我們自己都得裝,攔都攔不住的那種。」

「放心,二嬸,保證讓你賺錢。到時候如果錢不夠,就和公司那邊聯繫,又公司出面協商。」

「恩,我懂。那你趕緊回去吧,你爸媽還等着你吃飯呢。」

「那我先回去了。」

李方回到家中,張若梅給他把飯都已經盛好放在桌子上了。

李宏華等李方吃完了,才說道:「你媽都看見你車進停車場了,怎麼還耽誤了那麼久才上來。」

「嗨,被二嬸給拉住了,非的讓我先收她們家的菜。」

「那你答應了!」

「不然呢,就二嬸那脾氣,我不答應她能放過我嗎。爸,等太陽下去了,你陪我一起去地里看看吧,如果都差不多了,我叫少安那邊就開始安排了。」

「行,等太陽下去了我們就去。」

下午,倆人來到大棚查看起蔬菜生長情況,可是還沒轉完三個大棚,就不得不停了下來。

現在剛好是澆水的時間,每家都有人再地里澆水。見到李方和李宏華就上來詢問蔬菜的銷售情況,李方也不好拒絕,只能笑着回應着他們。

見到蔬菜的生長情況比預期還要好,李方和就沒有繼續看下去的必要了,直接回了家,給班少安打去電話,讓他安排好蔬菜的採摘和銷售。

關於銷售,不得不提到直營店的問題了。供銷佟志宏那邊早就撐不住了,喜歡吃青石蔬菜的人都去超市裏買菜,特別是早上,很多老人都在超市裏排起了長隊。

收銀這邊完全忙不過來,為此還發生了好多次無謂的爭吵。所以在商議過後,還是決定放棄一些客戶,同意了青石公司在城南城北開設果蔬直營店。

第二天來到公司,李方就和班少安還有宣傳部的人開起了會。

「宣傳的事安排的怎麼樣了?」

「我們縣城現在一點問題都沒有,經過供銷超市整個市場已經打開了。但是現在其他地方的直營店都剛開起來,還沒有什麼名氣,還需要進行一定的廣告宣傳。」

「那行,宣傳部你們自己看着拿主意,該怎麼宣傳就怎麼宣傳,我就一個要求,儘快把市場給我打開。現在馬上會有3樣蔬菜上市,加上原有的,一共有5種了。估計半個月以後,之前大批量的蔬菜都會陸續進入成熟期,品種就會多起來。我需要你們在這半個月呢,讓整個市內的各個直營店都能讓別人知道,讓人知道我們青石果蔬這個品牌。你們可以做到嗎?」

做為宣傳部經理的段蘇敏遲疑了一下,不過很快就說道:「放心,李總,保證完成任務。」

「這可是你說的,做好了,月底有獎金,做不到,小心下個月的福利就沒了哦。」

宣傳部的其他都聽到李方的話,都看向了段蘇敏。段蘇敏也被看的不好意思了,大聲的說道:「你們看我幹嗎,想要福利,你們自己好好乾啊,干好了,李總還能剋扣我們不成。」

其實公司的福利很簡單,就是青菜和白菜。做為公司的一員,每天下班的時候都可以以成本價買3斤左右的蔬菜。現在家裏人都吃慣了這些菜,如果讓他們去吃其他的蔬菜,說不定都不樂意吃了。

等宣傳部的人都出去了,班少安才開口道:「李總,公司賬上的錢也快見底了。如果宣傳部話的錢太多的話,運輸部那一塊可能就跟不上了。」

「不是才往賬上打了100萬嗎?」

「是啊,是進來了100萬,可是現在直營店一共開了10家,按照你的要求,都選在了高檔小區附近。你也知道,這些小區邊上的租金可不便宜啊,光這一塊租金和裝修,就用了差不多60多萬了。現在紹輝那邊來找我了,要買幾輛運輸車,不然蔬菜到時候運不過來。」

「怎麼會,我們整個市下面所屬縣城也就那麼幾個,買個兩輛應該差不多了吧。」

「李總,還真不夠。」李方剛說完,李紹輝就打開門從外面走了進來。

「好哇,你們倆在這等着我呢。」看着進來的李紹輝,李方就知道他和班少安這是串通一氣找他要錢呢。

「李總,這都是紹輝叫我做的,要事你自己問他。」

「紹輝,你說說吧,怎麼個情況。」

「你也知道,我們之前主要供應兩個地方,一個就是縣裏的供銷超市和檢測公司還有龍蝦館,另外一個就是杭城那邊的兩家店。公司現在就一輛廂車,主要跑杭城。縣城都是我拿你那輛皮卡在送。但是現在這兩個地方都不行了。」

「怎麼就不行了,這不是挺好的嗎?」

「楚樂那邊,現在增加了蔬菜的量,光他那邊就四家店要送。魔都那家店,現在都是讓運魚的時候一起帶過去的。但是杭城那三家可就不行了,只能我們的人一家一家送,在加上你那家店,還真不一定來的及。還有縣城這邊,你可能不清楚,我們的蔬菜已經進入各家政府機構的食堂了,一共6個食堂,每天早上我是跑都來不及跑,要不是強子開着他那輛三輪車一起在送,還真送不過來。」

「政府機構現在用的我們的菜,這事我怎麼不知道。」李方看向班少安問道。

「你去魔都的時候他們就來過了,只是那時候還沒談攏,我就沒和你說。這次你在杭城的時候,事情就定下來了,看你也沒時間管着一塊,我就準備等你回來了和你說的。」

「他們怎麼會知道我們青石蔬菜的。」

「說來也巧,縣高官他爸就愛吃我們青菜和白菜,算是我們第一批的老客戶了。書記也是在他爸家吃到了我們這個菜,感覺好吃,就隨口問了一下。知道我們才的價格以後,感覺價格過高,就叫人私底下去超市查了。」。 杜月蘭的臉色慘白的毫無血色,她和喬勝凱本來很害怕段瀟南知道喬勝凱才是他的親生父親後會受不了那個打擊才向他隱瞞了這件事,可沒想到他那麼早就已經知道了。

「每次看到你將小羽毛虐待的體無完膚的時候,我心裏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殺了你……可是席兒出生了,我雖然恨你,但不能讓她沒有母親,所以你能活到現在該好好感謝感謝席兒,你和喬勝凱醜陋不堪,席兒卻單純善良……」

看到段瀟南眼底濃濃的殺意,杜月蘭膽戰心驚,也無比絕望,「瀟南,我可是你母親啊,你怎麼能為了一個喬思語想殺我?難道在你心目中,我這個生你養你的母親還不如一個賤人嗎?」

段瀟南眼神一寒,冷冷地射向了杜月蘭,「不許罵她賤人!我很感謝你把我帶到這個世界上,正因為如此,我和小羽毛才會相遇。可是在我心目中,任何人都比不上小羽毛,包括你們!我愛她,今生今世只愛她一個人……所以為了她,我什麼都做得出來。」

「冤孽啊,冤孽……」

看着杜月蘭絕望的哭着,段瀟南眼底沒有一絲憂傷,也沒有同情和可憐,依舊是濃濃的嘲諷和冷笑,「你是不是一直以為向警方報警告發你們的人是席兒?實話告訴你吧,不是席兒,是我……」

「為什麼!段瀟南,你這麼做就不怕天打雷劈嗎?」

「天打雷劈?哈哈……怎麼可能呢?我頂多算是大義滅親……小羽毛想要的東西,我一定會滿足她,她想為連詩曼報仇,那我就讓警方調查當年的事情!」

說着,段瀟南將自己的手機拿了出來,隨後點開了一段音頻。

杜月蘭聽到后,整個人都癱坐在了地上,「你……你想幹什麼?」

「連詩曼是你殺的,你最好去自首,別逼我把這段音頻寄到警察局!你妄想逃脫法律的罪行,是不可能的……我給你一晚上的時間考慮,如果明天一早你還沒到警局,那你就等著警察來抓你吧!」

段瀟南毫無留戀地離開了,杜月蘭卻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來,「老天爺啊,你為什麼這樣對我!」

丈夫被抓,兒子為了一個賤人想讓她坐牢,女兒也站在了賤人身邊,孤立無援的她到底該怎麼辦啊?

……

齊妮婭從醫院做完人流之後,直接拖着疲憊虛弱的身體回了家。

齊母看到齊妮婭臉色慘白的模樣,立刻擔憂地將她扶了進去,「妮婭,你這是怎麼了?怎麼臉色這麼差?」

「我沒事,媽,你能幫我倒杯熱水嗎?我口號渴……」

「好好好,你先坐下來……」

喝了一點開水,齊妮婭胃裏才舒服了一點,可她的心卻依舊很痛!

「妮婭,你這樣瀟南這麼不管啊?你和瀟南最近怎麼樣了?」

一聽到段瀟南的名字,齊妮婭的臉色就更難看了,「媽,我已經跟段瀟南分手了。」

「什麼?分手了?」

疑惑之後,齊母微微嘆了一口氣,「分手也好,段瀟南那個人心機太深沉太複雜,真的不適合你!」

。 斗星海。

日月鍾一同長鳴,雲台上空無一人,所有參與登龍門的人修已經全部進入秘境。

雖然登龍門的秘境只是斗星海的一部分,但它卻繼承了斗星海的壯麗,無數流星在晦暗的雲層中涌動,於此相對的就是從上之下的氣機洪流,浩浩湯湯,層層疊疊的紋路就像是雪白的波濤。

天空在下,海洋在上,而修士們就奔波在這海天之間,如同瀚海蚍蜉。

「神獸出世啊……聽起來就很不可思議。」程芸坐在孿生姐姐的飛舟上,小聲地發牢騷,「這白鳳出世的異象之前也有過,但當時也沒有查到白鳳轉世啊,到了現在竟然還多了個『玄武出世』,這東西真的准嗎?」

不少出身五大門閥的子弟也參與了斗星海的登龍門,他們為的不僅僅是物質獎賞,更多的還是拜師和榮譽,以及關係到家族未來的聯姻和結盟。

正如程氏姐弟,程閥青黃不接,他們必須與其他家族建立更多更緊密的聯盟。

程芳嘆氣:「這可是由天池水和輪迴台共同推斷出的徵兆,就連道主也推衍出了相似的結果,要是這些都不準,我們還能信什麼呢?」

不論是天池水還是輪迴台,都是能夠測算天機的靈寶,只不過它們所表露出的印記非常模糊,而且在時間刻度的判斷上並不十分準確。

程芸托著腮幫子:「要不是鳳凰和玄武的徽章突然亮起來……可這一次的陣仗未免也鬧得太大了。」

早在一百多年前,輪迴台上就出現過白鳳印記,讓當時的五大門閥好一陣騷動,甚至還加速了人族對妖族的攻伐。

然而在接下里的數十年裏,眾人猜測的白鳳轉世連個影子都沒有,而且這個印記很快就黯淡下去,於是門閥們只好把這個印記當做是在鳳骨長劍異動的預兆。

到了如今,這白鳳的印記再次亮起,這一次的動靜可不小,甚至稱得上亮如晨星,而且在它旁邊還多出了一個特別顯眼的玄武印記……

不可能是指問蒼生或斬天神了,這必然是預兆著神獸出世,再加上人族道主的推衍,可靠性頓時飆升,堪稱板上釘釘。

程芳輕聲道:「不過是區區登龍門而已,陣仗再大又如何,最重要的還是要找到神獸轉世!我們何其有幸,千萬年來都毫無徵兆的神獸轉世竟然會在此時降生。」

程芸瞅了瞅自己的姐姐,還是不解道:「可是為什麼我們一定要找到轉世呢?神獸轉世后就不再是神獸了,不論如何都只是個小嬰兒,再厲害也要重新修鍊才是。」

程芳橫了一樣傻弟弟,程芸縮了縮脖子,小小聲:「再說白鳳印記在上一次就悄無聲息的消失了,這次十有八九也是一樣吧……?」

程芸的想法是很常見的,可以說代表了世家門閥中的一大票人。

畢竟神話時代已經過去,如今的修者們只能從古籍與捲軸中窺見隱約的上古風貌,真正的神獸是什麼樣子的?沒有人說得清楚。

而且印記亮起的規律也十分符合這個猜想——在第一次亮起時,白鳳很可能轉世到了凡人的身上,所以什麼水花都沒有濺起,直到百年過去,凡人的壽命結束,如今白鳳重新轉世,還撞上了玄武轉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