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李恪朝着高彥成的位置,直接策馬奔騰,然後給高彥成打成了一塊。

高彥成知道,如果這一次自己不能打贏,那肯定也沖不出去,所以只能奮死拼搏,抵擋李恪的所有攻擊。

但是奈何自己竟然沒有李恪的力氣大,直接被打下馬,然後活捉。

沒有半個小時的時間,高彥成的所有士兵全部都投降,這一次的勝利,完全就是完勝。

等到戰鬥結束,李恪命令李白把自己的秘密士兵帶回幽州,然後等自己回去在論功行賞。

賞罰分明的情況李恪心裏還是很清楚的,畢竟如果一個士兵給你賣命,然後還獲得不了一些好處,那肯定不會有人在給你拚命,只會出現一些頹廢的人。

士兵之中如果出現這些頹廢的人,那最後的結局就是,打仗屢戰屢敗,不過李恪早就洞察了這一點,所以一點都不擔心自己的秘密士兵會出現這種情況。

雖然長安已經沒有士兵,但是李恪也不怕出現什麼披露,畢竟自己腦海中的倉庫之中,還有很多的中級和初級的刺客,包括一些步兵還有騎兵,這些士兵,就足以保護大唐。

如果要是真的出現披露,那直接拿出這些士兵,絕對讓他們後悔不乖乖的變成俘虜。

等到李恪走進朝堂之上的時候,看着坐在龍椅上的李世民,客氣的鞠了一躬然後說道:「父皇,兒臣救駕來遲,不會責怪兒臣吧?」

「皇上,我覺得李恪這一次的表現很好,應該論功行賞。」

就在李世民還沒有開口說話的時候,長孫無忌直接說道。

面對長孫無忌這突然的變臉,李恪有些觸不及防,雖然知道這一次能大大的教訓長孫無忌,但是也不用變臉都變的這麼快吧,害自己之前想的很多台詞還沒有念。 星原休息區中,兩名女員工在下載並安裝好《暖暖環遊水藍星》后,就開始認真地玩起了遊戲。

一開始的關卡只是簡單介紹了下劇情,順帶教會玩家應該怎麼搭配,才能獲得更高的分數,並沒有任何難度。

在這個過程中,兩名妹子都被暖暖的開朗活潑,還有元氣滿滿給治癒到,加上暖暖還是個溫柔可愛的女孩子,讓她們不由自主地把暖暖當成女兒。

新手關卡過後,暖暖的朋友們知道她要外出旅遊,於是提議給暖暖踐行,朋友們的熱情暖暖自然不會拒絕,但是穿什麼衣服去卻是難住了她。

這一個關卡的提示是「朋友間的聚會,自然舒適就好」。

有了之前的經驗,兩名妹子是輕車熟路地給暖暖挑選服飾,加上現在她們還在新手期,衣櫃裡面的服飾並不多,她們選擇起來也很容易。

等到搭配完成後,暖暖就穿著她們搭配好的服飾出門了,關卡也隨之給出了分數,兩人的分數都差不多,穩穩噹噹地通關了。

不過跟新手教程不同,這一次她們很快就收到了一張照片,正是暖暖跟她朋友聚會時的場景。

暖暖是個可愛的妹子,她的朋友也有著各自的魅力,衣服方面雖然各有特色,但確實也是以自然舒適為主。

短髮妹子指了指暖暖朋友身上的淡黃色長裙說:「這條裙子款式不錯啊!要是穿在我女兒身上肯定更加好看。」

「我覺得那套白色的休閑服更好,不僅穿起來舒服,還能很好地展現我女兒的身材。」長發妹子則是有另外意見。

「為什麼我女兒的衣櫃里就沒有這衣服呢?」短髮妹子又問了一句。

似乎是聽到短髮妹子的問題,遊戲中兩人又相繼收到一封郵件,原來是暖暖的父親發給她們的。

作為暖暖的老父親,在看到女兒的照片后他很是高興,同時也很感謝幫暖暖搭配服飾的玩家。

作為謝禮,這位慈祥的老父親給玩家送來了三萬遊戲幣,還有十顆粉色的鑽石。

同時還告訴玩家,世界知名的服飾品牌新開了一家店,名為「閃耀商城」,玩家可以去逛逛。

如果玩家能夠為暖暖搭配出更合適,並且更好看的服飾,可以把照片寄給他,他會根據評分等因素,給予玩家一定的報酬。

閃耀商城開放后,兩名妹子是迫不及待地點了進去,逛街逛服飾等可是她們的一大愛好,哪怕只是在遊戲中,她們也不想錯過。

進入閃耀商城后,她們感覺來到了某國際知名時尚品牌的旗艦店,各種各樣的服飾讓她們是眼花繚亂。

這其中有用遊戲幣就可以購買的,也有需要用粉色鑽石才能買的,哪怕是不懂時尚的人,都可以看出粉色鑽石才能買到的服飾,在款式上要比遊戲幣的要好看。

雖然只用遊戲幣服飾的話,只要能夠搭配好,符合關卡的要求,依舊能夠通關,但是想要上排行榜的話就有點困難了。

「這裡的服飾好多啊!都快看不過來了。」短髮妹子說。

「是啊!要是這些服飾都是真的該有多好啊!」長發妹子咽了咽口水,裡面有很多衣服很戳她的點,可惜都是虛擬的。

短髮妹子輕嘆一聲說:「只是好看的衣服都要粉色鑽石啊!還以為十個粉色鑽石能買多少東西,結果只能買一個蝴蝶結。」

「是啊!充值的比例好像是一比十,這一套下來,至少要一百多塊錢吧!」長發妹子也跟著嘆了一口氣。

不過她嘆氣不是因為粉色鑽石少,而是嘆氣為什麼這些服飾不是真的?現實中怎麼可能一百多塊錢就買一套這麼好看的衣服?

「算了,先把遊戲幣花了吧!」

短髮妹子說著,就開啟了買買買模式,她怎麼說也是星原的員工,在看到衣服有各種屬性后,就知道後面的關卡肯定有各種各樣的要求。

因此她在買服飾的時候,都是先看服飾提供的屬性,然後再從不同的屬性中挑選好看的服飾,盡量不讓暖暖的衣櫃太過於「偏科」。

三萬遊戲幣看起來挺多,但服飾便宜的幾百塊錢,貴的要上萬,哪怕短髮妹子省著點用,但很快還是把三萬遊戲幣一掃而空。

「好了,我給女兒買好衣服了,我要繼續打後面的關卡了。」短髮妹子說。

「嗯。你先玩吧!我再挑一挑,有點難以選擇。」長發妹子眉頭微微皺起,看起來確實是一副為難的樣子。

「要不要我給你參謀一下啊?」

「不用了。你先玩吧!記得把後面關卡的要求提前告訴我就行。」

長發妹子說著,不動聲色地輕輕轉動了一下手腕,讓手機的屏幕靠向自己,確保不會被短髮妹子看到。

「沒問題。」短髮妹子沒有注意到對方的小動作,低頭繼續遊戲。

在來到又一個新關卡時,這裡暖暖收到當地貴族同學的邀請,去參加同學的生日宴會,像這種較為正式的場合,關卡要求盡量端莊典雅一些。

但是短髮妹子買的服飾之中,雖然也有典雅屬性,但都沒有太適合宴會的,唯一看起來比較順眼的是一條白色長裙,但這長裙是清新屬性的。

沒有辦法,短髮妹子只能給暖暖換上這條長裙,同時搭配一些其他的裝飾,儘可能提升典雅方面的分數。

經過一番努力且耗費腦細胞的搭配后,短髮妹子是露出笑容,在她看來,暖暖身上的服飾雖然不是特別貴,但肯定能夠成為宴會上最靚的崽。

開始關卡后,短髮妹子驚訝地發現,這個關卡不是單調的一閃而過,而是出現了一段動畫。

在一個金碧輝煌的宴會廳中,有不少帥哥美女正面帶微笑聊天,當看到這些帥哥美女時,短髮妹子內心不由得咯噔一下。

因為這些人不僅長得好看,身上穿的衣服也十分得體,就像是在天鵝絨布上點綴的各色美麗寶石。

而在暖暖走進宴會廳后,大家雖然沒有像電視劇里的勢利人一樣,對暖暖表示鄙夷,還都很熱情地迎了上去,但是短髮妹子還是感覺很是難受。

在這些人面前,暖暖是黯然失色,並非暖暖長得不夠好看,而是她的衣服實在是撐不起場合,就像是在一群優雅的天鵝中混入一隻小黃鴨。

雖然小黃鴨也很是可愛,但就是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就在這個時候,短髮妹子的遊戲中彈出來一個提示——您的朋友也來到宴會廳外,是否邀請她進來? 看着藍楓被抬上擔架,赫塔菲的球員不約而同地鬆了口氣,儘管他們很希望取得本場比賽的勝利,但誰也不願意拿隊友的生命健康做賭注。

生命健康大於一切!

就在所有人以為藍楓會被送往醫院進行進一步救治的時候,後者卻晃晃悠悠在場邊站了起來,只見他招了招手示意裁判要重新登場。

看着滿身血污的藍楓,裁判心中頓時上千個羊駝同時奔騰,這丫的誰敢同意,萬一倒在球場怎麼辦?

「根據國際足協規定,球衣上帶有血跡不可以登場,再說你受傷這麼嚴重,趕緊去醫院治療吧!」

藍楓作為職業球員自然知道這項規則,他也不跟裁判廢話,一個人跑到更衣室去換裝了。

幾分鐘后

當藍楓重新出現在場邊,他身上的血跡已經被清除乾淨,只剩下額頭上打着一圈又一圈的止血紗布。

雖然已經止住了血,但從外部隱隱約約還可以看到深處的一抹鮮紅。

陳靜妍走到了藍楓身邊,她看着自家門將有些心疼道,「你這又是何苦呢?大不了輸掉比賽,如果你因為這場比賽受了重傷,我拿什麼跟超越俱樂部那幫隊員交代。」

藍楓沒敢使勁搖頭,不過他的眼神異常堅定,「教練,你和隊長的信任我都看在眼中,我看得出你們對冠軍的渴望,既然如此,我藍楓絕對不會拖後腿的。」

陳靜妍沒有阻攔,她知道自己再多說兩句,或許藍楓就會放棄,可她不能用行動去踐踏藍楓那份感恩之情。

…………

重新回到球場,藍楓並沒有任何受傷球員的覺悟,他依舊大開大合,依舊在比賽中保持着高昂的情緒。

第58分鐘,藍楓撲出一記自由球,落地時由於衝擊力過大震裂了傷口,紗布變得有些殷紅。

第62分鐘,皮球擦碰到藍楓的額頭,鮮血順着紗布滲了出來,藍楓用手臂在額頭上輕輕抹了一把,隨即擦在腳下的綠茵球場。

第76分鐘,撲救的過程中與對手相撞,藍楓止不住血只能到場邊尋了一塊紗布,重新圍在了頭上。

第90分鐘,為了防住對手最後的絕殺,藍楓被迫用頭接住了對方的大力抽射,鮮血染紅了衣襟,滴落在他腳下的泥土上。

聽到裁判吹響下半場比賽結束的哨音,那道紅色的身影再也堅持不住了,他的精神有些渙散,搖搖欲墜的身體隨時都有可能倒下。

還好,就在藍楓暈厥的瞬間,一個身穿黃色球衣的隊員扶住了他的身體。

眾所周知,赫塔菲的主客場隊服由藍白組成,換句話說,眼下扶住藍楓的不是隊友而是對手礦工隊的球員。

事實上,藍楓的表現不僅僅感動着赫塔菲眾人,就連對手和球迷也被感動了,看着已經竭盡全力的藍楓,礦工隊的球迷再討厭對手,也起立紛紛為這個年輕的球員鼓掌。

足球場上用實力說話不假,但同樣能讓球迷肅然起敬的還有那份至死不渝的體育精神,藍楓的表現正是屬於後者。。因為宋貴妃不在身邊,承順帝便絮絮叨叨的給玉姝說了很多。

他當年將全部心思都放在馮皇後身上,忽略了後宮許多嬪妃。哪怕也短暫的寵愛過一些女人,可從來沒把她們真正放在心上。

唯有宋貴妃一人,讓他感受到了夫妻之間的相濡以沫和相敬如賓。

「……

《鳳臨朝》第857章讓貴妃做皇后 范文程、孔有德等漢官皆立於胡皇身側。

不知是不是皇台吉故意為之。

自打回到盛京以來,就更喜歡利用漢奴來對付漢人。

因為旗兵不能再受損失。

只有撐下來這段時間,才有苟延殘喘的機會。

范文程思考了一會,答道:「皇上,這是個不錯的選擇,只是可惜了……」

皇台吉眉毛一挑,問道:「可惜什麼?」

范文程答道:「可惜了防禦工事還未完工,不能將外邊的奴隸統統統統填入壕溝!」

「哈哈,有趣!」

皇台吉難得大笑。

一旁的孔有德及時表態:「皇上,此番奴才願率漢軍出擊,護衛我盛京!」

「去吧,多爾袞他們會在後方協助你!」

皇台吉果斷同意,這本是早就商議好的事情。

孔有德臉上現出歡喜,他的漢軍老營還在。

此番有壕溝堡壘這些防禦工事,就是專門為漢軍給準備的。

這兩年,孔有德在火器跟炮兵上可是下足了功夫,沒有一日不想一雪前恥,換個大好前程。

孔有德跟他的老營,再加上破格提升的包衣,新的八旗漢軍足足有三萬人手。

為何會大量破格吸納?

因為糧食不夠多了,得需要更多的人去送死。

北夏的兵馬,就是需要更多血肉去堆積吸引火力,才能有攻殺機會。

盛京的郊外設立有許多的生產和民宅,因為不是所有旗人都能住入城內。

更多作為勞動力的人口安頓在周邊。

這也是皇台吉為何會與北夏和談的緣故。

孔有德領了命令就出城外駐紮,這時許多的漢人奴隸同樣被趕到了盛京四方。

他們在修築工事的同時,還要充當做肉靶子。

孔有德對這種事情完全沒有心理負擔,帶着三萬人,氣勢洶洶出了盛京。

……

盛京,十五裏外。

郊區的一地已經駐滿了天武軍,足足一萬五千人。

戰地醫院,臨時中轉處,各路指揮室,全部都已經搭建完畢。

但是跟前方建奴人手比起來,還是顯得藐小了。

從這幾月的情況來看,大部兵馬似乎不太適合劫掠,不能分散給建奴騎兵有可乘之機。

他們這次過來,幾乎就等同於是伐而不砍的。

在建奴的龜縮策略下,相對於狗剩的劫掠軍,效果平平。

能不能有大的收穫,就看接下來的作戰情況了。

「陸大,你們帶過來的這些東西,可真能頂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