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郝大寶和蔣舟舟恍然大悟道。

趙小川臉上有些尷尬,上前一步,說道:“教授實在是抱歉,我們.。”

混跡江湖開客棧 “你們?你們現在都給我出去,去操場跑五十圈,立刻,馬上!”

老教授臉色漲紅地吼道,顯然剛纔被三人氣的不輕,

“五十圈?學校的操場可都是八百米的跑道,這樣下來可是四萬米!你是想讓我們參加馬拉松麼?”郝大寶震驚道。

“還敢廢話,你們,你們.。”老教授看到竟然有人敢反駁他,立刻氣的渾身顫抖起來。

“好了!好了!不就是四萬米麼?我們跑!我們跑就是了!”

趙小川看到教授喘氣的模樣,臉色一變,連忙將郝大寶和蔣舟舟帶出了教室。

“小川,你幹什麼?這老頭顯然是不講理啊!”

三人走出教室後,蔣舟舟立刻抱怨道。

“這教授年級這麼大,剛纔咱們都把他氣得不輕,如果在待下去,恐怕他暈過去,我們就麻煩了!”趙小川解釋道。

蔣舟舟和郝大寶對視一眼,微微點頭,覺得趙小川說的有道理。

“可是現在我們去做什麼?難道真的是去操場跑圈?四萬米啊!人家肯定跑不下來!”

片刻後,蔣舟舟苦着臉說道。

趙小川嘆息一聲,剛想勸說一些蔣舟舟。

郝大寶不屑的說道:“切?跑圈?傻子才跑圈呢!哥幾個還沒吃東西吧?走,食堂走起,小爺請客!”

“嘿嘿!就等你這一句話呢!”蔣舟舟苦着的臉上瞬間露出了微笑。

趙小川一愣,還沒反應過來,便被蔣舟舟向着食堂拉去。

“難道我們不跑圈了?”趙小川立刻叫道。

蔣舟舟笑道:“怕啥?你當還在高中啊?大不了扣學分唄!”

趙小川一愣,剛想問問蔣舟舟什麼是學分,但是蔣舟舟卻根本不給他機會。

十分鐘後,趙小川震驚的看着眼前環境優雅的餐廳,不,是食堂牆上掛着的菜單,嘴巴張的大大的。

“一個包子居然賣一百元一個?這是在搶劫麼?”

“一碗小米粥居然要三百元一碗?有沒有搞錯?”

正當趙小川心中震驚時,郝大寶拍拍他的肩膀,道:“小川,別傻了!快點去選早餐吧!”

“這,這怎麼選啊?”

趙小川傻傻的看着郝大寶,眼神迷茫的看着郝大寶。

“唔唔,小川,你快點選吧!不過早上別吃太多,不然中午飯就沒法吃了!”

蔣舟舟口中塞着一個包子,手中裏端着一個盤子,盤子上雞腿、米粥等等吃的。

趙小川眼睛隨便掃了一眼,按照食堂的武家心中快速的計算了一下,發現蔣舟舟的早餐,總體價格居然超過了一千元。

“對啊!小川,舟舟說的一點都沒錯!”郝大寶點頭道:“你快點去吃東西吧!吃完後我還有事情和你說呢!”

“這麼貴?我哪裏敢吃啊!”趙小川心中嘀咕一句,隨即問道:“大寶,你到底想要說什麼就說吧!大家都不是外人!”

郝大寶對着趙小川使了個眼色,趙小川疑惑的看向蔣舟舟。

“大寶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要說的事情不能讓舟舟知道麼?”

正當他這麼想的時候,蔣舟舟興奮的驚叫一聲,頓時吸引了周圍人的目光。

周圍人狠狠地瞪了蔣舟舟一眼,但隨即順着蔣舟舟的目光望去,連忙轉過頭去,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蘭雨欣?他怎麼會在這裏?”

趙小川看到衆人的表現,疑惑的望去,看到蘭雨欣正坐在一張鐵藝椅子上,腿上攤着一本書,桌子上擺着一杯咖啡。

趙小川眼中一亮,心中暗道:“這杯咖啡似乎是一萬元一杯吧?該死的,真是暴殄天物!”

“女神!這就是上天的指引!我終於遇到你了!”

趙小川還在胡思亂想,蔣舟舟卻驚呼一聲,扔掉手中的食物興奮的向着蘭雨欣跑去。

“這個敗家子!”

趙小川醒悟過來,看着蔣舟舟灑在地上價值一千元的早餐,心中暗罵一句。

隨即看着臉上迷惑不解的郝大寶,嘆息道:“走吧!大寶,帶你去見一個朋友!”

郝大寶猶豫了一會兒,點點頭,向着蘭雨欣走去。

只不過在他經過趙小川時,低聲道:“小川,等會兒我找你有些重要的事情,別讓舟舟知道了!” 「文武,開瓶酒過來。」

秦衛國吃了點菜后,放下筷子,對著秦文武說道。

「啊?爸,醫生說你不能喝酒了。」

秦文武想到老爺子的身體狀況,關心地說道。

「醫生?屁,他說的有用嗎?我孫子他比三大名醫都要厲害呢!我要喝酒他都沒有阻攔!是不是,穆然!」

秦衛國看著正在埋頭吃菜的秦穆然,問道。

秦穆然已經飢腸轆轆,只想著以最快的速度墊飽肚子,沒有想到突然被秦衛國點到,口中塞的滿滿的,也不方便開口啊,只能夠下意識地點頭。

「你看,我大孫子都說了可以,去,我今天心情好,就喝幾杯!拿我珍藏的飛天茅台!」

秦衛國心情大好,對著秦文武接著道。

「哎…」

秦文武知道拗不過自己的父親,只能夠無奈走到酒架上面拿出了一瓶珍藏的茅台貢酒。

酒拿到桌子上面,秦文武給在座的每個人都倒上了一杯。

「來,大家都舉起杯,一起走一個,這一杯,是為穆然安全回到夏國乾杯!」

秦衛國舉起酒杯說道。

「爺爺…..」

秦穆然聽到秦衛國這話,心裡一陣感動。

「是啊,你小子,這一次不僅給我們夏國的中醫大大的長臉了,就連馬德系統這麼高難度的任務也能夠順利完成,我是服氣的。」

秦先兵自然也是知道一些情況的,讚歎道。

「穆然不愧是我秦家的兒郎,這一杯,應該敬他!老二生了一個好兒子啊!」

哪怕是一貫穩重很少夸人的秦文武都看著秦穆然,目光中皆是欣賞。

「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爺爺,大伯,小叔你們就別誇我了。這一杯,應該是我敬你們!」

秦穆然對著他們說道。

「我幹了,你們是長輩,隨意!」

說完,秦穆然頭一仰,一杯烈酒入喉,一飲而盡。

不過,秦衛國等人也沒有猶豫,同樣將就一飲而盡。

「先兵,先把酒滿上。」

秦衛國吃了口菜,緩解口中的酒液的辛辣后,對著秦先兵道。

「好!」

秦先兵拿起酒瓶,開始給大家的酒杯之中再次斟滿了酒。

「這第二杯,是我代表秦家感謝穆然回來。他能夠回來,代表他已經願意回歸我們秦家了。穆然從小到大,因為一些原因,我們不在身邊,這一點,我承認是秦家虧欠他的,但是他還願意認我這個爺爺,也願意認你們這些叔叔伯伯,這裡面你們小妹比你們做的都要好。來,我們一起敬穆然,歡迎他回家。」

「干!」

說完,秦衛國再次將杯中酒一飲而盡,秦穆然看著自己的親人,這一刻,他的眼眶竟然是有些濕潤了。

想到從小到大的那些經歷,秦穆然說沒有怨言那是不可能的。

年輕入伍,所經歷的磨難,那說出來都沒有人信,當初自己一怒之下血洗京城,犯下了彌天大罪,若不是秦衛國和龍天正聯名擔保,抗住壓力,秦穆然此時估計早就已經死了。

他心裡對於秦家是有怨恨,他不明白,明明他有家,他有親人,可是為什麼卻只能夠跟小姑相依為命。

但是,隨著時間,秦穆然明白了,秦家作為夏國第一大家族,再加上秦衛國本身的地位,他們的一舉一動都飽受關注。

第一,這個位置實在是太誘人了,無數的家族都盯著他們,如坐針氈,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人抓到把柄。

秦穆然若是放在秦家,在沒人看管的情況下,很有可能會走上另外一條道路,與其他的世家大少沒有區別。

說到底,秦穆然還是要感謝秦衛國的,雖然當年跟他們走散,但是卻遇到了老道士,被老道士收為了徒弟,那段時光,既是痛苦,又是幸福。

雖然後面去了軍隊,秦家也沒有相認,那是為了讓他磨去鋒芒,讓他成為一個合格的軍人。

「爺爺…..」

秦穆然一時間哽咽。

「這第三杯,爺爺想要你必須答應我。」

突然,秦衛國堅定地看著秦穆然說道。

「啊?什麼事情?」

秦穆然愣了愣。

「你別問,你先保證答應!」

秦衛國說道。

「好,爺爺,無論你說什麼,我都答應!」

秦穆然無奈,只能夠答應道。

「現在你可以說什麼事情了吧!」

秦穆然看了眼秦衛國,他總感覺從秦衛國的眼神中有些陰謀。

現在都這麼不按照套路來的嗎?轉換的這麼快?剛才還在煽情呢,現在就開始給自己下套了?難道前面的煽情都是為了現在的下套嗎?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你說你都結婚半年了,是不是該把我秦家的孫媳婦帶回來給我這個老頭子看一看?」

秦衛國臉上綻放出笑容道。

「噗!爺爺,原來你說的就是這個啊?」

秦穆然長舒一口氣,他還以為是什麼呢,原來就為了這個。

「是的。」

秦衛國點點頭。

「爺爺你放心,馬上就快要過年了,今年過年,我一定把傾城帶回來給你看!」

秦穆然保證地說道。

「哎!好!好!」

秦衛國開心地連說幾個好字。此時他的這個樣子,哪裡還像是朝廷里的二號大佬啊,簡直就是一個最為普通的老人。

「最好回來的時候帶回好消息….」

秦衛國接著說道。

「好消息?什麼好消息?」

秦穆然一愣。

「你說呢?秦家三代就你一個,可不得給我們老秦家開枝散葉啊!」

秦先兵鄙視地看了眼秦穆然道。

「小叔,你別說我,你到今天不也單著呢嘛,你還不如我呢!」

秦穆然白了一眼道。

「小混蛋,扯我幹什麼!話說,你都結婚半年了,這陸傾城的肚子沒有半點的動靜,小子,你自己就是醫生,難不成你那方面有什麼問題吧?不對啊,即便你不行也可以給自己治療治療啊!不要諱疾忌醫,你是醫生,這些不要小叔來告訴你吧!」

秦先兵一雙眼睛上下打量著秦穆然,懷疑地問道。

「我不行?男的能說自己不行嗎?這不是我為了國家大事,聚少離多嗎?你等著,哪天傾城有了,好好打臉,火辣辣的疼!」

秦穆然被自己的小叔懷疑,整個人都不好了,暴躁地說道。

「咳咳,我等著看,別這麼激動,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事實,事實就不用解釋,我們都懂嘛,男人嘛,有些難以啟齒可以理解,好好調理,我看好你哦!」

秦先兵笑了笑說道。

「……」

秦穆然沒有想到自己會被自己的小叔這樣嘲笑,尤其還是當著自己爺爺和大伯的面,這就算是跳進黃河都洗不幹凈了。看著秦衛國和秦文武那懷疑的目光,秦穆然恨不得將自己的小叔打飛出去。 秦先兵的一句話,讓秦穆然的處境有些尷尬。

「穆然,這裡沒有外人,你老實告訴爺爺,是不是真的不行?」

秦衛國被秦先兵這麼一說,也是開始有點懷疑了。

「什麼不行?爺爺我怎麼可能呢,別聽我小叔說的,他那是誣衊!」

秦穆然忍不住給了秦先兵一個大大的白眼。

他不行?他不要太行了好不好,每次求饒的可都是陸傾城!

「那你可以,還不抓點緊?我這老頭子可是想要四世同堂呢,你要是再不努力,我進棺材了,都看不到!」

秦衛國說到這裡,也是有些著急,這情緒一激動,便是劇烈咳嗽了起來。

「爸….」

「爺爺….」

秦文武最靠近老爺子,連忙用手輕輕拍著秦衛國的後背。

「爺爺,你別這麼說,你注意身體啊!我答應你,我努力給你生一個曾孫子好了吧!」

秦穆然沒有辦法,只能夠硬著頭皮說道。

「真的?」

秦衛國用手巾捂著嘴,看著秦穆然道。

「當然!」

秦穆然點點頭。

「好!那我老頭子就熬著,看到我曾孫子出生!」

秦衛國大笑一聲,道。

「爺爺,你這話說的,有我在,你肯定長命百歲!咱們國家還需要您呢!」

秦穆然趁機拍了個馬屁道。

「少跟我來這一套,聽說你明天就要回去了,就不在家多待幾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