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是喜歡他們的粉絲,所以她要愛護粉絲。

褚管家微笑,果然少爺和小小姐很受人喜歡呢?好驕傲。

「那個拿着水果的是君君,有點高冷,三個孩子中的老大。」

「是的,那個拿着畫的是俊俊,兩人雖然長得很像,但性格不一樣,君君沉穩,俊俊活潑,走路一蹦一跳的,都好可愛啊。」

一幫人在區分。

好在因為身邊有保鏢,所以他們不敢太接近,褚管家也阻止他們拍照。

李安安感嘆,果然她的孩子最漂亮了,這麼多人喜歡,作為媽咪好自豪。

楊霞看着孩子們進了大樓,極為不舍。

「安安啊,你說你家孩子長大了,顏值得多高啊,一個個都是天之驕子的存在,你要幸福死了。」

李安安笑「我不在乎他們顏值多高,只希望他們平安,健康,幸福。」

這是她的心聲。

楊霞激動,母愛真是偉大,不過她穿着這一身黑色裙子怎麼回事?

「安安,不是說低調點嗎?為什麼這麼張揚。」

李安安撫摸臉頰「有嗎?可我覺得已經很低調了,暗色系的,低調得不能再低調了。」

楊霞想哭,難道她不知道最近網上流傳她的美照,就是黑色裙子的嗎?很多人評價很酷,很囂張,她竟然還穿成這樣。

但安安明顯不肯換,她也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硬著頭皮讓她這麼穿。

偷香 陳凌深吸了一口氣,眼神變得異常堅定。

他認真盤算了一下,老達班長負責基地軍人的日常訓練,在這個方面他有豐富的經驗,比自己強多了。

陳凌在戰鬥方面確實強,可是在日常訓練上,面對許多繁瑣的細節工作,反而不如老達班長那麼得心應手。

在食物後勤保障方面,警務連出來的王雲,完全可以勝任這方面的工作。

他在警務連負責的就是這方面的工作,積累了大量這方面的經驗,有他來幫手肯定沒問題。

林笑和岩石可以作為教官負責日常的特種訓練,在這個方面他們幹得絕對絲毫不遜色於自己。

當然還得要找人,這幾個人遠遠不夠。

這是一個特種獨立營,需要各方面的人才都比較多,不像一支突擊隊那麼簡單,只負責日常的訓練和執行任務。

這樣一個龐大的機構運轉起來,需要各方面的協調,才能保證正常運作。

陳凌首先要做的是把這個框架的給搭建起來,然後再一步步的完善,成為一個完整的體系。

她現在最大的優勢就是有軍部和軍區的大力支持,現在就是缺人!

林笑和岩石可以作為教官負責日常的訓練,但是他們同樣需要磨合,才能夠發揮出他們最大的特點,比如林笑特長陷阱與信息作戰,岩石特長格鬥以及緊身刺殺。

他們兩人要配合起來,還需要一定的時間,才能夠形成強大的戰鬥力。

一支突擊隊的建立,還需要支援手,觀察手,狙擊手,爆破手,軍醫等等方面的人才,將他們全部揉合在一起,然後發揮出每一個人的長處。

這同樣需要一個磨合過程。

現在,這些人的人選,陳凌還沒有確定最終。

「軍醫自己偶爾可以客串一下。」

陳凌精通中醫清楚各種治療手段,當軍醫綽綽有餘,不過自己只能是客串,因為以後的任務,不是每一次自己都要參加。

杜思思?

陳凌的腦海突然冒出一個人影。

杜思思的醫術不錯,而且能夠吃苦耐,責任心強,經過一段時間的鍛煉,應該可以勝任這個崗,有點擔心的是對方不想來。

畢竟,突擊隊的軍醫不僅僅是要救人,在很多時候還得拿槍殺敵!

比如龍鱗二分隊的蔣凡出身軍醫世家,擅長格鬥,當真是拿得起手術刀,上得戰場。

而杜思思畢竟是個女孩,讓她從事如此高危的工作,真的是得慎重考慮。

陳凌把腦海中可以想到的人詳細的羅列了一遍,對比他們身上的長處,然後考慮他們在什麼樣的崗位,是否將他們拉入自己的隊伍。

基地建設,按照現在的修建進度,三個月內絕對可以完工。

也就是說,在未來的三個月的時間裡,陳凌必須弄出一支突擊隊。

「萬事開頭難,只要邁出這一步就輕鬆了,加油!」

陳凌腦子過了一遍后,深吸一口氣,自己給自己大氣。

第2天是周末,陳凌給自己放鬆了一天。

畢竟,他之前殺了太多人了,精神確實需要緩一緩,否則很容易出現戰後的後遺症。

陳凌剛起來,還沒吃早飯,執勤的哨兵便打電話過來說有人找他。

「大清早的誰會在這個時候來自己?」

陳凌走向大門,發現竟然是林雪。

穿著軍裝的林雪,渾身上下透露著英姿颯爽的氣質。

她本來身材就好,一身緊湊的軍裝,將她的身材呈現得淋漓盡致,有一種說不出的美。

她背著手,在警務連的門口走來走去,時不時踢一下地面的小石頭,臉上還洋溢著淡淡的微笑,心中像有很高興的事情。

「她怎麼來了?」

陳凌知道林雪一直很關心自己,明白她的心意,可是自己現在真的沒有那方面的想法。

為了這件事情,趙司令還拐彎抹角地提醒一下自己。

上次,趙司令絕對是有意安排她跟自己一起唱歌,然後…….

陳凌這個鋼鐵直男內心有點複雜了。

在金山地區執行任務的,特工隊長都準備回去跟自己的女朋友結婚,可是現在連他的屍體都找不到。

他女朋友要是知道這個消息會怎麼樣?

一個活生生的人,說沒就沒了,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這讓人怎麼接受?

陳凌也擔心自己,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也像特工隊長那樣,再也回不來了。

踏踏……

林雪的身後來沉重的腳步聲。

唰!

她立刻轉頭過來,看到陳凌大步走過來,一下子站直腰桿,不施粉黛的臉上露出淺淺的笑容,然後敬禮。

「首長好!」林雪道。

陳凌回了一個軍禮,道:「行了吧,又不是什麼正式場合,不用這麼客氣。」

他現在也沒什麼好的想法,反正保持現在這樣的關係,就算不是自己的女朋友,還是戰友,是朋友。

更何況,林雪是個率性的女孩,要是太過模稜兩可,反而矯情。

林雪盯著他肩膀的肩章,愣了一下,微笑地說道:「必須客氣啊,站在我的面前,可是全軍最年輕的中校軍官,消息傳出來時候,我們文工團都沸騰了,這是創造了和平時期的歷史啊,她們都替你開心。」

「我說的可是真的,你不知道我們文工團有多少女同志仰慕你。」

林雪大大方方地說,臉上沒有任何拘謹,反而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了。

可以說,林雪是看著陳凌一路成長的,從他第一次重傷進入醫院治療開始,那個時候他還是一個普通的邊防列兵。

她還記得陳凌滿身是血的樣子,不過讓她印象最深刻的是肖邦的一句話,任務已經結束了,讓全身繃緊的手術刀都刺不進去的他,瞬間放鬆下來。

這是一個奇迹!

從那一刻開始,林雪像是著魔了一樣記住了陳凌,隨後漸漸地發現,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已經喜歡上了這個陽光帥氣的大男孩。

而陳凌的一路成長,也讓林雪看到他身上別人所沒有的魅力。

陳凌一臉愕然。

不應該吧,你們不是總部文工團嗎,怎麼能驚動總部了? 在李清源一桿龍槍破入第二境的時候,血河之外的那座漆黑懸崖卻並不平靜,一眾人望向眼前這一幅幅愁雲慘淡萬里凝,血海滔天染碧空的模樣,皆禁不住打心底發寒。

人群之中,分為極其明顯的兩個陣營,一鮮血淋漓的血紅屍體成群結隊,一人族修士,抱團在一起,面色凝重望向眼前那一位位不斷從懸崖底畔攀爬上來,隊伍不斷擴充的血屍。

人群之中自然開始有人抱怨道,「你瞧瞧,我就說吧?這第二層,就有那種巨人,讓咱們耗費了好一番力氣,這第三層,自然是愈加使人絕望的存在了。」

當然立馬就有人附和,「就是就是,早就勸過你們,你們卻飄飄不聽。」

有這一二,自然就有三四,最後抱怨聲此起彼伏,聽得某位悄悄跟來的那對叔侄直皺眉頭。

那位模樣可愛的小男童扯了扯自己這位師叔的衣角,仰起一張小臉兒,滿是疑惑問道:「小夫子,眼下這種情況,明明需要一致對外才對,他們哪裡來得情志在這裡互相鬥嘴啊?」

這位粉雕玉琢的男童的師叔卻笑眯眯道:「小師侄啊,你可要記住了,這世界上呢,分為很多人,一種是明明最正確的道理,最正確的選擇明明就擺在自己面前,卻故意視而不見的。」

這位男子又掰開一根手指頭道:「另一種人是明明最正確的選擇與道理擺在自己面前,他卻壓根就不知道的,你要相信,這種人也是有的。」

男子有掰開半根手指頭,笑著道:「這最後一種人,便是那敢說又敢做的,放在如今,更是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在李清源一桿龍槍破入第二境的時候,血河之外的那座漆黑懸崖卻並不平靜,一眾人望向眼前這一幅幅愁雲慘淡萬里凝,血海滔天染碧空的模樣,皆禁不住打心底發寒。

人群之中,分為極其明顯的兩個陣營,一鮮血淋漓的血紅屍體成群結隊,一人族修士,抱團在一起,面色凝重望向眼前那一位位不斷從懸崖底畔攀爬上來,隊伍不斷擴充的血屍。

人群之中自然開始有人抱怨道,「你瞧瞧,我就說吧?這第二層,就有那種巨人,讓咱們耗費了好一番力氣,這第三層,自然是愈加使人絕望的存在了。」

當然立馬就有人附和,「就是就是,早就勸過你們,你們卻飄飄不聽。」

有這一二,自然就有三四,最後抱怨聲此起彼伏,聽得某位悄悄跟來的那對叔侄直皺眉頭。

那位模樣可愛的小男童扯了扯自己這位師叔的衣角,仰起一張小臉兒,滿是疑惑問道:「小夫子,眼下這種情況,明明需要一致對外才對,他們哪裡來得情志在這裡互相鬥嘴啊?」

這位粉雕玉琢的男童的師叔卻笑眯眯道:「小師侄啊,你可要記住了,這世界上呢,分為很多人,一種是明明最正確的道理,最正確的選擇明明就擺在自己面前,卻故意視而不見的。」

這位男子又掰開一根手指頭道:「另一種人是明明最正確的選擇與道理擺在自己面前,他卻壓根就不知道的,你要相信,這種人也是有的。」

男子有掰開半根手指頭,笑著道:「這最後一種人,便是那敢說又敢做的,放在如今,更是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在李清源一桿龍槍破入第二境的時候,血河之外的那座漆黑懸崖卻並不平靜,一眾人望向眼前這一幅幅愁雲慘淡萬里凝,血海滔天染碧空的模樣,皆禁不住打心底發寒。

人群之中,分為極其明顯的兩個陣營,一鮮血淋漓的血紅屍體成群結隊,一人族修士,抱團在一起,面色凝重望向眼前那一位位不斷從懸崖底畔攀爬上來,隊伍不斷擴充的血屍。

人群之中自然開始有人抱怨道,「你瞧瞧,我就說吧?這第二層,就有那種巨人,讓咱們耗費了好一番力氣,這第三層,自然是愈加使人絕望的存在了。」

當然立馬就有人附和,「就是就是,早就勸過你們,你們卻飄飄不聽。」

有這一二,自然就有三四,最後抱怨聲此起彼伏,聽得某位悄悄跟來的那對叔侄直皺眉頭。

那位模樣可愛的小男童扯了扯自己這位師叔的衣角,仰起一張小臉兒,滿是疑惑問道:「小夫子,眼下這種情況,明明需要一致對外才對,他們哪裡來得情志在這裡互相鬥嘴啊?」

這位粉雕玉琢的男童的師叔卻笑眯眯道:「小師侄啊,你可要記住了,這世界上呢,分為很多人,一種是明明最正確的道理,最正確的選擇明明就擺在自己面前,卻故意視而不見的。」

這位男子又掰開一根手指頭道:「另一種人是明明最正確的選擇與道理擺在自己面前,他卻壓根就不知道的,你要相信,這種人也是有的。」

男子有掰開半根手指頭,笑著道:「這最後一種人,便是那敢說又敢做的,放在如今,更是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在李清源一桿龍槍破入第二境的時候,血河之外的那座漆黑懸崖卻並不平靜,一眾人望向眼前這一幅幅愁雲慘淡萬里凝,血海滔天染碧空的模樣,皆禁不住打心底發寒。

人群之中,分為極其明顯的兩個陣營,一鮮血淋漓的血紅屍體成群結隊,一人族修士,抱團在一起,面色凝重望向眼前那一位位不斷從懸崖底畔攀爬上來,隊伍不斷擴充的血屍。

人群之中自然開始有人抱怨道,「你瞧瞧,我就說吧?這第二層,就有那種巨人,讓咱們耗費了好一番力氣,這第三層,自然是愈加使人絕望的存在了。」

當然立馬就有人附和,「就是就是,早就勸過你們,你們卻飄飄不聽。」

有這一二,自然就有三四,最後抱怨聲此起彼伏,聽得某位悄悄跟來的那對叔侄直皺眉頭。

那位模樣可愛的小男童扯了扯自己這位師叔的衣角,仰起一張小臉兒,滿是疑惑問道:「小夫子,眼下這種情況,明明需要一致對外才對,他們哪裡來得情志在這裡互相鬥嘴啊?」

這位粉雕玉琢的男童的師叔卻笑眯眯道:「小師侄啊,你可要記住了,這世界上呢,分為很多人,一種是明明最正確的道理,最正確的選擇明明就擺在自己面前,卻故意視而不見的。」

這位男子又掰開一根手指頭道:「另一種人是明明最正確的選擇與道理擺在自己面前,他卻壓根就不知道的,你要相信,這種人也是有的。」

男子有掰開半根手指頭,笑著道:「這最後一種人,便是那敢說又敢做的,放在如今,更是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在李清源一桿龍槍破入第二境的時候,血河之外的那座漆黑懸崖卻並不平靜,一眾人望向眼前這一幅幅愁雲慘淡萬里凝,血海滔天染碧空的模樣,皆禁不住打心底發寒。

人群之中,分為極其明顯的兩個陣營,一鮮血淋漓的血紅屍體成群結隊,一人族修士,抱團在一起,面色凝重望向眼前那一位位不斷從懸崖底畔攀爬上來,隊伍不斷擴充的血屍。

人群之中自然開始有人抱怨道,「你瞧瞧,我就說吧?這第二層,就有那種巨人,讓咱們耗費了好一番力氣,這第三層,自然是愈加使人絕望的存在了。」

當然立馬就有人附和,「就是就是,早就勸過你們,你們卻飄飄不聽。」

有這一二,自然就有三四,最後抱怨聲此起彼伏,聽得某位悄悄跟來的那對叔侄直皺眉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