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沒關係的,你不用在乎我的感受,反正我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很少,我所看見的世界也很少,所能理解到的東西也就很少。妹妹雖然貪玩但是她有着很強的適應能力,不像我即使和生活了十幾年的父母都不能特別融洽交談。」

「這也不是你的錯,畢竟你佔有的時間太少,唯一能和你無阻礙聊天的就是吳佳倩,吳佳倩肯定是不會天天陪你聊天,她有她的生活方式也有自己的圈子,你們兩個雖然有着兩種意識卻需要共用一個身體,勢必有一個人會受到局限,而你又是那種性格溫順的人肯定不會和妹妹搶佔主意識。」

吳佳倩欣慰的笑了笑,或許李子孝說到她心裏去了。

「現在這個身體的主意識歸我了但是我卻不能很好的利用它去創造自己的生活,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和妹妹分開,想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身體,不過這種想法只是在很早出現過。

現在我覺得能和妹妹交替意識才是最大的幸福,妹妹的快樂就是我的快樂,雖然我不能為她提供什麼但是我可以做到第一個支持她,不論做什麼事情或是決定我都是第一個支持她的人。可是現在她卻沉睡不醒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如果你不給我打電話的話我甚至都想放棄學業回家了。」

就算我給你打電話了也無法喚醒吳佳倩的意識啊,我能做的也只是安慰一下你。

「其實我覺得能夠喚醒我妹妹的只有你,我覺得我妹妹可能是喜歡你的,要不然也不會在你消失后她就變的沉默寡語最後甚至不想再次看到這個美麗的世界。」

「嗯?」李子孝低着頭攪拌著面前的咖啡,嘴角微微上揚抬起頭看着吳佳倩,「好了,別裝了,吳佳倩快點出來吧。其實你已經醒過來了對吧,要怪就怪你的姐姐說話太過誠實了。」

「嘁,你怎麼知道我早就醒過來了。」吳佳倩雙手背到腦袋後面身體向後倚著一副大大咧咧的樣子。

「我是從那句不想再次看到這個美麗的世界知道的,雖然你沉睡了但是並沒有說不會再次醒來,既然她這麼說可以斷定有兩個原因,這第一嘛就是她已經知道你醒過來了,這第二嘛就是她想給你牽紅線。」

聽到這話吳佳倩坐正了身子將手拍到桌子上俏臉微紅,「你,你不要胡說八道,誰,誰會喜歡你啊!」

「嗯?我有說你喜歡我嗎?我只是說為你牽紅線又沒有說對方是我,你這不打自招毛病還是沒有改掉。」

「幾個月不見你的嘴皮子又變厲害了,行,我說不過你,我喜歡你又怎麼了?難道有法律規定我不能喜歡人嗎?」

吳佳倩插著雙手斜着眼看李子孝,十足的大姐大模樣,反正話她說了也不怕別人笑話。

李子孝喝了一口咖啡,「糖放的有點少,我沒想到你告白的方式這麼簡單,真是個好姑娘敢愛敢恨的。」

突然李子孝探過身子伸手在她臉上摸了一下,僅僅是這一下就把吳佳倩嚇得縮回到椅子最後面。

「你,你要幹什麼?」

「你不是喜歡我嗎?我回應你的告白啊!」

「你少臭美了!我就這麼隨口一說,你以為我真的喜歡你啊!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嘁!」

吳佳倩假裝鎮定的諷刺了一番李子孝後端起面前的咖啡就喝了一大口。

「喂,那個咖啡……」

「噗……我滴媽呀!怎麼這麼燙。」

李子孝在對面看着吳佳倩鼻涕噴的滿臉都是彎著腰笑了好半天。

其他桌上的人也都是捂著嘴小聲的笑着。

吳佳倩知道自己出洋相了,找了張紙巾擦了擦臉上的鼻涕和咖啡,紅著臉就走出咖啡廳。

李子孝從透明的玻璃窗能看到吳佳倩到了外面又跺腳又捂臉的,看來剛才真的是給她羞的不行。

「這個活寶啊,怎麼感覺跟姬若冰附身了似的呢。不過,能變回原來的樣子這一趟算是沒有白出來。」

李子孝來到前台結了賬給凌月使了個眼色後走了出去,李子孝走出去后凌月也來到前台結了賬走了出去。

李子孝和吳佳倩又寒暄了幾句才送她上了開往理工大學的公交車。

「主人。」

「走吧,咱們也該回家吃飯了。」

李子孝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是下午五點半了,回到家收拾一下也該迎接今天最重要的一位客人了。

一路無話。

李子孝回到家發現楊莎妮正在打掃屋子。

「莎莎飯做好了嗎?」

「正在燉雞湯,我讓若冰看着呢。」

「等等,你說你讓若冰看着?」

「對啊。」

李子孝沒有說話快速跑進了廚房,果然不出他所料,姬若冰正從鍋里扥(den四聲)出一塊雞腿要往嘴裏塞。

「我說你幹什麼呢?」

姬若冰身體僵住了,她慢慢回過頭尷尬地笑了笑,「嘿,那什麼,我,我嘗一下這肉入沒入味兒。」

「嘗完了嗎?」

「還,還沒有,正打算嘗,你要不要也嘗一口。」

「是是是,你還沒有嘗完。」

李子孝伸出手捏著姬若冰兩邊的腮幫子就使勁的拽。

「哎哎哎,疼疼疼,我,我不敢了,你鬆開手吧。」

姬若冰的嘴被扯的很長,口水順着嘴角往外流。

「下次還偷不偷吃了?」

「不,不偷吃了,你快點鬆開手,我的,我的口水都流出來了。」

「你先把雞腿放回去。」

姬若冰慢慢的將雞腿放回到燉鍋里,李子孝這才鬆開的手,再看姬若冰兩腮通紅通紅的還有兩個指印。

「莎莎,你來看着吧,讓若冰去打掃。」

李子孝生怕姬若冰會再偷吃,直接在廚房把楊莎妮喊了進來。

「我打掃就可以了,讓若冰看着也不會有事。」楊莎妮站在廚房門口說着。

「她是沒有事,我怕鍋里的雞肉有事。」李子孝斜着眼瞪着姬若冰氣呼呼的說道。

楊莎妮這才發現姬若冰兩腮紅紅的笑呵呵的來到她面前,「若冰你怎麼學古代人擦胭脂了啊?你看你這臉紅紅的塗得有點多了。」說完楊莎妮捂著嘴笑的都直不起腰了。

「什麼胭脂啊!這是李子孝這個混球捏的!哎呦,疼死我了,我不就嘗一嘗肉入沒入味嘛,他就給我捏成這樣了!」

「你嘗肉入沒入味挑雞腿嘗?你這小腦袋瓜子倒是不傻,就那塊肉好吃對吧?」

李子孝敲了一下姬若冰的額頭,拉着她走出了廚房。

「莎莎你就辛苦一下吧,對了!」李子孝突然想到什麼又轉回到廚房,「你打電話告訴梁嫣來了嗎?」

「我告訴她了啊,她說有些事情要晚點過來。」

「哦哦,那我就不給她打電話了。」

說完李子孝帶着姬若冰來到了客廳,客廳早就被楊莎妮打掃乾淨了,杯子,沙發墊子全都擺放的整整齊齊的。

「真不愧是做過家庭主婦的人,收拾起屋子來真是乾淨利索,若冰你也學學人家莎莎,你看看你就知道偷吃。」

「我怎麼了?我餓了當……」

「叮鈴。」

「來了。」李子孝指了指姬若冰,「一會兒少說話知道了嗎?」

這個時候閆潤藤也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李子孝把門打開笑呵呵的說道,「老師你來啦!」

秦曦倩將一個白色的手提袋遞給李子孝。

「這是早晨我借的衣服,已經洗完了。」

秦曦倩這麼一說李子孝才發現原來她換了一身衣服,白色的短袖T恤外套著一個深藍色的牛仔連衣裙,大腿裸-露在空氣中沒有穿絲-襪腳上是白色的小涼鞋,很精緻。如果秦曦倩沒有表現的一副冷冰冰的樣子而是微笑着的話一定非常可愛,再加上精美的臉龐上那沒有邊框的眼鏡更增添了一絲文靜。

李子孝搖著頭,只是可惜啊,表現的太冷了。

「你搖頭幹什麼?」

。 九點左右,約翰在住宿處門外抽煙,不一會兒左恩就跑到不遠處小解。卡爾斯也點着香煙走了過來。

幾人身邊沒什麼人,靠的也不算近。

「他們老大住的地方和武器庫靠的比想像中的近,倆邊的守衛都可以互相支援,而制酒廠在東邊很好搞定。」約翰抽著煙,語氣不重不輕的說到。

「所以我們怎麼辦?」卡爾斯漫不經心的問道。

「左恩你叫人去弄出點動靜來。卡爾斯我們先去搞定製酒廠那邊的守衛,接着放火燒掉製造更大的混亂后就前往核心地抓人。左恩你到時候帶着自己的人,見機行事。」約翰吸完最後一口煙就把煙頭丟在腳下踩滅。

「收到。」尿完的左恩抖了抖,接着就離開了這裏。

「等下我們在廠區外東邊的那堆廢木頭堆集合。」說完約翰就離開了這裏。

卡爾斯抽著煙沒有回應。

回到房間多羅姆和比利一同看向約翰

「行動。」

接着倆人把手槍插入槍套。

跟着約翰在黑夜中緩慢靠近廠區。

附近有不少樹木,但越靠近制酒廠,四周就越空曠,但還好有不少木材堆積在附近。

三人接着夜色來到了制酒廠東邊的一堆木材堆旁,這裏都是油燈,昏暗的火光照不亮所有地方。

不一會兒卡爾斯帶着倆個手下就來到了這裏。

「等左恩那邊有些動靜后我們就過去解決樓梯口那倆個傢伙,接着我們再上樓解決那的倆個狙擊手,而卡爾斯探長你們就解決側面和後面四個。」約翰看了一眼白天觀察到了二樓倆個狙擊手的位置,簡單吩咐了一下。

「沒問題。」卡爾斯打量了一眼自己所要解決的目標,點頭說到。

接着約翰帶着多羅姆前往背門的樓梯口。

倆人嘯狼幫的成員正在抽煙,埋怨今晚的輪值。

不一會兒,住宿區那邊,傳來一些吵鬧聲,接着聲音越來越大。伴隨着大量的咒罵。

開始幾個守衛也沒有在意,但隨着動靜開始變大,幾人不可避免的朝着那邊望去。

樓特口的倆人也往前瞭望的時候,約翰和多羅姆從倆人身後出現迅速捂住倆人的嘴接着一刀封喉解決了倆人。

「把屍體藏起來。避免這些傢伙過早發現。」約翰說完就拉着屍體丟到了拐角處用布袋掩蓋了起來。

而後倆人順着樓梯腳步輕盈的上去。

同一時間,卡爾斯也帶着剩餘的三人,趕往了剩下的四人身後,沒多少意外的解決的幾人,卡爾斯幾人打開制酒廠的門,把屍體丟盡了廠內。

不出約翰所料倆個狙擊手正坐在集結用望眼鏡看着住宿區發生了什麼事情。

在約翰和多羅姆上樓的時候倆人正在討論發生了什麼。

「哪裏怎麼了。」一位狙擊手看着住宿區的方向問道。

值班守衛是很無聊的事情,難得發生點什麼有趣的事,所以倆人都沒有察覺輕聲登上二樓的約翰和多羅姆。

「似乎有人打架了,那群傢伙把倆個打架的人圍了起來。」拿着望遠鏡的守衛一邊看,一邊給身邊的夥伴訴說着哪裏發生的事情。

「哦~他們不出意外的開始了下注,倆人看起來實力相當,塊頭都差不多。倆人準備開始了,在互相咒罵,動手了,動手了!」

另外一位聽的心痒痒「媽的給我看看。」值班的時候也就期盼發生點什麼度過這無聊的夜晚。

從自家兄弟手裏奪過望眼鏡,接着朝住宿區的空地看去。

望眼鏡內,左恩的一位手下和其他隊的護衛發生了衝突。而左恩正在圍觀的人群中收錢。

視野中倆個壯漢扭打在了一起,不算專業但也算得上經常。

「哦~左邊的傢伙要輸了。」拿着望眼鏡的守衛說到。

然而下一句話還沒說出來,倆人就被匕首抹了脖子。

倆人把屍體拖進二樓的房間,接着約翰撿起望眼鏡。帶上了守衛的帽子,然後用望遠鏡觀察核心區和武器庫的情況。這是卡爾斯也走了上來。

核心區的人似乎也被住宿區的事情吸引了過去,裏面的人員很多。約翰藉著望遠鏡和極高的視力觀察這這倆個地方的狙擊手位置。

「看到什麼了嗎?」卡爾斯在一邊問道。

「看到了人很多,左恩是在組織賭錢嗎?」約翰朝左恩的位置看了一眼,好吧的確是在賭錢,貌似這傢伙還是莊家。

約翰看到自己想看到的東西后就把望眼鏡交給了卡爾斯。

卡爾斯也拿着觀察了好一會兒,接着放下望眼鏡。

「我已經叫他們把酒倒在各處,直接燒?」卡爾斯問道。

「留一個人在這,我們五個人先從住宿區的後面悄悄前往核心地和武器庫。」約翰指著再二樓指著自己剛才觀察到了地方。

卡爾斯端起望眼鏡看向約翰指著的地方。然後點點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