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直到前兩日,又隱約聽到什麼賣院子,什麼好大的膽子,什麼想跑之類的話。 正午時分。

天穹下飛舞的煙塵落定,遠處巨峰進入眼帘,樹木高聳參天,山岩陡峭奇峻,幽深的密林深處,裊裊白霧騰起繚繞在虛空下。

前行的車輦,馬匹停駐,青冥山下荒野,眾人抬首仰望,眼眸中目光異樣。

「公子,前方就是青冥山,想必從此刻起所有人,將會分開進入其中。」

「傳聞寶藏就在其中,有緣者可得,所有人目標一致,看來很快這叢林中將會展開瘋狂的殺戮。」

聞聲。

楚非梵淡然輕笑,他豈會不知此行的兇險,慾望的促使下,人性的貪婪將會暴露無餘。

各方勢力爭相搶奪,殺戮縱橫那是必然,要想活下去只能以殺止殺。

戰爭大陸法則如此,叢林法則亦是如此。

「月夕,我們不急着進入,這青冥山若真如傳聞,那樣詭異,恐怖,率先進入者只能成為炮灰。」

「子龍,世信下馬歇息,一個時辰后我們在出發!」

言罷。

楚非梵將視線投向狄仁傑,只見他帶領仇鋒,李元芳,王彥章還有數名江湖人士,和其他人一樣急速向青冥山中走去。

一個時辰后。

原本人影灼灼山腳下,此時只剩下楚非梵,趙雲,羅世信,冷月夕四人。

他驟然騰起身影,將馬匹交給山下負責看守的江湖武者,交付足夠的費用,四人結伴前行進入青冥山中。

叢林中,荊棘遍野,濃郁的潮濕腐朽氣息撲來,陽關順着山峰縫隙照耀在古樹上,星星點點的光暈穿透古樹,灑落在佈滿青苔的地面上。

視線掃視而過,一道腳印出現,他抬手示意眾人沿着腳印前行。

「小賤,馬上幫我掃描叢林中擁有生命體質的存在。」

「滴,系統正在掃描…………」

片刻。

楚非梵腦海中出現一張地圖,凡是擁有生命體質全部被標註為紅點,他心下駭然,再次被系統的強大震驚。

「這系統掃描生命體質是根據熱感應?」

低沉的自語聲響起,他依舊急速前行,一個時辰后大家終於穿過叢林,來到一處空曠之地。

驀然間。

一股刺鼻的血腥之氣傳來,楚非梵內視系統頁面,發現密密麻麻的小紅點不斷向他們靠近。

定神環顧四周,叢林中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荊棘中森幽的寒光傳來。

「公子小心,有狼群!」

冷月夕最先反應,玉手微抬,長劍出鞘,水眸中警惕的目光掠動。

「狼群會出現在這裏,這其中一定有詐!」

楚非梵篤定的聲音響起,這裏屬於青冥山外圍,先前進入其中的武者,不曾遇到狼群的攻擊,為什麼偏偏他們剛剛進入就會一道狼群。

是意外,還是有人在暗中操縱。

「公子,馬上離開這裏,狼**給月夕!」

「不用,區區狼群休想傷我!」

「月夕,子龍,世信你們退後!」

楚非梵環顧四周,看着不斷逼近的狼群,它們毛髮倒豎,爪子不斷肆虐在地面上。

一道道細長的痕迹出現,低吟的嘶吼聲響徹天際,顯然它們是在伺機而動,要想一舉將楚非梵一行全部撕咬城碎片。

「畜生不可怕,可怕的是操縱這畜生的人!」

「閣下何不現身一見,御獸術如此精湛,想必在江湖上絕非無名之輩。」

雄渾有力的聲響傳遍虛空,回蕩在叢林中,趙雲,羅世信,冷月夕三人臉上噙著疑惑之色。

難道這群狼是被人操控的?

趙雲臉色鐵青,細長的眸子中殺意盡顯,抽出青釭劍,移步站在楚非梵身旁。

「哈哈哈~~~」

「楚帝果真非常人可比,一眼便看穿在下的手段,真是讓人震驚。」

「不過可惜,很快你們就會成為群狼口中之物,好好享受吧。」

一道沙啞的笑聲回蕩在叢林中,楚非梵冷笑一聲,臉上噙著不屑之色,顯然此人並沒有深刻了解過自己,御獸術並非只有他一人懂得。

一道奇異的聲響從楚非梵口中發出,伴隨着真氣的傳播,四周狂躁的狼群瞬間安靜下來,扭頭驚慌失措的搖著尾巴逃竄而去。

「雕蟲小技,閣下的手段並不高明!」

話音落。

他抬手示意三人將長劍收起來,轉身再次出發穿過空曠荒野,向叢林深處走去。

不斷前行中血腥之氣愈來愈烈,空氣中縈繞蝕骨的肅殺之氣,冷月夕倩影從楚非梵身旁走過,白色的衣裙瞬間被醒目的赤紅侵染。

冷月夕看着衣衫的血漬,視線向兩旁的枯葉上看去,滴滴噠噠的血珠子,不斷滑落而下,宛若跳動的精靈的一樣。

「公子,前方肯定發生大規模廝殺,也不知道是兩股勢力居然在這裏就火拚在一起。」

「上前看看不就知道了!」

眾人身影掠動,快速向前衝去,入目儘是殘屍斷劍,地面上數百道屍體倒在血泊中。

楚非梵神情一凝,臉上浮現出錯愕之色,這地面上慘死之人都是天羅門人,而且當日在飛仙酒樓和玄雲宗發生衝突的武者就在其中。

「月夕,這些人會不會是被玄雲宗所殺,他們全部都是被一劍斃命,對手顯然是劍道高手。」

「公子,進入青冥山眾多勢力中,可以一劍將這些人全部斬殺的太多了,但月夕可以斷定這些人絕不是玄雲宗人所殺。」

「何以見得?」

冷月夕感受到楚非梵的疑惑,堅定的聲音響起:「公子,玄雲宗有他們特質的兵器,手中比較特殊全部都是前寬后窄。」

「公子看看他們的傷痕,顯然是被鋒利的直劍所為!」

冷月夕說着,她腦海中響起三股勢力,而這其中就包括天門的李元芳。

眼前的殺人手法和李元芳非常相似,可她現在不敢確定,所以並沒有開口告知楚非梵。

「走吧!」

「他們進入青冥山,就應該有被殺的準備!」

冷冽的聲音響起,楚非梵起身沒有絲毫的停留,沿着枯枝已經這段的叢林繼續趕路。

「轟隆!」

「轟隆!」

「轟隆!」

接連三道響徹雲霄的爆炸聲傳來,叢林中棲息的孤鳥瘋狂的揮動着翅膀,朝着天穹稿高飛而去。

「砰!」

一道宛若火山爆發般的光柱衝天而起,昏暗的叢林被照耀的金光粼粼,讓人猶如置身在金碧輝煌的聖殿中一樣。 漸漸地,江漓對秦楓暗暗傾心,而秦楓對其也頗有好感,只是要結為道侶,還未到那一步。

對於道侶一事,洛筱予等人不會阻礙秦楓,雖然會有些醋意,各自有些心思,但若秦楓真心喜歡,她們也會衷心接受。

這一夜,秦楓與江漓來到羽華山附近的一座湖畔,二人漫步在月光之下,邊走邊聊,修鍊中的感悟或困惑,宗門之間的恩怨矛盾,九重天上的奇聞軼事,無話不談。

許久之後,二人才返回羽華山,道了別。

秦楓閑庭信步,經過一座庭院,只見那裏有着一道身影倚著欄桿,獨自望着空中之月,顯得有些落寞。

那人一襲白色長裙,身形高挑,有着玲瓏曲線,身上散發着聖潔之光,與空中月華遙相呼應。

她有着絕世容顏,左嘴角有着一顆美人痣,更是有着兩個醉人的酒窩。

「惜夢。」秦楓沖那人喚道,正是神宮惜夢。

那人吃了一驚,站直身子,望了過來,見是秦楓,輕喚道:「師兄。」

雖然加入了太極門,成了門人之一,但神宮惜夢只在外人面前叫秦楓為門主,私下時始終喜歡叫他師兄,秦楓對此也不以為意,反倒覺得更好。

說起來,神宮惜夢天資不凡,更有傾城傾國之資,追求者不少,但她卻始終沒有選擇道侶,獨自一人。

她之前拜了一個師父,與南宮白羽有着同門之誼,但在得知秦楓建立太極門之後,便毅然來了這裏。

轉眼也有數月了,但秦楓與她相見並不多,交談更少。

秦楓不由自主地步入庭院之中,隔着欄桿與神宮惜夢相對而立。

眼前之人,曾是仙靈大陸的聖女,是仙靈大陸無數男子心中的女神,而到了九重天,亦是不少人的傾慕對象。

擁有幻夢聖體的她天生透著聖潔,比皎潔的月華更加聖潔。

秦楓望着眼前完美無瑕的女子,不禁有些痴了,腦中回想起往昔的一幕幕。

「師兄。」神宮惜夢再次輕聲呼喚,臉頰浮起兩抹紅暈,卻是秦楓先前的目光太過直了。

秦楓回過神來,歉意一笑。

「惜夢,你之前跟隨的是了夢聖尊吧?」秦楓問道,以掩飾剛剛的尷尬。

「嗯。」神宮惜夢頷首,道「師尊對於幻之一道感悟頗深,聽說已在嘗試突破靈神。」

秦楓恍然,他對於了夢聖尊知曉一二,對方在大羅天可謂是幻之一道的佼佼者,恐怕只有甄笛等極少的二三人可以匹敵。

「幻……魂……靈……」秦楓呢喃,想到前不久與時空神尊的對話,暗忖,「看來要加強靈魂的修鍊了。」

隨即,他抬頭道:「惜夢,不知你可否為我引薦下了夢聖尊?我想與其探討幻之一道,研究靈魂修鍊。」

「自然可以,若是師兄明日沒事,我便帶你去拜訪師尊。」神宮惜夢道。

「好。」秦楓應道。

二人隔着欄桿又閑談幾句,約定好明日之事,秦楓才告別離開。

神宮惜夢望着漸行漸遠的身影,忽地低聲輕嘆:「若是我也有個祖爺爺就好了……」

。 「好,既然你這麼想吃我做的飯,那就等半個小時,我去準備。」說著,男人低頭深深的吻了一下她的臉,這才起身,往廚房走去。

溫惜的冰箱會有助理每周給塞滿的食物,陸卿寒打開冰箱,都是滿的。他挑選了幾樣需要的食材,抬起頭就看見溫惜站在門口,手裡拎著一個淺粉色的圍裙。

她伸手揚了一下。

陸卿寒挑眉,眼底帶著笑,「一定要戴嗎?」

溫惜點頭,走過來,男人張開手臂,順從的讓她戴上圍裙。看著男人身上戴著淺粉色的圍裙,溫惜噗嗤一聲笑出聲來,「就是有點小了,但是也可以擋一擋油污。」

陸卿寒切了番茄。

他看著溫惜的笑容,內心也高興起來,「出去吧,這裡有油煙。」

溫惜走了出去,她坐在沙發上看了一會兒電視,又拿著手機走到了廚房,對準了正在做飯的男人,拍了幾張照片。她忘記開靜音了,拍照有聲音,陸卿寒看過來,溫惜將手機藏在背後,「我就是過來看看。」男人似乎是看到了她在拍照,陸卿寒也知道自己此刻是什麼樣子,但是看著她嬌俏的臉跟唇角的梨渦,他只是說,「那看完了嗎?」

「看完了,我出去了。」

溫惜回到了客廳,看著手機裡面的圖片。

男人側臉英俊,輪廓線流暢。

穿著一件簡單的黑色T,外面是一件淺粉色有些小了的圍裙。她第一次看男人穿淺粉色的女士圍裙,唇角一直帶著笑。

如果,能夠每天都這樣,該多好。

可是這個男人,終究不會屬於自己。

他會為了自己做飯。

也會給沐舒羽做飯。

想到這裡,她就心口一陣酸澀。

溫惜強迫讓自己不要去想這些。

看了一會兒電影。

空氣裡面傳來一陣飯菜的香味。

溫惜走到了廚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