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場上幾個人的想法不一:

佐助:[居然連這樣的術都不行么,如果是鳴人的話。]

大蛇丸:[看來佐助真的是很完美的容器。]

兜推了推眼鏡不想說話,佐助是木葉下忍?木葉的評判機制是什麼情況,自己可是能和卡卡西五五開的人,可是。。

佐助拿出一瓶生命藥水一飲而盡,恢復了一下狀態後走向君麻呂。

「你看起來快死了。」坑中有著不少斷裂的骨頭,君麻呂滿臉鮮血,不過佐助很確定這個傷害不是自己造成的,應該是他自己的原因。[身患重病么。]

「呼呼,你的確比我更適合做大蛇丸大人的容器。」君麻呂虛弱的聲音也不能放下心心念念的大蛇丸。

「我對成為他的容器可沒什麼興趣。」佐助是來白嫖的,三年後龍王歸位,大蛇丸就是下鍋的食材,翱翔天空的鷹怎麼可能會被畏畏縮縮的蛇吃掉。

「不過我還沒有打敗你,把這個喝了,有沒有用不知道,但是可以試試。」佐助說話間不等君麻呂同意,一瓶生命藥水就灌了進去,這個人還不錯,這樣死掉了太可惜。

佐助徑直走到兜面前,「這樣就可以了?大蛇丸呢?」

「別急,佐助君,這麼想見到我嗎?」兜身旁一個大眾臉的男人開口。

「你是?」在佐助的感知中,這應該不是人才多,和一具屍體一樣,身上還到處都是裂痕。

「死人復生的忍術,我就是靠這個才成功殺掉三代目火影的。」

「我對這種褻瀆死者的忍術不感興趣。」佐助已經確定了,這應該就是那條蛇的一個傳聲器。

「畢竟佐助君你可不是以叛逃木葉的身份來到我這裡的,還有鳴人君的時空間忍術,再怎麼小心都不為過吧。不過我答應他會給他咒印相關的材料,現在讓他來拿東西好了,有些事情我需要和他商討一下。」

大蛇丸還是講信用的,但是佐助的身份不是叛忍,那這個情況就有待商榷了,可就算是卧底又能怎麼樣,就算佐助是坨屎,大蛇丸也會張嘴嗦兩口,宇智波太香了,忍不住。

不過鳴人可不這麼想,你大蛇丸想要宇智波貓娘,香香軟軟要了人家身子,做夢去吧,給你來個牛頭馬面,下去見閻王。

佐助拿出飛雷神苦無,輸入查克拉呼喚鳴人。

「唰」一道金光閃過,鳴人出現在佐助身邊。

「怎麼了這是?」鳴人一出現這邊就下雨,看樣子還是雷陣雨,拿出傘打開避雨。

又掃見地上斷裂的骨頭,那應該是君麻呂,躺在坑裡不知死活,身上還不時有電光閃爍。

應該是佐助放了發麒麟打的,不過佐助狀態這麼好,估計是磕葯了,還有這個身後的劍,怎麼這麼眼熟,不就是草薙劍么,一來就發神裝,大蛇丸這邊待遇不錯啊。

「沒打過。」佐助指了指面前的殭屍,「他找你有事。」

「是蛇叔嗎?」這滿臉的裂紋和漆黑的眼睛,鳴人就知道這是穢土轉生,可是兜還在旁邊站著呢,那這個人應該是大蛇丸沒錯。

「鳴人君,你還真是給我帶來了一個大驚喜。」大蛇丸說話間拿出一個捲軸。「裡面是關於咒印的資料,不過最基礎的東西可是很珍貴的哦。」

[蛇叔你在唬誰,最關鍵的東西不應該是重吾的體液么。]想歸想鳴人沒說,這話要是說出去不就是打大蛇丸臉,這可是第一次木葉忍村與木葉叛忍合作,要有良好的開端,佐助還在這白嫖人家東西呢,就當學費了。

「滿意就好,合作愉快,蛇叔。」鳴人笑嘻嘻的收起了捲軸。

「大蛇丸大人。」虛弱的聲音從身後響起,此時的君麻呂已經能走路了。

「你的身體。」兜感到不可思議,剛剛才派人拿擔架來,現在君麻呂自己能起來了,你是不是在演我。

「我覺得我好了。」君麻呂握了握手,這種實感多久都沒有體會過了,充沛的體力和充足的查克拉。

「我剛剛給他餵了那個藥水。」佐助適時給鳴人解疑答惑。

[我可不知道拿東西還能治血繼病]「給。」鳴人伸手一個金蘋果,這孩子熬骨頭湯肯定能熬好幾鍋,吃個蘋果試試看。

「謝謝。」君麻呂結果金光閃閃的蘋果。

「這是什麼,鳴人君?還有那個藥水,我也很感興趣。」大蛇丸發現,不止是佐助,鳴人也總能帶給他驚喜,可就是這孩子是九尾人柱力,還有時空間忍術不好抓,不然早都綁到基地做研究了。

「我們可以做交易。」鳴人瞥了一眼佐助,為了你我可真是操碎了心,趕緊讓你哥給我送兩對寫輪眼來。

「你想要什麼?」

「他。」鳴人伸手指了指佐助,「我最近看了一本書,上面寫著妙木山,龍地洞和濕骨林三個聖地,裡面有學習關於仙人模式掌握自然能量的力量,佐助他要學會,我想這對於蛇叔你來將問題應該不大。」

未來開仙術須佐能乎的時候,可不要全身蝌蚪文了,讓重吾爬開,自己和佐助打斑爺就OK,所以這仙人模式得早早安排。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我不需要你的認可,我只要夜場的經營權。」

「你搞搞清楚!我是你爸!你現在命令起我來了?等哪一天你憑實力坐上我這個位置,才有你說話的份!」白崇喝了口水,緩了口氣說,「夜場賣掉了,以後你給我把心思好好放到集團上!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也不要再來往了!」

「區區一個夜場,一年營業額都抵不上公司一天流水交的稅,你賣掉夜場能有什麼好處?」白業羽沉下眸,不屑地問。

「我倒想問問你,你還想在音樂上浪費多少精力?!」

「別拿我和你比。」

白崇哈的一笑,坐回到椅子里,沉沉地說:「好,我可以把夜場的經營權還給你。我也可以告訴你,夜場是北闌集團收購的,是北野颯要的,收購價格3000萬。只要你在一周內賺得到這個錢,我就把夜場轉賣給你。賺不到——哼,你就知道你有幾斤幾兩了,乖乖給我到集團學習!」

–章節佔位–

「颯?」白業羽皺眉。

「沒錯,就是他。這一周,你不許到親戚朋友那裡去借錢,只能憑藉你的自己的能力賺到這三千萬,只要你賺得到,夜場照原樣營業,以後你玩音樂,我和你媽都不會再說半句!」

「這可是你說的。」

「我們就按商人的這一套來,我說到做到。」

「好,我賺給你看。」白業羽握拳,離開書房。

黑鴉等在門口。

白業羽看都沒看他一眼,徑直走過去。

黑鴉擔心地跟上去。

「別來管我,不需要一個二心的助手。」

「少爺,對不起。」

白業羽低哼。

「少爺,我也不想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但是邢少爺也開始接手邢家的業務,不僅和北少爺有合作,還打算賀家訂婚。照這麼下去,白家會被孤立,您會被孤立,白石集團的未來……」

「你看見我被孤立了嗎?」

「抱歉……」

「黑鴉。」白業羽停下腳步,斜斜勾起唇角,眸間如鷹隼般銳利,「你是覺得我桀驁不馴,每天只知道玩樂,和颯和那菜丁的差距會越來越大是嗎?所以,在你眼中,我已經一無是處、比那小菜丁還不如了?」

「少爺,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從沒有這麼認為過。」

「那你最好清楚,我不是善類。該是我的,我一分都不會讓。」

黑鴉應了聲,尊敬地低下頭。

「你盯著夜場,和經理保持聯繫。幫我告訴鵺,我一定會保住夜場,保住我們的舞台。」白業羽唇邊掛著玩世不恭的弧度,繼續往前走。

「我知道了。」

白業羽走進房間。

月光照在吉他上。

他坐回高凳,抱住了吉他。

手指一撥,破音。

鵺……

這是黑鳥唯一的舞台,是鵺唯一的舞台。

他說過,不會允許任何人破壞夜場。

他警告過颯,警告過他和鵺保持距離,不許接近鵺。

可是,北野颯卻對夜場下了手。

那就不要怪他,翻臉不認人了。

白業羽抓住弦。

嘣——

—–

弦被生生扯斷。

他收起曲譜和吉他,拉上窗帘,垂著眸走回床邊。。 「難道不是嗎?」殷莉莉看了看周圍,才慢慢地開口道:「這裡也沒有其他人,你就聽我說一說也沒事,你說你查出來什麼貪官污吏啊,處置的時候丟給小七就好了,你和帆兒在外頭遊山玩水,到了一個地方說不定順手就解決了一個壞人,但是小七可就麻煩了,沒日沒夜地處理奏章,我看著都覺得累啊,你說誰給誰打工?他一個皇帝反倒是不如你們活的愜意呢!」

「姑娘這些話可曾跟小七說過?」納蘭珉皓眸中晦暗不明,他有些不明白千帆為什麼會信任這麼一個說話不經過大腦的女子?難道她不知道這些話很有可能給帆兒招來殺身之禍么?若是這個女人在背後挑唆一番,小七會不會也不再相信他們?自古以來最忌枕邊風啊!更何況紅顏禍國……

「當然沒有!你當我真的傻啊!」殷莉莉翻了個白眼,絲毫沒有察覺到納蘭珉皓複雜的心情,繼續說道:「太后對我非常不喜,若是小七在做皇帝,我估計我們之間不會長遠的。」

「為什麼?」納蘭珉皓覺得這個女子的思維似乎和常人不太一樣,怎麼別人看重的東西她都不看重,別人覺得不重要的東西她反倒是覺得非常重要呢?

「你想啊,一個在這個男人生命中佔據相當重要地位的女人,也就是我的未來婆婆,太后大人,成日成日地在他面前說我這個女子不好,你說時間久了他會不會也覺得我不好?」殷莉莉只覺得為什麼納蘭珉皓這麼笨?外人不是都誇他聰慧非常的么?連這麼簡單的道理都看不透,哪裡聰明了?想到這裡,她不禁扶額嘆息道:「自古婆媳關係都不好的,更何況太后本來就不喜歡我,我說納蘭珉皓,你要是真心希望小七跟我能過的長久,還是趕快自己去做皇帝好了,反正帆兒和你母親相處很融洽不是?」

「你為什麼不自己努力下?」納蘭珉皓現在倒是明白了殷莉莉的意思,看來她與太后的關係並不是很好,不過他可沒興趣替小七去做皇上,於是立刻搖頭道:「小七最大的夢想就是做皇帝,若是你真的愛他,我想你還是好好處理你和太后的關係更重要。」

「世子!」殷莉莉還想說什麼,這個時候姜不知已經出現在他們面前,手裡拎著的正是劉琦帶血的頭顱,看到這一幕,殷莉莉不禁連退了好幾步,雖然她來古代有段時間了,但還是不能適應這個到處殺人的地方。

「屬下已經清理門戶,世子,劉琦身上似乎有這個,」姜不知把自己從劉琦身上搜出來的一張地圖遞給納蘭珉皓,隨後說道:「看上去應該是元尊藏身之地的地圖,世子,咱們要不要去查探下?」

姜不知說完,便看到納蘭珉皓點點頭,隨後說道:「寒霜,你帶人送殷姑娘回去,我帶人去追元尊!」

「不行不行!我不能回去!」殷莉莉立刻反對道:「元尊把我抓來一定是為了他現在躲藏的那個地方,那麼我的血肯定是那個地方必須要用到的,咱們既然都去了自然要弄明白這個元尊究竟是要做什麼對不對?」

「她說的對,咱們不如一起去吧!」這個時候眾人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殷莉莉回頭便看到千帆一步步走到他們面前,不禁驚訝地指著她說道:「你不是……」

「你怎麼這麼快趕回來了?」納蘭珉皓看到千帆安然無恙地出現在自己得面前,似乎並不是很意外,立刻笑著走過去拉著她的手說道:「那邊的事都處理好了?」

「那邊有賁子在看著,而且納蘭明的軍隊聽到京城被滅的事已經軍心潰散,吳崢帶人沒費多大力氣便衝散了他們,不過人數太多,戰事還有些膠著,」千帆看著納蘭珉皓如釋重負的表情,知道他一直在擔心自己,但是為了自己能夠親手報仇還是放她自己去了珈藍,想到這裡,她才笑著說道:「現在全天下都知道珈藍覆滅的事了。」

「納蘭明抓到沒有?」納蘭珉皓聽到千帆的話,並不關心其他人對於珈藍覆滅的事如何想,他第一個想到的便是納蘭明,那個人不管怎麼樣也在納蘭家生活了那麼久,後來才知道他是元尊的兒子,納蘭珉皓可不打算那麼輕易地放過他。

「跑了,不光是他,張桀也跑了,」千帆說到這裡才有些惱怒地說道:「不過張桀是往這裡跑的,所以我帶人追著他來了這裡,吳崢那邊也在派人找納蘭明的下落。」

「姐姐!」這時候,一直在遠處搜尋元尊下落的岳冷宇一眼看到了千帆,立刻飛奔過來說道:「姐姐,你沒事吧?」

「我說你這個沒眼色的,沒看到你姐姐跟你姐夫正甜蜜蜜地說話呢?」殷莉莉方才就沒插上話,這會怎麼可能讓岳冷宇搶了先,一把揪住他的衣領教訓道:「你這個大電燈泡,有什麼事待會再說!」

「啥叫大電燈泡?」岳冷宇的興趣立刻轉移了,只不過殷莉莉可受不了他好奇寶寶的樣子,立刻抱著頭大叫道:「你是十萬個為什麼啊!」

「什麼是十萬個為什麼?」岳冷宇發現殷莉莉真是妙語連珠啊,說出來的東西他都是聞所未聞,這下他可是更好奇了。

「冷宇,你就別難為莉莉了!」千帆笑著拉過殷莉莉,對岳冷宇說道:「咱們現在最主要的事是找到元尊,我想看看他到底是想要做什麼!」

納蘭珉皓對著地圖研究了一番,很快便帶人深入了林中,殷莉莉看著茂密的樹林,仰頭看了看被遮住的陽光,不禁皺起眉頭說道:「咱們這樣深入有些冒險啊,這樣的樹林之中很有可能會有毒蟲,若是被咬到可就麻煩了!」

千帆聽到殷莉莉這麼說,立刻轉身對小魚說道:「去把小鄧給咱們的驅蟲藥粉分下去!讓大家提高警惕!」

「你對這樣的環境很了解?」岳冷宇看了看周圍的環境,不解地說道:「這裡不像能有什麼危險啊?」

「你不知道,這是典型的雨林,也許是現在的環境沒有遭到破壞,所以雨林才會出現在這裡,不過我曾經參加過探險活動,深入過雨林,裡面的蝗蟲和毒蛇很多,我不知道這裡是不是一樣,但是有些準備還是好的!」殷莉莉看到他們都有些贊同才繼續說道:「至於元尊是不是在這裡設下了機關那我就不知道了。」

就在他們在雨林中穿梭的時候,遠在京城的洛朗空還沒有收到納蘭珉皓傳來的消息,因此他還不知道殷莉莉已經被救了出來,此刻雖然坐在御書房裡,但是心神早已經飛了出去。

「皇上!皇上!」鮮少露面的太后出現在御書房,看到自己的兒子就那樣失魂落魄地坐在那裡不禁有些心疼,若不是因著那個女子,她的皇兒又怎麼會變成這番模樣?

「太后您怎麼來了?」自從雲妃成為太后,洛朗空在人前都是喚她太后,但是雲妃反倒是懷念當年他叫自己母妃的情景,只不過現在最重要的便是勸他不要荒廢朝政。

「哀家聽說你三日未上早朝,為了一個女子你怎麼可以這樣?」她覺得自己並不是不通情達理的人,但是家國大業怎麼可以毀在一個女子手裡,想到這裡,太後繼續說道:「那不過是一個弱女子,你怎麼可能沉迷至此?難道你忘了這江山來之不易了嗎?」

「莉莉是個很好的女子,這一次失去她我才知道她對我來說有多麼重要……」洛朗空有些自責地嘆口氣說道:「我知道太后覺得她出身不高,但是對於已經坐上皇位的我來說,能得到自己一個真正愛的人該是多麼不容易的事?別人不知曉這其中的緣由,難道太后還不知道嗎?」

「皇上!」太后聽到自己兒子這般肺腑之言,久久未能說話,她一直以為洛朗空只不過是圖一時新鮮,畢竟殷莉莉是岳千帆送來的女子,卻沒想到他竟然動了真情,他們雲家究竟是欠了岳千帆什麼?好不容易讓洛朗空不再想著岳千帆,結果她又送來一個女子,而且來路不明,對洛朗空的大業沒有任何幫助,難道湟源國要毀在他們母子手上嗎2?

「太后可知,珈藍滅國了?」洛朗空似乎非常清楚自己娘親在想什麼,淡淡地笑著說道:「帆兒帶著神機營去復仇,天下怕是要亂了啊!」

「那你可有打算?」太后畢竟是太后,雖然一開始有些吃驚,卻還是很快穩住了心神,平靜地問道:「珉皓他們可有說些什麼?」

「統一天下是大勢所趨,只要莉莉安然無恙地回來,我便會御駕親征!」洛朗空緩緩地開口道:「湟源國會在我的手上走向輝煌,但是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殷莉莉必須為後。」

「你在威脅我?」太后的心有些痛,其實她不是不喜歡殷莉莉那個孩子,風趣幽默又充滿著生氣,她的兒子她又怎麼會不理解呢?這樣的女子對於洛朗空來說就如同陽光一般,而她最初的夢想不就是希望自己的兒子開心,哪怕是成為皇帝以後也會開心的嗎?

只不過她沒想到有一日她與兒子也會因為這麼一個女子變成了每一任皇帝和太后之間的關係,可是這一切不都是她自己造成的嗎?可是為了江山,她真的能讓那個孩子成為皇后嗎?那朝中的勢力該如何平衡?湟源國的未來又當如何呢?

。 魏嵐說著,順手把電視打開,調到平時播劇的台。

忙完這些,魏嵐才轉過身,一手提壺一手挎著籃子往外走,「阿婆我一會兒回來!」

顧阿婆見她火急火燎跟有什麼在後面追似的,拔高嗓子叮囑道:「慢著點,路滑,注意別讓薑湯灑出來燙著自己……」

「知道了!」

魏嵐聲音傳來,人早已消失在門口。

顧阿婆搖搖頭失笑,「冒失的丫頭。」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