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葉長生聽陳老虎說完之後心中疑慮更重,按理說那蘇萬通跟陳老虎年齡不相上下,他們是同一個年齡段的人,陳老虎熟知的這些民間風俗蘇萬通不可能不清楚。

可他為什麼會把家中的老墳完全倒置呢?而且大張旗鼓為蘇源修了墳立了碑,裏面卻是一座空墳?

這事兒怎麼都說不過去,但是如果真想探明究竟,恐怕還得自己親走一趟。

幾人說話間雨停了,蘇都這會兒已經將葉長生和陳老虎當做了自己人,拉着他們便往一條碎石坡過去,果然那裏在雨後好走的多。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媽,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我……沒想要多分……」

李司臉色一白,趕緊辯解。

「你不是這個意思,那能是什麼意思,真以為我老糊塗了嗎?」

「這些年,你們心裡都打什麼如意算盤,我心裡比誰都清楚,你也用不著在這裡騙我。」

老太太擺手說道,

李司啞口無言。

李素梅和李素妍,乾脆低著頭不說話。

她們也都和李司一樣,惦記老太太手裡的那點家產,都想著好好孝順老太太,等到老太太百年之後能多分一點。

以前老太太從未主動表態過

也從未主動說過什麼。

可現在老太太竟然是破天荒的說起這事,而且還是一副比誰都清楚的模樣。

這讓她們兩姐妹,都不敢言語了。

畢竟這裡這麼多的親朋好友,她們說是被老太太也揭穿說幾句,丟人的是她們自己。

所以現在她們選擇縮起腦袋做人。

此刻!

全場寂靜,大家都不說話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老太太的身上。

大家都想看看,老太太這要如何分家產。

老太太沒有立即說話,她沉默幾秒鐘后緩緩開口說道。

「我手裡的老物件不少,但值錢的沒多少,大多數老物件那,也就價值幾十萬,幾百萬罷了。」

此言一出!

全場響起不少的驚呼聲。

單價幾十萬,幾百萬,你竟然說不值錢,老太太你敢在彪悍一點嗎。

這時候老太太的聲音繼續想起。

「我已經提前找人鑒定過了,在所有的老物件裡面那,值錢的有兩三件,都是價值幾千萬的。」

這話說出口!

全場再度響起一陣驚呼。

有幾件價值幾千萬。

如此說來,老太太手裡的錢,光是老物件的這些錢就價值過億了?

這還只是老物件啊,要知道老太太的名下可是還有兩塊地皮的那。

「老太太的家底,這也太厚了吧。」

「都知道,老太太手裡有老物件,可沒想到光是老物件就價值過億了。」

「狗屁的老物件,那是古董,寶貝古董,說成是老物件那台掉價了。」

「價值過億的古董的,老太太的家底估計得兩三個億。」

「如此說來,這老太太不顯山不漏水,這輪家底也能拍的金李家莊前十了吧。」

「李家莊,億萬富豪都不到十個,老太太家底幾個億,至少得前五。」

「這不好說,不是說李福是李家莊首富那,那李福也就三億出頭罷了,老太太如過有三個億的話,估計老太太才是首富。」

大家輕聲議論著。

李司呼吸急促起來。

李素梅的呼吸也很急促,李素妍緊張的攥起拳頭,眼珠子直勾勾的盯著老太太。

作為兒女。

他們知道老太太有錢,但這是老太太第一次透露自己有多少家底。

而老太太這一透露。

他們也是被深深的震驚到了。

誰都沒想到,老太太的家底厚到這種程度,光是手裡的那些古董就價值超過一個億了。,

要知道!

他們兄妹裡面,最有錢的李司全部資產加在一起,那也就只有七八千萬罷了,都不到一個億。

而這還是他奮鬥二十年的結果。

李司的呼吸無比急促,他想的是如果自己能分走大部分老太太的家產,那自己的財富得翻一倍還多。

「不行,我得想辦法多分一些。」

「我可是李家唯一的男人,我兒子是他唯一的孫子,這得是給老李家傳宗接代,我們得多分一點啊。」

李司心裡暗暗的想著。

老太太心如明鏡。

她只是看李司的表情,就知道現在李司的心裡在想什麼。

老太太沒有揭穿他,而是目光掃過眾人繼續開口說道。

「我手裡的那些老物件那,也就一個億多。」

「除此之外,我手裡還有兩塊地皮,這事大家也都知道。」

「地皮的事情,我也已經問過價了,以後地皮會出售給萬龍地產,萬龍地產給開的價是2.5億。」

轟!

老太太這話說完,全場徹底的炸鍋了。。 往下怎麼辦?

現在唯一的線索就是這隻鞋盒子。

那個警長微微的一笑,打了一個電話,叫樓下的警察趕緊牽上來一隻警犬。

不大一會兒工夫,一條黑色警犬帶了上來。

警長把鞋盒子放到它鼻子旁邊,然後拍了拍它的頭。

警犬在原地轉了一圈兒,然後向出口跑去。

幾個人跟着警犬,從樓頂一直來到五樓。

警犬跑到504房間門前,抬起爪子,向門上抓去。

作陪的輔導員,忙敲了敲門:「裏面有人沒?我是導員。」

門很快就開了,從裏面露出兩隻女生的嫩臉。

他們一看見警犬,害怕的叫了一聲。

輔導員問道,「這隻鞋盒子是你們寢室誰的?」

一個女生看了一眼,馬上說道:「好幾千塊錢的鞋,除了老五,誰能穿得起呀!」

「老五在么?」

「在呀,怎麼了?」一個打扮很壕的女生露面了,見面前站着警察,並沒有露出半點驚訝,「找我?怎麼,我穿其樂礙著誰了?」

「警察在破案,你態度端正點好不?」輔導員道。

「我態度怎麼就不端正了?」

「你說,你拿這隻鞋盒子去幹什麼了?」

「幹什麼了?我拿它能幹什麼?扔到垃圾道里了唄!」

「垃圾道?」警長皺眉吟了一聲,「沒事了,沒你們事了。」

說着,轉身便向樓下走。

一伙人來到一樓垃圾間,看了一看,發現垃圾箱極大,而且蓋着一半的開口,要從裏面取出一隻鞋盒子不是太容易的事。

「看來……」警長看了一眼張凡。

張凡微微一笑:「要麼去問問清潔工?」

警長點點頭,剛要請輔導員找清潔工,警犬已經向外跑去了。

大家一路跑着,來到樓后。

只見一個身穿藍色工裝的清潔工正在收拾樓上扔下來的垃圾。

警犬低聲吼著,向清潔工撲去。

警察緊緊地拽著繩子,警犬才沒有把垃圾工撲倒。

「你們要幹什麼?」

垃圾工驚叫起來。

「你偷了八樓宿舍什麼東西,你自己清楚吧?」警長冷笑道。

「誰說的?」清潔工喊了起來。

「交待吧,有人已經拍下來你上樓頂的照片了,不然的話,我們也不會來找你。」

警長道。

清潔工半信半疑,皺眉抵抗道:「我上樓頂怎麼了?樓頂就不打掃衛生了?」

「問題是你帶一隻黑貂上樓頂幹什麼?別抵抗了,坦白交待,爭取寬大處理!」

清潔工臉色大變,說不出話來。

江風走上前:「你知道那把寶劍的價值嗎?兩個億知道不?也就是說,你盜竊了兩個億!這麼大的額度,夠判你什麼罪,你清楚吧?趕緊交待!」

清潔工終於頂不住了,撲通一下坐在草地上,「我,不,不是我,是別人支使我的……」

「誰?」

「是……我不敢說,我要是說了,全家完蛋啊!」

「你不說,全家才會完蛋!要知道,他們發現我們懷疑你之後,肯定要找你滅口!」

「這這這……」清潔工猶豫着,痛苦不堪。

「說吧,說了心裏就紮實了,主動交待,徹底交待,可以輕判。」警長道。

「是,是我二叔……他,他說,這把寶劍值40多萬,我弄到手之後,他給了我20……二叔真黑啊!兩個億的東西,他才給我20萬!」

「你二叔在哪?叫什麼名字?快說!」

「我二叔是我遠房的一個叔叔,是武林中人,他叫什麼名字,我真不知道,只聽說江湖上他有個外號,叫雲老頭,住在哪裏,我也不知道,他來無影去無蹤的,以前跟我沒什麼聯繫,上周突然來找我,要我幫他搞一把寶劍,他練武需要的。」

「雲老頭?」

張凡不由得叫了一聲。

「怎麼?張神醫認識他?」警長問。

「豈止是認識!簡直就是不共戴天!」

警長臉色一變,「這麼說,這個人不好找到了!」

「想找他?那太難了!這個人,以前在外省雲丘峰煉功,後來被我師父聯合幾個武林高手,給趕走了,也不知現在居住在什麼地方,這個人非常危險,隨時都可以殺人,手上不知有多少條人命呢。」

警長聽了,嘆了口氣:「這樣說來,想找到他,只有張神醫有希望了。你可以和你師父聯繫一下,問問此人最近的行蹤。只要有個大概的範圍,我們就可以在附近佈控和錄像篩查啊。」

張凡說:「好吧,我有消息就會跟你聯繫。」

警察帶着清潔工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