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沐雲軒陰沉的臉上,寒光閃動,殺意涌動,手中快速的幻化出一把劍,朝着黑暗冰焰魔獸的頭部斬去。

“砰!”劍碰到黑暗冰焰魔獸身上的鱗,就如碰到寒鐵一樣,劃出一連串的火花,差點把沐雲軒手中的劍彈飛。

沐雲軒猛的擡眸,眼裏一片寒冰,一絲驚訝一閃而逝,黑暗冰焰魔獸身上發亮的鱗很堅硬嗎?爲什麼他之前碰到的黑暗冰焰魔獸沒有發生過這樣的情況呢?

“聖主,這黑暗冰焰魔獸怎麼會僵硬如鐵?”李嶠覺得自己最近遇到的事情夠奇怪的了,今天遇到的更加奇怪。

“它最近一直吸食陰陽血造成的。”

沐雲軒淡淡的解釋到,收回手中的劍,沐雲軒雙手再次凝聚起玄氣,目光閃爍着寒光,蘊含着無限的冰了,似是發現了黑暗冰焰魔獸的弱點,手中的玄氣如滔天巨浪如數灌入把張猙獰的血盆大口裏。

“砰!”黑暗冰焰魔獸的頭被炸碎,滾落得到處都是。

而與此同時,在房間裏找尋線索的蘇紫陌也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

她快速的閃身出了門外,看着滿地的血腥和屍體,她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充滿殺戮的世界,就是如此。戰鬥時,只能無感無情,方能讓自己活命。

“哈哈!終於擺平了!”蘇齊高興的笑了幾聲,撤掉屏障。

“爹爹,依齊兒看哪,這黑暗冰焰魔獸平時可是呆傻懦弱的,今天這關鍵時刻倒是不含糊。像黑暗冰焰這樣的魔獸,要不是喝了陰陽血,只怕這輩子都不會這樣耀眼的時刻。”

“就是!公子說得對,就它這這樣惹人討厭、噁心的魔獸,就是到了神獸期五階,依然被很笨拙,它還想吃我們的肉,那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李嶠突然插話道,在聽到李嶠突然插話時,蘇齊先是一臉震驚。緊接着,他黑夜裏的大眼裏閃過一絲嘲諷,他怎麼覺得有一股馬後炮的感覺。

“城主,餘下的事情就由城主處理了,我們就先回去了。”

沐雲軒大步走了過來,目光看向不遠處的蘇紫陌。

“好!好!今晚真是辛苦聖主和夫人還有兩位公子了,多謝,多謝!”

李城主拱手說道,眼眸不經意的劃過蘇紫陌絕美的臉,,眼眸微斂着,在蘇紫陌那裏,他是不是錯過了重要的線索呢?只是現在他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也不好出口問。

最後,沐雲軒帶着蘇紫陌母子三人走了,留下來的人由趕到現場的李城主的人挨個送回去。

回到酒樓,天已經快要亮了,蘇紫陌看了看天色,看來今晚是去不成千峯山了。

想到碧泉鎮上的鎮長是巫族的人,那着維庫城裏會不會有巫族的人呢?還有她今晚發現的玉佩……。

正在給她傷口上藥的沐雲軒,看到她凝思的樣子,笑了笑。

“陌兒,在那屋子裏,陌兒是不是找到什麼了?”

蘇紫陌拉回神志,看了沐雲軒一眼,說道:“是有發現。” 蘇紫陌從袖中拿出一塊玉佩,遞給沐雲軒看。

一塊圓形龍形玉佩上有一個天字,這塊玉佩和她看到默娘上次落下的一模一樣。

沐雲軒接過玉佩來一看,黑成的眼中冷意迸發。

“早就應該猜想到是他了,他居然比我們早了三四天到維庫城來,據暗衛的稟報,他白天應該是去了巫山,回來的時候,我已經讓青楓傳信給我師傅,很快就會知道,君臨天在修煉什麼心法。”

“食血修煉玄氣着,試圖走的都是捷徑,難快他最近修爲晉升得這麼快。”

蘇紫陌心裏充滿了疑惑,君臨天,他到是想做什麼?

“不只是這樣,通過上次的交手,我發現君臨天的修爲很接近師傅所說的靈瑕和乾坤魔天戒的修爲,而君臨天今天去巫山,想必是爲了混沌之氣而去的,只是他今天設下的屏障法很奇怪,都是以黑暗一類爲主,跟已往有很大的不同。”

沐雲軒邊說,邊把蘇紫陌的衣袖拉下,沐雲軒這才注意到她,漫不經心的擡眸看去。但見,凝眉思索的她,風姿楚楚,再看那張嬌嫩如花的小臉,菱脣紛嫩、眉峯若雲,十分的賞心悅目。

“陌兒,睡吧!天快亮了。”充滿情誼又滿富磁性的聲音,讓蘇紫陌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哦!”蘇紫陌動了動痠痛的身子,左邊傷口痛,右邊被摔痛,她現在是全身痠痛,明天一早,她一定起不來。

“把我抱到牀榻上去。”蘇紫陌突然軟軟糯糯的說着,只覺得自己連動都不想動。

那撒嬌又略帶溫柔的語氣,讓沐雲軒眼眸深了深,寵溺的一笑,心裏某種*在萌發。

依言,輕柔的抱起她往牀榻裏睡去,隨自己也尚了牀榻,側身擁着她,臉深深的埋在她的秀髮裏,似是在尋找一份安慰,似又帶着深深的滿足感。

蘇紫陌心裏微微觸動,其實雲軒是一個外表堅強,內心脆弱的人,他需要一個柔情似水,柔聲細語,輕憐密愛的妻子,可是她總是大大咧咧的。

直到第二天中午,蘇紫陌才睜開眼眸。

看了看周圍,刺眼的陽光從窗外射了進來,蘇紫陌不適應的翻過身子,果然如她昨晚預想的那樣,睡一覺起來就更痛了。

“陌兒。”蘇紫陌身子怔了怔,慢慢翻回身子來。

“孃親。”蘇紫陌臉紅人紅,有一種睡懶覺被逮到了的感覺。

“陌兒,今天傷口可好些了?”

司徒若嫣走到牀榻邊,慈愛的問道。

“孃親,可是有事?”

蘇紫陌多少已經瞭解司徒若嫣的性格了,聽到她的問話,她不答反問。

“陌兒,我們必須得儘快趕回去,前朝王后的餘孽又在興風作浪,我們必須快點趕回去,去往了,只怕夜長夢多。”

豈言不貪歡 蘇紫陌蹙眉,看來去千峯山只能等回來的時候在去了。

“孃親,陌兒的傷無礙,我們即可啓程就好!”

蘇紫陌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

“陌兒,真是辛苦你了。”

“孃親,沒有什麼辛苦不辛苦的,咱們是一家人。”

一句一家人,讓司徒若嫣心裏深深的感動着,爲了一家人能團圓,她多年來,付出了很多努力,現在看到兒女孝順,她突然覺得,自己所受的一起都是值得的。

一行人一大早又踏上了行程。

因爲蘇紫陌受傷,沐雲軒又加了一輛馬車給蘇櫟,蘇齊和納蘭憶乘坐。

而赤焰車裏,就有沐雲軒和蘇紫陌兩人。

車裏,沐雲軒看着蘇紫陌,蘇紫陌也看着他,兩人相顧無言,馬車裏的溫度逐漸升高。氣氛開始轉變。

坐在車窗邊的蘇紫陌眼睛眨了眨,目光極不自然的往窗外看去。

沐雲軒好笑的看了她一眼,她這是在害羞嗎?

沐雲軒突然移動身子,坐到了蘇紫陌身邊,把蘇紫陌抱在懷裏,蘇紫陌低呼一聲,跌入他懷中,成熟男人的氣息瞬間將她籠罩,清爽,卻又滾燙,兩種極端的感覺,她都在他身上感受到。

蘇紫陌的心尖一顫,推開他想坐遠一些,沐雲軒反把她摟得更緊,讓她更靠近自己。

“陌兒。”他的聲音在她耳邊輕響,暗啞、性感,說不出的撩人。

沐雲軒本不是一個多話的人,將心愛之人摟在懷裏,他只覺得自己一顆空蕩蕩的心瞬間被填滿。

他想要對她說些什麼,又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乾脆低下頭,親吻她的脖頸。

薄脣落在她的肌膚上,兩人身軀都是一震。

沐雲軒目光灼灼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細膩肌膚,從輕啄她的耳垂開始,漸轉移到她的臉頰。每一下都帶給兩人細微的電流,刺激着她,也刺激着他自己,只有她,能給自己這樣時時刻刻都能衝動的感覺。

“沐雲軒,你瘋了。”

“陌兒,我是瘋了,一看到你我就瘋狂。”

沐雲軒的眸色轉瞬加深,自從愛上她以後,二十多年從無*的他,開始有了感覺,一見到她就有想要她的衝動。

“沐雲軒!這裏是馬車!在路上,齊兒和櫟兒隨時都會進來。”

蘇紫陌很惱地道,臉有些紅,她伸手推他,身子不知怎的,有些發軟,難不成她心裏也喜歡?蘇紫陌因爲這種失控的感覺一股羞意涌上心頭,眼睛裏如清水,亮若星辰。

沐雲軒感覺到她推自己的力度不大,當是她害羞,眼底閃過一絲詫異,隨即便是狂喜,笑聲從他性感的喉嚨滾出來:“陌兒,你想什麼呢?這裏是車上什麼不可以呢?”沐雲軒別有深意的看着她緋紅的臉,就算他在想要,但是她身上有傷,他不會不顧及她的傷口的。

“我只是想這樣抱着你而已。”

聞言,蘇紫陌神情一滯,杏眸圓睜:“混蛋,逗我玩很好玩嗎?”蘇紫陌美目圓瞪,她是不是該和他立一個君子協議,省的他老是欺負她。

“逗你的確很有趣。”不可否認,他很喜歡看着她嬌羞又無奈的模樣,更喜歡看她張牙利爪的可愛模樣。

喜歡逗她嗎?蘇紫陌狡黠一笑,那她也來逗逗他。

蘇紫陌突然不顧受傷的手,勾住了沐雲軒的脖子,微微擡頭,吻住他的脣。

沐雲軒眸子瞬間睜大,垂眸看着她。

蘇紫陌就算膽子在大,也不敢玩火,蜻蜓點水一般的吻了一下,就想趕緊抽身。

可是她太不瞭解沐雲軒骨子裏的野性了,到手的獵物,沐雲軒哪裏會讓其飛走,何況難得她從來沒有像這樣主動過,是第一次這樣主動,沐雲軒自然不願意錯過這個好機會,沐雲軒眼中迸發出野獸般的光芒,周身氣勢一下子變得驚人,似要把她整個人吞下去,霸道地攫奪她嘴裏的空氣,狂野的氣息讓蘇紫陌體會到了別樣的感覺,如勢如破竹。

“唔……!”蘇紫陌瞬間只覺得自己是在引火上身。

逗沐雲軒沒有逗成,反而把自己給賠了進去,蘇紫陌這才明白,什麼叫做偷雞不成,蝕把米。

蘇紫陌從最先的大力抵抗在到對他的抵抗越來越小,直至今日,這種抵抗對沐雲軒來講,已經算不上抵抗,反而更像是欲拒還迎,吸引着他上。

“呼!”一呼吸到新鮮空氣,蘇紫陌就如同重生了一般。

沐雲軒在自己還能控制的情況下,快速的放開了她,他怕自己在吻下去,會一發不可收拾。

要不是她有傷在身,他不會就這樣放過她的。

蘇紫陌緩過起來,擡眸看着忍着難受,額頭上佈滿了汗水的俊顏,蘇紫陌心裏閃過一絲心疼的同時,也滿是感動,沒想到他還會顧及到她身上有傷而沒有強迫她。

“哼!自作自受。” 游移混沌 不管心裏有多心疼他,蘇紫陌還是沒好氣的說他。

“是嗎?”沐雲軒深沉的眼眸裏跳躍着火花,她還敢說,是她先勾引的他。

“難道不是嗎?”蘇紫陌別開臉,臉上快速閃過一絲一絲不自然,就算是她先惹的,可是她也不會承認。

而她這模樣,是對沐雲軒來說是致命的you惑,沐雲軒一個沒忍住,再次欺身而上,脣齒相濡,蘇紫陌在還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大腦在極度缺氧的狀態下,思考能力也降到了最低,最後掙扎到順從。

最終,沐雲軒還是在蘇紫陌不會再次受傷的情況下,再次被吃幹抹淨。

惡魔強寵,情人不乖 他們日夜兼程,用了三天三夜的時間,終於到了黎夏國的城門外。

而這一路上都是風平浪靜的,這讓所有人的心都不對勁,更覺得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奏,果然,他們一行人剛剛到了城門口,就被城門口的守衛給攔了下來……。 “齊兒,櫟兒,我們終於到黎夏國了,今天休息一天,明天我們去騎馬,這漂亮的大草原上,可以任我們自由的飛翔。”納蘭憶興奮的說着,伸了伸懶腰,這一覺睡得挺舒服的,還是回來的感覺好!

“嗯!小舅舅,是到了,不過車隊爲什麼停下來了?”蘇齊掀開車簾往外邊看,只見一大羣穿着紅色鎧甲的騎着棗紅色馬的士兵擋住了他們的去路,一看就是來者不善。

周圍的百姓們對着他們指指點點的。

“咦!還真是,我們下去看看就知道了。”納蘭憶心情很好!回家的感覺真好!就連危險就在眼前,他都毫無察覺,正在修煉的蘇櫟猛的睜開眼眸,也跟着他們一起下了馬車。

“大膽,你們連本孤王的車也敢攔。”

納蘭文昊走怒吼的聲音讓蘇紫陌皺了皺眉頭,事情好像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嚴重。

“走,陌兒,我們下去看看。”

沐雲軒和蘇紫陌下車,往前走去。

蘇紫陌擡眸看了看周圍,陌皺了皺眉頭,黎夏國她從來沒有來過,因爲這邊很多地方都是草原,山嶺和草原相間出現,地形也很奇特,也是一個富朔之地。

今日一見,並不像她想象中的大草原,住的是蒙古包,而是和皓月國一樣,矗立着一座座莊嚴的城池,司徒若嫣一路上告訴過很多有關黎夏國的事情,黎夏國皇宮所在之地,猶如一把座椅,後邊是山,全面一望無際的草原,眼下正直春天,天空放晴,綠草與藍天相接處,牛羊互相追逐,進入黎夏國境內,蘇紫陌一路上都能看到成羣的牛羊還有好聽的歌聲,還真應了那句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納蘭王,好久不見了。”

一個譏諷的聲音傳來。

“諾言特,你怎麼會在這裏?”

“我在這裏還需要原因嗎?”

被稱做若言特的中年男子一身白色的長袍,長袍邊用金絲繡着祥雲圖案,頭上帶着白色的貂毛皮冒,整個人算不上英俊,卻宛如草原上的大雕,冷傲孤清卻又盛氣凌人。

“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出現在本孤王的面前,本孤王還正愁找不到你呢?沒想到你自己送上門來了。”

“哼!就是你不找本將,本將也會回來找你給烏納赤娜皇后還有洛湛王報仇。”諾言特語氣逼人,看着納蘭文昊的眸子裏,充滿了深深的恨意。

“聽說,你從皓月國帶回來三個野種,打算封她們爲太子和公主,試問納蘭王,她們有那個資格嗎?”

一名穿着紅色帶着民族色彩的年輕女子從若言特身後出現,一臉譏笑的看着納蘭文昊。

司徒若嫣一聽野種兩個字,心裏突的騰起了怒火。

“惜兒,怎麼會是你?”看到納蘭惜出現,納蘭文昊眼裏快速的閃過一絲不可置信。

司徒若嫣猛的看向納蘭文昊,都怪他,心慈手軟,今天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這時,馬車上的人包括蘇紫陌和沐雲軒都已經走到了納蘭文昊的身邊。

蘇紫陌看了看那個叫惜兒的女子,她也正陰沉的看着她們。

不得不說,眼前的這個女子特別的適合穿紅色,精緻的五官,高挑的身材,在配上一身紅色衣裙,很高貴典雅,也很有氣勢,在配上她那雙陰沉犀利的眼眸,倒也冷豔高貴。

“我們沒有資格,那你覺得誰纔會更有資格,還是你一個叛國之女的女兒更有資格呢?”

蘇紫陌不用問,聽納蘭文昊叫她惜兒就知道,她是前朝皇后的孫女納蘭黎惜,是唯一存活下來的,納蘭文昊顧及她是一個天真的小女孩,沒有殺了她,司徒若嫣和她說過。

“你們就是那三個野種嗎?既然回來了,正好!本公主連你們一起殺了。”

納蘭黎惜冷笑的看着蘇紫陌和蘇紫陌還有蘇清絕,納蘭文昊害得她國破家亡,此仇不報,她死不瞑目,目光觸及沐雲軒時,她的眼眸裏快速閃過一絲驚訝!天下怎麼會有如此俊朗的男子,在他們黎夏國,根本就找不出一個。

在看蘇紫陌和蘇紫陌

念,姐妹兩人身上散發着不同的氣質,一個冷若冰霜,一個溫柔似水,在看蘇清絕,一臉的輕風雲淡,兄妹三人的長相都非常出衆,這一點,讓納蘭黎惜心裏深深的嫉妒着,她父王的江山,憑什麼要讓他們來享受。

“本公主纔是黎夏國真正的公主。”

納蘭黎惜底氣十足,說得很大聲。

“呵呵!”蘇紫陌冷冷一笑,往前邁了幾步,她繡花鞋上點翠着的合浦明珠有些噹噹作響,那左一個又一個的野種,讓她的耳朵咯得慌。

“你父王暴政多年,弄得黎夏國民不聊生,你去大街上隨便拉一個老百姓出來問一問,誰會誠服於他,我父王施政半年,眼下黎夏國一片祥和,你好好意思在這裏喊打喊殺的,居然還大膽的連城門口都給堵上了,你就不奇怪,爲什麼沒有人制止你的行爲嗎?”

美女總裁的神龍兵王 蘇紫陌的話讓若言特犀利的眼眸裏快速的閃過一絲疑惑,凝眉看着納蘭文昊。

而正在氣頭上的納蘭黎昕哪會想這麼多。

“你是個什麼東西?也敢在本公主面前評頭論足。”看到蘇紫陌教訓自己,納蘭黎惜氣得跺腳。

“你又是個什麼東西?你以爲你公雞尾巴上查幾根孔雀毛,你就是孔雀了,你給小爺說話好聽一點。”

蘇齊小小的身影衝到前邊去,敢罵他老孃,看他不整死她。

看着這突然冒出來的,粉雕玉琢的小孩子,衆人都是一愣,納蘭黎惜很快就反應過來。

“你這個小野……啊!”

只可惜,納蘭黎惜話還沒有說完,臉上就被人隔空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公主。”若言特上前一步扶着納蘭黎惜,犀利的眼眸快速的看向沐雲軒,這一看,觸及沐雲軒那冷徹寒骨的眼眸,若言特心裏卻騰昇出一抹懼意。

“你敢打本公主?”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看看沐雲軒的俊顏,納蘭黎惜氣敗急壞,雙拳緊握,臉色陰沉的盯着沐雲軒。

“在敢對陌兒和本座的孩子有一句不敬,本座殺了你。”

沐雲軒眼眸如刀子般的紮在納蘭黎惜的身上。

“是他們欺負本公主一家在先的,他們害得我們國破家亡的。”將沐雲軒駭人的怒容盡收眼底,納蘭黎惜一聲怒吼,一股強烈的氣勢以她爲中心向着四周飈射而出。

可是她的修爲太弱,對沐雲軒他們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惜兒,你可是我納蘭家族的人!本孤王念一個女兒身,沒有趕盡殺絕,現在你們還要往火坑裏跳嗎?給過你一次又一次的機會,你難道就不知道珍惜嗎?”

納蘭文昊胸口有些起伏着,眼眸裏閃過一絲不忍。

司徒若嫣碰了碰他的手臂,納蘭文昊瞬間明白了妻子心裏的意思。

聞言,納蘭黎惜顯然怒極了。“別在本公主面前假慈悲,平時你們這些人都僞裝的太好了,今日本公主就要爲父王,母后還有皇奶奶報仇。”

“父王,這半年來我們給她的庇護還少嗎?要不是我們一次又一次的爲她善後,就憑她做的那些事情,還能活到今天?”納蘭憶冷冷的看着納蘭黎惜,忍不住的說了出來,目光陰沉的盯着納蘭黎惜,他一臉不平的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