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蘇子靜眯眼看地上,眼角餘光黑點閃過,還沒待她反應,她就被一陣大力擊飛,五臟六腑皆有一陣灼燒感傳出,喉嚨更有一股腥甜的味道。

這是血的味道!

多少年了?她好像許多年都沒嘗到過自己血的味道了!

飛棺像流星般,被擊飛后重重砸進沙土中。

鼠媳婦不知掉在哪裡,蘇子靜此時卻無暇顧及它,沙塵蓋在她身上,緩緩撐起身體,猛咳兩聲,一口鮮血沒壓住,從嘴中噴了出來。

看著沙中血和土混合出的一塊黑泥,蘇子靜眼神漸沉,微微側頭,就見那黑點越來越近,眨眼就到眼前。

這是一隻雙頭白面蛛,它八條長腿穩穩踩在沙地上。

雙頭白面蛛顏色偏白,如上好冰種白玉,八條長腿上有一層毛茸茸的白色軟毛,透過軟毛,隱隱可見裡面流動的血液。

兩個扁圓的如人頭般的腦袋一左一右歪著,每個腦袋上都有八隻圓溜溜的眼睛。除了眼睛,它的兩個腦袋也是雪白的,眼周還有一圈淡粉色,下方兩張殷紅帶鉗的嘴。

從外型看,雙頭白面蛛還有那麼些可愛。唯一美中不足之處,可能就是那白嫩嫩的屁股上有一塊焦黑……還在冒青煙——

哦——怕是之前被皓藍火灼燒出來的痕迹。

這隻雙頭白面蛛實力不容小覷,連皓藍火都能熄滅,可見不一般。

不過當它那如冰刃的長腿朝你刺來時,什麼可愛不可愛,都只剩下猙獰!

蘇子靜此時就是這種心情,她就地一滾,躲開雙頭白面蛛的腿刺。

噗哧一聲,腿刺捅進沙地中,那根白玉長腳深深陷進沙子中,又狠狠拔出,帶起大片塵土。

雙頭白面蛛從塵土中走出,咔咔幾腿往在沙地中打滾的女孩子身上刺去。

每一下攻擊,都貼著蘇子靜衣物插進沙中,蘇子靜甚至能感覺雙頭白面蛛腿刺的灼熱。

深知這樣下去對她極為不利,而且這個環境,也同樣不利與她!

蘇子靜在沙地中打滾時,頭腦飛速轉動,想尋找契機先渡過眼前的困境再說。

雙頭白面蛛八爪齊動,勢要把這這燒黑它屁股的人類串在長腿上,用這炙熱的日光把她烤熟了再慢慢一口一口吞下腹中!

突然,它身下一空,竟出現一個大洞!

八條長腿下意識在洞壁上抓撓,想夠到能支撐它身體的石頭,或是硬沙土。

可惜都是枉然,吱叫一聲,往深坑中跌去。

一種極為難聽的尖叫驟然響起,身後濃塵紛紛。

「前輩,你沒事吧?」鼠媳婦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

蘇子靜被鼠媳婦扶起,往濃塵方向看過去。

「它只是暫時被埋住了,過不了多久就會出來,咱們快走吧。」

蘇子靜嗯了聲,招手喚回飛棺,小長方盒從不遠處飛來,落在蘇子靜腳底變大。

鼠媳婦扶著她跳上去,一人一鼠飛快逃命去了。

飛棺飛了一小會兒,蘇子靜發現那股攝人心魂的威壓一直如影隨形,甩脫不掉。

回頭看去,身後風平浪靜,雙頭白面蛛不見蹤跡。

這裡的風根本不可能停,若不是自然停下來,那就只能是被控制了!

蘇子靜心越來越慌,一掌拍在飛棺上,飛棺又往上飛高了幾十丈,速度也加快不少。

「前輩,你看那兒!」鼠媳婦指著一處沙地驚叫起來。

蘇子靜朝它指的位置看過去,就見沙地中一個鼓包,正飛速靠近飛棺。

「別廢話!快走!」蘇子靜拔高音量,嗓音顫抖。

「噠——」

又是這種聲音!

蘇子靜回頭看去,飛棺尾部果然貼著一根透明蛛絲。

正待她彈出皓藍火時,雙頭白面蛛順著蛛絲飛了上來……就在薄雲深手快碰到手機的時候,他的面前突然閃過一個白花花的影子,然後他便看見那部手機落在了江寧的手中。

看着江寧這急於掩飾的模樣,薄雲深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拿來。」

江寧望着薄雲深微微一頓,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步。

……

《奔赴》第51章捨不得我說他?李曉凡在郭含月的閨房門口猶豫了一會兒后,上了三樓的自己房間,他擔心萬一柳夢晨睡在郭含月的房間,自己貿貿然進去那就尷尬了。

……

第二天清晨起床后,李曉凡去丹那美拉鄉村俱樂部打了半場高爾夫球,然後上午十點半就回到新加坡科學園辦公室了。

回到辦公室,聽取各條線的工作彙報

《重歸新加坡1995》第298章齊夫戴維斯的出價與午夜水流 「快、快、快,所有人都給我跑起來,要是因為我們的磨蹭、耽誤了援軍進城的事情,我們這些人就是衡陽城的罪人。」

望著頭頂一架盤旋的鬼子飛機,終於是遠遠的飛走了之後。

胡彪從一棟被炸塔了一半的房子里鑽出來,立刻就是在嘴裡這麼火急火燎的開始吆喝了起來。

在他的吆喝之下,一個個身影從周圍的隱蔽處鑽了出來。

然後,在胡彪、胡團座一馬當先的帶領之下,這些人又扛著武器和彈藥,開始繼續的快速進發了起來。

到了當前的這麼一個時候,衡陽城中的交通情況,已經沒有什麼使用卡車這些交通工具可言了。

城內原本就是數量有限的卡車、馬車,就算沒有徹底毀滅在了鬼子的狂轟亂炸之下。

以城中現在到處都是一片殘骸道路情況,那也是根本沒法開車了。

所以,胡彪他們的任務就算非常緊急,前往黃紫嶺的這麼一個任務地點的交通方式,只能是靠著雙腿跑唄。

就這樣,補充團這麼90號人,89個大老爺們和1個大老娘們,撒開退就是在周邊時不時會落下的炮彈中狂奔了起來。

期間,還要時不時的躲避一下,頭頂出現的鬼子飛機。

所以一旦找到了機會,他們必須全力的奔跑了起來。

這一刻,胡彪那一個挑選老兵傷員時,雙腿不能有重傷的硬性條件,起到了關鍵的作用……

「報告,奉上峰的命令將這一份電台聯絡密碼本,轉交給胡團長你了;上峰們還說了,讓你們好好保存這玩意,就算死了也不能落在鬼子手裡。」

一個果軍的上尉,用鬆鬆垮垮的姿勢對著胡彪敬了一個禮后,將手裡的一個小本本遞送了過來。

在下午1點32分左右,補充團全員一個不少的,抵達了在守軍距離黃紫嶺最近的一處陣地。

然後,就出現了當前的這麼一個場面。

那一名上尉連長是本處陣地的最高指揮官,但是在實際上因為連續的戰鬥,現在他手頭連一個排的兵力都沒有了。

也許是因為說不定在下一次的攻擊下,這麼一個陣地就是完蛋了。

所以眼見著這麼一堆的軍官來了之後,上尉連長就做出了這麼一個舉動來,一點都說不上對胡長官的尊重。

想想也是可以理解,什麼補充團?他們聽、都沒有說聽說過。

再說了,中州戰隊的這些貨色們,對比起了一眾苦戰了多日的戰士們,現在一個個顯得那叫一個油頭粉面的。

加上了整潔的軍裝、蹭亮的皮鞋這些玩意,一看就不是什麼正經的鳥。

因此,陣地上這些守軍能看得起來,這些指定是什麼關係戶的傢伙才怪。

上校團長又怎麼樣?在這麼一個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戰死的戰場上,能給他敬個禮就是很給面子了。

以上的這些,胡彪清晰的感受到了。

只是就算感受到了之後,他也沒有做出任何的分辨和解釋;因為他非常確定一點,過了不長的時間之後,這些人就不會這樣想了。

甚至,當中州戰隊上下憋了這麼快一個月的時間,這些傢伙們忽然這麼放出來之後,一定會爆發出恐怖的戰鬥力。

加上了幾乎每一個,都在戰場上廝混了好幾年的那些老兵們。

可以預見的是,一個有關於補充團的傳說,將在這麼一個血肉戰場之上開始誕生。

*******

「全體休息10分鐘,吃點水和巧克力補充體力,調整到最好的一個作戰準備。」

在跑了這麼一路下來,腦門上不過是微微冒汗的胡彪,嘴裡當即就是下達了這麼一個命令。

順帶著,將剛剛接到了手裡的那一份密碼本,扔給了背上背著一個電台的竹葉。

竹葉這貨一手接住了密碼本之後,立刻小心的將其放在了自己胸前的口袋裡,那裡緊挨著的位置上,就是掛了一個『光榮彈』。

關鍵的時候只要拉響了光榮彈,不但能逃脫被鬼子俘虜的悲慘下場,還能順帶著將密碼本也給一起毀滅掉。

而其他人聽到了胡彪的命令后,因為隊伍中的人員,基本都是老兵的原因。

在胡彪的這麼一個命令之下,這些人嘴裡沒有半句的廢話,只是默默的坐下之後進食和喝水起來。

順便根據自己的個人習慣,將子彈一發發壓進了備用彈匣,將手雷和刺刀、手槍這些,一一調整到自己最容易取用的地方。

可是那種在默默中顯露出來的殺氣,很是讓這一處陣地上的守軍。

以及包括了那位上尉連長大人,很是有些吃驚了起來。

隱隱意識到了一點,搞不好自己之前的想法有點偏激和看走眼了。

然後,『190師補充團』這麼一個之前在他們腦殼裡,根本都沒有半點映像的部隊,還那些油頭粉面的大老爺們,一時間在他們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記憶……

10分鐘這麼一段短暫的修整時間,很快就是這麼的過去了。

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上,那一塊老魔都牌機械手錶之後。

胡彪從一個彈藥箱上起身後,先是一把解開了自己的衣領。

然後,對著自己一種的手下們,那是扯著嗓子在嘴裡大吼了起來:「兄弟們都記住了,我們補充團沒有什麼突圍、斷後、轉進的說法。

有的話,那也永遠只有進攻、再進攻,從鬼子的正面方向進攻、打垮他們。

所以,現在都跟著老子上,一起打垮掉眼前的眼前這些鬼子,還有一路上擋著我們的所有鬼子;這樣一來,第62軍的兄弟們自然就能殺進來了。

打仗這種事情當然會死人的,不過就死了、殘廢了兄弟的也別怕。

不怕你們笑話,老子這些年在衡陽城是在總警署當差的,就是你們嘴裡經常罵的那種黑皮狗子;不過你們罵的也沒錯,姓胡的確實是颳了好些年地皮,黑心錢沒少賺。

話又說回來,老子我有的是錢,現在為了打鬼子日子不打算過了。

你們之前不是每一個都登記了老家在哪,家裡人叫什麼嗎?放心!每一個戰死的兄弟,在戰後我胡彪都給一份雙倍的撫恤,保證送到你們家人的手中。

殘廢了的兄弟,也是直接發上一份錢,不說讓你們今後可以大富大貴,但是做個可以讓你們成家立業、養家糊口的小買賣,那是不成問題。

同樣的道理,沒死、沒殘廢在衡陽城的兄弟,姓胡的也不會讓大家空著手,一句話、人人都有重賞。

可以讓沒老婆的回家取老婆,有老婆的多回家買兩畝地~」

說罷之後,胡彪給了刀客一個眼神。

然後,都給胡彪當了這麼久副官的刀客,秒懂了這個滿嘴跑火車的貨色,到底是一個什麼意思。

隱瞞的給了胡彪一個鄙視的眼神后,也不妨礙他在手腳麻利之間,立刻就是將一直隨身背著的一個背包取下、打開。

讓其中將近30公斤,帶著血跡的大金牙和首飾。

還有好些花花綠綠的法幣、中儲卷、袁大頭、軍票這些,一一的展現在了一種老兵們的面前。

當然了,胡彪嘴裡這樣牛逼轟轟的說法,指定是有著一點在吹牛逼的嫌疑。

但是這些牛逼,聽在了這些在加入了補充團之前,不知道混跡了多少隊伍、跟隨了多少長官的一眾老兵油子的耳朵里。

卻是覺得胡長官這貨,那是特別對自己的脾氣,是個講究人。

當然了,其中最重要的原因,還是那些金燦燦的黃金、白銀這些玩意,比起了什麼東西的說服力都強。

在他們隱蔽的眼神交流之下,這麼老油子們漸漸的做出了一些決定。

確實!他們這些人也同鬼子死戰,但是既有撫恤金、又有賞金的情況之下,難道這樣不是更好么?

同一時間裡,本處陣地上的那些守軍們,也是在胡彪這麼一串的吆喝之下,連眼神都有些不對了起來。

這讓那位上尉連長大人,很是有些無語和頭疼了起來。

只是沒等他說點什麼,胡彪就端著手裡的M1918A2勃朗寧衝鋒槍,對著500米之外的一處鬼子陣地,帶頭這麼殺了過去。

身後一眾的戰隊成員們、老兵們,一個個的跟緊了上去。

。 秦楓與鴻顏鬼女立即召喚控獸出戰,虛隱鬼女則是消失不見,化為幽風隱身於石道之中,準備着雷霆一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