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絲毫不客氣,楊默也不在意,翻身下了馬,抖了抖衣衫,昂首挺胸走進營帳。

營帳內坐着三個人,最上面一消瘦男子,一身道袍,看樣子應該就是張角。

左邊坐着一個壯漢,器宇軒昂,氣度非凡,一雙眼睛如刀似劍,即便是楊默,被他一看也是有些不自在。

這人自然就是項羽了。

項羽下首坐着一個三十歲的年輕人,楊默心中暗暗點頭,這人多半就是范增了。

其餘便是四個守衛,便再無任何大將。

見到此景,楊默愈發的放心,看來和自己想的一樣,張角並沒有什麼心腹能臣。

「你便是楊默?」

楊默進來的時候,張角也在打量着他。

待楊默施禮完畢,張角捋著鬍子,眼睛眯了起來,小小的眼角處透著大大的殺機。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末世戀愛守則的閱讀地址:https:///194702/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末世戀愛守則最新章節、末世戀愛守則閑閑鼠、末世戀愛守則全文閱讀、末世戀愛守則txt下載、末世戀愛守則免費閱讀、末世戀愛守則閑閑鼠

閑閑鼠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末世戀愛守則、

。 閻王爺的這一巴掌拍下去,案桌都顫抖了幾下,彷彿連整個大殿的空氣都凝固了。

他這一舉動,頓時嚇的下面的牛頭馬面,還有那些陰差全都跪在了地上。

不過胡天倒是不怕,而是面不改色的說道:「我不是什麼小鬼,我叫胡天。」

「胡天?」閻王爺疑惑的嘀咕了一下。

他隨即揮了揮手說道:「不認識,不認識。」

「不認識沒有關係,我這次下來確實是來找你幫忙的。」胡天笑着說道。

「好啊,你不要小命了嗎?竟然敢主動來找我!」閻王爺大驚失色的說道,不過他臉上更多的是憤怒之色。

也是啊,還從來沒有人的膽子,有胡天這麼大。

竟然敢找閻王爺辦事,是嫌自己活的不耐煩了嗎?

不過胡天依舊不卑不亢的說道:「我是來找我老婆的。」

「小朋友,這裏可是地府,你來地府找老婆,這也太搞笑了吧。」旁邊的崔判官笑着說道。

這個時候,閻王爺的酒醒了幾分,他仔細的打量了胡天幾眼,心裏也是一驚。

他竟然發現,胡天不是凡胎肉體,而是仙人之體,身體的仙氣比一般的神仙的還要濃郁。

想到這裏,他心裏也有點打鼓了。

畢竟胡天屬於仙家,很有可能是上面大佬的弟子或者傳人,自己不能得罪的。

閻王爺一改剛才的嚴肅,他面露慈祥的說道:「胡天是吧,你老婆叫什麼名字呀?」

下面的牛頭馬面和陰差,看到閻王爺在近百年來第一次露出了這副慈祥的面容,他們心裏也掀起了滔天巨浪。

畢竟閻王爺一向來,以鐵面無私著稱。

無論是誰,只要來了這裏,就得乖乖的俯首磕頭,不然就是被放到油鍋里炸的下場!

沒想到,他今天竟然對眼前的這個年輕人這麼和顏悅色。

暈了,這個小傢伙難道真的這麼厲害嗎?

胡天並沒有注意大家看向自己的眼神,畢竟他心裏牽掛着宋芊。

「閻王爺,我老婆叫宋芊,她不幸意外身亡了,我想領回她的靈魂。」胡天有些傷感的說道。

「胡天,你好歹也是仙家,你難道不知道生老病死,是世間規律嗎?」閻王爺淡淡的說道。

「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這個我知道。」

「但是我老婆是意外身亡的,這個應該不算是規律吧?」胡天淡淡的說道。

這個時候,崔判官皺着眉頭的說道:「小夥子,我看你好像還是未婚啊,你哪來的老婆?」

胡天也沒有想到,崔判官竟然知道自己未婚。

不過也是啊,男女朋友關係算不上是正式關係。

結婚才是正式的關係,畢竟結婚需要禱告天地,估計上面下面都會有備案的。

胡天笑着說道:「我跟她以後會結婚的。」

「小崔啊,你看看小胡說的這個宋芊,還有多少陽壽。」閻王爺笑着說道。

崔判官點了點頭,然後拿着生死簿翻看了一下。

找了好一會兒,他才笑着說道:「大哥,有點出人意料啊,這個宋芊竟然還剩八年陽壽。」

「嗯,確實命不該絕啊。」閻王爺微微頷首,說道。

胡天也沒有想到,宋芊原本只剩下八年陽壽了,這個壓根就不符合常理呀。

於是胡天皺着眉頭,非常驚訝的說道:「各位領導,我女朋友才二十多歲呢,她怎麼只剩下八年陽壽了?」

「小胡,人的命運,本來就是上天註定的,我們也無能為力的。」閻王爺笑着說道。

「這樣吧,把我的陽壽給她吧。」胡天思索了一下,說道。

「不行的,你沒有陽壽這一說法,因為你是仙家了。」崔判官搖了搖頭說道。

胡天笑着說道:「兩位領導,給個面子吧,我下來一趟不容易。」

閻王爺本來想拒絕的,但是一看胡天的言行舉止,好像是大家風範。

他心想,這個小傢伙身後可能有什麼大佬,自己可不能得罪了。

於是閻王爺笑着說道:「小胡啊,你會不會喝酒?」

聽到閻王爺這麼說,胡天也有些意外。

於是胡天點了點頭,說道:「會喝一點點。」

「那太好了。」閻王爺笑着點了點頭,說道:「給小胡上酒。」

「是,大人。」下面的陰差立刻給胡天扛過來了一大缸酒,還給胡天搬來了一張椅子和案桌。

崔判官笑着說道:「小胡,我大哥還從來沒有給過別人這樣的待遇,你算是第一個啊。」

「這樣啊,那真是受寵若驚了。」胡天笑着說道。

這個時候,閻王爺叫那些陰差還有牛頭馬面都出去了。

整個大殿,就只剩胡天和閻王還有崔判官了。

胡天有些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他疑惑的說道:「兩位領導,這是什麼意思?」

「小胡啊,這裏沒有外人,這樣,你把這缸酒喝完,你女朋友的事我就給你搞定,你看能不能行?」閻王爺笑着說道。

旁邊的崔判官大驚失色。

他非常驚訝的說道:「大哥,這萬萬不可啊,要是被上面知道了,你我都得吃不了兜著走的。」

「上面?哪個上面啊?」閻王爺有些生氣的說道。

聽到閻王爺這麼說,崔判官的神色有些尷尬了。

這個時候,他自顧自的喝酒,沒有再說話了。

閻王爺看了一眼胡天,說道:「小胡,這事就這麼定了,你就放心大膽的喝吧。」

這個時候,胡天心裏有些感嘆。

因為他實在是沒想到,這個跟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

閻王爺竟然是一個和顏悅色的小老頭,而且做事風格很特別啊!

跟那些民間傳說的版本,完全就是兩個模樣。

看來,不管是人還是神仙,都會有情感的啊。

於是胡天點了點頭,說道:「既然兩位領導看的起,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說完后,胡天就搬著酒缸往嘴裏倒酒了。

這種酒一入口,有一種很餿的味道,就跟那种放了幾天的淘米水一樣。

暈了,這哪是什麼酒呀,就跟喝潲水差不多啊!

看來這下面的酒,跟上面的酒還是存在差異的啊!

雖然這種潲水非常難喝,但胡天還是硬著頭皮,把這一缸子東西給喝完了。 雲珊幫植愛英把眉毛修了,然後給她上粉底,她皮膚不幹,挺好上妝的。再是給她畫眉,畫眼睛,把眼線稍稍地畫了下,不會很顯眼,但又起到了作用,把眼睛顯得大了些。

臉頰跟鼻子都有眉筆弄成的粉修飾了下,就是做了個陰影啥的,當然不明顯,就是顯得臉小一些,鼻子立體一些。

打腮紅,抹口紅,還沒動手之前楊嫂子就提了下雲珊,讓她別化得太誇張太濃艷,到時候有領導過來當證婚人,看到可能不太好。

所以雲珊盡量沒有化很濃,把氣色化出來,再修飾五官。

化好之後,植秀英都瞪大了眼睛,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有些不可置信,「嫂子,這、這是我?」

雲珊笑道,「可不是你嗎?你今天真漂亮!」

植愛英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忍不住道,「要是我天天都這麼漂亮就好了。」

雲珊道,「你本來五官挺不錯的,到時候把前面的頭髮往兩邊整一下,可以修飾臉型,皮膚養養就好了。」

植愛英看了雲珊一眼,遲疑了下,問道,「那個,嫂子,我能不能向你學化妝?」

雲珊道,「可以的,只要我在這邊的話,都可以過來找我。」

臉上化好妝,雲珊就打算給她盤發,突然又想起,這梳頭得另外找人來梳的,一些人會講究這些。

這時候房間里又湧進了幾個人,有人一進來就問,「梳頭的是誰?找好人了嗎?」

植愛英道,「讓林嫂子幫我梳就行了。」雲珊梳得好看,就不用麻煩別人了。

然後有人就道,「愛英這事要講究意頭的,你老家沒有這風俗嗎?」

植愛英道,「有是有,一般是找好命婆來梳,父母公婆雙全,命好的,有福氣的,我看林嫂子就是有福氣的。」

馬悅走過來小聲道,「哎,愛英你不知道,你林嫂子生的是女兒……」

在旁邊的雲珊可聽得清清楚楚,嘲諷地看著馬悅,「馬悅,我生的是女兒怎麼了?你的意思是生女兒是命不好了?你是不是忘了你自己也是女人。」

現在計劃生育,年長些的嫂子還好,都生了兩個孩子以上,很多都有兒子,但也有生女兒的,兩個都是女兒,或者一個女兒。

馬悅這話不僅僅得罪雲珊一個人。

其他有女兒的嫂子看向馬悅的眼神也帶著不悅。

馬悅扶著腰,訕笑道,「哎,我不是那個意思,現在男女平等了嘛,我就是怕那些老一輩的會介意,傳到愛英老家那兒就不好了。」

楊嫂子走了過來,「我來梳吧,馬悅你大著肚子就別在這兒擠了,到外面坐著吧。」

馬悅臉上神色一下拉了下來,心裡很不甘,她哪裡說錯了?幫新娘子鋪床梳頭的哪個不是要生了兒子的,到哪兒都是這個說法,那些人嘴上還真是能裝,真到自己生了女兒不知道怎麼哭呢。那個雲珊生的就是個丫頭片子,那她被植愛英以後也生個丫頭片子了。

楊嫂子幫植愛英梳了頭,雲珊指導她把頭花戴了上去。

過後楊嫂子跟雲珊說,讓她不要放在心上,那個馬悅可能也就隨口一說,無心之失。

雲珊道,「沒事,我也糾正她了。」

楊嫂子然後笑道,「生女兒好啊,女兒貼心孝順,比兒子好帶多了。」

雲珊知道她是安慰自己,但她並不需要安慰,她女兒本來就很好,她臉上篤定從容,笑了笑,「對啊,女兒跟兒子沒什麼區別,只要你不趕女兒去當上門媳婦,她一樣是傳後人傳姓人。」

雖然她不覺得燦燦要為自己傳宗接代,以後燦燦生孩子的話,她幫她帶,要是不生,那她也沒有意見。

現在不過是堵這些嫂子的嘴而已。

楊嫂子愣了下,感嘆道,「對對,還是你想的明白,以後給女兒招婿就好了,一樣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