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那名精靈似乎在咀嚼著這個詞語,半晌后才點了點頭:「很優秀的劍技。」

?頓了一頓,而後繼續說道:「不過更讓我滿意的是你的品質,在面對遠勝過自己的危機之時居然還有出劍的勇氣,諾拉的子民需要這種一往無前的勇氣——你喚醒了我,我對你很滿意。」

西里爾微微躬身行禮,心裏長舒了一口氣——他猜也是,這名精靈不可能在生命之樹這樣的地方對一個後輩出手,這多半是一種考驗。

他在那一瞬間選擇的直面應對,恰恰符合對方考核的要求。在遊戲當中,這樣的臨時突發事件並不少見,而且往往伴隨着豐厚的獎勵。

而這名精靈還在緩緩說着:

「風元素池,很完美的風元素池,如果不是知道風精靈早就消失在灰潮之中,我還以為你是純正的風精靈——看來這是諾拉予以你的庇護,嗯……行了,拿出你的法典吧。」

風精靈?西里爾聽過這個名詞,這是古代精靈的一個分支,他們是傑出的戰士,在風元素魔力的掌握上無人能比——如此想來,他還真的有些符合風精靈。

不然他也沒法解釋,為什麼會莫名其妙地開啟一個如此完美的風元素池。

但問題在於風精靈是古代精靈,而且消失在至少三個文明時代之前——那甚至是精靈的王朝稱霸大陸之前的時代,而這名精靈也說了,風精靈早就消失在灰潮之中……

等一等,灰潮又是什麼?

西里爾感覺對方隨意說出來的幾句話當中的信息量多到爆炸,他疑惑地看向對方,開始回憶?口中的古代精靈語屬於哪一個時代,似乎?說的單詞長度和現代精靈語的單詞長度差距就像德語和英語一樣離譜——

該不會還有着陰形陽形這樣複雜的變化吧?

他看着那張被淡淡銀光籠罩着的臉,正腹誹著,卻聽對方的聲音有些不耐煩:

「快點拿出來啊,我的時間可不多——」

「啊?拿出來什麼?」西里爾一愣,他才意識到似乎這名精靈剛剛說了好長的一串,而他的關注重點全在前面了。

「法典啊,王編纂的法典,諾拉的神力蘊於其上——你不會沒帶在身上吧?」

法典?王編纂的法典?精靈王??說的是自然法典?

西里爾忽然想起了對方剛剛說的那句話,「你喚醒了我」。

喚醒,指的是他原先沉睡着……古代的精靈能沉睡在哪?不就是他腳下的這棵生命之樹里么?

他腦子裏終於理清了這一番的邏輯:原來這精靈不是找他的,而是找米莎小姐的!

是米莎小姐此前的舉動與這棵准遠古之樹發生了共鳴,從而喚醒了這位沉睡在樹中的精靈。如此想來,?也只是一個靈體。

但?究竟是什麼並不關鍵,現在重要的在於,西里爾好像把這份屬於米莎小姐的奇遇給……截胡了!

半精靈少年的臉上充滿了尷尬,他張了張嘴,在這名精靈不耐煩的催促聲中,緩緩說道:

「那個,前輩,你好像……找錯人了。」

「……shponga。」

西里爾沒聽懂,他猜這大概是古代精靈語中罵人的一句話。他擦了擦臉上的汗,認真道:

「喚醒你的精靈在樓下喝茶,我只是上來……吹吹風的。」

他說完這句話,卻看到面前的精靈渾身的銀光劇烈閃爍著,彷彿能聽到奧特曼能量耗盡時滴嘟滴嘟的聲音,接着這名精靈身形一顫,「咻」地就一頭向著?身後的樹葉里栽去。

「前輩,前輩!」

西里爾匆忙想伸手抓住?,但為時已晚,那道銀色的光迅速下墜,一頭撞在一根樹杈上,消失不見。

西里爾趴在欄桿上,盯着下方半天,心裏猛地開始咆哮:

你要走可以,把東西交出來再走啊!。原本在這之前,她就已經猜到了這個事情,很有可能會是這樣。

可是現如今她親耳聽到對方這麼說,整個人的內心都是有些震撼的。

正是因為如此,她瞪大了眼睛在那裏看着對方,整個人都是有些不可思議的。

她這句話在剛剛說出來,沒有多久之後,老婆婆很快的就回答了她。

不難看出來,對方會這樣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人,眼下在這個時候老婆婆就直接回答了她這個問題。

「其實事情是這樣子的,我們之所以會那麼懷疑,也不過就是覺得她在生出來的……

《穿書之反派自救指南》第353章得到驗證 「和你一起去上班?」

宮玉差點咬到舌頭,她怎麼能和他一起去上班?

「我有許多工作,實在是忙不過來。」夏文楠胡亂找一個借口。

「你不是有秘書嗎?」

「哎!」夏文楠嘆息一聲,「你把這邊的夏文棠弄到那邊去了,我來接替他的工作,好多東西都不懂,我以前又沒幹過他的活。」

「那你慢慢熟悉不就行了。」

「這熟悉不得要一個過程嗎?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忙。」

怕宮玉拒絕,夏文楠說了后,又可憐巴巴地祈求:「芋頭,你就幫幫我吧!我知道你很厲害的。芋頭,你不能拒絕我,我現在每天都手忙腳亂的……」

「咳咳咳。」宮玉被他雷得直接嗆飯。

擁有神仙顏值不說,還像小奶狗一般的求人,這……誰受得了啊?

「芋頭。」看宮玉嗆到,夏文楠就擔心起來了。

一杯水遞過來,他拍拍宮玉的脊背,「你慢點,慢點。」

「你,你……」宮玉奇怪的眼神打量著他刀削般完美無瑕的側臉,抑制住咳嗽的衝動,道:「夏文楠,我剛剛在百度上查你,上面不是說你冷酷寡言、不近人情嗎?你怎麼……」

夏文楠對著她一笑,潔白如玉的牙齒就露了出來。

「那是對別人而言,對你不行。」

「呃。」宮玉又差點被嗆到,她何德何能竟受到這麼一個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鑽石王老五的青睞?

「那咱們就先說好了哦!」夏文楠又興緻濃濃地給她夾菜,「你多吃點,瞧你,都瘦了。」

心中默默決定,以後一定要把宮玉養得胖胖的。

宮玉汗顏地冒出一身雞皮疙瘩來,太……太曖昧了,好吧?

只聽夏文楠又道:「是你把夏氏集團真正的總裁給弄走的,所以你得負責……必須負責哦!」

宮玉:「……」

無語問蒼天,夏氏集團原來的總裁當真是她弄走的嗎?

她已經驗證過許多夏文楠說的話,事實證明,夏文楠沒有撒謊,所以她的分身真的做出了一些令夏文楠頭疼的事。

那她要去承擔責任嗎?

夏文楠看她久久地靜默不言,寵溺地揉揉她的頭髮,「芋頭,你不用擔心的,只要我們一起努力,一定可以度過所有的難關。」

宮玉避開他的魔爪,拿一種詭異的眼神看他。

她和他不熟,真的不熟。

飯後,夏文楠主動收拾碗筷,動作麻利。

時間還早,宮玉還有許多需要了解的事,往沙發上一坐,便拿出手機刷新聞。

夏文楠不走,坐到她的旁邊,拿遙控器放電視。

他已經習慣了這個世界的生活,一舉一動都和現代人沒有兩樣。

宮玉看他一眼,「你不走嗎?」

夏文楠瞥了瞥客房的門,「來來回回的累人,我在這裡有房間,就在這裡睡得了。」

等了幾天都不見宮玉聯繫他,他好不容易厚著臉皮來找,怎麼能輕易就走呢?

以前沒有機會,那沒辦法。

現在機會就在眼前,他若是放過,那他就是豬了。

宮玉微微一愕,「你在這裡有房間?」

狐疑的眼神看了看夏文楠,她起身去客房看。

客房裡面乾淨整潔,但衣櫃里掛著的都是男人的衣服。

宮玉拿出來比試,好像都是夏文楠的碼。

她又凝眉沉思。

記憶中想不起來有夏文楠這個人,只是,她好像不排斥夏文楠,也不拒絕夏文楠對她的親近。

宮玉掛好衣服出去。

來到夏文楠的面前,她徑直問:「夏文楠,我們倆人以前是什麼關係?」

夏文楠:「……」

什麼關係?

要實話實說嗎?實話實說的話,宮玉豈不又要遠離他?

不過,這個宮玉和那個宮玉是有區別的,所以他不用有心理負擔。

念頭如此一轉,他晶亮的眼眸凝視著宮玉,面容含笑地反問:「你說呢?」

宮玉:「……」

她說,她怎麼說?

沉默讓夏文楠緊張,他猝不及防地拉宮玉過來,抱著宮玉的腰,將腦袋靠在宮玉的胸前,悶悶地開口:「芋頭,你不能不要我,從今往後,我們再也不要分開了,好嗎?」

「夏文楠……」宮玉瞪著眼睛,好想將夏文楠推開。

這男人,動不動就抱抱,她……她把持不住怎麼辦?

心「撲通撲通」地跳,宮玉慌亂得兩手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放。

偏偏夏文楠抱著她,還就不撒手了。

「你你……你鬆開。」

聲音有些顫,她試著推夏文楠,奈何對方抱得更緊了。

「不鬆開,再抱一會兒。」夏文楠將腦袋蹭了蹭,很依戀她的感覺。

宮玉要瘋了,這男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誘惑她啊!

一股熱流鑽進心底,瞬間擴散至四肢百骸,讓人沉醉得幾乎要軟下去。

宮玉壓制不了心底的躁動,白皙小巧的手沒忍住地想撫一撫夏文楠的頭髮。

但她快要碰到夏文楠的頭髮后,又忙不迭地把手躲到背後去。

這手太不安分了,被美男誘惑,她的定力也是會崩潰的。

要說夏文楠完全是陌生人還好,可夏文楠一碰到她,她的身體就莫名地覺得熟悉。

「夏,夏文楠,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子是很危險的。」

「危險?」夏文楠不解,抬起頭,俊臉上罩上一層迷茫的色彩。

宮玉對著他的美色咽了咽口水,「難道沒有人告訴你,你這樣子出去,會被人拆吃入腹嗎?」

「不至於吧!大哥給我安排了好幾個保鏢,至今都沒有人能近我的身。」

到底是從古代來的,夏文楠還沒明白宮玉的意思。

宮玉為自己的色魔因子汗了一把,道:「你,最好離我遠一點。」

「怎麼了?」夏文楠看她表情奇怪,戀戀不捨地鬆手。

宮玉退後兩步,道:「就你的外在條件來說,與你有什麼糾纏,我還真是一點都不吃虧。」

夏文楠又是一臉的迷茫。

他知道宮玉很大膽,卻沒有想到現代的宮玉能大膽到這個程度,什麼話都敢說啊!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宮玉很多時候,其實就是嘴上功夫厲害而已。

宮玉扶額,感覺有點雞同鴨講。

氣氛越來越詭異,她乾脆朝衛生間走去,「我去洗澡睡覺。」

。 「我叫霜月疾玄,川之國人。」

「疾玄?我知道了,說起來,你剛剛說有一張天天的照片是吧?拿出來看看。」

疾玄立刻從衣服里拿出一張照片遞給寧次,寧次本來通過照片的背景判斷一下拍攝的地點,然後再通過拍攝的地點回憶一下自己在這個地方有跟誰發生過矛盾,以此來推斷出對方到底是誰,然而讓寧次失望的是,疾玄給出的照片就只有天天的人頭像,背景全白,或者說什麼背景都沒有,完全沒辦法得到任何位置上的情報。

「看來照片也被處理過了,這樣看來就必須親眼見了才知道對方的身份了,走吧。」

雖然寧次平常的趕路方式是飛或者跑,但是寧次並不想在疾玄面前暴露太多,所以這次選擇了坐雷車去川之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