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電話那頭,捧着手機的喻晉文:「……」

。第二天,時卿落被皇帝宣進宮。

時卿落也藉此提出想要回北疆了。

皇帝笑著說:「想回就回,朕會派一支皇家衛隊保護你回去的。」

這次時卿落偷偷上京將土豆送來,打破了錦王、前朝和葛國人的計劃,他就怕回去的路上,那些人對時卿落下手。

時卿落其實覺得自己回去更方便,不過

《退婚後我成了權臣心尖寵》第475章真是操碎了心張秘書離開后,蘇詩涵冷眼盯着沈千秋。

「你趕緊給我從這裏滾走,我看到你就想吐。」

蘇詩涵身上那龐大的氣場壓向沈千秋,任何商界人士見到她這態度,恐怕都會不自覺地感到畏懼。

然而沈千秋卻像個沒事人一樣,不僅不走,反而大刀闊斧地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

……

《長生帝婿》第五十三章幫我一個忙吧 在聖仙會時,便有消息傳出,陰陽聖尊一直在為渡二重天聖劫做準備,而且已經準備得差不多。

如今,他終於邁出那一步,挑戰二重天聖劫。

秦楓沒有到現場觀摩,這等重要關頭陰陽聖尊也不太會允許他人靠近,唯有最信任的幾人才能到附近守護。

只是事後才聽他人提起,那一日的聖劫極為恐怖,雷霆遮天蔽地,令得那方圓千里之地盡數陷入黑暗。

雷霆宛如暴雨,不斷落下,之後又化為人形、獸形,宛如千軍萬馬,不斷俯衝而下。

再具體的情況便只有陰陽聖尊才知道了。

聖劫持續了許久,令得那片空間顫慄,令得四周的人心驚膽戰。

待得雷霆散去,再現光明之時,陰陽聖尊已經消失不見。

有人說,他渡劫成功了,隨着成就二重天靈聖,直接去了九重天。

如此一來,聖仙宗宗主之位便空了出來,在經歷了一番推選之後,天罡雷聖成為了新的宗主,天青聖尊與寒楓聖者則是副宗主。

天罡雷聖在主持了一番聖仙宗事務后,便再次閉關修鍊,不讓人打擾,聖仙宗暫交兩位副宗主打理。

三次聖劫之事在靈界之中不斷傳播,引起不少驚濤,秦楓也是深受震動。

有人失敗、有人成功,聖劫之威,已然顯現。

秦楓對於聖劫卻是頗為期待,因為那意味着他將成聖,可以憑藉自身破開蒼穹,前往九重天。

只不過,距離聖劫還很遙遠,他現在要做的是準備渡仙劫。

隨着這一事情告一段落,靈界漸漸恢復平靜,可沒多久又有勁爆消息傳出,魔靈大陸之上發生恐怖對決,幾大勢力爆發大混戰。

這一戰,湧現出數十名靈仙,打了近一年的時間,隕落了數名。

至於靈尊、靈宗更是數以千計,靈宗以下不計其數。

魔靈大陸一向很亂,常年征戰,但是這一次卻有些不同,幾大勢力一同出手,更是牽扯出了數十名靈仙,還隕落了幾個,這是往常根本不會發生的。

而一些年輕天驕也在這一戰中嶄露頭角,揚名靈界,比如白衣真君、魔太子、蔡天陽、飛雪、鬼煞、星游。

前五人都已是靈仙,戰力非凡,最後的星游乃巔峰靈尊,卻憑藉其特殊的星靈體展露出神秘莫測的占卜之力,為其屢次躲過危機,戰勝強敵。

秦楓那時正在閉關修鍊,事後才知道此事,不由一陣感慨。

他在魔靈大陸待過一段時間,與那些年輕天驕幾乎都有過交手,除了之前所提六人,還有不少天賦不凡之人,比如戰天、祿敏、蝶舞、呼羅紫幽等。

當然,還有一人讓其特別在意,那便是秦葉。

那畢竟是他的親弟弟。

他託人打聽了一番,得知那一戰中不少年輕天驕崛起,卻也有不少隕落,只是兩者之中都沒有秦葉的名字,而且他似乎沒有參戰。

聽得這一情況,令秦楓稍稍鬆了口氣,卻又令其皺眉,越發擔憂。

他讓人繼續打探,卻發現秦葉在多年以前便從魔靈大陸消失不見,那消失的時候是巔峰靈尊。 董卓自接收到何進命令后,還派遣使者向朝廷上表,表中說:「中常侍張讓等竊幸乘寵,濁亂海內。昔趙鞅興晉陽之甲,以逐君側之惡。臣輒鳴鐘鼓入雒陽,即討讓等。」表書內容傳播到太學,太學生都嘲諷道:董卓自比為趙鞅,趙鞅興兵晉陽更改國體,專權十七載,實乃晉亡之禍首,董卓竟以此自比,可見不學已甚!

但對太后而言,這張表書並非笑話,各州郡的軍報頻頻上報,更令她寢食難安。董卓的公開上書在宮省播盪開來,六月十六,常侍們散披花發,赤著雙足,跪爬到太後面前涕泣求情,太后也為之流淚,凄然道:「朕又能有何法?大將軍連兄妹之情尚且不顧,你們這些人求情又能如何?求朕無用,你們自去求大將軍罷!」。

常侍們仍是不敢前去,便轉而去說動車騎將軍,何苗對兄長調兵一事也心懷耿介,答應下眾常侍,自己當即去掉印綬身著常服,乘軺車孤身前往顯陽苑。北軍將士見車騎將軍攜笑而來,大將軍亦是歡笑相迎,大將軍扶車騎下車,兩人邊笑邊談走入苑內。眾人都道兄弟到底情深,雒陽政局若能因此平和,自是再好不過。

最終仍是不歡而散,北軍將士見車騎面色棗紅,急匆匆地走出主殿,木屐吱呀響了一路,直至車騎上車揚塵而去,大將軍則安坐殿內,不做任何挽留。軍中將士都頗為鬱悶,各自念說:「宦官禍國,不是沒有緣由的,朝中奸臣勾結,竟連兄弟之情都顧不上了。」軍中遂對車騎心懷不滿。

常侍們得知消息,心中更是憂懼,未久,又傳來董太后在河間驚懼失常,死亡國中的消息,常侍們實是無計可施,相互議論時太息道:世殊日異,當年我等鞭笞黨人,今日黨人便如此逼凌,也罷,也罷。還想掌握朝政實是說夢,現在還能留下一條性命返鄉養老,還有什麼可求的呢?他們便決意向大將軍服罪。

常侍們也脫去朝服,穿上布履麻衣,從雍門出城向西,徒步走十五里至顯陽苑中。常侍均過耳順之年(五十歲),一路走來氣喘吁吁。但顯陽苑將士顯然並不領情,吳匡、董旻、張遼等人整頓軍隊,在大將軍住所前列成戰陣,讓諸常侍從中覲見。

諸常侍行走於斧鉞之間,面自強笑,心中惶恐。趙忠最為年邁,走了一路體力不支,終於跌倒在地,這幾日雨水漸息,地上泥濘坎坷,趙忠滾上一身泥水,引得眾將士一陣嘲笑,眾人便這般狼狽走進苑殿。

自從擁立天子后,常侍們再未與何進見過,轉眼兩月須臾,只見何進身穿常服手握書卷,洒然坐在主席,袁紹、陳琳、鄭泰、何顒等州郡名士於兩側處理政務,對常侍們不置一言。諸常侍在殿中更不敢多言,只有張讓向前膝行數步,叩首三聲,啞聲問道:「還請大將軍為我等指一條活路。」

何進聞言放下手中書卷,掃視了他們一眼,又斜視一眼袁紹,袁紹對他做刎頸之狀,何進搖首,對台下叩首的常侍淡然道:「天下匈匈,正患諸君耳。今董卓垂至,諸君何不早還鄉?」

言下之意,只要常侍自己免官掛印,仍能放他們一條生路。袁紹在一旁面色不虞,而台下諸常侍則如釋重負,齊齊叩首,不再言語,佝僂著腰轉首離去。何進目視他們離開大殿,面孔露出笑意,對一旁的主簿陳琳說:「大功告成,孔璋,你替我下令給種大夫,讓他去叫停董卓罷。」

陳琳領命出門,袁紹隨即也起身對大將軍道:「常侍狡詐,恐不成行,屬下便去監督一二罷。」大將軍知曉他心中不忿,但他只覺此時雒陽諸事已了,如何再興風浪?也便任由袁紹去了。鄭泰對他詔令天下諸軍殊為不滿,正要辭職離去,何進便對他笑說:「等到京中宦官盡去,朝政太平,我便領了這些新軍,往涼州平亂,如此一來,天下太平,我也算是完成了先帝的遺願啊。」

鄭泰口中諾諾,出門后便對盧植感嘆說:「何進何其短視,他以為軍隊將士是木偶泥像,可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嗎?如今他因常侍之事不睦於太後車騎,我看大禍難以阻擋,我要及早離開避禍了。」未久仍掛印而去。

何進許諾以後,雒陽政局因此稍得安寧,可州郡信使依然不斷往來,除去朝廷與大將軍外,有人暗中往諸州郡指使下令,自然也有人暗中向雒陽遣使打探情形。

但朱儁從未想過會有人找到自己頭上。

四年前他因平南陽黃巾,被先帝拔擢為右車騎,位在三公之上,也曾一度成為官場紅人,但朱儁為人直硬,即厭惡宦官,也不喜黨人,徒然做孤臣罷了。中平二年朱儁因母喪離職,服喪結束后,先帝不再委以重任,只命其在京中先擔任北軍屯騎校尉,後轉任城門校尉。

朱儁聽聞來人是晉陽來的使者,非常詫異,也非常欣喜。青州平亂時,他曾指揮劉備數次作戰,劉備、關羽、張飛三人作戰勇猛,不顧生死,令他深為喜愛,此時前來書信,他念及以往的戰友之情,當即讓使者入府內一敘。

使者從側門進來,打井水清洗了一番面孔,入得廳堂,朱儁見人大為詫異,來得竟是一名尚未及冠的青年,但卻又有幾分眼熟。那青年自我介紹說名作徐庶,乃陳沖弟子,在太學長住過一段時間,亦曾隨陳沖前來拜訪過。

朱儁恍然大悟,頗為羞赧地感嘆說:「那都是兩載前的事了,庭堅玄德一去并州二載,為朝廷立下赫赫功績,我卻只能枯坐京畿,嘆生白髮,只能說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他笑了起來,面上顯得放鬆,讓蒼頭做些美食來款待徐庶。

徐庶卻沉聲說道:「朱公,我奉師命來此,並不是來與朱公敘舊,而是如今朝局危難,已刻不容緩,老師無法親至,亦為中央猜忌,只能求助於朱公,望朱公拯救社稷了!」

這番話過於突兀,朱儁良久才緩過神來,對徐庶失笑道:「小子,如今朝局雖有小恙,亦無大亂,如何做此藏禍之論?便是社稷危急,我如今不過一區區校尉,又能有何作為?聳人聽聞絕非善事,不要信口言說。」

徐庶並不氣餒,從懷中掏出信件,上前遞給朱儁,朱儁邊看徐庶邊解說道:「小子豈敢危言聳聽?如今大將軍一意驅趕黃門常侍,卻妄想留有餘地,無血成功。卻不知如今天下因其猶豫,各自生事。

便在這數日之間,三河之內,各地郡守縣令自稱奉大將軍之命,捉拿誅殺常侍親族,剖腹斫頭,劫財辱眷,只留下一片白地,等常侍聽聞消息,將要如何為之?必不會自縛宮前,引首待斬罷!到那時常侍率宮省禁軍與大將軍廝殺京畿,又有各路英豪在四方虎視眈眈,如何不成彌天大禍?!還望朱公思之慎之。」

朱儁看完信件,面色逐漸晦暗,他將信件橫置桌案,對徐庶再次說:「我不過是一區區校尉,麾下不過千數,官秩不過兩千石,既不受大將軍重用,也不受太后青睞,庭堅如何指望我改變朝局?」

徐庶先是搖首,而後拱手向前,對朱儁急切說道:「朱公如何妄自菲薄?朱公雖是校尉,卻是城門校尉,雒陽南北城門守衛,均由朱公掌控,況且朱公身為前車騎,軍中多有舊部,朝中也知曉朱公品德,可謂人和遍於朝野,只要朱公願意,定能救國家於水火!」

朱儁沉默少許,問徐庶道:「該當何為?」

聽聞此問,徐庶大喜過望,朗聲說道:「如今大將軍身居顯陽苑,常侍乞活求饒,往往往來城門,朱公只需設下埋伏,待常侍經過城門,一舉擒獲,誅殺於大眾之前。常侍一死,宮省禁軍群龍無首,朱公正可進而領之。宦官一死,大將軍既失兵諫之名,便難以行兵諫之實,到那時朱公自入宮中,向太后請旨遣散四方軍士,大將軍如何違命?如此一來,大禍便消弭於無形了。」

聽徐庶說完,朱儁起身望梁,良久無語,終於又對徐庶說:「如此施為,無詔調兵,又與謀反何異?」徐庶一愣,還未來得及反駁,朱儁繼續說道:「聲名於我不過浮雲,但我舉事若成,又如何以忠孝治軍?」

這位征戰數十載的漢朝名將對徐庶感慨道:「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我身為國家將領,只應聽從朝廷命令。我理解庭堅,但我告訴你,小子,若是軍中將士人人都這般不須調令便體恤愛國,有一顆拳拳報國之心,這才是社稷取滅之道,如今社稷尚安,我絕不能如此做。」

徐庶聞言默然,朱儁留他在府中住了一宿,次日,徐庶便牽了馬回并州復命。

雨水仍在下著,一路泥濘,徐庶走得很不好受,他心中不禁想:朱公如此想,難道董公、丁公、橋公也會這般想嗎? 沈奇的目標是來尋找可能存在的妖獸或者修鍊者,對出雲景區是沒什麼興趣的,所以他從一開始就去了最偏僻的地方,把神識完全散發開來,如果周圍有動靜的話,肯定瞞不過沈奇的感知。

當然,如果有像太妖國查燦那樣的修鍊者,沈奇也是沒有辦法的,畢竟他不是神仙,不可能做到全知全能。

出雲景區不大,沈奇只用了不到一個小時就轉了一圈,沒有任何發現,這個結果讓沈奇有些失望,難道那些傳說中的東西,都死絕了嗎?

無奈之下,沈奇也只能離開。

不過在他離開不就,出雲景區地下深處某個山洞裏,一隻長了三個腦袋三條尾巴的蟒蛇才敢稍微挪動一下身體。

就在剛才,它感應到了一道強大的神識,嚇得它不敢有任何異動,巨大的身體都蜷縮在這個山洞中。

也就這個山洞已經有了很長的歷史,是它們這一脈妖獸最強大的祖先挖出來的,能夠隔絕外界的感知,也是它目前能找到最好的藏身地點。

如果不是這個山洞的特殊作用,它剛才已經暴露了。

……

沈奇回到酒店的時候天色已經開始發暗了,就沒有再出去閑逛,耐心等著明天的比試開始。

晚上的時候,武輕川和古蓬有找了過來,看看沈奇對明天的比試有沒有什麼要求。

沈奇的要求很簡單,那就是不能輸。

如果真的是技不如人,在比試中輸了,那也要想辦法把場子找回來。

武輕川和古蓬不是領隊嗎?必要的時候他們也可以出手,反正只要他們不對甲賀家族的小輩出手就不算欺負人。

誰規定了領隊不能下場比試的?

伊賀中泉作為伊賀家族的家主不一樣跟沈奇打了一場嗎?

第二天早上九點,武輕川和古蓬一行人就提前來到了約定的那片空地上,武輕川找來的直播團隊已經把直播設備架設起來了,隨時可以開啟直播。

在這個直播團隊里,沈奇有看到了熟人,杜雲!

杜雲在知道武輕川要帶隊來東瀛島國踢場子的時候一下就興奮起來,第一時間組建了一個直播團隊,要對沈奇一行人的東瀛島國之旅做全程的直播。

「沈奇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杜雲上來跟沈奇打招呼,「等下您要出手嗎?如果您出手的話,我可以提前在直播間里做做宣傳,這讓關注這場直播的人會更多。」

沈奇說道:「不一定,如果武會長他們能應付,我就不出手了,你就當我是來看熱鬧的好了。」

杜雲失笑,要是沈奇這個級別的都只是來看熱鬧的,那武輕川和古蓬算什麼?

大概連路人甲這種龍套都算不上了吧?

為了給這場直播增加一些人氣,在距離比試開始還有半個小時的時候,杜雲就打開了直播,讓主持人先對武輕川、古蓬和那些即將上場比試的人做了一些採訪,很快就吸引了大量的網友。

一開始關注這場直播的人還不多,但是隨着網友們自發宣傳,九點五十的時候,直播間的人數就超過了三萬,而且還在不斷增加。

甲賀家族的人也在這個時候趕了過來,走在最前面的是甲賀真倉和甲賀太倉兩兄弟,在他們身後是十二名身穿武士服的年輕人,很明顯就是甲賀家族中的年輕然忍着了。

沈奇的目光落到了甲賀真倉身上,因為甲賀真倉身上有意無意散發出來的威壓竟然勝過了甲賀太倉,應該就是甲賀家族中最強大的人了。

杜雲也趕緊讓人把鏡頭對準了甲賀家族那邊,給了一個特寫,還不等主持人說話,網友就先炸鍋了。

「乾死他丫的!」

「不用給我留面子!」

「狠狠地打!!」

「打贏了我給你刷火箭!!」

直播間的網友非常激動,就差順着網線過來親自動手了。

甲賀太倉也看到了杜雲的直播團隊,臉色不怎麼好看。

「武會長,既然你們帶了直播團隊,那我們也能找直播團隊過來吧?」

武輕川點頭,「當然可以,這是你們的自由,不過現在距離我們約定的比試時間只有十分鐘了,你們確定能找到專業的直播團隊嗎?」

甲賀太倉倒是忽略了這一茬,要是沒有提前準備的話,倉促之下恐怕也找不到專業的直播團隊。

好在甲賀家族中年輕一輩有對直播比較了解的,用手機擺弄了幾分鐘之後,終於開通了手機直播,不過直播間里幾乎沒有人氣,連個彈幕都沒有,和杜雲這邊直播間里的熱鬧情況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也不能怪武輕川,他昨天就說了要對這次的比試進行直播,是甲賀家族沒有當回事。

十點一到,武輕川就要求開始比試,甲賀太倉無奈,只能用那個簡陋的手機直播湊合,宣佈夏國武學研究會和甲賀家族之間的比試正式開始。

武輕川讓古川第一個上場,因為他知道古川在古武傳承家族年輕一輩中修為、戰力也算是頂尖的,讓他打第一場,就是要打一個開門紅,振奮一下士氣。

甲賀家族那邊對第一場比試同樣非常重視,派出了一名身高只有一米六,但是看起來就格外靈活的忍者。

這名忍者手持兩把短刀,一正一反,一步步走到古川面前。

武輕川看到對方手裏那兩把短刀的時候不禁皺眉。

「甲賀太倉先生,難道你們忍者在公平比試中都要攜帶武器的嗎?」

甲賀太倉說道:「我們忍者在修鍊之初就會選擇伴隨自己一生的武器,不管遇到什麼樣的戰鬥,我們都不會輕易放棄我們選擇的武器,如果你們覺得不公平,那你們也可以用武器,我們是不會有意見的。」

「卑鄙!你們還要點臉嗎?」

直播間眾多網友聽到甲賀太倉這番話,又一次忍不住罵了出來。

比試就是要講究公平公正,上次在金城體育館的時候,伊賀奈一三人用煙霧丨彈打了武輕川三人一個措手不及,用不光彩的方式贏了一場,讓眾多網友以為那就是不要臉的極限了,沒想到在見到甲賀家族行徑的時候,他們竟然做得更過分!

如此看來,有些東西和特性,還真的是一脈相承,不管什麼時候都不會改變。 顧雪伸手捶了李新年一把,嗔道:「跟你說正經事呢,別沒個正經,這可是關係到你老婆的仕途。」

李新年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我承認孫恆上位可能對紅紅不利,但目前也僅僅是可能,紅紅為這事心事重重是否為時尚早,這還要看這個孫恆究竟是什麼樣的人。」

顧雪說道:「據紅紅的說法,孫恆首先肯定不是杜秋谷的人,其次,這次鄧萍出事基本上跟他有關,就憑這兩點,紅紅凶多吉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