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啪的一聲,這個糟老頭子的臉,直接被胡天給打坍陷了。

糟老頭子捂著臉,他非常不可置信的說道:「你,你……」

「你什麼你,我今天就要打死你!」胡天冷冷的說道。

說着,胡天就提着這個渾身散發着惡臭的傢伙,去了外面的院子裏。

到了外面的院子裏后,胡天感覺惡臭難忍。

感覺如果在這裏揍他,那這個院子都會臭掉了。

於是胡天提着這個老頭,直接飛到了對面的山上。

這個時候,糟老頭子終於露出了驚恐的神情。

他非常不可思議的說道:「你,你,真是想不到啊,你竟然有這樣的境界。」

「別說話了,你太臭了。」胡天皺着眉頭說道。

因為這個糟老頭子有着非常嚴重的口臭,如果一個正常人聞到,估計會直接吐,甚至會被熏的昏迷了。

胡天像是提小雞一樣,把糟老頭子提到了山上。

到了山上后,胡天驚訝的發現,這個糟老頭子,竟然是一位老妖怪級別的超級高手。

剛才胡天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的惡臭那裏了,沒有注意這個糟老頭的境界。

這個時候,胡天臉上也露出了難以理解的神情。

一個老妖怪級別的武學宗師,竟然會做出這麼下作的事,這太難理解了!

糟老頭子摔在地上后,一咕嚕從地上爬了起來,

「小子,你竟然敢壞我的好事,你不要命了!」糟老頭子怒氣沖沖的說道。

胡天用手捂著鼻子,有些厭惡的說道:「你好歹也是位武學前輩,能不能注意一下個人衛生,你這是多久沒洗澡了?」

「關你屁事啊!」糟老頭子冷冷的說道。

「你洗不洗澡我管不了,但是你害人就不行,這事我一定要管!」胡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這個時候,糟老頭子打量了胡天一眼。

他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小子,雖然你這個年紀,能達到超級武學高手的水平,但是你得罪了我,註定你只能夭折了!」糟老頭子非常有自信的說道。

聽到糟老頭子這麼說,胡天心裏也泛起了一股怪異的感覺。

雖然胡天現在的境界,沒有糟老頭子那麼高,但是胡天絕對有把握暴揍這個傢伙。

畢竟胡天之前可是仙境一層的超級大佬!

雖然胡天身體受傷后,境界滑落到了超級武學高手的水平。

但是區區一個老妖怪級別的傢伙,胡天還真不放在眼裏。

尤其這個傢伙還是個糟老頭子!

真不知道,這樣的傢伙究竟是怎麼修鍊到這麼高的境界的!

想到這裏,胡天冷冷的說道:「老頭,你太壞了,我今天就要把你廢了!」

「好啊,小子,你還真是大言不慚!」

「我都還沒有把你廢了,你竟然就想着要把我廢了!」糟老頭子氣的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他語氣冰冷的說道:「你有什麼勇氣說這種話!就憑你一個小小的超級武學高手境界嗎?」

「對,我今天廢定你了!」胡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不知天高地厚!」糟老頭子冷冷的說道。

「我弄死你!」

說完后,糟老頭子就對胡天攻擊了過來。

。 金老爹也焦急,望着一動不動的晚晚萬分的無奈:「我也不知道,要不去給她看看大夫吧?」

「好」金氏急匆匆的從自己身上拿出錢袋,人命關天了她也不敢吝嗇。

那一綉著荷花圖案的荷包鼓鼓囊囊的,尤其是拿出來的那一刻還叮噹叮噹響,看樣子是有很多錢的樣子。

打從荷包掏出來的那一刻蕭瑾喻的雙目就沒離開過,並非他貪錢,只不過家道中落真的是身無分文。

如果這個時候金家能收留自己就好了。蕭瑾喻心中盤算,腦海中忽然又閃現了縣令大人的那句話:「世人都不會想到一個媒婆會破案。更重要的是,借住媒婆這層身份才更有理由在眼皮子底下跟不同人接觸而不受懷疑。公子大可以試試看。」

有了這兩個原因蕭瑾喻決定留在金家,不論什麼手段,搖尾乞憐也好死纏爛打也罷,能留一天是一天。

所以當金家人決定要去請大夫的時候,蕭瑾喻忽然一個挪身往後退了一步,然後死皮賴臉一本正經的瞎扯道:「二位莫慌,晚晚姑娘只是受了驚嚇暈厥過去並無大礙無需求醫。只要稍加休息就好。」

「哦——」老夫妻兩長長的哦了一下,兩雙老眼你看我我看你似懂非懂。

「那既然如此就把我妹妹放下來吧,公子您抱着她也怪累的。」金書生笑着跟蕭瑾喻討要自家妹妹。

可是蕭瑾喻拿能說放就放下,這一放就沒自己什麼事了,那麼晚飯的問題如何解決?

總不能再去縣令大人家蹭吃蹭喝吧,要知道這幾天已經在他家蹭了好久了,連他們家母,狗都認識自己了。

蕭瑾喻表示尷尬,前一刻還胸有成竹的跟縣令大人說要追查父親的案子后一刻又去他家吃飯,萬一縣令大人問起來多久人,不行,不行,不能去。

所以手上晚晚就是最好的留下來的籌碼,蕭瑾喻轉念一想又想到了說辭:「不行,不行。晚晚姑娘受的驚嚇太大再加上烈日下爆嗮一時半會醒不過來。再說了你們拖家帶口也不方便,我正好好人送到底送你們回家吧,一路上也可以保護你們。」

蕭瑾喻笑得俊美,唇瓣上揚微笑滿滿,十足的翩翩公子樣,可謂是心善得不得了。

不過遲小小納悶了,不明白蕭瑾喻為何要跟着他們,卻也不多言,只是忍不住想笑,心中暗暗的為蕭瑾喻的演技評分,絕對是能哭能笑能帥能賴,完美。

「可,可是你不回家嗎?我看你穿着也是光鮮華麗的,也是個有錢公子。這個時候不應該回家去嗎,你爹娘不要了?」金老爹納悶。

蕭瑾喻笑着解釋道:「爹娘讓我出來歷練歷練,再說了我一身懷絕技的大丈夫就是走在大街上也不怕被人販子拐了去呀。反倒是你們,若是再遇到險惡沒人保護怎麼行。」

想想好像也是有點道理的,金老爹已經被蕭瑾喻說動了,但又不確定,所以看了一眼金氏。

金氏也有些心動,可低頭一看手裏的錢袋,又擔心起來。

不由得揪著老頭子轉過身悄悄商量:「你說我們請他保護咱們得出多少工錢合適?出多了我們就沒錢了,出少了人家又不願意怎麼辦?」

「不會吧?」金老爹有些不敢相信,回頭又看了一眼還緊緊抱着晚晚的蕭瑾喻,蕭瑾喻看見金老爹打量的目光,沖其露出甜美純真的微笑,展示自己的滿腔正義。

金老爹也沖其微笑以做回應,然後轉過身又繼續跟金氏說起:「看見沒有這小子還是挺善良的像是個正經人家出來的。就是剛才晚晚那樣大呼小叫的認錯了人,我們再把這小子帶上,回頭晚晚醒過來看見了他該如何是好?會不會尷尬?」

金老爹主要還是擔心晚晚不同意,其實自己還是蠻同意的:「眼下殺手這麼多,我們才出京城就遇到了殺手,這一路上說不定還有多少兇險。身邊沒個人保護還真不行,這小夥子如此善良想來就算是要收保護費也不會很多吧。」

金老爹連說了兩番話,前一番聽上去拒絕的意思多一些,后一番聽上去又覺得是有意要接納這個蕭瑾喻。

所以金氏聽了半天愣是不懂老頭子到底想要幹嘛,不由得急了,緊蹙眉頭死跺腳:「她爹啊,你到底想幹嘛,倒是給個準話行不?別換來換去的,如今可是人命關天的時候,你的隨隨便便一個決定可能就決定了咱們全家的命運,你可別亂來呀!」

金氏緊繃神經,緊張兮兮,目光害怕的四處張望,一有風吹草動就緊張的往金老爹身上靠,她現在已經有些害怕加多疑了。

看樣子是該找個人保護,金老爹有些偏向後者,有意要讓朱騏留下,不過又不確定兒子兒媳的意思,所以回頭看了一眼他們:「你們怎麼看?」

金老爹把決定權讓給了金書生跟遲小小,眼尖的蕭瑾喻立刻將可憐巴巴的目光投到遲小小身上。

遲小小不好意思拒絕所以只能拉拉金書生的衣角小心翼翼的徵求:「當初我們吵架的時候,無家可歸之際就是蕭公子收留了我。他也為我們出了不少力是朋友。要不讓他跟着我們保護我們吧。這一路上殺手不斷的,沒個武功的人在身邊也不安全呀。」

小小弱弱的看向自己的夫君,金書生本就以小小馬首是瞻,既然她都這麼說了他自然是沒有問題的。

「爹,娘,蕭公子本就是我們的朋友,如今又願意護送我們回去,我們又不懂武功,為何不叫上他一起呢?」

金老爹聽到這個回答很滿意,看來兒子跟自己一樣都是贊成的,金老爹感覺得到了身體里注入了一股正義之氣一樣瞬間渾身充滿了力量,看着金氏的眼睛都特別的瞪圓。

金氏沒話說,只好同意了,不過有一點還是不太放心,推開金老爹親自跑到蕭瑾喻面前警告道:「這可是你要跟着我們的,不是我們非要求着你跟着。所以這個保護費的事情……」

「沒關係沒關係,能為這麼漂亮的姑娘保駕護航已經是蕭某的榮幸了,哪裏還敢要保護費呀。不要緊的,只要你們肯賞口飯吃我就感激不盡了。」

「好,爽快,這位公子可真會說話,一看啊就是大富大貴之人。能認識您這樣的朋友可真是榮幸之至啊。」

金氏一聽到蕭瑾喻誇讚自己是姑娘又不要錢就樂開了花,感覺像白撿了寶貝一樣。

金家人看到金氏一把年紀了笑起來皺紋都一大把了還是那樣咧嘴大笑就知道是真的說到她心坎里去了,尤其是遲小小看到原來哄婆婆開心只要多說些甜言蜜語就可以更是覺得心累。

感覺晚晚之前為自己想盡了法子折騰了這麼久還頂不上蕭瑾喻一句話,不由得為蕭瑾喻投去一個讚賞加佩服的眼神,你行!

於是一家六口繼續上路,金老爹跟在後頭嘆氣:「哎,女人啊,到老都改不了那一套。」

兩雙無辜眼淚眼汪汪的望着前頭跟蕭瑾喻並肩而行並且兩人聊得投緣的金氏。

一家人走了沒多久,晚晚忽然醒來,感覺自己的身體在動,好像躺在什麼東西上面,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東西,躺着一點都不舒服。

正當自己挪動身體想要好好感受一下下面動的東西的時候,忽然下沉了許多。

然後在晚晚還沒做好準備的情況下整個人摔了下去,柔軟嫩嫩的屁股與地面來了個猛烈接觸,尤其是碰到那些不規則小石子的時候感受到尖銳之物很扎屁股的那一刻所有困意都沒了,而且絕對比任何時候的更精神飽滿更有爆發力

「啊——」

一家人人的目光都被晚晚的叫聲吸引過去的,當然還有路上。

路人們拎着大包小包好端端的在官道上走着,她這一吼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過路人把他們一家子好一陣子的打量,然後抓緊了肩上包裹以飛快的速度經過。

蕭瑾喻不停的甩手甩肩膀,抱着晚晚已經酸疼了好幾個時辰了,手都快廢了。

要不是為了混口飯吃才不要抱着她走這麼久,沒想到這個看上去瘦不拉幾的女人還真是重啊。

「哎呦我說小姐啊,麻煩您下次想下來的時候能不能說一聲。你這樣毫無徵兆的在我手上動來動去,我難免會有堅持不下去的時候。到時候受罪的還是您自己呀!」

蕭瑾喻就甩着手臂,感覺雙手都快失去知覺了,畢竟抱着人這麼久了,要不是晚晚動了一下害得他手更酸更麻還能證明一下雙手還是好端端的還是沒廢,差點就以為殘廢了呢。

蕭瑾喻扭曲著臉沒好氣道。

晚晚站起身,眼睛一撇到蕭瑾喻身上就有一種與生俱來的絕對討厭的感覺,想對他好好說話都難,開口就是火開腔爆出口

「蕭瑾喻,你這臭小子還好意思來!你是臉皮太厚了還是沒臉沒皮了!竟敢在本小姐面前出現,簡直活膩了。吃本小姐一拳!」

晚晚怒沖沖的追着蕭瑾喻打,雙拳緊握放在嘴邊哈氣,然後使出了吃奶的力朝蕭瑾喻的臉上狠狠打去。

蕭瑾喻臉色大變,趕緊擺手想解釋什麼,但是對方已經出拳,還好自己的眼睛一直盯着衝過來的拳頭,再差一根手指的距離快碰到蕭瑾喻臉的那一刻一個側頭敏捷的躲過了一拳。

不過因為拳頭使出了渾身的勁,所以即便擦肩而過還是能夠感受到脖子裏掠過的濃濃的風,耳際髮絲波動,所有人都驚呆了,瞪大着眼睛為蕭瑾喻的倖免於難而鬆口氣。

金氏生怕再惹出事端趕緊走到他們中間隔開,然後笑着把晚晚推到金老爹身邊,自己則是留在蕭瑾喻身邊保護著。

「好了好了,上路了。這一路上打打鬧鬧的很費體力的。我們的銀子不多得省著些花,所以你們啊還是乖乖的,她爹,快陪孩子說說話,她一定有很多話想說。」九頭妖神在躲避過了太虛清風劍的必殺一擊后,迅速朝着某處大千世界逃去,太虛清風劍嗖的一聲,在九頭妖神身後緊追不捨。

一道道法則,在他身後形成了一道接着一道的屏障,但緊著又一次次地破碎,太虛清風劍以無敵之姿,不斷的擊碎大羅妖神引以為傲的法則屏障。

這讓九頭妖神以及那些正準備出手

《從異界開始的諸天旅程》第六百八十五章妖神齊至 計劃得到了批准,陳墨自然也迅速的行動起來。

在原本就已經建立的對終結者反制項目下面,又新設立了一個網路防禦項目和一個機械義肢項目。

並且,他也將原本的反制項目進行了升級,在擁有更高的許可權更多的預算的同時,也有了更高的地位和更大的規模,並且開始招收一些陳墨感興趣的項目。

與其說這是一個項目組,不如說在許可權升級以後,這已經是一個研究機構了。

儘管從歸屬上來說,這個機構本質上還是歸屬在終結者項目之下,但隨著整個反制項目的擴張,加上陳墨有意的調整,二者之間已經逐漸不相伯仲了。

不過陳墨的目的並不是擴張自己的權力,也不是為了獲得什麼利益,自始至終讓他感興趣的只有那些科技本身。

在反制項目的各個研究項目立項之後,陳墨寫在計劃書中重點提及的兩個項目,網路防禦體系的建立和機械義體移植製造超級士兵這兩個項目是優先度最高和得到投入資源最多的。

其中網路防禦體系,主要是吸納美國原有的網路部門,並且在格蕾絲提供的未來科技的協助下搭建一個全新的防火牆。

這個防火牆將會對整個美國的網路進行保護,如同一道堅固的城牆一樣,將整個美國的網路保護起來。

按照預設的計劃,這個防火牆在開發完畢之後,將成為美國國防體系的一環,無論是軍隊還是政府都將用上這個防火牆,以抵禦未來「總督」從網路上的入侵。

這個計劃很好,美國方面也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來研究這個防火牆,幾家互聯網巨頭更是傾力相助,要技術人員給技術人員,要先進設備給先進設備。

無論是大型計算機,還是優秀的網路技術人員,只要陳墨開口,他們都連個折扣都不打的投入到這個項目當中。

為的就是能夠早日將這道防火牆建立起來,建立一個更加安全穩固的網路安全環境,畢竟這可是他們的命根子所在,由不得這些網路巨頭不捨得。

不過這對於網路巨頭們而言,倒也不是什麼壞事,全新的防火牆建立,除了能讓網路更安全之外,也帶來了全新的網路體系。

源自於格蕾絲那個時代的全新網路技術和編碼技術,將會完全改寫現有的互聯網格局。

那可是源自於總督和終結者已經佔領整個世界之後的網路技術,能夠對抗已經大成的總督和終結者,這份網路技術足以值得信賴。

只是雖然有著來自未來的網路技術,格蕾絲卻仍舊只是一個普通的戰士,不是未來世界的技術人員。

她並沒有發現在這個逐漸建立起來的防火牆的代碼當中,早在一開始就被加入了「總督」的數據。

隨著整個防火牆的開發日趨完善,總督的數據也在整個程序和系統中越扎越深,如今已經密不可分。

當整個防火牆開發完畢,真的普及到整個網路的時候,也就將是總督接管整個網路的時候。

然而這一點卻無人知曉,也沒有人察覺到這一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