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耿氏扭頭看向兩名被青鸞打暈的武者:「不是叫你們將洞口堵上么?」

兩人躬身抱拳不說話。

呂錚道:「他們哪裡堵得住。什麼賊人,我看八層就是一桐搞得鬼。」

耿氏瞪了那兩名護衛一眼,懷疑他們還暗中幫了忙,不然練氣三層的呂一桐加上手無縛雞之力的青鸞怎麼可能打暈他們跑掉。

「這次找到非關她一個月禁閉不可!」

耿氏氣道,朝眾人揮手:「繼續找,天亮前找不到都扣一半月錢!」

另一邊,鍾延等人散步回休息的院子,路上看到府中不少來回跑動的護衛。

鍾延問同行僕從:「府中出什麼事情了么?」

僕從稍作猶豫道:「回嚴公子,好像是進來了賊子,正在到處搜尋。」

「哦?」

鍾延微怔,隨即面色古怪,怎麼都感覺這事與呂一桐有關,不過卻並沒多想,反正出不了大事。

對呂一桐這個惹禍精來說,這點動靜都是小打小鬧。

他記憶中,小魔女還在呂府的時候,鬧出最大動靜是招惹了錢府,把錢府公子的命根子給弄廢掉了,然後跑路。

不過按照時間來算,這事得到她十八歲的時候才發生。

八世,鍾延親自見證過一次,其餘都是後來在別處認識小魔女后得知的。

「那錢騰可真慘,八世被廢,還是同一人……」

不管經過如何,結局都沒改變過。

想到這些,鍾延不由得嘴角一抽,然後心中歡樂。

…… 翠屏臉色泛白,撲通一聲跪了下去,擲地有聲道,「老夫人,相爺。奴婢哪裡埋過什麼東西,分明是芍藥在故意誣陷奴婢。」

蘇姨娘虛弱地咳嗽了兩聲,用那盈盈水眸望向楚淮南,「相爺,翠屏跟了妾身多年,她向來不撒謊。」

她頓了頓,似是有些遲疑,旋即帶著委屈哭訴,「不知是不是妾身與小少爺哪裡惹了大小姐不高興。」

「大小姐不僅誣陷妾身假孕,如今還指使芍藥說出這等荒謬的話來。」

原本有些懷疑的楚淮南,看見蘇姨娘這弱不禁風的模樣,心頓時化成了一灘水。

「放心,我絕不會讓人傷害你們母子。」

「多謝相爺。」蘇姨娘眸底掠過得意精芒。

楚若雲唇角噙著張狂獰笑,「大姐姐,你為何這般心狠,弟弟才不過剛出生。你便誣陷姨娘假孕,你到底是何居心」

「難不成你想看著父親被人恥笑嗎?」

「你這叫芍藥的丫鬟膽子也太大了些,這樣不規矩的下人還是發賣了的好。」

意有所指的話,讓楚淮南眼神越發陰鷙。

他抬手一撫便喝道,「來人,把芍藥拉下去……」

「慢!」楚鳳九向前一步,眉宇間是蔓延而出的寒意。

「父親,蘇姨娘沒有證據,又如何能證明翠屏沒有說謊?」

「況且方才可不止芍藥一人見到翠屏埋了東西。」

蘇姨娘眸底掠過一絲慌亂之色。

她用力掐了掐大腿,「大小姐,你說妾身沒有證據。難不成就憑您身邊,那些個丫鬟的話,便能證明翠屏埋了什麼嗎?」

楚鳳九卻不驕不躁,意味深長勾唇,「蘇姨娘,我何時說,跟芍藥一同看見翠屏埋東西的,是我身邊的丫鬟?」

蘇姨娘心頭咯噔一下。

楚鳳九說的不是她身邊的丫鬟。

那是誰?

「方才芍藥出去時,正好遇見了為祖母送披風來的李嬤嬤。」楚鳳九一字一句道。

恰好這時,李嬤嬤帶著人自外面走了進來,「老夫人,大小姐說的是。」

「方才奴婢自存菊堂而來,與芍藥姑娘相遇,一同看見了翠屏將一個裹得嚴嚴實實的包袱埋進了土中。」

「奴婢覺得蹊蹺,便等翠屏離開后,叫人將其挖了出來。」

蘇姨娘臉色大變,只見楚鳳九泰然自若地扶起了芍藥,似是對李嬤嬤的話一點都不感到驚訝。

這個賤人,她一定是猜出了什麼……故意讓芍藥跟李嬤嬤相遇,再引李嬤嬤親眼看見翠屏埋東西的。

翠屏怎麼如此蠢。

她明明叮囑過,那樣東西一定要小心處置。

不過,就算他們將那東西找了出來,也不能證明什麼。

蘇姨娘雙手緊握成拳,盯著那被下人帶上來的包袱。

「打開!」老夫人面容嚴厲,沉聲喝道。

下人們立刻將包袱打開,只見裡面是一隻極大的皮囊。

皮囊木塞處是鮮紅的血色。

下人忙將木塞揭開,便露出了猩紅一片的皮囊內部。

撲面而來的臭味,熏得老夫人眉心緊擰,「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回老夫人的話,這裡面是豬血。」李嬤嬤躬身垂首道。

周姨娘悄悄瞄了眼榻上的蘇姨娘。

蘇倩如在害怕。

莫不是這東西對她來說很重要。

方才大小姐說她假孕。

若是她假孕,方才怎麼會有血水端出來。

難不成……

周姨娘靈光一閃,嬌聲問道,「難不成,方才那端出去的血水並不是蘇姨娘的血,而是這皮囊之中的豬血?」

「周姨娘慎言!」

楚若雲厲聲怒喝,「不過是個丫鬟埋了些古古怪怪的東西,你便要如此揣測嗎?」

「周姨娘,大小姐,平日未曾見你們有過多的往來。沒想到,今日你們二位說的話,倒是如出一轍。」蘇姨娘急忙哭喊出聲。

話外之意便是指楚鳳九與周姨娘暗中勾結,想要置她於死地。

楚淮南聞言,懷疑的目光便在她們之間來回逡巡。

楚鳳九露出了一抹清淺的嘲諷淡笑,「周姨娘並沒有說錯,方才端出去的血水本就是用這豬血調和而成。」

「豬血顏色與人血相似,只有氣味不同,但加了大量的清水后,血液的氣味便會被沖淡。」

「不仔細瞧,根本看不出來。」

「方才那些丫鬟將血水潑灑出去,想來現在血跡還在。父親若是懷疑,派人出去瞧瞧便一清二楚了。」

楚淮南朝著管家示意。

管家忙躬身退了出去。

楚鳳九嘲弄勾唇,「蘇姨娘當初假孕便是為了逃脫懲罰,後來你假孕得了不少利,便開始盤算著如何令你的地位更加穩固吧。」

「父親這些年早就盼著有個兒子,你便授意方大夫,謊稱腹中孩子乃是男嬰。」

「若不是因為擔憂二妹妹會被除名,你在情急之下假意早產,恐怕會準備得更加周全。」

「為求逼真,你命人準備好了新鮮的豬血,再以皮囊保存。你身邊的嬤嬤,方才出去其實是將那男嬰塞進食盒之中,將他帶進內室來。」

「她怕嬰兒哭泣,讓人發現就下了昏睡散。這便是為何食盒邊緣,也會有昏睡散的原由。等到你生產過後,翠屏再奉你的命令將裝了皮囊的包袱埋進土裡,以免被人發現。」

楚鳳九說的每句話,都令蘇姨娘不安極了。

直至楚鳳九絲毫不差地將她的整個計劃全說了出來,她臉上的血色便全都褪了下去。

蘇姨娘當即虛弱辯駁,「相爺,大小姐是在誣陷妾身。妾身十月懷胎,一朝分娩,辛辛苦苦產下來的孩子怎麼到了大小姐口中,便成了妾身博利之物。」

周姨娘冷冷一嗤,「蘇姨娘,大小姐的話可都是有證據的。而你從頭到尾都在哭訴,但什麼證據都拿不出來。」

「既然你說你是被冤枉的,不如也拿出些證據來,好讓相爺為你住持公道。」

蘇姨娘狠狠瞪了瞪周姨娘。

恰好這時管家回來,見氣氛不對。

他不敢抬頭,便戰戰兢兢拱手道,「相爺,奴才帶人去看過了,那些血水果真不是人血而是豬血。」

楚淮南心底的怒火一下子炸了開。

他一把揪住蘇姨娘的衣襟,「賤人,你敢騙我!」

。 在東方那個區域,記載的歷史會更加的久遠。

每個人都可能擁有念力異能,是很平常的事情。

進化者每個人都擁有基因,可基因的表現形式有無數種,即使在這能源匱乏的天府區域,進化者也不計其數,在巢水區域人數更加眾多,出現一些生僻的異能,也很正常。

特別是念力異能,其實是一種綜合性的異能,他進可攻退可守相輔相成。

而且用處是特別大,中正平和,每一個方面他都能夠用,可就是沒有一個方面特別的有優勢。

念力異能雖然具有攻擊性,但必須藉助外物,使這些外物的攻擊性具有加成的作用。

而它的防禦性能就只有一個,念力屏障,他沒有什麼實質性的表現,也沒有像盾牌那樣實質性的物質作為防禦,要是有強大的攻擊,想發動念力異能防守,那消耗非常巨大。

但他的守護方便快捷,只要一個念頭他就可以發動,而且是全方位的守護,不給那一些大範圍的攻擊留下空檔。

而且還有輔助的一些功能。可以用作飛行、束縛、也可以擋着眼睛,能夠到眼睛看不到的地方,像人體透視他就可以做到。

它的功能比較全面,但是在每一個方面,沒有突出的能力。

不過,像尊主這樣的出招方式,讓人眼花繚亂,非常震撼人心。

就像是沒有穿越過以前的電影畫面,為了表現一個宏偉的狀況,吸引人們的眼球,一招手所有的東西都可能當作武器來使用。

這個十星尊主,這麼華麗的招數,可能一般的十星尊者,會手忙腳亂。

對江龍來說,擁有堅硬的皮膚,骨肉,那一把吹毛即斷的匕首,只能在皮膚上留下一個小點,這些石頭能夠起到作用么?

恐怕是,尊主用這樣的手段只是作為一個幌子,吸引江龍的注意力罷了。

實力能夠達到十星尊者,頭腦不可能就這麼簡單,用這些石塊能夠砸死江龍,這種想法作為尊主,肯定是不可能有的,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尊主想用數量巨多的物品,砸在江龍的同一個地方,想要這樣來打擊江龍,使他露出其他的破綻,這有商榷的可能。

江龍全身結實,可不只有皮膚。

就算是他的血肉,內臟,都已經被級別高於普通的十星尊者的超級基因全面的改造。

試圖通過不斷打擊一個地方,震碎江龍的五臟六腑,只是這位尊主美好的願望罷了。

江龍這個念頭升起,尊主的手型突然變化,那一些樹木石塊突然在空中一個加速,接二連三持續不斷地向江龍衝撞過來。

江龍心裏想:「這個狀況很不正常,那位尊主沒有這麼笨,想通過這種方式來打擊我?」

江龍從心底不相信這只是普通的攻擊,肯定有特別的地方。

剛才那把匕首,你能夠對江龍造成傷害,郡主這麼聰明的人肯定會知道這些樹木、石塊也不可能傷害江龍。

「尊主現在已經使用過兩種方式進行攻擊,一個說不上來的異能,可以是給別人施加影響,另一個是念力異能,這絕對不是他的絕招,一個十星尊者。不可能沒有他最強大的攻擊絕招,那種絕招肯定不容易對付。」

一瞬間,這些想法在葉城塵腦海中閃過。

不管他有什麼問題,江龍也有自己的信心。

江龍輕蔑的笑容了,不過他還是非常謹慎,念力異能立刻在全身上下做了一層保護,可能是掌握了地低喪屍那個光能壁壘異能瞬間也發動了,一道閃亮的光芒頓時在他的周身上下又附加一層保護。

超級基因與普通基因的不同,能夠瞬間爆發出許多種異能來。

超級基因像一個大壩樞紐,能夠從各個方面泄出大量的洪流,來供自己使用。

但,超級基因卻不是這麼簡單,它的用途是一種全方位的,而且是最實惠的用途。

瞬間,江龍又一次啟動幾種異能。

附加雷電異能的拳頭立刻出擊,同時附加風系異能,強大的颶風瞬間撕扯周圍這些樹木、石塊,這些塊是樹木石塊,根本沒有衝到江龍的保護罩面前就已經紛紛的被撕成粉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