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這聲姐姐叫得我雞皮疙瘩都快立起來了,請你趕緊離開,別在這裡打擾我們。」

秦雨搓了搓手臂,壓下了起立的雞皮疙瘩。

「你這個女人怎麼回事,香香這麼好言好語的和你說話,你怎麼能這麼對她!」一直跟在香香身邊的小趙一臉不悅的對秦雨說道。

小趙對香香一直有著幾分好感,不過以前香香的身邊一直有連陌這個高手在,他根本沒有親近對方的機會。

現在機會終於來了,他當然想要辦法在香香面前好好表現,爭取得到香香的芳心。

「我怎麼對她了!」秦雨瞪了小趙一vhe,隨後目光轉向了香香。

「你要當女茶就去別的地方當去,別在老娘面前礙眼,我可不是男人,不吃你這套。」秦雨不屑的看了她一眼。

「姐姐,你怎麼能這麼說我!」香香一臉大受打擊的表情,整個人像是被打擊到連站都站不穩,好不容易扶著桌子才勉強沒有倒下去。

一旁的小趙不是沒去扶,不過他的手剛伸過去就被香香給揮開了。

她就這麼扶著桌子,然後一臉倔強的看著秦雨。

一副被打擊到差點站不起來,卻還是堅強挺住的模樣。

畫面看著還真有那麼幾分勵志的味道,不過秦雨看了,只覺得噁心,還有那麼幾分想笑。

「你到底打算裝到什麼時候,差不多得了啊!

都讓你走了,你怎麼還好意思賴在這兒。」秦雨懶得再和這個女人廢話。

她算是看出來了,這個女的是打算賴上他們了。

讓她走她裝聽不見,根本就是故意噁心人。

「你們走吧,我女朋友脾氣可是不太好,要是把她惹急了,她不止打人可能還會殺人哦。」田茂摸摸鼻子,好心提醒了香香一句。

她這個女朋友,可是自幼師承武當派,一手武當劍術還拿過連續三屆的武術大賽冠軍。

平時他和女友吵架吵得火起,二人動起手來反正他是從來沒贏過。

「田茂!」秦雨睨了他一眼,瞎說什麼大實話呢!

田茂趕緊做了個拉拉鏈的動作,表示自己馬上閉嘴。

「你不是和香香是隊友嗎?你怎麼能趕香香走!」小趙看著田茂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個始亂終棄的渣男。

田茂移開視線,只當自己什麼也沒看到。

「得了吧,還隊友,我家田茂可沒有這個福氣能當她的隊友。

連陌對她夠好了吧,什麼都緊著她,明明是在這麼危險的遊戲里,還什麼都聽她的,隨便她愛怎麼作都行。」

說到這裡秦雨頓了一下,目光轉移到了香香身上。

「可你呢,你又是怎麼對他的,一出了事就只顧著自己逃跑,把人家連陌扔在一邊,我怕我們家田茂要是真和你一個隊,下場肯定也好不到哪兒去。」

秦雨這話就是說給香香聽的,她就是故意的怎麼樣!

「連陌這件事怎麼能怪在香香身上,是連陌自己主動去攔著BOSS,給香香製造機會逃走的。」

小趙當然不可能告訴其他人,是他把連陌推出去和BOSS對上的。

反正有人問起,他就會說是連陌自願的,原因就是為了保護香香。

以連陌對香香的感情,哪怕以後有認識連陌的人問起他的死因,也絕不會有人懷疑他說的話。

他不後悔推連陌去死,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他不過只是想活著而已,連陌既然這麼愛香香,他幫對方把香香帶出來,相信對方也能死得其所了。。 一種莫名的情緒湧上大王子的心頭,看向趙信時也沒有了之前的那種恐懼感。他憨厚的咧嘴笑着任由趙信握着手用力的點頭。

「合作愉快,合作愉快!」

「要肩負起王的重任啊。」趙信抬手重重的拍了拍大王子的肩膀,待到將手鬆開時還能看到大王子一直看着自己的手,又噔噔噔的跑到老彼得那裏去握手,瓜皮中還透露著些許傻傻的可愛。

雖然魔族可惡,但確實裏面也有些可愛的傢伙在。

看來以後碰到魔族也不能一棍子打死。

「其實大王子還是蠻不錯的吧。」不知何時,諾雅竟是靠了上來,這突然的拉近距離讓趙信都有些不太適應。

「諾雅小姐。」

「雖然我是被塔卡王指婚,可是我就是喜歡大王子這種傻傻的樣子,很可愛。」諾雅看向大王子的眼眸中堆滿了笑容,看的出來她是發自內心的喜歡大王子,「趙先生,我知道有些事其實也不需要跟你解釋,但是我還是想說。」

「請講。」

「我想讓大王子成新王,我可以對您說實話,是有一部分原因我有對權利慾望的追求。」

「嗯,感覺的出來。」

「我知道瞞不住您,您是那樣的智慧。」諾雅一臉崇拜的稱讚,旋即又沒有低垂道,「其實還有一點是我無法接受塔卡王的暴政。」

「暴政?」

「沒錯,塔卡王的王位是從他的父親手中奪來,這個王城遭遇了長達近十年的血腥戰爭,國力受損嚴重。在我看來,塔卡王登上王位本該是休養生息,可是他卻更變本加厲的徵召士兵。王國內的男人有七成以上都被徵召了進去。不僅如此,他還增加了賦稅,您看看這座王城,幾乎都空了,全都是受不了賦稅跑了,以前……這裏是很繁榮的。」

咬着嘴唇的諾雅,眼中中閃爍著堅決。

「我就是想要推翻它,重新建立新的政體,我等了很久總算是得到了現在的機會。如果趙先生真的能將塔卡王斬殺,諾雅此生都會銘記這份恩情。而且,二十年不入侵人族的條件我會恪守,二十年以後如果趙先生願意,我也會跟跟趙先生繼續簽署同盟條約,我不會入侵趙先生的國家,只要能給我們王國一片土地,讓我們生活就夠了。我願意做趙先生最堅實的盟友和後盾!」

「哈……」

倒是能感覺到諾雅的真情流露,趙信不禁微微一笑。

「再說吧。」

「趙先生,我說的是認真的!」諾雅伸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我甚至可以以靈魂發誓,我其實……」

「趙信相信你。」

突然間,拉雅湊了上來低聲道。

「諾雅,你的真誠趙信感覺的到,只是現在說這些都為時尚早。政權還未曾推翻,還有很多事沒做。」

「說的沒錯。」趙信笑道。

「能看到你們倆結盟其實我還是很開心的,你們倆都是我的預備盟友,而且你們倆又都是我極為看好的人選,我覺得咱們仨可以現在就敲定一下盟友關係了。」

「我願意。」諾雅想都不想的就回答。

不管是趙信亦或是拉雅都是讓她信服敬佩之人,跟着強者才能夠讓她變得更強,她是無條件願意接受三方之間的盟友關係。

「你呢?」拉雅挑眉。

「這事兒這麼着急么?」趙信微微抬眉,注意到拉雅的眼神他就無奈的輕嘆了一聲,「可以,我也能接受,前提是你要做的事情不能違背我的良心。」

「我跟你保證!」

拉雅露出賊兮兮的笑容,旋即伸出手掌。

「來結盟儀式。」

諾雅幾乎是瞬間就將手放了上去,趙信側目看了拉雅許久長嘆一聲。

「你還真麻煩。」

抬手將手掌放在諾雅的手背,拉雅突然間閉上眼睛嘴唇一直蠕動着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轉瞬間,在他們眉心處突然泛起一抹熒光。

「什麼鬼啊?」趙信錯愕的盯着拉雅和諾雅眉心,突然發現自己的眉心好像也在往外冒着光。

他下意識的想要抽出手,卻不想手就好像是黏在了那裏一般根本拽不出來。

他只能瞪眼看着閉眼念個不停的拉雅。

眼睜睜的看着她的眉心處多了個銀色的翅膀,再側目向諾雅看去時也是如此。不用想,現在他這裏估計也也多了一對像天使似的小翅膀。

「搞定!」

拉雅這才笑吟吟的將手收回。

「你這什麼呀?」趙信指着她的眉心,拉雅笑吟吟道,「同盟契約啊,從現在開始咱們仨就確定了同盟關係了,也不能說是咱們仨,是我承認了你們倆跟我的同盟關係。放心了,不會對你有什麼影響的,就是我的屬下在看到你們的時候,他們會認出來你們是我的盟友,他們可能會對你們提供幫助的,對你們來說百利無一害。」

「鬼扯,這世上哪兒有百利無一害的事情。」

趙信卻是幽幽的低語道,「你的屬下會協助我們,你的敵人……應該也能夠認出來我們吧?」

「呃……這麼嘛?」

被戳中的拉雅瞪着眼睛抬頭不做回應旋即咳了一聲。

「你怎麼那麼聰明啊?」

「就知道,碰上你准沒好事兒!」趙信抬手用力的搓著自己的眉心上的翅膀,諾雅卻是盯着他看了許久,「你搓它幹嘛,多好看啊,我這裏也有么?」

「諾雅,上賊船了知道么?」

趙信一面搓著自己的頭,一面瞪眼道。

「你知道拉雅的敵人都是誰么,估計咱倆碰上打個噴嚏咱倆都得化成灰。」

「我也不出魔族,我覺得還好吧。」諾雅輕聲低語,拉雅也笑眯眯的摟着趙信的肩膀,「小年輕,別搓了,以後姐姐罩着你啊。」

「你去把塔卡王弄死!」趙通道。

「不是都跟你說了么,我現在這是……如果不是的話,那塔卡王我一根手指捏死他一萬回。」拉雅一臉無奈,旋即輕聲寬慰道,「你別這樣,你不妨想一想能被姐姐我罩着,你就偷着樂去吧。」

「呵……」趙信一臉不屑。

「你還呵,你知道姐姐我是誰么?」拉雅挽著袖子怒斥道,「你知道姐姐我的真實身份是何等威風么?」

「誰?」

此話一出,諾雅都豎起耳朵想要偷聽。

「我是……」差點就要說出口的拉雅突然閉嘴,笑眯眯道,「我不告訴你,有能耐……你自己猜啊,猜對了我就告訴你,小年輕!」 第二百四十八章我有罪

「大……大人……我……我……我有罪,我不該誆騙你,瞞報數量。」

唐有財結結巴巴,心涼了半截兒。

「哼,一分糧食都不捐,有此下場,你也是咎由自取。」

張揚此時還真的有點兒不想管了,這種愛財如命的人,乾脆死了倒是乾淨。

一直低著頭瑟瑟發抖的翠蓮急忙開口了。

「大人,老爺雖然沒有捐糧食,可是卻也免了多家佃戶的租子,知道他們難過還借糧給他們,總計借出去的只比這多,不比這少,而且也不曾要他們一分利息,大家都是一個村子的,老爺不曾虧待過誰。」

張揚一愣,看向唐有財。

「她說的可是真的?」

唐有財臉色蒼白,也不知道是嚇的?是凍的?還是一直沒緩過來。

「大人,我有罪,我知道錯了,我不該瞞報。」

「我問你,你家小妾說的可是真的?」

張揚皺眉,這老頭兒是聽不懂人話嗎?

「大人,我承認我有私心,我免他們的租子,是怕來年沒人給我種田,我有罪啊,但是我一家老小。」

張揚忍不住翻了翻眼皮。

「給我閉嘴,我現在問你借出去多少糧?」

唐有財似乎沒什麼印象,扭頭看向一旁一個中年人。

中年人苦著臉,站了出來。

「大人,就這幾天,老爺總共免了十六戶的租子,總共糧食三十二石,借出去的糧食大概有一百八十石,借出去銀錢,二百三十一兩,八百文。」

張揚粗略一算,如果這些東西都算是捐出去的,似乎還真的比上報的數量多一點,而且唐有財能做出這種行為,也說明這老頭兒也沒到為富不仁的地步。

深吸一口氣,張揚扭頭看向一群刁民。

「唐有財都給誰減了租子?又借給了誰糧食?又借給了誰錢?都給我站出來。」

張揚一句話,人群再次騷亂,很快一大半的人來到了人群前面。

看著這麼多人,張揚氣不打一處來。

「都給我趴下,來人,沒人給我抽十鞭子。」

「大人,你該打他才對,你打我們幹什麼?」

「是啊,是他為富不仁,您不能打我們。」

「我們才是受害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