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時,傅清寧身邊的男人也站起身來:「哎呀,這是哪位美女啊?認識我們家coco啊,一起來喝點啊?」

一邊說,一邊就要過來拉扯她,嚇得余卿卿向後一躲。

傅清寧也伸手拍了他一下:「老實點兒,不許去禍害那些良家女子!」

殺馬特男人被她這一拍,才笑嘻嘻的坐了下來:「行行行,專門禍害你行了吧?」

余卿卿蹙眉,轉身離開了包房。

深夜,傅清寧才回到家中。

一拉開客廳的燈,便看見唐安暖在沙發上坐著,像是在等著她。

傅清寧嚇了一跳,隨即蹙眉道:「大晚上你不睡覺,坐在這裡幹嘛?修仙嗎?」

唐安暖微微蹙眉:「清寧,這麼晚了,你去哪裡了?你一連好幾天都晚回家,爺爺都有些擔心了……」

。 “就是這附近,大人。”十幾條小艇圍聚在一片小有風浪的海域上,慕倫布指着前方一片海域說。

五級燈火不是普通釣燈方式能釣到的,六條大船沒必要開過來。

順着慕倫布的指向,烏里克的三隻眼睛凝望海域,額頭正中的第三隻眼忽然釋放出一縷光華。

三眼族的血脈能力、第三隻眼睛能幫他們看穿一切虛妄,解讀任何種類的文字,識破弱點等等。

他在用第三隻眼捕捉五級燈火力量的殘餘,想找到更準確方位。

“沒有。”就在這時,他聽到隔壁小艇上的菲戈說:“要麼是方位不準確,要麼是時間太久,那盞劍術燈火的力量餘波消散了。”

他頓時轉頭,看到菲戈額頭正中,一隻豎眼正快速閉合消失。

“……”

沉默了一下,他也閉上第三隻眼,看向慕倫布,其餘公爵亦然。

慕倫布面露慌張,道:“是、是這裡沒錯,那……大概是……”

“算起來有超過20天了吧。”

班布麗道:“只是一擊,劍氣在燈海上確實很難殘留這麼久。那就從這裡開始,劃定方圓600公里海域範疇,我們做一下分工。”

“以十天爲限吧,找不到,我們再斷海立阻,逼它出現。”

“你回去約束好你商團裡的知情者,我們順利找到五級燈火,自然少不了你的好處,但如果出現意外狀況,還是因爲你……”

“是!”慕倫布緊張回答。

旋即他恭敬告退,操控小艇轉向離開,遠離這片海域,遠離壓得他喘不過氣來的凱普里公爵們,臉色逐漸鐵青起來,陰雲密佈。

“真的不是這裡,那個王八蛋果然留了一手,這下糟了!”

小艇全速前進,來到附近一座島嶼,早等在此的他的部下立刻上前迎接,慕倫布揮揮手,陰沉道:

“還沒找到比奇嗎?!”

“會長大人……附近的海域都被卡西商團嚴密監管着,我們實在是沒辦法大張旗鼓地搜尋……”

“繼續找!還有修巴,我要把他們碎屍萬段!”慕倫布面色猙獰道:“比奇的妻子和兒子都在我們手上,他不會離開太遠!也不敢把真相告訴公爵大人們的!”

可惡!可惡啊!

如果被六名公爵大人知道,因爲自己的舉動而導致他們沒能獲取到準確的五級燈火出現地,他都不敢想象自己會死得多麼慘!

更何況,還有那個當着他麪點燃第六盞燈,成爲燈火星第二位六燈王者的星空之王……

投靠惡魔族,都活不了!

……

“呼……”

重重吐出一口氣,躺在一個草墊上的淘芯人比奇猛然睜開眼睛。

一陣陣劇痛襲來,讓剛剛甦醒的他面孔抽動,每一處都疼,身上好似沒有一個地方完好。

神色微微恍惚了一下,昏迷前的記憶在腦海裡回放,他的面色再度一變,用僅剩的左臂撐起身體。

他注意到身周所處的環境似是一個山洞,身上則裡三層外三層包紮着繃帶,傷被仔細處理過。

發生了什麼?

該死的慕倫布!

他的記憶回到那一天。在被五級燈火斬斷一隻手臂,強撐着游回附近小島,他就昏迷了過去。

他在附近海域算是大人物,有人認出了他,立刻通知了附近的慕倫布商團會長慕倫布。

他甦醒時,斷臂的傷勢已得到細心處理,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臉關切模樣的慕倫布,問他這次怎麼這麼不小心,遭遇了什麼海獸。

他有些得意忘形,有些沒有收斂住喜色,再加上慕倫布是他合作了很久的商團會長,老熟人,被看出異常後,他就把五級燈火說了。

說完,他看着慕倫布眼中那難以掩飾的震驚與貪婪,才反應過來事情不妙,自己有傷,又在對方的地盤,這不是待宰的羔羊?

五級燈火價值難以判定。

把五級燈火出現的事稟告給凱普里的公爵,如果公爵能順利得到這盞燈火,都會記你一個人情!

果然,下一刻,慕倫布就抓住他的手臂表示要求購燈火位置。

依比奇的心,他更想直接和希澗海域最大商團卡西商團交易,直接把消息賣給鬼族公爵卡西烏斯。

但情況不容拒絕,他又不願意錯過這種一輩子絕對只有一次的機會,就猶豫着報出了百億的價格。

一個消息一百億,對於五級燈火來說,不算太過誇張。

不過這對小型商團慕倫布商團來說,還是足以傷筋動骨。

但慕倫布只是猶豫了幾秒,就咬着牙對他說:“我買了!不過燈幣我現在只有五十幾億,只能拿出五十億給你,剩下的,我用燈火和燈芯抵給你,用你能用的燈火!”

這條件其實可以,反正比奇拿到燈幣,也是要買燈火燈芯的,總會有一些浪費和溢價。

但直覺告訴他,錢和燈火燈芯他恐怕拿不走,哪怕慕倫布又補上一個條件:“錢和燈火給你,五級燈火你不能再說是你發現的!”

比奇也不敢相信。

於是最終,他告訴了慕倫佈一個偏出幾十公里的方位。

交易完畢後,果不其然,在坐船回家時,慕倫布商團的快艇截住了他,要將購買消息的錢搶回去。

剛剛斷臂的他根本無力抵抗。

“我告訴你們會長的燈火位置是假的!”這句話成功保住了他的性命,讓商團打手改殺爲抓。

而這一次,慕倫布徹底撕掉了虛僞的和善,讓部下對他進行了慘無人道的審訊虐打,連續幾日,生不如死,但慕倫布部下說漏的一個消息讓比奇硬生生堅持了下來。

慕倫布那個傻子,竟然在他走後,就迫不及待把消息通稟上去。

已經驚動凱普里了!

比奇覺得只要熬到公爵抵達,自己就大概率能夠得救。

之後就……

有些困惑地蹙了下眉,之後就忽然在這種地方醒過來了。

慕倫布呢?打手們呢?

我得救了?

“你醒了?”

就在這時,山洞洞口處進來了一個男人,立刻讓比奇面露警惕。

這男人看外表相當於普通人50歲左右,頭髮花白,身形微胖,有些滄桑的面孔掛着一抹憨笑。

比奇發現自己見過他。

“你是……慕倫布的部下?你們這是在搞什麼鬼,怎麼,終於決定要殺死我了嗎?!”比奇哼道。

“不不不,不是這樣。”男人微微搖頭,道:“你得救了。”

“……得救?誰救的我?”

如果公爵大人們來了,不該把我安置到這種鬼地方。

“我救的。慕倫佈會長做得太過分了,他竟然派人去抓你的妻子和兒子,我實在看不下去,所以找機會把你救了出來。”

比奇一怔,瞪大眼睛。

“你說什麼?!” 看到如此龐大的超級粒子加速器,在微型黑洞形成后,轉眼之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所有人都被嚇了一跳,站在李舟旁邊的李茜茜更是被嚇得臉色蒼白。

恐懼之後,李舟慶幸自己被唯希喚醒了,若不然,一起消失的,可就不僅僅只是超級粒子加速器了。

「結……結束了嗎?」

李舟瞥了一眼被眼前場景嚇得說話都開始結巴的女兒,警告的說道:「下次你們研究這麼危險的東西,不和我彙報,你看我削你不。」

「唯希,將觀測設備功率開到最大,多掃描幾遍剛剛那一片空間,我要你確認一下黑洞確確實實消失了。」

黑洞的威力實在太嚇人了。

十幾分鐘后,經過唯希的再三確認,由超級粒子加速器造成的微型黑洞,在瞬間吞噬了超級粒子加速器后,也一同消失了。

到了這一刻,這次大統一理論驗證實驗才算完美畫上了句號,接下來,無非是對這次實驗產生的寶貴數據進行分析、研究。

李舟拍了拍大腿,起身對大家說道:「這次實驗的危險性大家也看到了,要是我沒有及時阻止,讓你們真的在艦隊外進行了實驗,那麼後果不堪設想,說句難聽的話,你們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可能就讓整個艦隊遭遇不測,將人類推入萬丈深淵。」

「我希望大家可以以此為警戒,凡事涉及到危險艦隊的實驗,一律不得在安全範圍內進行,若是再有下一次,不管你是誰,有多少人,後果自負。」

「行了,大家該幹嘛幹嘛去,有需要實驗相關數據的,可以直接找唯希申請,不過你們也看到了,因為黑洞吞噬了電磁波,實際上我們獲得到的數據並不多。」,李舟遺憾的搖了搖頭,至於重現超級粒子加速器打造人造黑洞的實驗,李舟想都不敢想。

那一瞬間的被偷窺感,讓李舟很不舒服,再進行一次實驗,誰知道會不會出現不可控制的危險。

李舟領著女兒李茜茜離開后,大家面面相覷。

理論上來說,被加速到無限接近光速的粒子並不會在拋出管道的瞬間炸開,中間會有一個一秒多的過程,而一秒鐘,速度接近光速的粒子早就遠離了艦隊範圍,要不然,大家也不會認為實驗安全可控。

只是沒想到,粒子在拋出超級粒子加速器管道的瞬間就肢解炸開,形成了黑洞。

「咳咳……各位,老頭子我感覺身體有些不適,我還想看看x-kh星系的美景,看看新建的新家園……不說了,明天我就準備冬眠。」

年歲過百的一位老科學家尷尬的笑了笑,揮了揮手,隨後一溜煙兒的跑了。

再不冬眠幹嘛?等著那幾個率先冬眠的老傢伙醒來后,嘲諷他嗎?

離開了藍星后,居然一點安全實驗意識都沒有了,丟人!丟人都丟到姥姥家裡去了。

沒過一會兒,艦橋的人就已經走的七七八八了。

回到家裡的李舟和李茜茜父女倆人,躺在沙發上久久不語。

哪怕到了現在,李舟的心跳還在跳的厲害,心有餘悸。

李舟歪頭看著女兒李茜茜說道:「茜茜,我給你和王萌萌最多一周的時間整理實驗結果,一周后我要看著你們兩個先進入冬眠倉冬眠后,我再重新進入冬眠倉冬眠。」

李茜茜癟了癟嘴,委屈巴巴的說道:「爸,你就這麼一點都不相信你女兒的嗎?」

「嗯。」

李舟臉色認真的點了點頭,他確實信不過兩個小鬼。

一個「嗯」字,懟的李茜茜啞口無言。

看到還有些不服氣的女兒,李舟瞥了一眼說道:「說好的一年就進入冬眠倉冬眠,結果現在呢?要是你半年前就冬眠,哪有現在的一堆事兒?」

………

一周后,李舟親自看著自己的女兒和王萌萌兩個惹禍精冬眠后,李舟才徹底放下心來。

直到此時此刻,,整個新家園號生態宇宙飛船上,只剩下了六十三位物理科學家和李舟沒有進入冬眠。

這六十三位物理科學家將會在大統一理論的基礎上,研究新科技,時間為兩年。

兩年後,無論有沒有研究出新的科技,新的成果,他們六十三位物理科學家都會進入冬眠倉冬眠,由下一批從冬眠倉喚醒的物理科學家接手他們的成果,在此基礎上繼續研究。

時間同樣為兩年。

李舟到物理研究院看了一眼正在研究實驗數據的六十三位物理科學家后,回到了剛剛離開的房間,脫下鞋子,熟練的躺進冬眠倉。

很快,李舟就陷入了沉睡,而在李舟腦海中的黑科技進度條,也在李舟徹底進入冬眠狀態后,直接增加了45%,距離100%解鎖下一項黑科技,僅僅只差20%。

時間轉眼兩年過去了,每一天將大量時間都用在了研究上的六十三位物理科學家,每個人的頭上都添了幾縷白髮。

被唯希從冬眠倉喚醒的新一批輪班物理科學家們,在蘇醒,吃了飯後,趕到了物理研究院。

聽到大統一理論被完成,所有人經過短暫的驚愕后,開始了交接工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