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們也知道秦川現在是幾頭忙活。

因此提前做了大量的準備,以至於秦川的團隊早上到了空政,趕傍晚的時候就已正真開機,拍完了第一鏡。

「秦部長,辛苦了!」

此刻,見到一場結束,張鈞來到了秦川的身邊說道。

「張主任,太客氣了。」

秦川起身一笑。

自己麾下的一眾主演都在狀態,其實也沒有想像的那麼難。

「秦部長,現在到了晚飯時間,我們先吃飯!」

抬手看了看時間,

張鈞再說。

為了這個項目,空政真的想到了所有細節,整個劇組的吃飯問題都有這邊解決,全部在單位食堂,不用吃盒飯。

「張主任,我恐怕還得趕迴文工團那邊。」

秦川微微搖頭。

話說下午四點的時候,他收到了團里辦公室主任的電話,電話里說今年晚上八點有一個部長級會議,所有的二級單位領導都要參加。

現在趕回去剛好來得及。

「回那邊?」

「嗯,那邊事情比較多。」

「秦部長,真的是辛苦…..其實你可以考慮一下我們空政,副團級實職幹部?怎麼樣?這樣就不用來回奔波!」

見到秦川真的有事,張鈞也不再硬留,半開玩笑的說道。

話說空政早有挖秦川的心思,不知不覺已經從當初給的連級待遇直接提升到了副團級。

尤其是小品《鐘點工》火了以後,

上面的大領導都注意到了秦川。

「張主任,我也想一直留在空政….就是單位的事情太多…..」

秦川跟着笑道。

「行吧,那我就先帶其他主創去吃飯!」

張鈞心裏一嘆,知道秦川暫時還沒有離開煤礦文工團的打算。

「嗯,那就麻煩張主任了。」

「沒事!」

張鈞擺手。

話說現在炊事班的幾位主演自從演完炊事班1又上了電台訪談節目后,咖位提升了不少,已經算得上的五線明星,自是不能再安排群演來對待。

……..

就這樣,

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東西,秦川坐車離開了空政,回到團里簡單的吃了些東西,走到會議室這邊的時候已經是七點四十分。

「川…..」

進門,發現其他部長都已到位。

歌舞團的副團長王雷朝着秦川招了招手,和上次一樣,王雷和李銘早就給秦川留好了位置。

雖然現在他們分管不同部門,但關係照舊,並沒有因為電台部的崛起王雷和李銘就生出其他想法。

甚至覺得秦川越強越好。

「川,才從空政那邊趕過來?」

坐定,王雷問道。

「王哥,嗯,最近忙的不行。」

秦川點頭。

自從上次開完大會,幾人的稱呼也都變了,不再以職位相稱。

「你這邊要是忙不過來的話給我說,我們團最近項目不多,可以給你借一些人過去。」

王雷再說。

「謝謝王哥了,這邊團里人事已經發了內部轉崗消息,應該能招一些人。」

秦川露出感激之色。

其實他和王雷、李銘一直都有聯繫,只是最近忙沒有聚在一起而已,之前有時候主持電台部工作的時候,碰到不懂得他也會打電話問這兩位老哥。

這兩位老哥也是不遺餘力,沒少給他出謀劃策。

「那就行!反正別客氣…..對了,央視小品大賽你那邊打算怎麼辦?現在不少人都擔心你太忙會影響創作。上一個小品簡直太可樂了,實在是經典!」

另一側李銘也開口道。

自從他看了秦川的小品,已經不知不覺的成了秦川的小品粉。

「大賽那邊不會耽誤的,等央視那邊通知第二輪比賽的主題!」

秦川很是肯定的說到。

既然之前已經和央視綜藝頻道那邊說好,他就不會放鴿子,用自己最大的能力去準備,

最後能走到哪一步算哪一步。

「那就好….」

就在秦川和王雷閑聊的功夫,團長關世全和副團長張青已經走上了主席台。

「人都到齊了嗎?」

「到齊了,團長!」

書記員點了點頭。

「好,現在開始開會……」

掃過一眾分團領導,看到秦川的時候,關世全微微的點了點頭。

「今天召集大家主要是部署一下團里的安排,在這之前,周部長,你先給大家說說今天那個娛樂新聞到底是怎麼回事?另外大家有什麼問題可以直接問。」

說罷,

關世全冷臉看向了坐在第一排的周洋和張忠威。

「團長,是這樣的…..事情還得從前天晚上說起……」

被第一個點名,周洋的臉色有些不自然,但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這一說就是幾分鐘,

最後他開口道,「雖然這次事件是劇組的無底線炒作造成的,但團里的某些同志也應該理解一下其他部門的工作……以至於項目現在陷入了困境。」

「嗯?」

說到這裏,會議室里氣氛一凝。在坐的都是領導幹部,一下子就聽明白了周洋的意圖。

王雷和李銘也是眉頭一皺。

尤其是秦川,臉色瞬間變冷。

周洋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以黑衣男子上娛樂頭條的事情他已經知道,話說他還沒去找這個劇組的麻煩呢,這周洋到是先怪罪起了他。

自己項目黃了就想甩鍋?

「等等,你的意思明星的安保人員隨便封門是對的?」

主席台上,副團長張青有些聽不下去直接打斷了周洋的發言。

前天晚上,他也是現場見證人之一。

周洋這麼說也有些捎帶了他的意思。

「張團長,明星的安保封門是不對,但…..那些明星都超級難伺候,這是大環境…..加上又是夜戲。」

周洋一臉委屈的再說。

來開會之前他已經和張忠威商量好了,這次無論怎麼說都要將責任推卸掉。

「周部長,我們電台部那邊也有二三線的明星來錄製節目,也在晚上…..好像也沒有封門吧,更沒有影響到其他部門的工作!你們項目請的明星就是個四線小生,怎麼就封門了?」

就在這個時候,秦川沒有再忍。

現在的他早已不是初入文工團的那個什麼都不知道的毛頭小子,想給他甩鍋,不可能的!

「這……」

周洋語塞,臉色瞬間無比難看。

他是真沒想到秦川會在這個時候開口。

在周洋和張忠威的心裏,秦川初出茅廬,是有些才華但還沒有到敢和他們這些老人硬杠的地步。

這邊,

王雷和李銘更是默默的給秦川豎了一個大拇指。

意思很明顯,乾的漂亮。

人善被人欺!

尤其是在這種大單位,不要張狂目中無人,但也不能一直默不作聲。

這兩人和去部里學習的副團長孫文關係很好,以前掌管後勤部的時候也沒少給其他部門找麻煩。

……

會場就這麼突然安靜了下來,周洋被一句噎的無話可說。

片刻,主席台上的關世全沉聲道,「周部長,這就是你們喜劇表演部的情況說明?」

「是!」

周洋說到。

這個時候,他只能硬著頭皮回道。

「好!你先坐!」

關世全點了點頭后,順手從旁邊拿出了一份文件。

他掃過眾人才開口道,

「今天上午,喜劇表演部的部長周洋和副部長張忠威覺得自己的能力無法勝任喜劇表演部的工作,特向團里提出了申請,經團領導班子商議,現決定如下…….」

7017k 宋中躺在馬車裏,人彷彿已經睡着,他已經很累了,累的像一頭死豬。

馬車走得很平穩,車廂內鋪着柔軟的毯子……宋中躺在車廂里,正在恢復體力,因為他要去殺人。

想要殺人就一定要做好被殺的準備,所以現在他須要休息。車廂里有吃得,也有水,足夠他三天使用了,他在車廂不僅路途中都無須浪費體力,等到他殺人世,他的精神與體力也會恢復極佳。

宋中其實並不喜歡殺人,可是他又非殺人不可,因為他要名聲,他要財富,他還要女人,對於他這樣只會用劍的人來說,想要這些只能殺人。

這輛馬車是柳夫人替他準備的;那是個溫柔又貼心的女人,這次他殺人就是為了這個女人。

當他第一次見到這個女人的時候,他最渴望已不是名聲,也不是財富,而是她,那個屬於別人的女人。

她實在讓宋中着迷,甚至沉迷,沉醉……

她的嬌媚,她的眼波,還有她的肉體,足以令他發瘋,令的痴迷到無法自拔。

她陪了他三天,這三天宋中得到了極大的滿足,現在他要為她去殺個人,這個人叫丁鵬。

宋中從未聽過這個名字,更談不上見過這個人,可是丁鵬必須殺,因為她要丁鵬死,他便會去殺了丁鵬。

緊了緊手中的劍,這柄劍已經殺過很多人了,很多比丁鵬這個名字更響亮的人,在他眼中看來,丁鵬其實已經是個死人了。

……

大明湖畔,陽光艷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