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第二天上午,蘇輕教導完小糖果,發現爸媽他們在討論一則熱門新聞——仙國官方頒發了一份國字型大小文件,號召全仙國民眾加強書法和繪畫休養,同時出台了規定,中小學和大學,必須保證每個學生在校期間受到過不少於二十四個課時的書畫培訓,以及諸多相關政策。

這份國字型大小文件一出來,頓時引起全民熱議,說什麼的都有。

當然,大部分是正面評價。

同時也有有些人,把這分文件和之前的一個熱門新聞聯繫起來,說政府之所以出台這份文件,就是和《月亮仙子》裏的符籙有關,號召全民加強書畫休養,是為了以後全民學習符籙打基礎!

這個論調在一股神秘力量的壓制下,雖然網上一直有,但是沒有引起他打的波瀾。

蘇輕聽到父母他們的討論后,也上網看了一下,知道這依舊是仙國政府在佈局。

他瀏覽了一下這個國字型大小文件,發現裏面規定的東西對將來全面學習符籙的確很有幫助,不由感嘆,這麼大的仙國,高層裏面果然還是有能人的。

中午吃完飯,蘇輕和家人們打了招呼,說自己要出趟遠門,可能有些地方聯繫會不怎麼方便,如果發信息沒回,打電話不通,大家不用擔心。

同時,蘇輕報了韓寶興的號碼,說,如果有什麼處理不了的急事和大事,先打胡蕊和徐靜的號碼,她們也處理不了的,就打這個號碼。

「兒子,這是個什麼號碼啊?」母親趙琳好奇地問道。

蘇輕笑了笑,道:「我和政府官方有些合作,這是那邊聯繫人的電話,對方姓韓,叫韓寶興,以前是懷山市的市長……」

蘇輕把韓寶興的情況簡單介紹了一下。

和父母外婆說完話,又把小糖果喊到面前,吩咐道:「師傅要外出辦事,你自己在家要努力學習和修鍊,知道嗎?」

小糖果乖巧地點頭:「師傅,你放心吧,我還會照顧好爺爺奶奶以及太外婆的。」

蘇輕不由哈哈大笑。

出了門,蘇輕沒有開車,而是趁著無人的時候直接悄無聲息地來到三千里高空,然後以三千里為步距,在空中散步起來。

走了十幾步,便至仙國正上方,低頭,痴痴凝視。

過的十幾分鐘,蘇輕又網上拔高三千里,讓整個仙國都收進自己的視野中。

如此,以一個整體的角度,打量著紫蘭仙國。

在蘇輕眼裏,某些其他人看不到的東西,他看到了,比如說,人道氣韻。

是氣韻,而不是氣運。

那是一種文明氣機的交感,是一種極為獨特的「視野」,一個個智慧生物為「點」,每一個「點」的質量不同,散發出來的煙氣也不同。

通常的「點」散發出的煙氣淡薄透明,若有若無,這「點」代表的是普通智慧生命,在仙國,就是最普通的人。

有些人,或是學識豐富,或是修為較高,或許有一技之長,代表他們的「點」,散發出來的煙氣是則是淡白的。

還有極少數人,是精英中的精英,代表他們的「點」,射出濃白的煙柱,是整個人道氣韻的支撐點。

無數的「點」散發的煙氣匯聚在一起,形成籠罩全仙國的煙雲。

紫蘭仙國的氣韻煙雲匯聚在一起,很濃很厚,但再濃的也只是濃白色。

不過蘇輕也感知到了,其中透著活力和生機,似乎孕育著翻滾的力量。

蘇輕知道,這個變數,應該就是自己播下的符籙種子。

他查看玩過紫蘭仙國的人道氣韻,又往南方走了百餘步,來到另外一個仙國上方,查看此國的人道氣韻。

這個仙國名為白荷仙國,其體量和紫蘭仙國相仿,從人道氣韻上看,不管是煙雲寬度還是厚度,亦或是濃度和顏色,也和紫蘭仙國差不多,唯獨缺少那份活力和生機。

有了對比,蘇輕的收穫不小,感悟自然化為三年多的道行法力。

蘇輕笑了笑,心下覺得,進入人仙之境后,自己的修行似乎比以前還更輕鬆了。

而且他很喜歡如今的修行方式,發現新生活,感悟新生活,發現新世界,感悟新世界,加上參悟地水風火四態法則,都很有趣,不像以前的呆板地積累靈力。

蘇輕繼續往東南方走了幾十步,落下來后,邁步進入通往另外一個仙域的界域通道。

一路上,蘇輕猶如一個透明人,不管是人的肉眼,還是那些儀器設備,都發現不了他的存在。

在路過結餘通道入口的時候,他停下來,仔細打量了一下,若有所悟,仔細把界域入口的清晰記下來,然後走進通道,一邊步行一邊感知四周的一切,同時和自家農場的那個秘境通道進行對比,時有收穫。

如果此刻蘇輕是在玩電子遊戲,那他的腦袋上肯定時不時地冒出「道行法力+0.1年」這樣的文字。

當他從界域通道出來的時候,道行法力增加足有三十二年。

而他道果內的道行法力也接近了四百年。

感受着道行小漲,蘇輕也挺開心的,心想,果然,有時候出來走走,張張見識是大好事。

有了這樣的感悟,蘇輕也不着急趕往風颯仙域了。

他一路上走走停停,看到飛船會停下來,查看飛船的材料和結構,參悟飛船的運行原理等等。

看到一些不錯的風景也會停下來,感悟著大自然的運轉和魅力。

甚至偶爾會在城市的街道上站半天,任由人群在自己身邊川流不息,來來去去,一是感受着城市的運轉,二是感知著人海的情緒起伏……

最後,蘇輕花了三天時間,才來到風颯仙域,而此時,他的道行法力已然增漲到四百六十多年。

進步之快,讓蘇輕自己都忍不住咋舌。

ps:這章的標題好長。 王濤事件,胡錦旗和傅來勝兩人都聽過一些傳聞。

曾有個東北過來的大少,在東北一言九鼎,來京城后同樣吊炸天,結果在冰天雪地里罰跪不說,還被罰唱歌,三年內不得踏足京城。

兩人當然不會真的上網去查看,只是對視了眼,用眼神相互安慰和鼓勵。

二十分鐘后,車隊停在了一家燒烤店的門口,一群大少跳下車,把胡錦旗和傅來勝也拉了下來。

寒冬臘月,京城的夜晚差不多在零下十度。

燒烤店內開了暖氣,一群大少進入屋內,拼了兩張桌子圍坐下來。

胡錦旗和傅來勝兩人不敢落座,站在一邊賠笑臉。他們也知道,今天白雲易是話事人,兩人的目光,都落在白雲易的身上。

「白少。」胡錦旗盡量露出討好的笑容。

白雲易道:「哪裏涼快哪裏跪着吧。」

燒烤店的大門是敞開的,白雲易要胡錦旗和傅來勝跪到門口。

其他大少也用不懷好意的目光看着兩人。

兩人也是江岸省有頭有臉的大少,單純的論身家,比起一些京城尋常大少都不會差,又怎麼甘心下跪。

胡錦旗彎腰,道:「白少,要是我今天惹你不高興了,我向你道歉。希望看在我們多年相識的份上,給我留一點顏面。」

白雲易看都不看胡錦旗,只是道:「我剛剛說的話你沒聽懂嗎?」

胡錦旗遲疑了下,硬著頭皮道:「白少,您是知道的,胡家在江岸省那邊也算有幾分薄面,您今日大人不記小人過,以後白少在鳳城有什麼事,只管吩咐一聲。」

白雲易突然暴起。

他轉身端起身邊的一整箱啤酒,猛地朝胡錦旗頭上砸了過去。

一箱啤酒,十多斤重,白雲易又是全力出手,當下就把胡錦旗砸的頭破血流,摔倒在地。這還是因為胡錦旗緊要關頭抬起雙手擋了一下,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聽不懂人話對吧?那我們換一種方式溝通!」

白雲易口中叫囂著,伸手抓起桌子上面的一個酒瓶,拖着一條瘸腿朝倒在地上的胡錦旗走去。

有個大少怕出事,就上前擋了一下白雲易,「白少。」

白雲易伸手把那人掀開,「別攔我。」

白鳳雛不在,今日白雲易話事,看見白雲易動了火,其他人就沒有再勸,只是站在一旁,用戲謔的目光打量胡錦旗和傅來勝兩人。

「砰!」

白雲易走到胡錦旗面前,蹲下身去,手中啤酒瓶乾淨利索砸在胡錦旗的頭上,叫囂道,「把胡家抬出來壓我?現在聽得懂人話了?」

胡錦旗用手捂著頭,被一個瘸子打,他的情緒也很激動。

「不服?」白雲易眼睛一瞪,殺氣凌人。

胡錦旗也是血氣方剛,確實不服氣。他有林天成的電話,心裏正在思考要不要給林天成打電話。

白雲易似是看出胡錦旗心中所想,獰笑道,「你今天抱了一條大腿,我給你個機會,你可以給林天成打電話。」

聽到白雲易主動開口,胡錦旗反倒是冷靜了一些。

五個億,並不是胡錦旗花出去的,而是胡家,圖的是胡家日後前程錦繡,而不是胡錦旗他個人的一時榮辱。

更重要的是,這裏是四九城,不是鳳城!

倘若林天成今日栽在這裏,會對林天成的威望產生很大的影響。

「我服,我服。」胡錦旗道。

白雲易這才站起身,用鄙夷的目光看着胡錦旗,「現在聽得懂人話了?」

胡錦旗強忍住頭上的劇痛,還有身體傷害帶來的恐懼,默默起身,去到燒烤店門口站着。

傅來勝深吸了口氣,正準備轉身出門,身上的電話響了起來。

他掏出來看了一眼,見是林天成打過來的,並沒有立刻接通。

他調整了下情緒,這才接通電話,平靜道:「林少。」

「有沒有時間,一起吃個宵夜?」林天成道。

傅來勝笑了笑,道:「哪能讓林少請客,等回到鳳城,我請林少。」

就在這個時候,張個祥對門外的胡錦旗喝了一句,「還不跪着?」

林天成耳力何其驚人,他聞言心中一沉,「你在什麼地方?」

傅來勝道:「馬上到酒店,準備休息。」

「我問你在什麼地方。」

「林少……」傅來勝心中涌過幾分暖流。

「不要緊,我在京城認識幾個人。」

傅來勝遲疑了下,說出地點。

白雲易用嘲諷的目光看着傅來勝,「林天成會過來?」

傅來勝沒有說話,轉身出門,走到胡錦旗旁邊跪下。

白雲易掃視了下店裏面的大少,臉上帶着輕蔑笑容,「等下江岸省的林少要過來,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有三頭六臂。」

金飛嗤笑一聲,「那更好,等下罰他跳個千手觀音。」

這個時候,朱家昊臉色陰沉,給自己倒了杯酒,雙手舉起,對白雲易道:「易少,這杯酒我敬你,等下能不能給我一個面子?」

朱家昊此言一出,所有人大少面色驟變。

白雲易的臉色更是立即陰沉下去,「你要接這個梁子?」

朱家昊咬牙道:「易少誤會了,你就是借我兩個膽子,我也不敢接這個梁子。實不相瞞,上次我就是被林天成打的。他被關進了死亡監獄,沒想到這麼快就放出來了。」

白雲易這才肯舉杯,和朱家昊飲酒。

朱家昊轉頭看着張個祥,「個祥,那小子力氣大,我懷疑他有功夫底子。要不要多叫幾個人過來?」

張個祥用寬慰的目光看着朱家昊,「我心裏有數。」

張個祥也有功夫,早年的時候就喜歡尋釁滋事,後來就被家裏送去了軍營,結果惡習不改,嚴重違反軍紀,有一次因為不服管教把副排長打了,就被軍隊開除。

白雲易道:「叫他們唱歌助個興吧。」

金飛道:「想聽什麼歌?」

白雲易想了想,道:「他們兩個人,那就來個情歌對唱,夫妻雙雙把家還。」

立即就有一個大少,對店門口的胡錦旗和傅來勝道:「聽到沒有?唱夫妻雙雙把家還,唱完了我們易少要打分,要是沒有八分,你們就要罰酒。」

…… 不同於Z市的丘陵地帶,富城地勢平坦,一馬平川。

街上最常見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車。

如果是幾個人一起出門,去不遠的地方,一般都是乘坐三輪車。

陳飛揚坐在三輪車上,看著周邊的風景。

富城是一座很有特色的城市,這裡沒有什麼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但是卻很發達,是省內僅次於容城的第二大城市。

富城又被稱為「科技城」,有一座工程物理研究院,有亞洲最大的航空風洞實驗中心,有全國最大的彩電龍頭,還有數不清的中小電子企業。

這座城市的人口比Z市少很多,看起來沒有那麼熱鬧,但市容市貌非常乾淨整潔,給人的感覺很有檔次。

整座城市的綠化率很高,河邊一排排的柳樹,整齊劃一。

所過之處,鍾一鳴不斷地給陳飛揚介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