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面對三個區的觀眾吐槽,白羊座的反應倒是比較淡定。

第一組比賽,馬上要開始了,季柚退出星網,決定跟同學們在訓練室觀看比賽。

她一退出,旁邊突然傳來一絲細微的響動。

唰~

唰~

唰~

季柚條件反射,轉向聲音的開源處——

柳扶風匆忙將雙手攥緊,捂住了手心裡的小紙人。

季柚:「又扎?」

沒完沒了?

柳扶風抿唇,沒吭聲。

季柚納悶道:「你該不會,又在暗搓搓詛咒我吧?」

話一出,柳扶風漂亮的臉蛋上,情不自禁侵染出一抹紅:

「沒有。」

他否認。

季柚這個大老粗,也沒去深究,直接道:「沒有就好。」

說完,也不管柳扶風,季柚惡狠狠地拍了拍前面沈長青的肩膀。

沈長青一愣,回頭:「季柚同學,有事嗎?」

季柚咬牙切齒道:「沒事!」

你這表情,可不像是沒事啊。沈長青納悶道:「季柚同學,沒事的話,我要看比賽了。」

季柚:「……」

被老實人這麼耿直的一噎,季柚也生不起氣來,她只是捏了捏拳頭,說:「沈長青同學,好久沒跟你切磋了,回頭找個時間,我們切磋一下!」

沈長青:「好。」

這邊,柳扶風偷摸摸繼續搗鼓他的小紙人,沈長青答應下與季柚的切磋要求……

那邊,楚嬌嬌與白羊座的比試,也火熱開始了。

雙方入場。

楚嬌嬌與白羊座互相看了一眼,楚嬌嬌尚未吭聲,白羊座突然道:「醉卧美人膝,聽說你喜歡長得好看的人?」

咦?

楚嬌嬌眉毛一挑:「是又怎樣?」

白羊座唇角含笑,道:「剛好,我也喜歡長得好看的人。」

楚嬌嬌再一挑眉。

白羊座突然道:「而你,就是我認為的那個長得最好看的人!」

嘶——

這話一出,整個競技場,乃至觀眾席,齊齊倒吸一口涼氣!

卧槽!

夠膽啊!

竟然敢調戲醉卧美人膝這個糙漢女!

真是——

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嗎?

就是季柚,也在聽見這句話時,心裡一陣陣無語……

說句實話,嬌嬌長得是很好看,但絕對沒人去看她的臉!

人家嬌嬌,根本不靠臉吃飯啊!

岳棲光大腿一拍,直接問:「楚嬌嬌是女的嗎?」

岳棲元道:「大概吧。」

沈長青欲言又止。

盛清顏更是直接捂著嘴,罵罵咧咧道:「那個白羊座是什麼眼瘸哦?」

「嬌嬌長的好看哦?」

「人家才是宇宙第一的好看的小可愛哦。」

……

沒人理盛清顏的碎碎念,大家全都緊張的盯著競技場。

有好戲看了。

所有人心理都是這樣想的。

然後——

眾人就見,楚嬌嬌眉眼一跳,露出一絲笑來,說:「白羊座,你知道我現在想做什麼嗎?」

嗯?

白羊座生性風流,就憑著一口出神入化的土味情話,撩撥了無數少女的芳心。

可以說,凡他出馬,沒有失敗的。

他想著醉卧美人膝這樣糙漢,內心應該也有一個被寵的公主夢吧……

於是,白羊座唇角露出恰到好處的微笑,反問:「是什麼?」

楚嬌嬌道:「把你的腦袋擰下來,扔進垃圾桶。」

白羊座:「……」

觀眾席:「哈哈哈……」

盛清顏更是直接拍掌:「嬌嬌好樣的哦,就該把他腦袋擰下來扔垃圾桶去哦。」

世上竟有如此不解風情的女人,白羊座面色一僵,轉瞬即逝,他極力維持著風度,含笑:「如果是你親自動手的話,我願意。」

觀眾席:「……」

楚嬌嬌抖抖雞皮疙瘩,大剌剌道:「你放心,打爆你的狗頭,還不用我親自動手。」

語畢——

楚嬌嬌當即揮手,開了一炮!

妙書屋「天子,你呆在這裡,我自己去!」

陳道平犟不過陳天,著急之下直接推開陳天下樓跑出。

陳天一看大家長失去了理智,也顧不上其他出門去追。

陳道平懷著幾乎奔潰的心理,一邊扇自己的耳光一邊往山腳跑。

可他不知道……

《控魂》第四十四章暴風雨前的夜晚 顧婉茹一邊喊着我的名字,一邊奮力的掙扎著,也許她此時也感覺到了我的異常,可我就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控制自己。

倒不是說我身體不受控制了,而是根本就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就彷彿身體裏面有某種火焰被點燃了,我骨子裏的獸性被這種莫名的力量徹底釋放了出來。

此時我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撲倒床上的顧婉茹。

而且我能感覺到,自己此刻的力量,那是出奇的大,顧婉茹拼了命的掙扎都無濟於事,我直接就撕爛了她身上那件淡藍色的睡裙。

就在我的獸性無法得到控制,將要被釋放的時候,黎三忽然聽到聲音趕了過來,不知道他拿什麼東西,直接在我後腦上重重的砸了一下。

我頓時感覺眼冒金星,一下子就翻在了床上,但是我並沒有暈過去,只是情緒一下子緩和了下來。

我半仰在床上,有氣無力的看着黎三,只見他手裏拿着個小木凳子,一臉驚詫的看着我。

「你丫瘋了是不是?我讓你主動點,可沒讓你強尖她。」黎三瞪着眼睛罵道。

「他……娘的,我怎麼知道,剛才那女鬼對我施了某種邪術。」我喘著粗氣說道,連忙從床上爬了起來。

顧婉茹可能被我剛才的舉動給嚇壞了,連忙縮進被窩裏啜泣起來。

「什麼女鬼?」黎三放下手裏的板凳,疑惑的問我。

我還沒來得及跟他說,就見那女鬼的腦袋又從顧婉茹的肩膀後面探了出來。

黎三當然也看到了,他盯着那女鬼,滿臉的驚恐和不可思議。

「別看她的眼睛。」我連忙大叫一聲,擋在了黎三面前。

他頓時渾身一個激靈,哆嗦了一下說,「這他娘的什麼玩意?好邪……。」

黎三話沒說完,忽然就頓住了,然後他瞪大着眼睛,不可思議的看着我身後。

我頓時意識到了不對勁,可惜還沒來得及回頭,就感覺有一雙手從我的脖子後面伸了過來,緊接着,我感覺到一個冰涼而又柔軟的身體貼在了我的後背上。

那一瞬間,我整個人都僵住了,一時之間完全不敢動彈,只能將求助的眼神投向了黎三,示意他趕快想辦法救我。

可是黎三還沒來得及反應,我的眼睛就模糊了,我能感覺到,那雙手捂在了我的眼睛上面。

但是當我伸手想要將那雙手從眼睛上面拿開的時候,卻又什麼都摸不到。

「黎三,快,把這東西弄走。」我連忙沖黎三喊了起來。

「她……好像不見了。」黎三哆嗦著說道。

我感覺了一下,背上還是沉甸甸的,而且眼睛依然看不清楚,於是我又着急的大喊,「在我背上,快弄走。」

這次我剛喊完,就感覺背上被人拍了一下,緊接着,那種沉甸甸的感覺不見了,我眼睛也一下子能看清楚東西了。

我連忙轉過身,就看到顧婉茹衣衫不整的站在我身後,而且她的手上和那破碎的淡藍色睡裙上面,還有血跡。

看到她這幅模樣,我損失就嚇一跳,心想該不會是我剛才被那女鬼迷惑的時候把她怎麼着了吧?

想到這裏,我連忙慌張地說,「你怎麼了?沒事吧?是不是我剛才傷着你了?」

顧婉茹被我一問,臉上頓時泛起了紅暈,低下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不是,我那個來了。」

她這麼一說我才反應過來,謝天謝地,幸好不是我把她怎麼着了,不然我這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黎三也在這時候跑了過來,滿臉不可思議的說,「靠,你這姨媽巾都能驅鬼,真他娘的牛逼啊!」

說着黎三將我背上的姨媽巾給撕了下來,一臉好奇的看着。

「你……死色狼。」顧婉茹氣的直跺腳。

我連忙從黎三手裏將那姨媽巾給搶了過來,然後直接扔了出去。

黎三一看就急了,說,「你扔了幹嘛,這玩意驅鬼辟邪,比符咒都好使呢!」

說着他又要跑出去撿。

「行了你,他娘的有完沒完了?」我氣得罵了一句。

黎三這才「嘿嘿」賤笑了起來,我就知道,他是故意讓顧婉茹出醜呢!

於是我連忙岔開話題說,「剛才那女鬼到底什麼來頭?怎麼那麼邪乎?」

被我這麼一問,黎三和顧婉茹兩個人都是一臉的懵逼,顯然他們也不知道。

頓了一下,黎三有些抱怨的說,「我看我們明天還是趕快離開這地方吧!你們這村子,他娘的太邪乎了。」

他說的倒也是實話,可是現在我還不能離開,我必須得搞清楚這女鬼到底是什麼來頭?

這玩意害死了小雨不說,現在又把主意打到顧婉茹身上來了,今晚要不是黎三及時出現,我肯定也就做了跟二狗子他們一樣禽獸不如的事情了。

最後我們又在屋子裏查看了一下,待確定那女鬼確實不在了之後,才回房去睡覺。

不過我留了下來,因為顧婉茹說她害怕,讓我留下來陪她。

我只好搬了張椅子坐在床邊尷尬的抽著煙,顧婉茹則是上床繼續睡了過去,也不知道她是真睡著了,還是在裝睡?

這一晚上,我幾乎一眼都沒眨,一直在想着那女鬼的事情,她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為什麼要三番五次的害我?還是說她專門害的是小雨和顧婉茹這樣的年輕漂亮的女孩子?

我真後悔之前沒有把照片的事情跟馬四海說,以他的能力,應該能知道些什麼,現在又出了這檔子事,就我們三個啥都不懂的新手,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解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