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轟隆隆!」

與此同時,楚秦的陰陽盤古斧,已經迎向了撲面而來的貔貅!

僅僅是一次簡單的碰撞之後,貔貅宛若泄氣的皮球一般,被楚秦徹底地劈飛出去!

這一次,眾女終於知道了楚秦是如何秒殺貔貅的了,瞬間,一個個目瞪口呆,不出話來!

「吼!」受了楚秦一斧頭的貔貅,想要怕起身來,但是他沒有再繼續攻擊,而是老老實實地趴在了地面。

「貔貅,被秒殺了!」王秋兒大喊大叫道,「依依姐,楚秦,到底有多強啊!」

「這個混蛋,已經達到盤古女帝的境界了吧!」洛依依,久久不能平息地道。而且,她覺得,剛剛那一下,盤古女帝,都未必能做到。

換句話,楚秦的實力,已經凌駕於整個中古世家,已知宇宙之上!

(本章完) 「其實也沒什麼事兒,就是想著帶上幾個常年閉關不出的老傢伙跟我去一趟太華天辦個事兒。」藍羽之前還正愁這事兒該怎麼開口,不過既然是歷連山自己嘴賤,也就怪不得他這個師父不仁不義了。

「這…,這得那幾個老傢伙自己同意啊。更何況,那幾位壽元已經無多,若是離開谷內的血池恐怕不見得有命回來。他們乃是血谷當代的血道巨擎,若是死了,誰來傳道?」歷連山搖了搖頭,沒有答應藍羽的要求。

「我自有辦法請動他們,至於去不去,他們自己也會有所衡量。你只需要帶著我去見他們一面就行了,剩下的不用你為難。」藍羽也知道歷連山的難處,也就退了一步,沒有咬住不放。

「好吧,三天後,我們動身回血谷。我會將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至於成不成就與我無關了。」歷連山沉默了一會兒,在藍羽做出退步以後將這個要求答應了下來。

「好!」藍羽點了點頭,便是重新的看向了青木若何。

「他的靈性增長的飛快,很快便可以做到仙根境大圓滿了。一旦靈性圓滿,便可以在洞天中祭練本命靈兵,要早做打算吶!」歷連山看著那些圍繞在青木若何身邊盤旋飛舞的靈性螢火,向著藍羽提醒到。

「我自然是早有準備,他的本命靈兵我早就按著他的要求練好了。」藍羽聽著歷連山的意見,則是輕輕的笑了起來,示意歷連山不必擔憂。

「我倒是好奇這小子現在的實力到底是個什麼水準。」藍羽這麼一說,歷連山心中便有了些許的不適。這小子明明不是自己的小師弟,也不知師父為何要對其如此上心,想當年自己作為親傳弟子在宗門中都未曾有過如此的待遇。

「你可以壓制境界跟他打上一番,十個你也未必能傷的到他。」藍羽笑的有些不懷好意,似是知道歷連山的心中所想一樣。

「師父,徒兒還有要事在身,近日就暫不奉陪了。等三日後,徒兒再來接師父回血谷。」歷連山嘴角兒一抽,沒有想到藍羽竟然如此的不給自己留面子。於是乎,便是要告辭離去,回血谷清靜一下兒。

「那為師便不留你了。」藍羽也是嘴角兒一咧,表情中有些莫名的味道,好似在幸災樂禍一般。

「徒兒告退。」得了藍羽的首肯,歷連山便對著藍羽躬身一拜,隨後頭也不回的順著街道離開了……

在歷連山走後,高唐軒附近的街道上除了那鱗次櫛比的各色商鋪小樓之外,便只剩下了藍羽和青木若何二人,以及那被廢了些許道基的妖婦正處於昏迷之中。至於之前那些打掃街道的夥計和為數不多的遊人,早就非常識趣的進到了商鋪之中不敢惹禍上身。

「小子,感覺怎麼樣?」等著青木若何在感悟的狀態中退出來以後,藍羽便是笑呵呵的走了過去問到。

「在細細的溫養調和幾天,就可以夯實道基了。那時候兒,就可以積累底蘊衝擊化靈境了。至於化靈境,我有了一些不一樣的眉目。」青木若何想了想,便是組織好了語言,向著藍羽描述起了自己的狀態。

「好小子,竟然又在化靈境上有所突破,當真是道運不淺!」藍羽聞言,則是喜笑顏開,樂呵呵的對著青木若何誇獎了起來。

「主要還是因為她,若不是有她的元神靈性成全,我想修鍊到仙根境大圓滿估計沒個兩三年是不可能了。到時候兒就算修成了仙根境大圓滿,也不見得會有今天的感悟。」青木若何平和的一笑,指了指還在昏迷的色慾宗女修士,說不上仇視卻也沒有同情。

「三十多個洞天,若是按部就班的正經修鍊靈性,足以讓大部分人卡死在仙根境十好幾年了。也就是這賤婆娘不長眼,要不然你還真不好突破。」藍羽看著那女修士頭顱外還在向外漂浮的靈性光點,此時已經是三三兩兩極其稀少了。

「誒?藍前輩,歷谷主哪裡去了?」回過神來,青木若何才意識到之前跟著藍羽為自己來尋仇的歷連山已經不見了。

「他在血谷內還有事情要忙,便是先行回去了。你這一感悟可就是五個多時辰,你看看現在都已經過了未時了,他等不及與你道別也是正常。」藍羽被青木若何這麼一問,倒是有些尷尬,不過好在藍羽作為老前輩畢竟是功力深厚,撒起謊來也是半真半假說的似幻似真。

「對了,歷連山可是說了,想著到時候兒帶一位血谷的天驕來與你切磋一下。要真是碰見了你不用留手,往死里打便是了,反正有歷連山在暗處看著死不了人的。」藍羽撒完一個謊之後,接著便又是一個謊,這兩個謊言連起來,倒是頗有一些環環相扣的味道。

「歷谷主大概幾日後來接我們?」青木若何並沒有在意藍羽為什麼要讓他把血谷的天驕往死里打,可能唯一的解釋就是歷谷主想挫挫那位天驕的戾氣吧…

「三日後,歷連山會親自來接我們。」藍羽這次倒是沒有說謊。

「這個人怎麼辦,我們這麼走了色慾宗會不會降罪與她?」將一切都問清楚之後,青木若何則是低頭看向了還在昏迷中的色慾宗女修士,不知道該怎麼處置她。

「我們直接走便好,色慾宗不會對她怎麼樣的。色慾宗的修士大都一個德行,一窩一丘之貉而已,再說她還可以重新修鍊到融脈境,最多也就是被其宗門內的長老執事多採補幾番而已。」藍羽輕蔑的看了一看那色慾宗的女修士,告訴青木若何不必多慮。

「這種人,要是換作以前的我,早就殺了!」一想起這個女修士差點兒斷了青木若何的道途,藍羽心裡的厭惡就越發的強烈。在向著青木若何解釋完以後,便是將其一腳揣進了高唐軒的大堂中,隨後拉著青木若何離開了。

「小子,你的本命靈兵我早就已經給你準備好了,你先看看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兒,我再幫你改改。」走在回客棧的半路上,藍羽的心情顯然也是不錯,便是拿出了早就煉製好的巨大畫卷和一隻一人高的細長毛筆遞給了青木若何。。 馮青的行為實在很刻意,而且打擾到了姜憐,姜憐非常不爽的轉頭看向她。

不過後者似乎並不在意這些,張大嘴,馮青繼續大聲的放聲說著。

三兩句話,便將姜憐的底細抖落個底兒掉。

並且,馮青話里話外的意思都是在責怪姜憐。

「什麼,原來這姑娘是天書學院的學生,怪不得這麼厲害,只是這樣的話,大長老無涯子和陸景元私交甚好,這姑娘恐怕倒了大霉了。」

「可不是,說不定會給她最嚴厲的懲罰。」

「不如,姑娘,你要不直接跟陸公子道歉吧,讓他放過你。」

「…」

有人看好戲,有人在一邊出著餿主意。

因為馮青的話,場面局勢頓時轉了風向,大家開始了非常「善意」的勸告。

見此,馮青眼底閃過一抹得意。

她高昂著下巴看向姜憐,表情卻全是副為姜憐好的樣子。

馮青的行為,為陸展也增加了不少的信心。

陸展面上瞬間露出一抹恍然大悟的表情,他這才明白,原來不是自己說的不夠嚇人,而是因為他說的並沒有在點上。

陸展頓時朝馮青露出一個佩服的眼神。

並且,陸展剛才面對姜憐時的配合也瞬間一變,陸展橫著脖子道。

「還不快滾開,聽到你同伴的沒有,這裡是爺的地盤。」

「哦,是嗎?」

姜憐呵呵一笑,面對馮青以及眾人的議論,姜憐只輕飄飄回頭看了一眼,下一秒再次回到陸展這裡。

彷彿是一個對陸展無比專一的純情小媳婦,即便大家再好,姜憐也只能注意到陸展一個人。

「寵愛」他一個。

不過,這個寵愛是揍人時的寵愛。

「看來你還是有些不識好歹。」

姜憐朝著陸展笑了笑,直接優雅伸腳踩到了陸展的雙手上。

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再度傳來,這一刻,痛徹心扉,這一刻,比剛才還要更疼、更狠!

陸展疼的眼淚花子在眼眶裡冒,渾身蠕動著。

知道姜憐說到做到,陸展這下子再不好不配合,直接伸手一指姜憐身後。

「是她,是她叫我這麼做的。」

「哦?是馮青師妹?」

姜憐邪笑著哼了一聲,抬腳直接從陸展那裡離開,走向馮青。

馮青怎麼都沒想到,陸展慫的這麼快,她當即便露出了一個無比尷尬的笑容道。

「沒,沒有師妹,不是我!」

聲線顫抖,表情緊張,不是馮青還有誰!

自從之前,大家從天書學院歷練回家在山門前,馮青反咬一口姜阮時,姜憐就懷疑馮青在自己身邊目的不純。

只不過,姜憐一直都不想戳透,只是想看看這傢伙到底想幹什麼。

沒想到,竟然這麼快就露出馬腳了?姜憐這樣想著,眼底頓時劃過一抹不屑。

看來,這馮青的智商也就那樣了。

不如,今日她就將這人直接給解決了算了。

姜憐殺心頓起,此時她看向馮青的眼神,無比的嚴肅無比的噬血與堅定。

這是真的打算下定決心要動手了。

馮青感受到了這一切,想到之前她被姜憐扯著頭髮甩的那一幕,馮青的心臟就狠狠地抽搐著。

她使勁的擺擺手道。

「不是我,不是我姜憐,真的不是我,這一切都是姜阮逼著我做的!」

「怎麼不是你,就是你,給我往死里弄她!」

陸展這半天被欺負的早就已經想吐血,而一想到罪魁禍首馮青好好的,還能站在這裡說風涼話。

陸展心裡的火便頓時不打一處來。

他憤恨的哼哼了兩聲,反正自己也已經把馮青給賣了,不如賣的更徹底一點。

「揍她,狠狠地揍馮青一頓好嗎,不然我都看不起你!」

陸展大聲的朝著姜憐吼道。

這會兒,他倒是沒有剛才那樣畏畏縮縮了,只坐在地上拳腳並用,像是一道正當的光。

不過這性格,還真是和前世姜憐所見過的一種狗,二哈比較像。

聯想到這裡,姜憐頓時「噗嗤」一聲忽然笑了出來。

她道。

「好,那我就如你所願!」

話落,姜憐直接飛身而起一個橫踢朝著馮青的臉上踢了過去,巨大的力道瞬間直中其顴骨處。

「啊!」

一聲慘叫,馮青頓時捂住臉,身子後仰腦袋朝著地面上倒去。

不過很快,馮青就反應了過來。

「好啊姜憐,你不仁別怪我不義!」

姜憐不給自己任何的機會,並且現在反正也已經撕破臉了,馮青自然也不可能就這樣任由姜憐揍自己。

馮青當即爆呵一聲,身子瞬間在半空中一轉,避免了被摔的命運。

而後,馮青瞬間出手,放出自己全部的內力朝著姜憐打去。

這次,馮青並沒有在心中輕視姜憐。

剛才,其實打從陸展被她慫恿之下來找姜憐麻煩的時候,馮青就一直藏在人群中靜靜地觀看著,等待著姜憐出醜、被羞辱。

而馮青,她的目地很簡單。

就是等到姜憐被羞辱的差不多了,馮青再直接出現救下姜憐,讓她對自己產生感恩的情緒,更加信任自己。

這樣,以後想要找機會害她,就容易多了。

但是馮青怎麼也沒有想到的是,好好的一件事情,竟然最後會是這種走向。

而且還要被陸展出賣。

馮青嚇的,立馬就出現在了姜憐面前阻止。

然而結果依然不如人意,姜憐和自己反目成仇不說。

陸展都直接看自己的笑話。

簡直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馮青這一刻心中有些悔恨,但當她此時腦袋裡忽然想起了另一個計劃,馮青的面上又頓時露出一抹慶幸。

「去死吧,姜憐,我要你死!」

馮青大喊一聲,下一秒她從懷中拿出一個白色的小瓷瓶來,將一顆泛著金光的魔獸內丹吞入口中。

下一秒,只聽得「彭彭彭!」幾道響聲過後。

馮青身上忽然之間散發出了一道刺眼的青色光芒。

而光芒散去之後。

馮青從武者五階,瞬間一躍成為武者六階。

「我去,這不是作弊嗎?」

眼前事情變換的太快,圍觀眾人早就看的三觀碎了一地,麻木了。

此時,當看到馮青突然之間的升級,圍觀眾人們波瀾不驚的心情,瞬間有了一絲澎湃。

他們大聲的議論著馮青身上發生的變化, 第771章章節名去噓噓了

悉聞言,皺眉想了想,她的實力在魔族雖然不算太弱,但幽冥水味道芳香,若自己沒有做好措施的貿然使用,定會吸引魔族之人前來。這對她來說並不利。

加上她也是剛來地面不久,是真不清楚哪裏有合適魔族閉關修鍊的好地方。

只是一直麻煩主人,不知道會不會被嫌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