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到了小松舅舅家,看到一身腌臢的香菱以及三個孩子,小松舅舅嚇了一跳,檢查幾個孩子並沒有受傷,只是大黃受了傷,這才鬆了口氣。

因為狐狸肉有小毒,除了長瘡結的人,普通人是從來不吃的,小松舅舅便讓兒子幫忙扒了狐狸皮,扔了肉。

看著幾個孩子興奮的說著獵狐的事情,小松舅舅狐疑的對香菱道:「如果沒猜錯,你就是上次姐姐來讓做火斗的姑娘吧?」

香菱點了點頭,不好意思道:「火斗很好用,多謝您了。這次還得麻煩您,給我家做七口鍋,有燉湯深鍋、蒸窩頭大鍋、炒菜鍋兩口、烙餅用的平面鍋,再弄幾套蓋灶口的箅子……一口帶鎖頭的地窖暗門,一把柴刀,一把斧頭,一把鐵鍬,一把鐵笊籬,兩把鋤頭,一架鐵鏵梨,五十個老鼠夾子,一張弓、二十支羽箭、一把匕首……」

這可是門大生意,小松舅舅臉色猶豫問道:「你確定要七口鍋、五十個老鼠夾子?」

一家才四口人,至於用得上七口鍋?

一家能進去多少只老鼠,要五十個老鼠夾子?

香菱笑著點頭道:「你沒聽錯,是七口鍋、五十個老鼠夾子。你算算一共多少錢?」

小松舅舅粗略算了下價錢,總共摺合了二兩銀子。

.

交待完事情,香菱告辭回家,趕到家的時候,剛好是下午吃飯的時間,香菱家院子里傳著濃濃的大骨頭白菜湯的香味兒。

香褚家四口人聞著骨頭湯就和聞中藥味兒差不多,天天聞著,再好的骨頭湯也難喝了。

三個孩子卻嘴裡生津,饞得快要流出口水了。

香菱笑著對三個小孩兒道:「你們先等一會兒,我去伙房加道菜,犒賞你們獵狐的功勞!狐狸皮先放我家,等你們父親打獵回來了,硝好了皮子再拿到城裡賣,不管得多少錢,都是四個人平分,同不同意?」

「我,也能分到?」果果一臉的不可思議,沒想到他還能得到一份。

香菱笑道:「必須有你一份啊!大黃的腿受傷了,是你包紮的,還幫著背回來,不僅咱們有功勞,大黃也有功勞,以後我家的大骨頭都歸大黃了。」

三個小孩兒臉色都興奮異常,畢竟,上山打獵是山裡男孩子的夢想,打了兩隻狐狸,以後他們可以在小夥伴面前吹噓本領了。

三個小子興奮的向褚夏說著打狐狸的經過,香菱則跑回到新宅子摘茄子,見茄子有點少,便薅了兩棵土豆秧,撿出四五個不太大的土豆,準備再加些五花肉,給幾個孩子做道地三鮮吃。

摘好了菜,香菱正打算推開院門回家,突然聽到地窖下方隱隱傳來一陣細碎的動物的叫聲。

香菱心裡一驚,放下菜,小心翼翼走近地窖口,打開蓋在地窖口上面的破席子,悄悄向地窖里看去。 說實話,一萬金幣加五十萬藍幣好像是賣便宜了,畢竟早上的時候,綠色十級披風都拍一萬金起呢。小秘書一口價可是花了五萬金幣才拍下一件的。

他這件藍色披風比小秘書身上那件強多了,放拍賣行的話,可能會賣出更高的價格的。

不過張山並沒有和風鈴討價還價,首先是現在的物價很不穩定,小秘書花五萬金幣,那是因為急需要,要不然肯定不會買這麼貴的,慢慢拍估計也就一萬多金幣,更大的可能是流拍。

他的這件細綢披風是十五級的裝備,暫時不存在有人急着要,屬性雖然更好,卻更不容易賣掉。所以風鈴出的價也是能接受的。

等回城冷卻一到,張山立馬讀條回城。在交易所門口,將披風交易給風鈴。

「藍幣等會我下線再轉給你。」

「沒問題,我先傳送去東都看看,希望有收穫。」

「祝你好運。」

和風鈴分別後,張山通過瞬移來到當陽城傳送大殿,選擇傳送東都。

雖然早就知道傳送費用,張山還是一陣肉疼,剛到手的一萬金幣,還沒捂熱乎就要沒了,手上又只剩下十來個金幣了。

白光一閃,張山就被傳送到東都城,大周天子駐地。

系統:歡迎你來到東都,由於你是第一個來到東都的玩家,獎勵技能點+1。

系統公告:由於玩家六管菩薩第一個到達東都,獎勵技能點+1。

還沒來得急觀察一下東都,張山就被系統提示給整蒙了,第一個到達都城還有獎勵技能點的嗎?而且還出系統公告?這下他怕是要出名了啊。

公告一出,世界頻道就爆了。

「靠,第一個去東都城,還有技能點獎勵的嗎?早知道我就去了,痛失一個技能點,啊啊啊。」

「六管大佬真會玩,花一萬金幣去東都旅遊。」

「旅遊怎麼了,要是早知道有技能點拿,大把人願意花錢去。」

「那麼問題來了,第一個去東都,有技能點獎勵,那大家說第一個去西都的有沒有獎勵拿的?「

「有個屁,本人已在西都,什麼動靜都沒,算了,就當是來旅遊了,我先隨便逛逛。「

「豪氣衝天啊,大佬。「

「看樣子要組建一個參謀團啊,得仔細研究一下新世界的探索機制,說不定就能搞點獎勵呢。「

「你們都是有錢人啊,居然花錢在這聊天,一金幣要五藍幣呢,夠我吃個早飯了。啊,不好,我明天的早飯錢沒了啊。「

隨意看了一下世界大佬們的聊天,張山都要忍不住笑了。獎勵一個技能點,也算是意外收穫了,加上這個技能點,他已經存了三個技能點,馴化暫時沒再升,先留一下,看看有沒有機會弄本給力的技能書再用。

走出東都傳送大殿,張山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這座都城,城北方向,一群豪華宮殿錯落有致,宮殿上空紫氣升騰。

那裏應該天子居住的皇宮了,楚國的王宮還沒見過,到是大周天子的皇宮先讓他看到了。華麗程度不知怎麼用語言來形容,反正比電視劇中的古代宮殿令人震撼無數倍。

張山通過地圖找到魯大師的位置,作為傳奇大師,他的位置很好找,在大周工坊中,東都城巨大無比,大周工坊離傳送大殿可是距離不近,在城東那邊,還好城內可以瞬移啊,新世界這個設定可真好,省了玩家們不少跑腿時間啊。

可是,當張山使用瞬移后,發現他居然還在原地。

什麼情況?

再瞬移一次試試。還是原地沒動,這是什麼鬼,難道都城不讓瞬移?

張山看了一下提示,玩家級別不夠,不能在東都城使用瞬移。

靠了,使用瞬移還有級別限制的嗎?這可怎麼整,距離這麼遠,一個小時跑不到吧?

張山無語了,不過還是邁開腳步向大周工坊跑去,不能和系統扛不是么?讓你跑就得跑,總不能直接回去,那不是白來一趟么。

在寬闊的東都大街上,各色NPC,人流如織,車水馬龍,張山卻在跑步前進,時不時的有些高級NPC坐着轎子或騎馬從他身邊經過。

哎,這光跑路好無聊啊,要是能掛機就好了。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一邊跑一邊無聊的將各個聊天頻道開啟。公會中的其它人還在努力升級,世界頻道也偶爾有大佬冒出來吹水,至於區域頻道則是靜悄悄的,整個東都城應該沒有第二個玩家在的。

還是逛論壇吧,刷刷論壇時間可能還過得快一點。

進入論壇,各種收費和免費的帖子無數,不過比起昨天剛開始的時候,現在論壇上的內容就豐富很多了。

有不少關於怪物地圖的,也有各種BOSS信息的,各種刷怪升級攻略,各種職業技能等。

張山點開一個關於獵人職業技能你介紹的收費貼,十銅幣,小錢完全不用在意。

他比較好奇,獵人都有哪些技能,要知道本職業的技能,他目前就只有一個新手技能爆頭和馴化,其它都還沒見到過。

點開帖子進去一看,靠,這特么的是個標題檔,就兩三個獵人職業技能描述,獵人的技能這麼少的嗎?騙錢的帖子吧。

馴化不用說,張山自己就學了,不過貼主寫的也有意思,馴化技能書難爆,不過想找到適合的怪物馴化就更難了,目前就沒有多少玩家成功馴化到寵物,而且其中大部分馴化的寵物都是些弱雞,完全沒用。

貼主特意的說了下當陽城的六管菩薩,就是張山自己了,說的他的寶寶不只長得萌萌噠的可愛,好像屬性也不錯,至少很多人看到過他帶着寶寶刷怪。

哎,我居然也成了他人眼中的別人家的孩子,有點開心。

另外一個技能是狂熱,增加攻速的技能,一級技能使用后能增加獵人的攻速百分之十,升到十級增加攻速百分之百,持續時間六秒,冷卻時間五分鐘。

很強力的一個爆發技能,特別是PK的時候,等於是瞬間輸出翻倍,一倍的攻速,本來獵人的初始攻擊間隔就比其它職業的要少一些,使用狂熱后就更快了,別人打你一下,你都可以還擊兩三下了,只要不是被控制技能暈住,拼傷害的話,同等裝備誰能拼得過?

雖然持續時間只有六秒,而冷卻時間卻要五分鐘,不過也夠了,大部分PK,幾秒時間基本都能決出勝負了,六秒真男人。

最後一個技能居然是個被動,獵人職業看樣子,在新世界的設定中就是多被動技能的職業啊,倒是和他的被動之王天賦相得益彰,嘿嘿。

鷹眼:增加視野、感知和攻擊距離,一級技能增加百分之二,升滿增加百分之二十。

超級實用的技能,看到描述張山都有點流口水了。雖然這個技能既不能增加傷害輸出,也不能撐血和撐防禦,不過視野、感知和射程太重要了啊,比別人看得遠,還比別人打得遠,加上增強感知,完全不怕被偷襲啊。

先敵發現,是戰是跑,就有了優先選擇權,好厲害的技能。不過貼主也說了,這個技能應該是極其稀少,目前整個遊戲中只出過一本技能書,已經被大佬出巨資買走了,至於是誰買走了則沒有說明。

其它職業的技能也能在各個帖子中找到,像魔劍士,目前好像沒什麼存在感,不過有帖子介紹,有人刷出技能書,劍舞,同時攻擊四周的敵人,比狂戰士的橫掃強得多。

弓箭手則有人刷出流星箭技能,射中目標的話,暈五秒,非常可怕,而且流星箭可以要很遠的地方施放,當然這個技能也有明顯的弱點,就是不能鎖定目標,也就是說看到流星箭過來,有機會躲掉,比較考驗玩家的操作和反應能力了。

盜賊有三秒暈,張山體驗過,還有一人急行技能,短時間移動速度翻倍,背刺,背後攻擊增強傷害,滿級傷害翻倍。

可以說,如果現在哪個盜賊將這三個技能學滿,肯定是強大無比,跑得快,傷害高,還有暈,誰也頂不住,不過這是不可能的,就算有技能書,也沒有足夠的技能點升,技能等級不高的話,提升也不多,優勢就不明顯了。

守護戰士就不用說了,風雲小秘書的守護之心技能,現在是天下皆知,兩次上了系統公告了,別人也打聽出來他的技能,技能升滿血量翻倍,站那別人估計都不太願意打他,太肉了,還有一個盾擊技能,暈一秒,並且可以強拉仇恨,坦克必備技能。

狂戰士作為一個熱門職業,現在也不是很給力,大家所知的技能也就是衝鋒和橫掃,衝鋒還是的守護戰士共用的技能,有點名不符實。估計是強力技能書現在還沒人刷出來,畢竟遊戲才剛開兩天。

冰法師則有急凍和冰凍星星,急凍可以暈住目標三秒,冰凍星星是群體減速,技能點滿的話,減速效果非常不錯,減少目標移動速度百分之五十,很強大,特別是團戰PK的時候,刷怪也實用,至於冰法師的輸出類技能暫時還沒人爆出來。

火法師有人爆出一本火焰之心,是個被動技能,十級可以提升火系傷害百分五十,強到沒邊了,同樣的裝備,有了這個技能傷害直接就比別人多一半。

很可怕的技能,還是個被動,也就是不存在魔法消耗和技能冷卻了,法師的被動提升最可怕,有人估計冰法師應該也有類似的技能,只不過是現在還沒有刷出來而已。

火法還有人刷出地火技能書,升滿后增加傷害百分之百,可以秒脆皮的技能,不過魔法消耗也多,一級消耗兩百魔法,十級消耗兩千魔法,冷卻時間一分鐘,非常強的輸出技能。

至於道士和巫醫就沒什麼好說的,輸出技能也有,不過目前出現的都不是很給力,就比如風鈴的引雷術,只相當於火法的新手技能。

這個兩職業主要是靠加血和復活隊友,特別是復活技能,誰學會了復活誰就是大腿。

現在論壇中很多玩家都在討論,怎麼才能搞到更多的技能點,光靠升一級加一個技能點完全不夠用,一個實用的技能,特別是傷害類的技能肯定得點滿,一個技能要十個技能點,兩個技能就得二十個技能點,升到二十級還不知要多久呢,後面等級可是越來越難升了啊。

獲得技能點的辦法,一個就是橙色以上BOSS首殺,除了風雲公會殺過兩個橙色BOSS,其它各城,也有玩家組織殺過,也有獲得技能點,但是這個獲得途徑也太狹窄了,大部分玩家都沒那個機會。

有人猜測紅色BOSS就算不是首殺,可能也會獲得技能點,不過現在不要說殺紅色BOSS,連看都沒有人看到過。

論壇上倒是有不少發現紅色BOSS的帖子,但都是標題檔,看到地圖上大片的紅點,猜測裏面可能會有紅色BOSS,只是從來沒有人真正看到過,因為還沒進多遠,就會被大群的小怪給掛回來。

至於另一個獲得技能點的方法,就是觸發新機制,像張山這樣,第一個進東都城,風雲天下第一個離開新手村等等,這種就更少了,總之就是技能點難弄,要謹慎使用。 「娘親,她們欺負明喻,明喻好可憐的,娘親給明喻買好吃的好不好?」小糰子委屈地說著,然而說到好吃的,眼眸便驟然亮起,一臉期待地看著明南汐。

每每小糰子這幅模樣,明南汐就捨不得讓他失望,揉了揉他的小腦瓜,她輕笑道,「好,明喻想吃什麼,娘親就給明喻買什麼,不過以後要記得,不要同時招惹那麼多人,就像今天,若是娘親不在,那你今天就慘了。」

「明喻不怕!」小糰子拍了拍胸脯,小模樣看得明南汐又是一陣好笑。

他們轉了個彎去買點心,而就在距離他們一街之隔的街巷,楚月瑤一身漂亮的衣服,裊裊婷婷地走在街上。

一路上不時有目光落在她身上,她得意地挺直了背脊,端的那叫一個矜貴優雅。

楚月瑤在玄慕白府上並不好過,一開始她被如此羞辱,恨死了玄慕白,他的爹爹,以及明南汐。

可是被關的那幾日,她逐漸想明白了。她既然進了王府,便已經不再是楚家的千金小姐,再沒有人能夠為她撐腰,想要在這裡生存下去,而且還要比其他人過得好,她能依靠的除了自己,便再無其他了。

而玄慕白作為這裡的主人,掌控著她的一切,她若是想過得好,若是想要對付明南汐,一切的前提便是玄慕白。

只有掌控了玄慕白,她才有足夠的資本去做其他。

是以從那一日後,她便不再發瘋,也不再跟玄慕白對著干,整個人顯得恭順乖巧起來。

待得楚月瑤近幾日的行為傳到玄慕白的耳朵里時,他還有些不信,親自去看了,才放下心來。

他對於聽話的女人,還是比較憐惜的,尤其是楚月瑤還是父皇親賜,如今怒氣稍降,對於之前自己如此羞辱楚月瑤,他也稍稍有了些許的愧疚。

是以當天晚上,他將將楚月瑤接了出去,圓了房。

楚月瑤有了屬於自己的院落,玄慕白解了她的禁足,還賜給她很多好東西。

這一番動作下來,著實驚呆了府上的眾人。

他們都以為這個不受寵且惹了陛下和王爺不快的妾室,唯一的宿命,便是慘死在柴房中。

可是他們萬萬沒想到,不過是短短几日,她不止從柴房中走出來,還讓玄慕白解了她的禁足,還貌似重新獲得了玄慕白的寵愛?

下人們最是擅長迎風使舵,轉換立場。

尤其是在看到玄慕白對她的態度明顯變得好了之後,哪怕她還只是個妾室,也逐漸對她變得恭敬起來。

再沒有人敢欺負她,也沒有人敢當面說她的不是,楚月瑤的日子好過了很多。

甚至她花錢多一些,玄慕白也不會多問。

這一日,楚月瑤帶著侍女出門採買胭脂水粉,這還是她入王府以來,頭一次出來逛街。

自由的氣息,讓她一時有些恍惚。

不過片刻,她便睜開眼睛,唇角微微扯起一抹弧度。

這本就是她應有的待遇,甚至應該更好。

不過,她曾經失去的,她早晚會再次奪回來!

「小姐小心!」

突然一聲驚呼!

楚月瑤微怔,還沒來得及問小侍女為什麼喊她小心,便感覺到自己似乎是撞到了誰的身上,鼻子都差點被撞歪了!

她頓時火氣就上了來,剛要喝罵出聲,就聽得一道好聽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姑娘,你沒事吧?」

楚月瑤這才看清這人的面目,她也認識,竟然是三皇子。

要說三皇子,她也僅限於見過的地步,並不熟識。

而且因著她之前出事的緣故,她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些忐忑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