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嗯,我也是這樣想的。」

其他的,都不重要!

母女兩個邊聊天邊走,慢慢的,就到了自己的院子。

不過她們在院子門口看到了明驚鴻。

「驚鴻?怎麼了?」鳳華傾看著神色有些著急的明驚鴻說道。

她和淺淺的修為都比明驚鴻的還要高,所以她們出現,明驚鴻是一點感覺都沒有的。

「大伯母,阿姐,你們有沒有感覺,好像禁地里不太對勁。」明驚鴻看到兩人,就鬆了一口氣。

不過,下一瞬,她就又瞪大了眼睛,「阿姐?!你什麼時候出關的?」

「對了。禁地里的事情,不會和你有關係吧?」雖然是疑問,但用的。是肯定的語氣。

奚淺笑著點頭。「是我,我在突破呢。」

她突破的事情,不準備瞞著任何人。

但是長老們建議舉辦慶典的事情,被她拒絕了。

現在是特殊時期,沒必要!

「突破?!」明驚鴻驚喜的看著奚淺,「阿姐,還是突……什麼?」

她的修為才金丹期,根本看不出來。

「渡劫!」

「渡劫?!」

「嗯!」

「……阿姐,你太厲害了!」明驚鴻笑著豎起了大拇指。

奚淺也笑了,「你也挺厲害的,只是你修練得時間晚,不過也來得及,不要操之過急。」

明驚鴻點頭,「嗯,我知道的阿姐!」

三人又聊了一會兒,明驚鴻才離開。

之後,鳳華傾給奚淺說了最近百年發生的事情。

她走了之後,奚淺在自己的房間里嘆了口氣。

「百年來,娘親和爺爺過得不容易。」以前的話,心裡沒有壓力。

這百年,他們時刻擔心著奶奶和爹爹,還要面對外面虎視眈眈的戮仙門。

戮仙門也像是打不死的小強一樣,一直都在蹦噠!

哪怕吃虧,他們也能迅速的補充力量。

奚淺想著,眼裡閃過冷光!

「必須先解決聞人銀夙和饕餮,還有他們手裡的底牌,不然,戮仙門就不好滅。」

幽熒的話,奚淺是贊同,只是,唉,「要解決的話,談何容易!」

不說饕餮,就是聞人銀夙,那也是一個十分棘手的人!

「再不容易也要想辦法!」

「嗯,這是肯定的。」她就沒想過放棄。

她有種感覺,戮仙門不解決,她就很難飛升!

「外界過了百年,空間陣法里,已經過去了千年,九吟他們每個人都有了很大的進步,也是能獨擋一面的了。」

提到他們,奚淺笑了,笑容里滿是欣慰,「這些年,他們也確實努力,甚至拚命!」

不然,也不會進步這麼快!

赤血幾個,現在全部都是聖階妖獸了,相當於渡劫期的存在!

九吟剛突破到神階,和老雷一樣,相當於大乘期的修士了。

然後烈焰,差一步就可以突破到神階!

他們如此拚命,就是為了她!

奚淺的心裡又暖又澀。

「這樣對他們也挺好的。」幽熒開口。

奚淺知道她的意思,點了點頭!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如果不是因為她,他們不會這麼拚命的。

不過還好,她現在終於有了一點進步。

和幽熒說了一會兒話,奚淺就休息啊!

幾百年沒好好休息過,精神上不累,心裡有些無力。(淺淺修練的那裡,確實過去了幾百年,時間比例,一比五!對了,不要說她天賦不好,她要修練兩個神魂,她需要的靈力,是別人的雙倍。)

她一覺睡了很久。再次醒來,正是霞光鋪滿大地的時候!

她去見了一下鳳華傾,知道終於可以看一看爹爹的時候,十分高興。

現在的明雲霄,正是恢復得關鍵時候,不是什麼時候想見,就可以見的。

遠遠的,看著懸浮在空中的父親,奚淺眼眶驀地一下子紅了。

。 趙楠意識到自己用錯了詞,急忙找補,「不是的,我的意思是,他們很熟。」

柯震辛突然自嘲地嗤了一聲,「你出去吧。」

現在夏語寒一心和他劃清界限,她的事,他哪有管的必要。

趙楠聞言鬆了口氣,總覺得今天的柯震辛很反常,但大boss的事,他沒膽子問。

年底將至,各大公司都籌辦起了年會,夏氏集團也不例外。

夏語寒擔起了主策劃的角色,私下找了許多專業人士諮詢,還通過秦依然的關係,請到了幾個明星登台表演。

這幾年夏氏集團走下坡,內部人心惶惶,需要一場盛大的晚會來提高凝聚力。

夏父怕她操勞,派了王峰去幫她。

他和夏母大概知道了夏語寒和柯震辛婚姻破裂的事,但從來沒有去問夏語寒,不想增加她的負擔。

夏語寒對柯震辛的愛慕,他們都看在眼裏,走到這一步,最難過的人就是夏語寒。

年會當天,秦依然翹了通告,專門來為夏語寒撐場子。

夏語寒忙着安排現場,一時都沒看到她。

「不是我說你,你忘了自己肚子裏還有個小傢伙嗎,不要總是把事情都堆在自己身上,分給別人行不行?」

秦依然說着就摸了摸她的小腹,幾個月過去,夏語寒還是不太顯懷,她穿着中號的裙子,露出一截細腿,一點看不出是個孕婦。

夏語寒和她沒聊兩句,就聽見有人喊她。

「夏副總,這邊的節目名單有點問題,麻煩你看下。」工作人員急匆匆跑到跟前。

他手裏拿着張表,夏語寒正要去拿,結果一雙手率先接了過去。

江河沒看夏語寒,而是囑咐工作人員,「我有辦法,我來處理吧。」

「好,謝謝江經理人。」

秦依然看着這一幕,眼神變得意味深長,「語寒,那個帥哥是誰啊?看起來對你不錯啊,還搶著幫你幹活呢。」

「是我師兄,我以前和你說過的,叫江河。」

「啊?他不會就是你口中的那個天才吧?我以為他長得很醜呢。」

夏語寒笑了笑,「哪有,我師兄顏值很高的,當初追他的人可多了。」

秦依然眼裏閃爍著讚賞的光,「是挺帥的,要不介紹給我?我還沒和學霸談過戀愛呢,想想就有趣。」

「你確定?」

「怎麼?他看不上我?還是我配不上他?」

夏語寒搖了搖頭,「我師兄的性格很怪,不是你喜歡的類型。」

「好吧,我就開個玩笑,我要是談了戀愛,我的粉絲還不得脫粉啊,我也就敢打打嘴炮。」

年會在熱鬧聲中,漸漸拉開了帷幕。

夏語寒坐在下面中間的位置,表演節目過半后,她上台代表公司高層做了演說。

之前她雖然沒有參與公司事務,但近兩個月,一直都在為公司奔忙,她的表現大家看在眼裏,對她的能力也有了幾分信任。

演講完畢,全場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夏語寒鞠了一躬,「謝謝大家,相信有你們,公司的未來會更美好。」

。李皓迅速穿好衣服,走到阿窆的房間門口,敲了敲門。

房間里,阿窆警惕道:「你想幹什麼?」

自己剛看了她尿尿,現在來找她,她懷疑自己有什麼衝動的想法,情有可原。李皓解釋道:「我朋友約我去樓下賭場轉一轉,看能不能碰到目標,我出去了,跟你說一聲。」

門後面,明顯鬆了口氣,卻

《漫步諸天影視》第二十九章這就很無奈 這一下不僅僅是李如風想不到,把總和其他人也紛紛愣住,這個婆姨剛才還極力反抗,怎麼自家男人來了以後,卻又服軟呢?

「如風,我想了很多,不值得你為我這樣,我去黃千戶家做妾,他會免了爹爹欠他的錢,還讓我弟弟為小旗,我一家都可以活下去。」

李如風明白了,也死心了,他岳父母家族世世代代都是軍戶,不是屯田就是作戰,以前還能牽強維持日子,可到了後來,土地里生產的農作物都不夠稅賦,不得已之下,土地賣了,還是欠了一大屁股錢,最後只能是向其他人借錢。

整個衛城,也就千戶有錢,第一次向千戶借錢,千戶很爽快,大方借給岳父母五十兩銀子。

自那以後,每月都要還五兩銀子,岳父母換不起,只好賣東西,鎧甲,長槍啥的都賣了,仍舊還不起錢,被逼的沒辦法,黃千戶提出讓他已出嫁的女兒做他小妾,不僅欠的錢不用還了,還讓黃千戶剛剛成年的小兒子擔任小旗。

岳父老實巴交沒有同意,岳母卻有些鬆動,想了一宿,岳父仍舊是不吭聲,岳母卻勸說姑娘,嫁給黃千戶,雖然是小妾,卻能夠給家裡帶來生的希望。

如果不嫁給黃千戶,黃千戶有一萬種方法讓全軍去死,如讓岳父去鎮壓闖賊,讓弟弟去關外和建奴廝殺,要是這樣,這家就完了。

轎子里的兩個壯婦,也給她灌輸這個念頭,昨晚母親又和她說了一宿,終於讓她想通了,這輩子就這樣吧,只是辜負了李如風這個高大威武的漢子。

李如風慘烈的放聲大笑,他把大刀拔出,用刀刃指著迎親隊伍,大吼一聲,殺!

挺著長刀就沖,這時候他的部下趕緊衝上來,強行把他拖走,剛剛出城,後面就衝出來數百軍戶,他們在黃千戶授意下,殺死李如風等叛軍,每人賞銀一兩。

李如風等人都是騎兵,速度很快,很快就回到他們駐守的衛城,在這裡他把媳婦被千戶搶走的事情,和父母說了,父母聽到這事,也是氣得直捶胸膛。

不等一家子人去找衛城汪千戶說理去,突然又一個部下騎著馬衝進來,和他說道:「如風哥,快走啊,姓黃的那個雜種勾結汪千戶,說你是叛賊,要砍你腦袋。」

李如風看著這個比他還要小一些的部下,是新調入他們小旗的王洪,很是敬佩他的義氣,父母連忙讓李如風逃走,莫要在這裡被認當狗一樣宰了。

李如風拉著父母一起走,父母卻拒絕,他們老胳膊老腿,留下來給李如風爭取更多時間,城內開始傳來士兵跑步聲音,這是由大量步兵往這裡殺來的節奏。

父母不走,李如風只好咬咬牙,騎上馬和王洪往城外衝去,和他一起走的,還是十多個部下,他們都很敬佩李如風在戰鬥中對他們照顧有加,也早就厭倦做軍戶的苦哈哈日子。

一行人的實力,不低於全軍精銳夜不收,竟然一鼓作氣衝出城去,李如風並沒有走遠,而是領著部下在城外躲避,想伺機混入成把父母帶回來。

可第二天,他就看到父母腦袋被人砍下來,掛在城牆上,城下還有小吏在不停吆喝,叛賊李如風,父母梟首示眾,殺李如風者,賞銀五十兩。

李如風幾乎把牙齒咬崩了,苦於實力不夠,和部下說道:「你們願意跟著我去投奔闖賊嗎?」

王洪等人沒有意見,眾人就跟著李如風投奔在陝西一帶作戰的闖軍,直到後來打入京城,和聆敬陽成為莫逆之交。

在闖軍歲月中,李如風想了很多,為什麼妻子,岳父母,父母,被兩個衛城的千戶這麼折磨,而他又跟著闖軍老營部隊作戰,看到地主老財,藩王,還有各地的明軍守備將領,都是富可敵國,而岳父母卻因為沒有錢,就被迫賣掉已經出嫁的女兒,他們曾經都是世世代代保護大明邊境的軍人啊,就這樣淪為奴隸和上官的玩物,更別提父母被千戶砍了腦袋。

這一切不都是那個皇帝嗎?他才是真正的幕後第一人,李如風說完以後,聆敬陽眼眶有些濕潤,問道:「你以前是那個軍鎮?」

「固原鎮。」

「那些傷天害理的千戶,可曾被斬殺?」

李如風搖搖頭,他後來跟著大順軍打回去,並且還攻破固原軍鎮,卻沒有找到當年殺他父母,搶他媳婦的兩個千戶,後來聽人到,這些雜碎在闖軍進攻前,就帶著一家老小,往江南去了。

「如風,我曉得你心裡有氣,今天說出來,你心裡舒服就好,但你要這麼想,我們今天做的,是要讓這樣的事情不再發生,跟著我一起打天下,為那些已經發生悲劇的苦命人報仇,阻止那些即將發生的悲劇的可憐人,你可有信心?」

李如風從來沒有過這個念頭,今日聽聆敬陽一席話,彷彿天靈蓋被人打開一樣清澈,聆敬陽又說道:「我們扶持大明皇帝,是為了壯大力量,而不是真要把你,帶回那個人吃人的日子。」

李如風低著頭不說話,聆敬陽趁熱打鐵:「相信我,有我在,這人世間痛苦就會少很多,而你,就是我並肩作戰好兄弟,現階段我們實力很弱小,需要團結一致,不管我們被清兵,還是叛軍,又或者是其他敵對勢力打成什麼樣,我們都要為心中那份信念,去戰鬥。」

「大人,我..想報仇,想把…婆姨搶回來…」

李如風一個一米九二的壯漢,哭得和孩子一樣,聆敬陽也沒有想到,這個得力部將竟然會有這麼心酸的往事。

「跟著我,我們一起擴充軍隊,滅掉建奴,消滅叛軍,打過長江,一統天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