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男子眼色一亮,微微一笑道:「如果姑娘幫洗,那簡直太好了,孩子們經常嫌棄我洗得不幹凈呢!」

林至清挽起了稍稍挽起袖口,從裡面掉落出一隻琉璃瓶來,男子撿起來,放在鼻翼嗅了嗅道:「這是什麼,味道這麼好聞?」

至清忙解釋道:「這是雲頃國覲獻給萬歲爺的貢品,一共十二瓶十二味,我表哥討了一瓶給表嫂,表嫂又給了我,娘一定讓我帶在身上。」

男子盯著林至清的臉,微微笑道:「人比花嬌花無色,花在人前亦黯然。」

林至清也是讀過書的,知道葉秀才在誇她,雖然猛浪了些,但自己心裡很是雀躍,沒有半點兒不高興,只是害羞的低了頭,專心致志洗衣裳。

正洗著,發現水盆底部竟然有一條男子的大褻褲,很明顯不是孩子們的。

林至清手掌僵住了,不知道當洗不當洗了。

男子一看慌了,忙把褻褲從水盆里往外搶,邊搶邊說道:「我、我不是故意的,唐突了姑娘……」

這一用力扯,絞動了其他衣裳,一下子把水盆帶倒了,幾乎大半盆的水連著衣裳,弄了林至清一衣襟。

葉秀才驚慌道:「至清姑娘快快進屋去,得風寒了可不是開玩笑的。」

林至清只能懊惱的進了屋。

葉秀才輕眯了眼,嘴角上揚了。 褚臨沉真沒想到,一轉眼又在這裡遇到了他倆。

看到秦舒和張翼飛吃飯時有說有笑的模樣,褚臨沉心裡突然像被什麼堵住了一樣,不舒服,很不舒服!

但是他又不能走,答應要陪王藝琳吃飯的。

不過,他的視線總是不自覺地朝那邊飄去,心思也幾乎都在那兩人身上。

桌上的這些菜肴,實在沒吃出什麼味兒來,自然也沒興緻跟王藝琳說話。

王藝琳雖然察覺到他的異樣,卻沒表現出來,裝作若無其事地吃著飯。

這頓飯吃得很匆忙。

褚臨沉幾乎沒吃幾口,便起身說道:「我去結賬。」

王藝琳隨之起身,看著他身影消失在樓道口,她這才轉過身。

看到秦舒時,她猛然一怔,詫異之餘,似乎明白了剛才褚臨沉異常的原因。

她臉色頓時冷了下來。

首發網址et

褚臨沉已經和秦舒解除關係了,卻還對她這麼關注?

正想著,秦舒和張翼飛也吃好了,準備下樓去結賬。

王藝琳下意識地坐回椅子里。

兩人從旁邊經過,一前一後朝樓梯口走去。

王藝琳這才起身快步追了上去。

張翼飛一心想買單,仗著腿長走在前面,先下了樓。

秦舒剛要下去,被一隻橫空伸過來的手臂擋住。

她收住腳步,側眸看去。

看到擋路的人是王藝琳,不禁皺眉,「這是幹什麼?」

「應該我問你才對,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王藝琳咬牙說道,收回了手,改為橫跨一步,用身體擋住了她的去路。

樓梯口本就狹窄,被她一擋,秦舒無路可走。

她一副秦舒不給說法,就不讓開的架勢。

這樣蠻橫的舉動,自然引來了樓上用餐顧客的注目。

「來這裡當然是吃飯的。」秦舒冷冷看著王藝琳,警告道:「讓開。」

「胡說,你是看到褚少也在這裡,所以厚著臉皮跟過來的吧?你還沒有死心!」王藝琳一口咬定道。

秦舒微怔。

褚臨沉也來這裡吃飯了?

在她怔神的一瞬間,王藝琳餘光瞥見樓下的一抹身影,她眼裡一狠,突然驚呼了一聲。

秦舒不明所以地看向她,卻見她直直往身後倒去。

而她身後,是空蕩蕩的樓梯!

秦舒出於本能的伸手想拽她一把,卻被她拍開了。

眼看著王藝琳就要從樓梯滾落下去,褚臨沉身形迅疾地衝上來,穩穩地接住了她,長臂一撈,將她扯進了懷裡。

「沒事吧?」褚臨沉快速說道。

王藝琳眼裡寫滿驚嚇,眼角甚至配合地擠出了淚光,怯聲說道:「我、我只是問了一句她怎麼會在這裡,就被推下來了。」

聞言,褚臨沉抬眸,幽暗的視線盯著站在樓梯口的秦舒。回到樓下停車位,見凌然乖乖的待在車裡,她笑了,自己打開副駕座門,坐進了車裡。

凌然見她表情輕鬆,應該是事情順利,「你還要待在華大多久?」

「最多一個月。」

凌然調轉車頭,「還行!時間不算太慢!照片事情怎麼解決的?」

周想輕嘆一聲,「姜首長沒來得及問,還不給我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771章薛月琴女士,我叫周想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冷魅一直處在極度痛苦中,因為是來自大腦內部的疼痛,她想暈都暈不過去。

不過為了不讓她慘叫傳出去驚擾到別人,已經有人拿着一塊抹布將她的嘴給堵了起來。

但這樣並不能緩解她的疼痛,嘴被堵上之後,彷彿大腦的疼痛又驟然上升了一個度,冷魅的身體更加劇烈的扭動起來,如同砧板上垂死掙扎的已經被開膛破肚的魚。

床上的束縛帶也因為她的掙扎而綳的死緊,彷彿隨時要斷開來

唐妺不知道這樣的疼痛究竟是達到了怎樣一個程度,但能讓一個手染鮮血的殺手都痛的面目扭曲,甚至她直接用毅力頂掉了口中塞著的抹布,一雙眼睛充血地看向唐妺,之前的傲氣全無,口中斷斷續續發出破碎而又沙啞的求饒聲:「我,我錯了,饒,了我,給我,給我一個,痛快吧!」

唐妺冷靜地看着她,聽着她的哀求,神色絲毫不為所動,「你是一個很好的試驗品,我不能讓你死,至少目前不能。」

就在她想要自我了結的時候,卻又聽唐妺話鋒一轉,「不過,我也不是不能饒了你。」

冷魅眼睛一亮,「你要什麼條件?」

唐妺走近她,微微低頭,直視着她忍耐著劇痛的雙眸聲音淡淡,帶着蠱惑的問:「若是你能說出總部基地的具體位置,你不僅不用承受這樣的痛苦,或許我還能考慮放過你。」

聞言冷魅眼中的光消散了,「我不知道組織在哪裏,從醫院醒來的時候,我就已經在基地了,出來的時候也是被他們送出來的,進去和出來都完全沒有印象。」

唐妺又問:「做完任務后你又該怎麼回去?」

冷魅搖頭,「不會去,讓我完成任務直接去找伽納。」

唐妺微皺眉,「這麼說來,你對於基地一無所知了?」

冷魅不說話,但意思已經顯而易見了。

她冷笑一聲,「既然這樣,那我也沒辦法了,乖乖受着吧,這就是你的命了。」

冷魅已經預想到了自己的凄慘下場,又疼又怕,讓她渾身都打了個哆嗦,腦中的疼痛與心中的後悔讓她沒有再繼續撐下去的意志,狠了狠心,張嘴就咬向自己的舌頭。

然而唐妺卻彷彿早有預料,快准狠地伸手卸掉她的下巴。

自殺無果,冷魅又怒又怕地瞪着唐妺。

唐妺卻是淺淺一笑,「沒有我的允許,你可不能死,至少在下一個你的同伴出現之前,你還不能死!我的研究還有很多地方需要你的獻身呢。」

冷魅目光驚駭地瞪着唐妺,眸中的神色依舊轉為恐懼與後悔,她後悔接這一次的任務了,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是資料上說的那麼簡單,她同樣低估了這女人的手段與狠毒!「你,你是,是個魔鬼!」

聽到這個評價,唐妺面上沒有絲毫異色,反而笑意更甚,「可惜了,你知道的有些晚,之後的時間裏你就好好享受吧,放心,我會儘可能減輕你之後的痛苦,若是運氣好,你還能享受到無痛清除,若是等不到,也只能怪你命不好了。」

冷魅嘴唇顫抖,已經說不出話來。

腦中的劇痛又一次襲來,她忍不住又想大喊出聲,唐妺直接但方才的抹布重新塞回她的口中。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冷魅的掙扎漸弱,而後彷彿是鬆了一口氣般整個身體無力地癱軟了下去。

「看來是結束了。」湯岑給出結論。

很快,儀器上也顯示出完成兩個字。

「等她醒過來再問她。」

這時手機響了起來,唐妺拿出了看了一眼,是一串陌生中帶着絲絲熟悉的號碼,她按下接通鍵,淡聲餵了一聲。

「小妺,是我。」

唐妺聽到這聲熟悉的聲音擰了擰眉,她記得這人當初不是將自己的電話拉黑了,怎麼現在又打過來了?

「有事?」打電話來的是湯遲,這個當初最先跟她撇清關係的人。

「昨天我和父親去你家了,不過沒看到你。許久沒見了,我想着什麼時候咱們能見一見,今晚有時間嗎?」

唐妺挑眉,「你打電話來要說的就是這些?」

那邊沉默了一下回答「之前我們之間有很多誤會,我不知道你是我的表妹,咱們是親人,有些誤會還是解開的好。」

唐妺嘴角勾了勾,只說了一句話:「你可以繼續當做不知道。」之後就掛了電話,至於那什麼解開誤會什麼的,她沒這想法,也不打算這麼做,畢竟壓根也就沒什麼誤會。

掛完電話,宋初和湯岑都正看着她。

「我弟給你打的電話?」湯岑問。

唐妺聳聳肩,調侃了一句:「沒想到還能從黑名單里出來。」

宋初眯了眯眸子,突然來了一句:「你現在也可以將他給關進黑名單。」

唐妺笑笑,「是個好建議。」

對於自己弟弟被關進黑名單,湯岑沒有發表任何意見,昨天的情況已經很明顯了,謝家不會和湯家斷絕來往,卻也不會再更進一步。

無論是湯遲還是他爸湯冀,謝家都沒有來往的打算,謝家都說不攏,如今還想從唐妺這裏拉近關係,只會更難。

下午的時候,唐妺三人都在就著上午發現的問題進行研究改進。

「試驗品醒過來了」宋初安排來看守冷魅的人跑過來對三人說道。

「帶過來。」

冷魅的人還被束縛在病床上,此刻她正睜着眼睛警惕地四處打量著。

唐妺邁步走過去,居高臨下地看着她。

冷魅警惕地看着她:「你是誰?」

唐妺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反問了一句:「還記得被我抓住之前,你在做什麼嗎?」

冷魅沒理會腦袋上帶着的東西,聽了唐妺的話眉頭緊蹙,顯然想到了什麼,此刻那圖像依舊還很模糊的儀器上出現了畫面。

畫面中的冷魅一身緊身衣蹲坐樹梢,正在警惕地盯着下方的宅院。

顯然,這就是她當時正在做的時候。

也就是說她腦海中的記憶成功被清除了標記出來的一部分。

「你最好……」冷魅話說到一半突然噤聲,而後一雙眼睛充滿震驚地看着唐妺三人。

「你,你們……」

儀器中顯示的環境並非是現在這個時代,她所見到的人並非是穿着古裝的小世界中的人,她所震驚地必然也是這個。

唐妺沒有再說什麼,只道:「將她帶下去吧,看來雖然這儀器痛苦是痛苦了點兒,不過效果還不錯。」

宋初扭頭吩咐手下:「將她帶下去,順便仔細觀察,若是她有什麼不對勁,立刻告訴我。」

「既然已經確定了儀器的作用,現在就將全部的精力都放在改進上吧。」湯岑道。

唐妺點點頭,「其他地方就靠你們了,我必須要解決儀器使用造成巨大不適的問題。」

說到這裏,她輕嘆一聲,「若是杜科特能聯繫上就好了,這麼久了也沒音信,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裏。」

「他的安全不用擔心,」宋初道:「他是奧萊皇室的人,除非他願意,沒人能對他做什麼。若是他方便了,或許會聯繫我們的。」

之後的日子裏,三人一直待在研究室里研究,宋初和湯岑的程序改進都有很大的進展,唯獨唐妺這裏還沒有找到好辦法。

「目前能做到的只有一點,若是降低儀器清除的速度,或許能減輕使用者腦部的疼痛,但是這樣下去會很慢。」唐妺面色不是很好看,顯然是對這樣的結果不滿意。

「先試驗吧,或許能從裏面發現新的東西。」宋初安慰。

之後又將冷魅給帶了過來。

如今她的記憶依舊處在被清除后剩下的那一部分,但她也已經明白自己必然是失去了某些記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