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你想知道蘇家和靈虛宗如何了?」玉晚煙笑著看向奚淺。

「嗯。」

「蘇家成了東域的第一家族,靈虛宗的排名已經超過了流雲宗。」玉晚煙佩服的看著奚淺。

「你走後給的資源,讓他們的實力往上拔了一大階。」

「對了,還有你的那幾個朋友,就是花辭鏡、納蘭黛,白羽然她們,都快飛升了,還有你師兄,他的修為都快壓制不住了,不過,你師姐也已經是半步飛升境,不出兩年,絕對會飛升的。」

她飛升的時候,韓夜雨已經是半步飛升境,如今已經過去了三年。

可能兩年都要不了,他們就能飛升了。

「太好了,師兄和師姐飛升上來,師父也不會擔心了。」奚淺高興的說道。

不然,她師父老是記掛著還沒飛升的師兄和師姐。

隨後,玉晚煙又說了很多神武大陸的事,都是和奚淺有關之人的事。

她就知道,上來后,淺淺會在意,會問。

所以早早就準備了。

奚淺心滿意足的從她的院子離開,然後回到自己的院子。

「幽熒,接下來我和娘一起回月神州,應該不會有危險,你要不要沉睡去恢復實力?」奚淺說道。

她知道,幽熒雖然融合了真身,但實力恢復需要時間。

但對她來說,沉睡比醒著修練更好。

「既然你打算回去,那我就沉睡了,若是遇到解決不了的事情,你再強行喚醒我。」幽熒想了一下說道。

「嗯,我知道的,你放心吧。」奚淺在心底說道。

後面,幽熒就沉睡了。

她沉睡后,原本不敢胡鬧的幾小隻立刻歡騰起來。

就連軟萌的小玉兒,也開始鬥嘴吵架了。

她從和小白一夥,變成了幻兒的夥伴。

兩個嘴皮子溜得,簡直讓小白小天還有小寶甘拜下風。

好長一段時間都不敢惹她們。

加上幽熒姑姑的震懾,幾人也不敢放肆,安靜了很久。

。 不少人都等著看凰傾公主被汗血寶馬欺負的一幕。

尤其是九公主。

她陰毒的心思都寫在臉上:小馬駒,把死丫頭踢出去!

蕭家四兄弟如臨大敵似的。

這小馬駒膽敢欺負小崽崽,他們一定把它大卸八塊!

但見——

小崽崽嘰里咕嚕地說了兩句,小馬駒竟然溫順了!

依依摸摸小馬駒,奶音又乖又軟,「小紅紅,我要騎馬,你要趴下哦。」

小馬駒乖乖地趴下來。

這小奶包是饕餮,一腳就能把它踩個稀巴爛。

它認慫!

依依敏捷地爬上去,抓著韁繩坐穩了。

「小紅紅,起來吧。」

小馬駒小心翼翼地起來,穩得一批,好似擔心把小奶包摔傷、磕著了。

她的小手溫柔地摸它,「小紅紅你真乖,以後就跟著我吃香的喝辣的。」

小馬駒:「……」

大可不必!

我吃草就行了!

又香又辣的食物,我擔心拉肚子!

魏皇:「……」

蕭家四兄弟:「…………」

夜司凜&容慕白:「………………」

眾臣:「!!!!!!!!!!!!」

這性情暴烈的汗血寶馬,就這麼被小奶包馴服了?

而且馴服得這麼徹底!

「小萌萌,你對它說了什麼,為什麼它這麼聽你的話?」魏皇好奇地問。

「我給它取名小紅紅,它很喜歡,很開心,願意當我的坐騎。」依依軟萌道。

魏皇:「……」

小馬駒:「…………」

我不喜歡小紅紅這個名字!

主人,咱換一個霸氣的名字可以嗎?

蕭景夜也覺得不可思議。

小妹妹這馴服汗血寶馬的法子,也叫法子嗎?

九公主不甘心,「你騎著它走一圈,才算是真正地馴服它。」

依依奶甜道:「九公主,你是不是喜歡小紅紅?不過我不能把小紅紅讓給你,因為小紅紅認定了我這個主人。」

「你怎麼知道小馬駒認定了你?」

「小紅紅看見你的心思,知道你不是人美心善的公主,不喜歡你。」

九公主:「……」

蕭家四兄弟:「…………」

小崽崽,你這內涵得太明白了!

依依對小馬駒說道:「小紅紅,我們給九公主表演一下,讓她羨慕妒忌恨。」

小馬駒穩穩噹噹地走起來。

蕭家四兄弟個個提心弔膽。

擔心她摔下來,擔心小馬駒突然發狂,擔心各種意外……

而依依在馬背上一顛一顛,小短腿還一蹬一瞪的。

「駕……駕……」

清脆的小奶音天真無邪。

魏皇捏了一把冷汗。

蕭家四兄弟的心快跳出嗓子眼了。

九公主默默地念叨:摔下來!摔下來!摔下來!

小紅紅折回來,而小奶包安然無恙地坐在馬背,笑靨張揚。

蕭景夜把她抱下來,心終於落回原處。

「小萌萌,你馴服了小紅紅,小紅紅屬於你了。」魏皇笑道。

「謝陛下。」依依笑道。

九公主的腮幫子氣鼓鼓的。

好氣好氣好氣呀!

……

慕容權在暗夜裡疾行,來到天師閣。

天師閣是魏皇賞給歸一天師的住處。

歸一天師是精通天文醫卜星象的得道高人,料事如神。

魏皇倚重、信賴歸一天師,不過近來,他很少去找歸一天師了。

閣內大殿暗影重重,好似潛藏著可怖的魑魅魍魎。

慕容權穿過一扇又一扇的移動木門,看見最裡面的那道門扇,有一道打坐的黑影。

「天師。」

「太子殿下深夜來此,有何貴幹?」歸一天師的聲音沉悶輕緩。

「本宮心有疑慮,請天師指點一二。」慕容權道。

「請說。」

「本宮想成就一番偉業,卻受到掣肘,無法施展抱負。」慕容權犀利地盯著門扇後面的那道人影。

「其實,太子殿下已經有了決定。」

「何以見得?」

「不想放棄良機,便會輾轉難眠。」歸一天師道,「本天師修行道法自然,一切隨緣,隨心而動。」

慕容權內心一喜,「天師可否為本宮卜一卦?」

歸一天師:「殿下只需問問自己,是否萬事俱備,是否真的要這麼做,便可。至於是凶是吉,不重要。」

慕容權恍然大悟:重要的是,拼盡全力。

他拱手,「多謝天師指點。」

歸一天師緩緩睜眼,前方一道人影遠去。

他復又閉眼,嘴角勾起一彎神秘莫測的弧度。

慕容權回到東宮,當即吩咐下屬:「傳令下去,控制皇宮和京城。」

下屬驚喜地領命,「殿下決定了,太好了!」

「父皇被梟王府的人迷惑至此,不僅禁足母后,還讓翠微殿那個賤人統攝六宮。本宮要在梟王回京之前,清君側,除奸佞!」

「巡防營和一半的禁衛軍握在殿下手裡,此次一定可以馬到功成!」

……

山林的夜晚充斥著各種動物的叫聲。

弦月淺淺地泊在樹梢。

容慕白在御帳外守夜,看見幾個侍衛被蚊蟲咬得滿頭包,不由得拿起腰間掛著的香囊聞了聞。

這香囊是蕭景夜給他的。

蕭景夜說,香囊里裝了防蚊蟲的藥材,是小妹妹親手做的。

小妹妹給他準備了一份,說明小妹妹的心裡有他。

他看見蚊蟲不敢近身,覺得格外的幸福。

小妹妹已經慢慢地接受他了呢!

這時,容慕白看見一道小人影朝這邊跑來。

是九公主!

九公主哭哭啼啼地喊:「父皇……父皇……」

魏皇睡得正香,聽見她的哭聲,一時心軟,讓她進來。

她的臉蛋被蚊蟲咬得滿頭包,哭道:「父皇,兒臣的臉好癢、好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