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哨聲不斷響起,時間也在一分一秒的過去,場上補時三分鐘,已經過去了兩分多鐘,隊友們也會了齊丹的意,果然姜還是老的辣!

這一鬧騰,等到平息下來已經是三分出頭,而且還是多特蒙德的控球權!

齊丹慢吞吞的抱起球,在場邊也不急著扔出去。

結果就是一張黃金戰神卡。

但扔出來沒多久,主裁判也終於吹響了全場比賽結束的哨聲!

雙冠王,加冕!

不再去理會剛才沙爾克04球迷們的怒噴,多特蒙德這邊陷入了一片歡樂的海洋!

這種感覺永遠不會過時!

齊策已經不是第一次站在柏林奧林匹克球場感受這樣的氛圍,只不過這一次,多特蒙德球迷數量更多,聲浪更高。

不過這一次,球迷們也沒能有機會衝到場上來和球員一起慶祝,這場比賽,柏林安排的安保力量十分充足,也把球迷們的熱情給組擋在了球場之外。

「這場比賽已經結束了,我們取得了很好的結果,這是我們想要的。」

場上,球迷們進不來,不過記者們還是可以進入到球場裡面採訪球員們的,作為多特蒙德的頭號球星,齊策也被數名記者團團圍住,幾個話筒被遞到齊策嘴邊,諮詢他對這場比賽的看法。

「在中場休息的時候,老大批評了我們,因為我們上半場踢得並不太好,而且他也說了原因,是因為我們太關注一周后的溫布利了,所以上半場我們不太在狀態。」

「但是上半場你還是進球了?」

齊策笑道:「那是因為我說過不會輸給沙爾克04,半場都不行。」

「哈哈哈,看來你很重視自己說過的話,而且你還是做到了。」

「總之,這是一個完美的結果,踩著沙爾克04奪冠,我想對每一個多特蒙德人來說都是最好的結果,接下來我們應該向前看了,這賽季我們還沒有完全結束。」

「是的,還有一場歐冠決賽,你對那場比賽有什麼要說的嗎?」

「我很期待和巴塞羅那交手,他們是近幾年人們見過的最完美的球隊,但我相信我們還是有機會擊敗他們。」

「了不起的決心,祝你們成功!」

7017k。再次來到雲桂宮,元昭受到前所未有的待客熱情。

可惜,這份熱情來自靜平公主,她與姑母對外間之事一無所知。不知元昭為何突然進宮,只知親人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月太妃的臉色比上次好了許多,但依舊慵懶。

日常除了在靜平公主的陪伴之下散散步,其餘時辰皆在那張美人榻躺卧。元昭見狀

《一簾風月掛九重》第254回 葉臨天不禁發出了一聲冷笑,他一手擦掉自己嘴角的鮮血,眼神中也顯露出滿滿的寒意。

他環顧了一下四周的三個六星強者,淡淡的笑道:「不愧是六星級別的主帥強者,確實很強。我這個人勝負欲比較強,現在我倒還真想看看,我究竟能不能打敗你們幾個。」

「豎子狂妄!」

語罷,03直接憤怒的吼道。

然後他就快速接近,從自己的腰間抽出一把鋒利匕首,向葉臨天的咽喉處割去。

這一刀實在非常狠厲和霸道,速度也快如閃電!就算是四星級別的戰神強者,或者是一星主帥強者,面對這一刀,很可能都會直接被秒殺!

不過葉臨天作為一個實打實的六星主帥強者,很快就反應了過來。直接抬手甩出腰間的軍刺,哐當一下,跟對方刺過來那鋒利的匕首碰撞在一起。

頓時火星四射,那個女子也後退了幾步,眼中閃過震驚的神色。

她不禁看着葉臨天手裏的軍刺,冷笑道:「居然是天級武器?哈哈,正好,今天我就收入囊中了!」

剛剛說完這話,女子就再次衝上前來。直接貼過葉臨天,手裏的鋒利匕首也狠狠地刺向葉臨天的心口處。

要是這一刀刺下去的話,葉臨天必然會當場暴暴斃。

葉臨天也不甘示弱,再次用軍刺攻擊對方,一次攻擊都火星四射。

兩人足足糾纏了幾分鐘,難以分出勝負。

不過就在這時,女子突然閃現,就像蛇那樣靈活,直接從葉臨天的背後發動攻擊,風力匕首也直刺向葉臨天後背的中心。

葉臨天一個前空翻,同時不知道從哪兒摸出了幾根銀針,飛速的射向對方。

女子很快的做出了反應,瞬息之間,鋒利刀刃改變方向,快速的把向自己飛射而來的銀針全部打飛。

發出的哐當聲響,在整個叢林中久久迴響。

女子站在地上,臉上露出陰沉的笑容:「居然用暗器偷襲,真是卑鄙的很。」

葉臨天雲淡風輕的笑了笑:「戰場之上,暗器也是武器,一切都是為了贏,不是嗎?」

00頓時鼓起掌來,大笑一聲:「你說的不錯。我同意你的觀點,一切都是為了贏。所以從現在開始,我打算一起出手,不會再給你任何逃脫的機會了。」

雖然00沒有表現出來,但他心裏還是感到很震驚。因為葉臨天從外貌上看起來顯然才20多歲,戰鬥力卻已經達到了六星級別!

20多歲的六星主帥強者,實在太可怕了。甚至比01還要可怕!

所以00還是打算聯合出擊,不會再給葉臨天任何可以逃脫的機會了。

話音剛剛落下,三個六星級的強者同時向葉臨天襲擊而去。

轟隆之間,巔峰之戰一觸即發。

整片叢林之中,頓時涌動着無比可怕的氣息。

03手持鋒利的匕首,飛快的刺向葉臨天!

02從自己的包里抽出一隻鍛造精巧的飛爪,非常暴力地向葉臨天的腦袋抓去。

而00則藉著自身爆發的力量,雙足蹬地,腳踏大地。然後奮勇直前,拳頭帶着勢不可擋之勢,猛地向葉臨天的胸口砸去。

在這一瞬間,三個六星級別的主帥強者全都展開了自己猛烈的殺招。

如果葉臨天是一個一般的六星級彆強者,估計他現在早就被秒殺了。因為對手可是三個六星級別的主帥強者,戰鬥力非常強大,而且他們每個人彷彿都使出了自己的必殺技。

葉臨天不禁皺起了眉頭,不過仍然無所畏懼。

他猛地向後退去,迅速的拉開跟對手的距離。然後手裏的軍刺閃爍著烈日寒光,就這樣爆射而出,在虛空之中,跟02的鍛造飛爪碰撞在一起。爆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火星四濺。

而這個時候,03的鋒刃匕首已經再次刺向葉臨天的腦袋。

葉臨天快速抬手,想辦法扣住了03的手腕。此刻那把鋒利的匕首離葉臨天的喉嚨只有一分米的距離了。

而這一瞬間,00打出來的那猛烈一拳,彷彿有毀天滅地的力量。毫不留情的向葉臨天打去!

面對這種危急情況,葉臨天完全沒有任何時間,也沒有多餘的力量抵抗。眼見着對方的拳頭驟然而出,葉臨天眼神中多出來一絲冷冷的殺意。

同時00也一臉陰沉,嘴角揚起一絲勝利般的冷笑:「你還是輸了,給我去死!」

那猛烈的一拳,頓時砸落。

不過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葉臨天突然動了動右手,剛剛在虛空之中跟02的鍛造飛爪碰撞的軍刺,此刻頓時飛出。很快就來到了00身後,直接從背後偷襲。

那一刻,軍刺之上湧現的冷冷殺意,讓00感到毛骨悚然。為了自保,他不得不臨時調整方向。

00整個人都從葉臨天面前消失了,突然身形一側挪到一邊,剛剛打出的拳頭,也不得不收回來。而剛剛00站立的地方,葉臨天的軍刺直接狠狠地刺進去,刺入地面,彷彿連整片地皮都被翻了起來。

這時候葉臨天終於得到了喘息機會。他直接抬起腳,猛的踹向前方的03。

隨着一聲巨響,03被精準的踹中了。整個人就像斷線的風箏一樣,飛出去了幾十米。最後重重的撞到一顆參天大樹的樹榦上,滑落在地。

不過03並沒有受什麼傷,快點打擊,對他來說就像撓痒痒一樣。

她很快從地上爬起來,抖了抖自己身上的泥土,雙目頓時爆發出冷冷的殺意。

此時葉臨天仍然站在原地,手裏拿着軍刺,絲毫不敢懈怠到注視着對方三人。

00大笑了一聲,甚至還向前走了幾步:「你果然很強大!一般的六星主者強者,要是稍微不注意的話,甚至都會直接被你殺死。」

「不過今天,面對我們三個六星主帥強者,你必死無疑!」

話音落下,此間天地彷彿都颳起了一陣狂風。

不過下一瞬間,一道充滿了憤怒和狂躁的身影卻突然開着越野車平治而來。

龍峰隔着老遠就大呼道:「龍王!龍王你還好嗎?」

汽車的引擎聲響徹四野。

龍峰很快從車上翻下來,眼神凜凜,衝到了葉臨天身邊,渾身也散發着滿滿的殺氣。

00見到來者,不禁笑了笑:「一個三星級別的主帥強者,來這裏是一心求死嗎?」

龍峰面色陰冷,她想人能夠感覺到對面三人氣息非常強大,甚至跟葉臨天的氣息不相上下。

很可能對面三人就是三個六星主帥強者!

此處的氣氛變得更加沉重。

就在這個時候,森林的上方突然出現了好幾架帶有華國標誌的戰鬥機。

其中有一架主要的戰鬥機,還有六架戰鬥機在旁邊護航。全部帶着真槍實彈,甚至還有幾架戰鬥機帶着核武器。

然後那架主戰鬥機的艙門突然打開,艙門處出現了兩道身影,他們負手而立,在天空之中俯視着整個監牢。

在這一瞬間,虛空之中兩道霸氣無比的氣息,覆蓋了整片森林。讓整個監牢之中的所有生物都感到震顫無比。連叢林中的野獸都停在原地,不敢動彈。

反而正在進行戰鬥的神龍電強者和監牢內部的雇傭兵,還有其他強者全都停了下來。他們全都仰慕望着虛空之中那幾架戰鬥機。

隨即一道霸氣十足的話語響徹了此間天地:「老夫乃華國君上。今日與景先生一起來會會監牢之中的三大六星主帥強者!」

君上所說的這句霸氣話語,在此間天地久久迴響。就好像有無窮無盡的力量,如同驚雷炸開,震撼人心。

在那一瞬間,監牢之中的所有人全都仰頭望着天空。

虛空之中是七架戰鬥機,全部帶着真槍實彈,甚至有核武器。

這種出場方式太可怕了,只需君上一句話,整個監牢就可以瞬間被移為平地。

而監牢中心的碉堡密室之中,還沒有離開的那個男子,此刻看着監牢上空的那幾架戰鬥機,也震顫無比,背後直冒冷汗。

居然連華國的君上都親自到來了,這可是天大的事情啊!

正當他準備掏出衛星電話,向一個人打電話的時候。突然間,在一聲巨響之中,密室的大門被人踹開了,整扇鐵門都破碎掉了。

男子一驚,轉頭看去。看到門外進來了,一個高大的黑衣男子,此刻正邁著大步子向裏邊走來。

「怎麼是你?你不是早就離開監牢了嗎?為什麼突然又回來了?」男子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之後,感到非常震驚和疑惑,於是便問道。

穿着黑衣的高大男子走進密室之中,看了看實時監控畫面,然後一臉深邃的看着留在這裏的那個男子。隨即慢慢的取下了頭上的帽子,露出剛毅嚴肅的面容,還有那滿頭白髮。

國字臉,面容剛毅嚴肅,嘴唇寬厚,鼻樑高挺,眼神中帶着滿滿的寒意去。

這個人渾身似乎都散發着一種可以毀天滅地的力量。舉手抬足間,都讓人感到震顫無比。

不過他什麼都沒說,只是眼神冰冷的看着正準備撥通衛星電話的男子。

「01,你……你這是想做什麼?」男子有些慌張,不由得後退了幾步,背後直冒冷汗。

「西伯利亞狼,你已經越界了!」白髮男子開口道。那低沉的聲音帶着滿滿的怒氣,彷彿壓制了極大的憤怒。短短的一句話,確是殺機畢現。

沒錯,這個白髮男子就是01,就是葉楓!他就是當初華國軍中的最高統帥,天翼元帥!也正是葉臨天想要見到的爺爺。

代號為西伯利亞狼的男子聞言,頓時皺起眉頭:「我越界了?我何時有過越界的行為?你是不是忘了,這裏可是監牢!」

「在監牢之中,我代表的才是最高的意志!你有什麼權利干涉我的行為?」

葉楓冷笑一聲,眼神中閃著刺骨的寒意:「你故意透露我在監牢之中的消息,不正是為了把我孫子誘騙到這裏,然後讓00他們把我孫子除之後快嗎?」

聽到這話,西伯利亞狼頓時大驚失色,猛地一顫,眼中閃過震驚的神色。

「這……你是怎麼知道的?」西伯利亞狼色厲內荏的問道。

葉楓一手背在背後,一手擺弄著長桌上的一隻灰色鋼筆,冷冷的回答道:「西伯利亞狼,你是不是忘了,監牢歷來的規矩就是不參與任何外界的鬥爭?更不允許插手五國的戰鬥力量!」

「你現在的行為,早就違背了監牢的規矩,違背了你進入監牢的初心!」

「哈哈哈!」聽到這話,西伯利亞狼突然大笑起來,似乎也不打算再隱藏自己的內心。

他放肆的笑道:「哼,葉楓,真是想不到啊,你居然查出了這麼多事情。罷了,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

「你說的不錯,就是我放出去的消息,我的最終目標也確實是葉臨天!所以你現在打算怎麼做?」

聽到西伯利亞狼自己承認了,葉楓整個人渾身散發出滿滿的殺機,無比磅礴。

「那麼,你就去死吧!」

葉楓冷冷地低喝道:「敢動我孫子的人,必死無疑!」

然而,西伯利亞狼卻突然冷笑起來:「想讓我死?葉楓,既然你都查到了這麼多事情,那你應該很清楚我的身後是九個西方大國!」

「要是我在這裏死去的話,西方九國絕對不會放過你的,更不會放過整個華國!」

「哦?是嗎?那我倒想見識一下,西方九國是甘願放棄這個沒用的傢伙,還是不惜為了你這顆棋子跟我或是整個華國開戰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