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快敲鼓!!!」

「其他能弄出動靜的也敲起來,讓援軍知道咱們在這兒…….」

牆上的,牆下的,搬石頭的,點火把的。

場面亂鬨哄的。

被這混亂的場面鬧得心煩,張嫣索性跳下了院牆。

看這牆上的興奮勁兒,這些人有沒有她都能守的住。

讓過一個個笑著跑去報喜的傢伙。

張嫣在院子里饒了一圈,找到了正和馮遠喝茶的高文。

嗯,這倆人是真的在喝茶。

不溫不火的。

一個年歲不大的少年還在邊上揮槍助興。

張嫣沒心情看。

一屁股坐在了二人旁邊的長椅上,她看著腦門上還有著一道青痕的馮遠道:

「援軍來了,你不帶著人趕緊跑?」

從張嫣說話的語氣就能聽出,她是不希望有援軍來的。

這些援軍耽誤她刷經驗丹!

張嫣預想中的喜悅沒有出現,聽了她的話后,馮遠只是放下茶杯看了她一眼:

「跑?往哪兒跑?」

「軍營啊,外面嚷嚷的聲音你沒聽見?長汀營的人來救你們了!」

「張姑娘…..」

本來想說點什麼的馮遠忽然低下頭,把肚子里的話又給咽了下去。

這是忽然想起,高文和他說過張嫣的智商不高…….

他們能跑到哪兒去?

整個長汀,現在活著的人差不多還有兩千,現在跟著軍隊跑,這是準備來一場兩千人在平原地上的遷徒么?

就算有軍隊的保護,他們又能往哪兒跑?

上一路上人吃馬嚼不去說,就說到了長汀營后,軍營里的吃的夠這麼多人吃的么?

他們得帶上多少糧食上路,是用車拉還是用人背?

現在院子里近八百人,五十歲以上的老者超過四百,你讓他們這些老傢伙背著糧食去急行軍?

不現實,也走不了。

外面這些人還不如不來!

馮遠的忽然沉默,看的張嫣心裡一揪。

不知怎得,忽然就覺得有些悲傷。

下意識的。

張嫣轉頭看向旁邊表情平淡的高文:

「喂喂高文,他怎麼忽然不說話了?不應該該收拾東西走人么?還是我說錯了什麼?」

「你長得太好看,他被你盯得不好意思了。」

高文沖她眨了眨眼,笑著又抿了口茶水。

張嫣:「……」

她懷疑高文是在鄙視她!

「哎!這鑼聲卻是擾了二位….見笑了,您二位先聊著,老夫去院子里忙活忙活,讓他們消停下來。」

苦笑著站起身,馮遠沖著高文拱了拱手。

馮遠拉著放下槍的少年離開了。

外面鑼還在敲。

一陣冷風吹過,張嫣猛地打了個寒顫,抓過高文的衣領吼道:

「怎麼辦,咱們就這麼放他們走了???」

高文:「(╯□╰)」

「你這是什麼表情,你倒是說話啊!」

「鬆手。」

「你快想想主意,咱們好不容易招攬了這麼多人,可不能讓他們這麼跑了!」

「……」

一把甩開張嫣的手,高文沖著她翻了個白眼:「經驗丹刷到了?」

「…..刷了,就….兩顆….」

見高文忽然說道經驗丹,張嫣一下就冷靜下來了。

有些不好意思。

覺得局面已經是這樣了,她再讓高文想辦法就是再為難高文了。

「NPC也能爆?」

「能吧…..一顆是我自己爆出來的,另一顆是我再外面撿的……我和你說,他們殺喪屍爆東西的幾率比我還低,今晚上院子外面死的喪屍數量絕對破百了,可也就爆出來這麼兩顆……」

高文聞言,眯了眯眼。

這麼低?

也可以了,總比沒有強。

整座長汀有兩萬人口,現在縣裡能動的喪屍起碼有一萬,就算是五十比一的幾率也能爆出二百顆經驗丹出來。

想著經驗丹,高文走神了。

「你怎麼又不說話?」

「沒事,你不用擔心,這院子里的人走不了。」

回過神來,高文看著眼前『緊張』的張嫣,沖她搖了搖頭。

「走不了?你確定?」

「你別想太多…..今晚你就守好裝糧食那個院子,別被人趁亂燒了糧倉,只要糧食在,人就跑不了。」

高文沒和她解釋太多。

他嫌麻煩。

高文的態度惹的張嫣有些生氣,可高文既然說了,張嫣還是聽話的守糧倉去了。

經常聽話辦事的她知道,分工明確才是一個團隊成功的基礎。

等張嫣走了。

長椅上。

高文拿著茶杯,看著天上的月亮。

半響。

他忽然扇了自己一巴掌。

「真要這麼干,是不是有點沒人性了?」

他又揉了揉自己的臉。

「算了,該走的都走了,跑不了的明天再讓張嫣帶人出去喊一喊……賺錢嗎,不寒磣!」

用幾句安慰的話哄騙了一下自己的良心。

高文放下茶杯站起身,向方向相反的另一個院子走去。

在那個院子的房間里。

一個裝著火油。

一個裝著火藥。

嗯。

和糧庫里的糧食一樣,這兩樣都是本應該送往長汀營的物資。

因為城裡鬧喪屍,耽擱了。 現在說起貝拉這個女人,迪恩就有點牙疼。

他和莫里森唯一的交集就是貝拉,所以如果有什麼問題,一定還是出在貝拉的身上。

不過跟之前以為的為情人報仇不一樣,迪恩現在可以肯定,莫里森一定是從貝拉那裡得到了某些足以打動他的消息,所以才會這麼固執的針對自己。

而能夠讓他不計代價的付出這麼多,那一定是個足以給莫里森帶來極大利益的消息。

會是什麼呢?

見迪恩陷入沉默,萊恩還以為他是在擔心莫里森可能會有的報復,端著茶杯安慰道:「別擔心,雖然調查組解散了,但我這邊是不會放棄對莫里森進行調查的。」

「不管是血暴選育屋,還是貝拉這起事件,都能看出來他絕不只是目前表現出來的這麼簡單而已,我不會讓這種人繼續存在於騎士團中,威脅到大家的安全的。」

對了,還有萊恩。

這番話提醒了迪恩,他看了眼坐在自己對面的騎士,直接道:「我覺得特洛伊跟血暴選育屋,很可能跟莫里森來自同一個組織。」

「一個……組織?」

萊恩皺了皺眉頭,「你的意思是說,莫里森有可能是某個組織安插在13區的一個卒子?」

迪恩點頭肯定,「血暴選育屋,還有特洛伊那份述職報告,出現得未免太及時了,目的也很明確,就是為了給莫里森收尾,我覺得這份手筆不小,幕後之人,可能沒有我們目前了解的那麼簡單。」

聽了他的分析,萊恩撐著下巴,也陷入了思考之中。

為接下來的猜測做好了鋪墊,迪恩沉吟片刻,進一步提示道:「莫里森,有沒有可能是某個職業者組織的成員?」

「職業者組織?」

萊恩愣了一下,「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

早就猜到他會有此一問的迪恩,立刻用上了之前想好的理由,「我之前托我朋友給我帶了些東西,他來的時候,我們聊了聊,還是他提醒我了,13區沒有起源公會,很有容易會吸引到一些職業者組織的注意。」

「起源公會」這四個字一出,瞬間給萊恩打開了新的思路,他一臉若有所思道:「如果這麼解釋,好像也說得通。」

迪恩循循善誘,「而且這麼見不得人,應該不是什麼名聲太好的職業吧?」

「這倒是也不一定。」

不知道迪恩是有意在引導自己往那個方向上想,萊恩搖了搖頭,認真地解釋道:「如果真的是職業者組織做了私自安插探子的事情,那不管他們是什麼類型,都不可能會想讓我們知道。」

「因為這種行為觸犯了帝國法律的規定,一旦曝光,不僅會被取消競爭起源公會的資格,還會遭到帝國的通緝。」

沒有成功把騎士引到那個方向上,迪恩面不改色的點點頭,心裡卻是升起了几絲遺憾。

而對此一無所知萊恩還在掰著手指頭,向他介紹道:「血源術士、驅魔師、魔女、魔導士,如果莫里森真的是職業者組織安插進來的,那麼最有可能的就是這四個。」

迅速捕捉到了「血源術士」這個關鍵詞,迪恩適時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只有這四種可能嗎?」

「他們的可能性最大。」

「因為如果13區真要建立起源公會,這幾個勢力一定是裡面競爭力最強的。」

萊恩自己續了一杯紅茶,表情躍躍欲試,臉上滿是「終於不用擔心泄露機密了」的舒爽感,他潤了潤嗓子,向迪恩解釋道:「跟你們選育師一樣,這四個職業,也是本紀元才誕生的新職業。」

「血源術士,主要在伊菲塔爾地區活動,是一群宣揚要發掘血液中力量的瘋子,主要就是使用一些以血液為媒介的法,這一種職業就屬於名聲不好的類型,他們做過不少令人髮指的事情,就包括去搜尋那些有隱藏血脈的普通人,然後提取他們的血脈,來增強自身潛力。」

「也是因為這種行事風格,很多國家都把他們列為了通緝對象,13區的起源公會,應該是他們這幾十年來,想要被承認為正式職業,最好的機會了。」

「第二個是驅魔師,對於這種職業,我了解的不太多,只知道他們活躍於拉萊耶城的周邊地區,使用一種名叫『驅魔武裝』的武器來對敵,能力千奇百怪的,不過名聲倒是不錯,認可度也比較高。」

「至於魔女,這可以說是跟我們13區關係最近的了,她們組建了一個名叫『魔女之家』的組織,團長以前就在那裡生活過一段時間,還學到了不少東西,據說現在也保持著聯繫。」

「魔女的能量,來自於『意識集合體』,簡單的說,就是很多因為某個『原因』死去的生命,彙集到了一起,在某種特殊力量的影響下,誕生了新的意識,這種意識,具備著賦予女性力量的能力,被它們賦予力量以後,女孩們就會攜帶上這種意識的屬性,也就成為了一名真正的魔女,這種情況在魔女之中,被稱為『祝福』。」

「這麼描述『意識集合體』可能不大好理解……舉個例子吧,烏什塔爾的娜塔莉皇妃,你應該聽過吧?就是那位被以魅惑君主的名義處死的第一皇妃,人們傳她是『絕代妖妃』、『惑國魔女』,強行對她施以了火刑,這位皇妃被處死以後,就化身為了『魅惑』的一部分,也是我所知道的,可以說是最經典的一個案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