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 例題補上后,歐陽墨又把論文最後精修了一次,他仔仔細細地看了精修版后,確認沒有任何問題,便發送給了導師審核。

導師雖然嘴上說不管他,但英倫大學的老師都是極具責任心,他還是認認真真給歐陽墨看了一遍論文。

當看到論文最後一道例題也完美呈現之後,導師手微有些發顫,驚喜地給歐陽墨打了個電話。

「歐陽,你的論文我看了,沒有問題,至少在答辯這一塊,你應該能完美通過。」

歐陽墨早猜到導師會這樣說,謙虛地笑笑道:「謝謝您,老師。」

導師嘆了口氣,道:「你能在這麼短時間內,想出這道題,說明你其實還是有天資的。我很為你高興,也為你驕傲。」

歐陽墨聽了這話,心裏五味錯雜。

題目根本不是他做的,而是他剽竊慕夏的。

但……

歐陽墨緊了緊手心,英倫大學的畢業論文是不對外公開的,只要他不說,沒有人會發現。

所有人都會覺得,這就是他做出來的。

更何況,慕夏也算他的學生,這也算是他帶出來的人,學生的作業,也是他的一部分。

他這根本就不算剽竊。

歐陽墨給自己找了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導師的誇讚。

「謝謝您,老師,我總算是沒有讓您失望。」

「哎……」導師嘆了一口氣,道:「如果這次順利畢業,以後回去當老師,一定要記得我說的這句話——所有學生,都是你的孩子,不能區別對待,知道了嗎?」

「是,我知道了,老師。」

歐陽墨等導師掛斷電話后,很快就從電腦上看到了自己論文第一審通過的校內網郵件。

他心情大好,臨睡前還喝了點酒慶祝,並且一反常態給木清清打了電話。

木清清接到歐陽墨的電話,喜悅之情從她接通電話後半天沒說話可以看出來。

歐陽墨沒聽到木清清的聲音,眉頭一擰,問:「怎麼?在忙?」

「沒有沒有!」木清清連忙解釋說:「我只是、只是太高興了……」

「只是打個電話而已,至於嗎?」歐陽墨嘴上這麼說,內心卻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他雖然不愛木清清,但不妨礙他為木清清這麼迷戀自己而感到高興。

這讓他感覺到了自己的存在感。

木清清也不掩飾自己的高興,笑着說:「我以為,你這次去英倫大學應該會很忙……不會給我打電話了。我也不敢打電話給你,我怕打擾到你。」

歐陽墨心情特別好,難得說:「以後想打就打,不過明天洛城時間早上十點我答辯,你別打過來,我會關機。」

「好!」木清清眼珠子一彎,在跟歐陽墨結束通話后,直接瞞着歐陽墨,定了洛城的航班。

她要當面慶賀歐陽墨正式從英倫大學畢業。

能從英倫大學畢業的人,都是萬里挑一,他既然是她的丈夫,那她也與有榮焉。

木清清出發前特意在機場免稅店買了禮物才坐上前往洛城的飛機。 葉長生滿臉尷尬的站在原地,上身只穿了一件秋衣。

要不是他好歹習過一段時間的武,現在他只怕得瑟瑟發抖了。

「大家好,我是虎頭村山炮哥,今天給大家的直播內容就是葉長生回村一般都會幹嘛?老鐵們記得刷些小禮物,點點關注一下,謝謝老鐵們。「

「我是虎頭村二壯姐,今天給大家扒一扒湘省首富在虎頭村的日常生活,家人們記得給我刷刷火箭飛機什麼的哦,么么噠。」

」天空一聲巨響,大牛閃亮登場。今天這麼早給大家開直播呢,主要是因為大牛哥得知了一個大消息,沒錯,葉長生回虎頭村了,現在大牛就帶大家看看,葉長生剛起床是怎樣子的……「

沒錯,包圍葉長生的人並不是說什麼來感激葉長生的人,而是幫他當猴一樣直播的。

葉長生本來還算好的臉色一下子就冷了下來。

他突然明白網路上很火的那個大衣哥是個什麼感覺了,

自己跟動物園站在籠子里被當猴拍有什麼區別。

葉大牛和葉長生是同齡人,成績不好的他在上學那會兒就經常欺負葉長生。

現在他正直播著,看見葉長生臉色還不怎麼好,他的那個愣勁就上來了。

「咋地啊,你葉長生當上大老闆了,鄉親們來看你就這臉色啊。」

葉二壯名字雖然像男孩子,但模樣……好吧,也像男孩子。

她和葉大牛是青梅竹馬,脾氣也差不多。

葉大牛說話了,她自然是要符合的。

「對啊,葉長生啊,這才一年呢,你就忘本啦?」

葉長生黑著臉,不願說話。

他本來以為虎頭村的村民再怎麼刁,也不至於這樣啊。

而且自己已經給了他們賺錢的方法,只要虎頭村的村民願意幹活,靠著紅星酒廠故意放出來的一點小生意,也足夠他們躋身中產家庭了。

這一點從虎頭村村委給村民們集體蓋新房就看得出了。

甚至可以說,湘省最有錢的村子應該就是虎頭村了。

怎麼這些人還不知足,還要搞起直播,來消費葉長生?

這讓他很想不明白。

葉新民雖然干過錯事,但是現在還是很維護侄子的。

他看著侄子被當成猴子一樣被人家拿手機懟到臉上拍,有點看不下去了。

「你們幹嘛呢,長生才剛起床,現在就穿了一件單衣在這……「

葉新民話剛說到一半,就被葉長生攔了下來。

他知道,現在肯定不能太過於和鄉親們鬧紅臉。

怎麼說呢。

華夏就是這麼個國家,就是這麼個文化。

你權勢,財力沒到一個地步,你可以黑點,沒良心點,做事可以隨意點。

但是葉長生現在走到哪裡都是備受關注的人,所以他的一言一行都會被記錄,被放大。

這就導致了葉長生面臨了錢浮水一樣的地步。

不能做錯事,一旦做錯事,就會對名下企業的生意造成很大的打擊。

就好比那個給家鄉老人每人發一萬塊錢的電商巨頭,他在漂亮國鬧了點花邊新聞,就導致公司市值瞬間蒸發了幾百億。

葉長生心裡還是覺得,為了跟這群刁民計較,搭上幾百億並不值得。

「你們拍,不著急。」

葉長生也沒跟剛剛說話的兩個傻缺懟,只是笑著答了一句,然後讓葉新民搬了條椅子來。

就這樣,剛剛睡醒的葉長生坐在椅子上,就這麼樂呵呵的讓村民拍照直播。

甚至期間還有一個小孩給他端上來一碗熱騰騰的麵條,說是姐姐做的。

葉長生也樂得有口熱乎的吃。

葉大牛等人邊直播邊賣力的解說,讓觀眾老爺刷禮物。還一邊看著葉長生吃麵條。

他們本來就是起了個大早來蹲葉長生,所以根本來不及吃早飯。

甚至衣服也沒穿夠。

在湘省待過的人應該都知道,這裡的冬天是很怪的。

特別是山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吹過來一陣子冷潮,讓氣溫和平時瞬間相差好幾度。

所以別看現在才是元旦,但溫度已經到達了零下一度。

還沒一會兒,葉大壯就凍得鼻頭髮紅。

但是為了錢,為了直播間的流量,他們不得不堅持直播下去。

往常他們只能借著葉長生故居,葉長生小時候玩過的地方之類的東西來博取眼球,吸引流量。

效果有是有,但是並不大。

他們直播了幾個月了,粉絲也才小几十萬。

現在葉長生真人回來了,而且還是回到了老宅子,再加上這麼近距離的直播。

可想而知這噱頭,這賣點怎麼樣了。

有個不怎麼出聲,躲在角落直播的小青年甚至把直播間的名字改成了——「揭秘萬億富豪葉長生回村的一天。」

葉長生也不管這些人凍不凍,總之他不凍就行了。

披著葉新民從車上拿下來的大衣,吃著小男孩送來的熱乎乎的麵條,別提多暢快了。

「小朋友,告訴你姐姐,麵條做的不錯。要是還有的話,再給長生哥哥盛一碗。」

小男孩看著葉長生的時候,眼睛都放著光。

這種光就是簡單的崇拜。

沒辦法,現在整個紅星鎮的居民教育孩子,都是拿葉長生當榜樣來教的。

所以別看葉大牛這一群人不識好歹,當面硬懟葉長生,但其他人還是對葉長生很恭敬的。

「好嘞,長生哥哥,你在這等著,我馬上再去端一碗面過來,順便再給帶點我媽種的橘子。你不要走動。」

葉長生:「??????」

男孩話剛說完,就端著碗出去了。

看他走的方向並不是下山的路,所以他家裡人應該還是住在村裡的。

也顧不得冬天是真有橘子還是假有橘子了,葉長生默默的點上了一根煙,笑臉嘻嘻的盯著葉大牛等人的鏡頭。

身後葉新民也沒閑著,特地拿了葉長瑩自己用的暖水袋給葉長生。

所以現在的葉長生是既暖和又舒服,再加上初晨的陽光也開始撒了下來,還有幾分舒服。

至於那些恨不得把鏡頭懟到他臉上的幾位,現在直冷的發哆嗦。

別看現在有太陽了,但是在大山裡,風是有點大的。

所以他們堅持了一會兒,就開始直哆嗦。

大牛是個比較愣的,他把手機給到葉二壯,然後轉身在葉長生家的院子里轉悠起來。

然後那裡找到一點木頭,這裡找到一些樹枝,打算生個火取暖。

剛剛葉長生是沒理由懟他們,但現在有了啊。

只見他輕輕的一笑,說:「大牛,你這是咋啦?想把我這房子點了啊?」。 江東鐵騎!

在這江東域之中,武道實力最強的勢力,就是江東武府!

而江東武府之中,勢力最強的,赫然就是江東鐵騎!

曾記否,當年可是有著八千鐵騎,一騎絕塵離開武府,在這江東域的戰場之上,與那入侵而來的匪患一絕死戰,甘願以自己的生命與鮮血,捍衛百姓之平安!

那是一種何等的壯烈啊……

悲壯!

自然是無比悲壯的!

多少百姓每一次記起那一幕,都是感到此生此世,有著太過讓人潸然淚下的情感……

而那些事情,後來更沒有被人們淡忘,則是被人永遠的銘記了下來。

不管再過多少年,總是會有人記得那些一幕幕、一朝朝的事情!

這一刻,在這十萬大山的入口,蘇銘一人一騎,他曾於懸崖勒馬觀察那大山的黝黑之狀,更是神情凝重嘴角卻又帶著些許玩味笑容的看著那茫茫的黑暗大山。

「前世的時候,我記得那時候我在江東域,也曾自告奮勇的加入了江東鐵騎之中,那時候的我們,每一天都瘋狂的訓練,我們的心中自始至終是有著一個目標……那就是用自己年輕的生命和自己身體里尚且還滾燙溫熱的血,去與那任何一個膽敢冒犯江東域這一片最美好土地的敵人對抗……」

蘇銘這時騎著一匹黑馬,他幽幽的站在那懸崖之上,看著山中蒼茫,嘴角都是勾勒起了那種玩味而又戲謔的笑容。

「那時候,我們是何等的年輕,我們是何等的勇敢,我們什麼都沒有,但並非我們真的什麼都沒有……我們有熱血,我們有膽氣!」

「每一次,這十萬大山之中的妖魔,瘋狂的爆湧出來,想要毀滅我們的家鄉時候,這大山之口駐紮著的兵營之中,便是有著身穿著鎧甲,手中拿著利刃的江東鐵騎,極其迅速的前出而來,悍不畏死的,去與那妖魔大軍決一死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