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而且在我這裏,我並不覺得他是公眾人物!」

「他沒有你們看到的那樣高冷,等你們了解以後就知道了!」

現在的方榮就好像被戀愛沖昏了頭腦智商為零的女人,方爸和方媽如同啞巴吃黃連!

只能等劉浩哲回來再慢慢了解了!

第二天,劉浩哲在鬧鐘的玲聲下驚醒。

林萱已經回去過年,,他現在可是光桿司令了,什麼事情都要自己考慮周全了。

以前工作需要的東西,大大小小都是林萱準備的,還有行程安排,打車等。

雖說都是一些簡單的事情,可眼下沒有了林萱的提醒,劉浩哲差點誤機。

火急火燎的趕到了機場,還被粉絲們圍着尖叫。

放在以前的話認出來的人很少,可昨晚的春晚之後,劉浩哲簡直快到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地步了,最可怕的是他自己忘了這件事。

哪怕是他組裝的嚴嚴實實,還是被粉絲們認出來了!

他這下明白了,為何許多大人物都要坐頭等艙了。

被大家認出來以後,不用多說肯定是一件煎熬的旅途了!

。 將所有東西收入空間,姜憐馬上出發。

她記憶力超群,一路循著來時的路往回走。

正是清晨,太陽剛剛出來,溫暖的陽光透過樹葉間隙灑落在林間小路上,風景美的像畫一般。

姜憐雙手背後一邊往前走,一邊欣賞著。

大半段路過後,地勢開闊,灌木叢減少,一方乾淨的草坪忽然出現在眼前。

不遠處,有人聲傳來。

「浩二,從那邊圍住它!」

「過去了,快抓!好樣的!」

豪邁的女聲和粗獷的男音在林間回蕩,遠處隱隱約約可見一抹紅色和藍色。

似乎抓到了口中的東西,那二人忽然朝著姜憐的方向走來。

走在最前面的是個身穿紅衣短裝,頭髮高高紮成一束馬尾的女人。她長相英氣,行走間風風火火,背後背一把大砍刀,很有一些女俠的風範。

跟在她身後的是個男人,身材魁梧高大,肌肉緊實,行走間可隱約看見其脈搏間健碩的跳動。

這就是浩二,此時他像保鏢一樣跟在女人身後,手中左右兩邊各提著兩隻魔兔,應該是打算烤來吃的。

二人停在姜憐對面,那紅衣女子輕鬆抽出身後背著的大砍刀抗在肩頭。

眼中極快閃過一抹惡趣味,她一臉痞相的看著姜憐。

「喂,小丫頭,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路過,留下買路財!」

話落,彷彿是故意恐嚇姜憐。

那女子一甩手,大砍刀就沒入了姜憐面前的地面上,發出一聲嗡鳴。

魁梧男人見此,也施展臂膊露出胳膊上那兩團碩大的肌肉來。

「小姑娘,最好聽我們老大的!」

他們以為姜憐會求饒,會害怕,會驚恐….

然而面前少女面對這一切,眼中的神色竟然毫無波動,像是一灘波瀾不驚的死水一般。

心中劃過一抹詭異,火鳳凰敏銳的第六感告訴她,姜憐不好惹。

她頓時身子緊繃,正色直視姜憐。

然而下一秒,不待她進一步動作,那原本悠閑立在地上的少女身影卻是忽然一動。

她的速度疾如閃電,快到只能在空中險險捕捉到一抹殘影。

「退後!」

火鳳凰忽然大喊一聲,身形往後疾退而去。

但,如果說在姜憐還沒動手之前,他們逃跑還有一線生機。

那麼現在,這二人早在姜憐眼中成為了死人。

她將冰冷的,泛著銀光的匕首抵在火鳳凰白皙的脖子上,連一毫米的距離都不到。

只要火鳳凰轉頭,她的腦袋就會立馬掉落在地上。

「要錢還是要命?」

冰冷的聲音從耳邊傳來,帶著一絲揶揄。

然而火鳳凰卻只感受到無盡的寒涼。

她身子不由自主的顫了一下,強行在臉上擠出一抹笑容。

「哎喲,真是誤會,天大的誤會啊漂亮妹妹!」

「剛才我和你開玩笑的,你別放在心上嘛,我只是看你漂亮想逗逗你的!我不要你的錢!」

「的確是這樣的,你放開老大好嗎,她並沒有什麼惡意。」

浩二著急的朝姜憐解釋。

因為魔兔在手中的原因,他雙手上下擺動時魔兔也跟著他的動作一上一下,有些滑稽。

「不然你以為她為什麼現在還活著?」

姜憐似乎很滿意他們的反應,她的眉毛很愉悅的上挑了下,順勢將匕首收了回去。

要不是剛才感受到這二人並沒有惡意,她早就給他們原地解決了好嘛!

顯然,火鳳凰也清楚地明白這一點。

她眼中劃過一抹濃濃的驚艷之色,忽然不怕死的再次湊到姜憐跟前。

「漂亮妹妹,看你武力不低,不如跟我們一起組隊尋寶吧?」

「什麼寶?」

「嘿嘿….」

火鳳凰一把攬過姜憐的肩膀,笑的像個誘拐犯。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

幾分鐘后,看著眼前的六個莽漢和火鳳凰,姜憐總算了解了情況。

原來,這七人本是一個傭兵隊的,以最高武者五階火鳳凰為首,平時活動在黑暗森林周圍,靠倒賣一些魔獸為生。

最近,聽說黑暗森林中出現了黑暗地宮。

裡面有很多金銀珠寶、武功秘籍、天材地寶,得到之後可百世無憂。

他們這才打算出來搏一搏。

姜憐本不打算答應此事,然而現在,她立馬答應了火鳳凰的請求。

別問為什麼?

問就是想要天材地寶,想要這種逆天的機緣。

她隱隱有一種感覺,這個黑暗地宮真正的好東西,或許還有別的。

現在,七人小隊變成了八人小隊。

剛開始,隊伍中的男人們有些不滿帶著姜憐,認為帶了個拖油瓶。

在聽浩二講述剛才姜憐出手的情形之後,他們便也瞬間讓姜憐融入進來。

傳說黑暗宮殿在黑暗森林最裡面,但具體的位置誰也不知道。

姜憐一路跟著傭兵隊伍,從森林外圍進入森林中間,這一路上遇到了低階高階魔蛇、魔虎、魔牛…一些猛獸和魔植。

大多數時間,他們都是利用智謀去躲開這些東西。

只有在實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會和它們展開鬥爭,所以這一路以來,倒也輕鬆。

畢竟,就算這個隊伍中的人們最低是武者三階級別,但如果去和這些魔獸硬碰硬的話,光耗就會被耗死。

這樣還哪有什麼精力去找黑暗宮殿?

這一路以來,幾人隨著戰鬥感情越發深厚,姜憐所露出的手段、計謀包括她攻擊用的弩箭,治療的銀針顯然已經成為了這個隊伍中的焦點。

有時候,連火鳳凰都會聽姜憐的指揮。

或許是他們幸運,這一路上並沒有遇到很大的危險。

又一個美麗的中午,幾人終於走過了森林中心地帶,往更深處的腹部走去。

這一段過渡區很自然的,沒有出現任何的中階野獸。

而越往裡走,森林深處的樹葉顏色便越是深綠,太陽光好像都透不進來這塊被厚厚樹葉遮擋的地方,只時而看得到些細微閃爍的光點。

他們一路往前走著,不時查探周圍得情況。

然而,此時,當他們一行人走進一片草地時,忽然,鼻間一股若有若無的血腥味傳來。

「大家注意!」

火鳳凰顯然很熟悉這樣的味道來自何物,頓時低聲吩咐一句。

其餘人點了點頭,目光不覺也變得凝重起來,四下里觀察著身周樹木之間的每一層變化。 「咳咳……」奚淺壓抑的咳嗽聲響起來,嘴角溢出了鮮紅。

「呵,就憑你們?也敢質疑本仙……座?」那道聲音囂張至極!

奚淺心裡有了不好的預感!

不過,她餘光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孟知微,她並不後悔。

孟知微不能留!

「本座今天就要帶走微微,誰敢阻攔,那就要承受灰飛煙滅的後果!」

這話讓其他人心直接沉入了谷底。

但奚淺和幽熒他們卻尋得了一絲生機!

如果這人真的可以肆無忌憚的殺他們,那肯定早就動手了。

看來,是有什麼限制了他!

而奚淺眯了一瞬眼睛,想到了那道聲音差點脫口而出的話。

心頭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重重的嘆了口氣。

孟知微的來頭……還真是大!

「幽熒,讓他帶走吧。」奚淺說道。

幽熒皺了一下眉頭。

「我再她的體內,留了一簇紅蓮業火和九天神雷。」只要他們離開,她就能第一時間控制殺了孟知微。

幽熒也明白了。

她對風拂月使了個眼色,兩人裝了一下,「要走就滾!」

風拂月不耐煩的說道。

「小輩,你……」

「難道是不想走?」

隔了千萬里,在場的人都能感覺到那道聲音的咬牙切齒。

但是有規定,他不能隨便對這些人出手,只能憋屈的噎了回去。

帶著孟知微離開。

天邊恢復了平靜,很多人都沒回過神來。

除了幽熒幾個,也沒人發現,剛才臉色蒼白的奚淺在動了什麼手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