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顏焱瞬間動作一頓。

一起見吳導,也就是變相告訴某些心懷不軌的人,冷肅和她的關係。

今天這事情鬧大了,只怕整個節目組都知道了他們在一起的事實。

避無可避。

原本還想著低調保密,發生這種事情,一下子被打回原形。

顏焱稍作遲疑,不得不同意。

事發突然,她作為受害者,是要見見對方負責人。

以至於等她反應過來時,冷肅已經幫她將鞋穿上。

鄭榮君或是高溪幫她穿鞋,她還能習慣甚至還有些習以為然,但冷肅……

「你不用幫我穿,我自己能穿的。」

她只覺得別捏,耳根兒也發燙。

甚至想扯開眼紗,看看自己腳干不幹凈,臟不臟……

「我樂意幫我女朋友穿鞋。」說完扶著她一同站起身,摟住她的腰往前帶,「走吧。」

這!

顏焱燥得慌。

「你別抱那麼緊,待會兒被人看到怪不好。」怪不意思。

她推搡著,可惜沒推動,還被男人親了一口。

「動作別太大,腦袋不疼了?」

語氣自然,就像是在說今天天氣不錯一樣。

讓顏焱又羞又惱,還不能生氣。

「……不疼,小溪處理得很好。你別轉移話題,快鬆手,我自己走。」

「別鬧,外面剛剛進行了維修,你看不見容易摔倒。」

「維修?」

「高溪把路邊的圍欄都換了。」

顏焱正了正身,調整自己的步伐穩定住,「因為我摔倒磕到圍欄木頭?」

「不然還能是什麼原因。」

「那、他可真的是……」

小題大做了。

顏焱無奈又愧疚,「明明是我沒有保護好自己。」

冷肅驀然低頭,只覺得她這話存在二意。

只是疑惑過後,剋制再三警告著他,不能急。

「你和他那麼親密,真不怕我吃醋?」

顏焱沒預料冷肅竟然會把話題轉移到這個問題上,不由得咋舌,「你吃你女朋友救命恩人的醋,這像話嗎?」

「怎麼不像話?」

「我的救命恩人可不就相當於你的救命恩人?救命恩人的醋都吃,你太小氣了。」

「你以前還說說我是北城醋王。」

「你本來就是,想想我們剛交往那會兒,整個中戲男同學都是你情敵,醋精轉世,不,醋精都沒你那麼能酸……」

提及過往,她語氣嬌嗔,唇邊笑容溢出,儘是女兒家撒嬌之態。

冷肅心頭微動,忍不住也勾了勾唇,桃花眼中儘是笑意。

大學那會兒他沒臉沒皮的追顏焱,成功得到顏焱回復后,自然開始患得患失起來。

只要有男生找顏焱說話,他都懷疑對方想挖他牆角。

當時的顏焱太容易處於被動,好像不管是誰,只要沒臉沒皮的追她,最後都能追到一樣,讓冷肅無時無刻都放不下被人搶走的緊張感。

儘管回憶起來曾經自己的行為幼稚好笑,但冷肅一點兒也不後悔。

起碼,顏焱還是他的,她的心裡,還只裝著他冷肅一人。

「誒?顏焱!顏焱醒了。」

一聲驚呼打斷了兩人之間的溫馨氣氛。

顏焱條件反射地拉住腰間那隻大手,「你快鬆手!」

「鬆了就能跟我撇清關係?」話是這麼回的,但手卻是順從的鬆開,改為摟住她的肩膀,「小心腳下,要上階梯了。」

這傢伙慣會轉移話題!

顏焱無法,只能將注意力轉移到上階梯上,有些緊張。

「那些人我認識嗎?」

「我只知道他們應該都認識你。」

她咋舌,「可我不認識他們,也瞧不見他們什麼樣子。」

冷肅腳下一頓,忽然直接將她整個人攔腰抱起。

惹來她一聲驚呼,「你幹嘛啊。」

要怎麼說?

冷肅感受著懷中女人的緊張,甚至還能再清楚不過的感受到她的顫意,有一瞬間猜出了她當時心理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是什麼原因白天才參加了婚禮見了關係親密的叔叔,晚上就連夜離開,躲到這十萬大山裡……

他難掩自己的心疼,低頭虔誠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悠悠,這樣抱著你,你就不會怕了。」

可惜顏焱並不知道他內心裡翻天覆地的疼。

她還記得節目組的人就在這附近,極有可能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甚至拿出手機拍照之類的。

這是徹徹底底地曝光在人前。

沒忍住揪住他的衣領,一時間來了氣,「你到底是在拿自己的前程開玩笑還是拿我的前程開玩笑,你、你難道不值得我現在的名聲有多差嗎?你就不值得避諱一下?低調一些?」

低調?

避諱?

他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們的關係。

冷肅將她臉上的緊張看在眼裡,也感覺到她渾身的顫慄感漸漸消失,才滿意地將她放下來。

「我和你交往光明正大,你怕什麼。」

「當然是——」

「顏焱,你終於醒了!」

重新踩上平地,幾個陌生的聲音也由遠到近傳來。

「傷口怎麼樣了?還好嗎?」

「你沒事就好,剛剛真的嚇死我們了。」

「呀,傷口還滲血,快快快,別站著,到這邊坐!」

……

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聽得顏焱都有些懵。

這些人她應該一個都不認識。

不得不暫停他們剛剛的話題。

被冷肅拉著在一處軟椅坐下,顏焱稍作猜測才算出這裡可能是大院里的涼台,平日里用來在這裡休息吃飯放榻榻米的地方。

她蒙著眼睛也看不見四周到底圍了多少人,只好硬著頭皮打招呼,「你們好,不好意思,我原先也不知道你們在這裡錄節目,打擾道你們節目錄製,真的不好意思。」

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在場的人心思各異。

但都沒忘記,顏焱是被冷肅多小心翼翼多溫柔的扶著抱著走過來。

又親又抱的,如膠似漆,感情好著呢。

瞧瞧,顏焱雙手一直揪著冷肅衣服,整個人縮在在冷肅懷中,依賴信任肉眼可見。

再說冷肅,就差沒眼睛長在顏焱身上,眼中的深情都藏不住。

哪裡像是被戴綠帽子的樣子。

真是流言誤人。

導演吳瑞義是深知冷肅為人的,得他親口承認的關係,那就是鐵釘釘的沒得跑。

對顏焱的印象自然也一個勁的往好的方面發展。

聞言立即客氣又熱情的回答說:「哪裡哪裡!顏焱你千萬別客氣,倒是我們不應該,沒管得住口碎的人,還鬧出這事兒,是我們對不住你。」

吳瑞義說著,給冷肅使了個眼色,大意是想知道顏焱是什麼個態度。

冷肅握緊顏焱的手,嘴上不冷不淡的說:「她剛醒,不放心節目組這邊的進度,就過來看看。」

吳瑞義頓時放鬆了不少,臉上的笑容也放大了幾倍,「有什麼不放心的,我們是生活類節目,本質上還是度假為主,節目什麼時候錄都行。」

顏焱還真不了解他們節目,只好硬著頭皮說:「我聽冷肅說節目組現在處於暫停錄製的狀態,具體情況我也聽小溪說了一些,你們放心,小溪已經去和村長溝通,很快就能恢復錄製。」

恢復錄製?

她的話讓在場的幾人都不約而同地鬆了一口氣,心裡的大石頭也重重放下。

那就是說村長不趕他們走了?

剛剛外面的村民又來鬧了一會兒,說是要給顏焱討回公道,還要趕他們離開村子,老嚇人。

「那真是太感謝你了。村長那邊對我們節目可能存在一些誤會,但因為語言溝通的問題,我們沒能達到意見一致,顏焱你肯不計前嫌幫忙,我代表整個節目組感謝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