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沒多久,那小蛇的翻滾停止,腹部突然破開一個口子,好像是被什麼東西咬破了似的。

緊跟著,那赤紅色的蜈蚣,竟然從這傷口爬了出來。

劉天祥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他剛才親眼看到這蜈蚣被吞進去,這蜈蚣不應該已經死了嗎?

怎麼還能咬破黑蛇的腹部,從裡面爬了出來?

這蜈蚣,到底是什麼蜈蚣啊?這麼厲害嗎?

其實,這蜈蚣,是林漠最早找到那個蠱族人,他隨身攜帶的蜈蚣。

這種蜈蚣的毒性,跟這黑蛇,完全沒有可比性。

但是,這蜈蚣跟隨阿蠻一段時間后,不管是戰鬥力生命力還是毒性,都增強了數倍。

阿蠻特殊之處就在這裡,她不僅能與那些蠱蟲和諧相處。最關鍵的是,那些蠱蟲跟隨在她身邊一段時間后,都會變得異常強大!

這蜈蚣便是如此!

蜈蚣爬出來之後,繼續往那牆邊爬去。

此時,四周一陣稀稀疏疏的聲音,又有幾個毒蟲從黑暗中爬了出來。

劉天祥面色緊張,這些東西,看著都有點瘮人啊。

林漠倒是反應平靜,他再次掏出了幾個瓷瓶,裡面各自爬出一個赤紅色的蜈蚣。

上一次,他拿走的蜈蚣可不少,都跟隨在阿蠻身邊,變得格外強大。

這些毒蟲過來之後,和這些蜈蚣拼在一起,沒多久,這些毒蟲全部被咬死,蜈蚣全勝。

解決這一切,林漠將這些蜈蚣又收回了瓷瓶。

此時,他才朝劉天祥點了點頭:「可以進去了。」

說完,他自己先一個縱身,翻過了這牆頭。

劉天祥面色慘白,今晚這些事情,刷新了他的認知啊。

他跟著翻過牆頭,來到小樓外面。

透過窗戶,看到這小樓的大廳裡面,正坐著幾個人。

而在他們面前,則躺著一個模樣嫵媚的女子。

只是,這女子現在渾身抽搐,好像很痛苦似的。上陽王宮日暉宮

接見完武夫人一行,上陽信手握國書眉頭緊蹙,看上去矛盾至極。在那權力象徵的王位之上,如坐針氈。護衛首領韻迪上殿報道:「王主,秋伊夫人來了!」

「讓她回去!」難言厭惡之色,他冷聲回著。

衷心的韻迪望了眼那男人,輕聲勸:「護國大將軍與三王關係匪淺,手握半數陽軍,王主欲拉攏大將軍,便不能淡漠秋伊夫人。」

「可安頓好了姑母?」

「已經安排二公主一行下榻驛館。」

「歌兒怎樣?」想起那女子他便煎熬不已,痛……

《在逃公主的業績神話》第128章陸小歌的遺憾 意識飛向翠綠島嶼的愛德華忽然意識到自己的狀態不對。

「這是靈魂離體嗎?」

愛德華自問道。

他回頭看了一眼自己潛艇所在的位置,可惜除了淡藍色的水屬性魔力海洋什麼也看不見。

他想看看自己的手腳,甚至想找塊鏡子看看自己靈魂的樣子。

聽說穿越者的靈魂和身體的模樣不一致,還能保持前世靈魂的樣子,不知道是否是真的。

可惜他什麼也做不了。

此刻的他就像在做夢一樣,有些不由自主。

他只能看和聽,能夠有意識的決定前進還是後退,除此之外其他什麼也做不了。

一向謹慎的他,不想去冒險。

想立即回到自己的身體中去。

卻有些不由自主的距離海島更近了一些。

他穿過了灰褐色顆粒組成的虛幻船隻。

還能聽到船上船員的呼嚕聲和閑聊聲。

再向前,就來到那個童話般的小鎮。

此刻的小鎮也是由各色顆粒組成的虛幻影像。

愛德華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低像素世界。

他定了定神,意識穿透了牆壁的顆粒,進入一間最大的木屋。

此時的木屋裏,雖然影像模糊,卻能看出這是一間酒館。

渾身由白色顆粒組成的酒館夥計正擦着地板,扶正倒伏的桌椅。

幾個斑斕光點組成的醉漢還賴在吧枱或是木桌上不走。

最顯眼的是一個渾身散發着紅色光芒的人,正在吧枱邊飲酒。

早上起來就喝酒嗎?

這真是資深的酒鬼……

意識狀態的愛德華心裏想到。

愛德華的到來,讓那個火紅的人影有所察覺,就見他像素化的臉扭了過來,看向愛德華的方向。

這讓鍊金術士吃了一驚。

趕忙想移動位置躲避對方的目光,沒想到那人只是看了一眼,便轉過頭去。

原來有人在叫那個火紅色的人影。

傳來的聲音愛德華沒有聽清。

就像是在夢中有人跟你說話,卻聽不清他說的是什麼。

只是愛德華的意識是清醒的,他仔細分辨著聲音,只能聽到些隻言片語。

他聽清了鬍子、賣出、休息、返航等辭彙。

料想眼前這個火紅色的酒鬼就是黑鬍子船長,他的手下已經將贓物賣出。

準備再在這座島上休息幾天就返航。

他忽然對眼前的黑鬍子失去了興趣,穿過這片木屋繼續向上飄。

意識穿過了木屋的房頂,穿過了濃密的樹木,來到那一片翠綠的海洋里。

那翠綠光點似乎對他表示出了歡迎,一個個的顫動起來,開始往他的身邊聚集。

愛德華被翠綠的光點簇擁著,漸漸向上,一直來到綠色海洋的頂端。

他能看到原本魔法塔的位置,現在變得空空蕩蕩。

只有頂端閃耀着令人不舒服的耀眼光芒。

他似乎聽到那翠綠光點的控訴,控訴它們頭頂的欺壓者。

想讓愛德華將那個欺壓者趕走。

就在此時,愛德華忽然聽到一聲呼喚。

他能感覺到那是來自於身體,來自於身體耳邊的呼喚。

他就像是忽然醒來的人一樣,意識被一根無形的橡皮筋拉扯著,飛速退向自己的身體。

經過彷彿一瞬間,又像是很漫長的失重感覺。

他感覺自己的魂魄狠狠摔在自己的身體里,上下顫了三顫。

一股直刺腦仁的疼痛傳來,他睜開眼睛驚醒過來。

「愛德華!你怎麼了?」

「愛德華你醒醒,你可別嚇我!」

耳邊傳來兩個姑娘的喊聲,一個焦急萬分,另一個帶着一絲哭腔。

他捂著腦袋睜開眼睛,發現安德莉亞和莫妮卡一個正在搖晃自己的肩膀,另一個則在掐他的人中。

見他醒來,兩人都鬆開了手。

「你們不知道魔法師冥想的時候不能被打擾嗎?」

愛德華一邊揉着自己的太陽穴,一邊說道。

「你下次深度冥想的時候說一聲!

嚇了我一跳,之前你都是淺層次冥想的,一叫就醒!」

他身後傳來莫妮卡有些生氣的聲音。

過了好一會,愛德華的劇烈頭疼才停止,他問道:

「怎麼了?為什麼叫我。黑鬍子不是在島上呆的好好地嗎?」

「你怎麼知道黑鬍子沒出發?」

莫妮卡反問道。

「我……」

鍊金術士剛想說出自己在島上的見聞,莫妮卡卻打斷他說道:

「算了,不啰嗦了,我直說吧,有艘商船出海了,我們要不要跟上去抓舌頭?」

「當然了!」愛德華頭腦清醒后,隨着頭疼的減退,整個人開始精神起來。

他拉住推進桿問道:

「哪個方向?我們現在就去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