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眾義從哈哈大笑,上前繼續向趙雲、童飛灌酒。趙雲、童飛知江成寧可醉倒也要與義從結交,必有深意,便全力應戰,挺立不倒,雙方以酒為斗,再無芥蒂。 一大清早,沈亦宸在休息室里就接到助理報告雲曦被綁架的消息。

整個團隊忙了一晚上,馬不停蹄的修複數據和程序,為公司最後上市做準備。

聽完助理的話,沈亦宸整個頓時清醒了,猛地抬起頭,眸色凌厲的看向助理。

「為什麼不早說!那她現在人呢?」

「屬下也是剛剛接到消息,昨天少帥帶着特戰隊過去營救了,雲小姐應該沒事。」

「應該?消息不確定你也敢跟我彙報?!」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聽到雲曦被綁架,沈亦宸原本的耐心消失殆盡。

原本儒雅的俊臉,此刻瀰漫着層層陰霾和冷意。

「這……」助理打了個哆嗦,一臉為難的看向一旁的秘書徐寒,生怕撞槍口吃炮灰。

徐寒從他手裏拿過文件,擺了擺手讓他出去。

「這件事少帥那邊封鎖了消息,尤其牽扯到了韓家和最近邊境作亂的大毒梟,我們能挖出消息來已經很不容易。雲小姐這次被韓耀天連累被綁架,少帥那邊只是把人扔回了韓家。」

「韓家,大毒梟……」沈亦宸微微沉下眼,凌厲的眸光落在徐寒遞來的資料上。

「事情不會那麼巧合,綁架的匪徒都是大毒梟的人,那隻能說明……韓家跟他們有往來!」

似是想明白了什麼,沈亦宸忍不住冷笑了聲,修長的手指在資料夾上輕拍了拍。

「韓家涉毒,真好,看來四大豪門的位置,終於要更替了!」

徐寒也有些訝異,似乎都沒想到韓家竟然這麼大膽,敢涉毒販毒!

這在軍國,是死罪!

只要一捅出來,很有可能就是整個家族的覆滅,誰都沒有例外!

「韓家涉毒,少帥那邊卻沒有大動作,看起來似乎是有意要放過他們。」

「放過他們?」沈亦宸戲謔的勾了勾唇,清冷的俊臉掠過一絲的深沉。

「你怎麼不認為,少帥是想一網打盡?亦或者,放長線釣大魚?」

軍國少帥的心思,從來就不是普通人能猜得透的!

他手裏執掌著軍國的軍隊大權,而慕家又是軍政大家族,可以說整個軍國的軍正大權都在慕家。

他們想要推翻一個家族並不是難事。

如今還能讓涉毒的韓家安然無恙,如果不是有更深一層的計劃,以慕少帥鐵血殺伐的性子,不會輕易放過這些宵小之輩。

在他心目中,任何家族興衰,都不如這個國家的和平和安全重要!

他是槍林彈雨里走過來的軍人,比誰都清楚大國和小家哪一個更重要。

徐寒抬起頭,這種事他身為下屬,不做評論。

「韓家涉毒……被踢出四大豪門是遲早的事,為了平衡局勢,少帥必然會推出一個新的家族上來頂替韓家。你讓人去查查是哪一家,儘快做好打算。」

「是!屬下這就吩咐人去查。」

沈亦宸轉身撥通了辦公桌上的電話,直接撥到了大院雲家。

接電話的是小阿姨,聽到他的聲音有些意外,「大小姐不是去沈家陪老夫人了嗎?長公子您沒見着嗎?」

「哦……我一直在公司還沒回家,那我回家一趟。」

掛斷電話,沈亦宸轉頭把電話撥回了沈家大宅,管家接電話后卻告訴他,並沒見着雲曦的人影,人也沒來沈家。

「老夫人正念叨著讓雲小姐過來吃飯呢!少爺您要是有空就請雲小姐過來吧!」

「好,我知道了!」掛斷電話,沈亦宸抬眸看向徐寒,「雲家沈家都不在,你去查查人去哪裏了!」

「昨天是少帥親自去了現場,雲小姐會不會在慕公館?」

出了這麼大的事必然是瞞着家裏人的,兩邊都不在,那就只能是在慕少帥的府邸了。

。第二天。

梅林在破釜酒吧樓上的房間研究了一晚的咒語,並慢慢試著掌控魔杖。

成功的做到能讓魔杖正常施法,而不會損壞魔杖本身了,同時也自學了一大堆的基礎咒語。

但不知為何,效果總是奇奇怪怪,無論是什麼魔法都有一定的機率變成爆炸魔法。

梅林猜測可能是哈利波特世界的

《行走在諸天的法師》第97章海格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所有人都面色驟變!

這他媽,都動用槍械熱武器了?!

那群蔣家親戚們顫抖著,連連驚恐倒退…逃離了宴會廳。

他們都只是普普通通的商人,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的荷槍實彈啊。

一開始,所有人都以為,這些槍械是假的。

而此時,誰都不敢再懷疑,這槍械的真假了!

所有人都給嚇住了,不敢反抗,連連倒退,逃離宴會廳。

蔣一南面色鐵青,無比難堪。

在幾名隨從手下的攙扶下,一瘸一拐的……離開了宴會廳……

蔣家的親戚們,全都尷尬離場了。

這一場隆重盛大的婚禮,就這麼……不了了之。

整個宴會廳內,空蕩蕩一片。

只剩下,新娘的親戚們,母親王愛娟家族的親戚們,還坐在宴廳中。

總共,也才不過區區三桌的親戚,三十來號人。

那群親戚們,小姨、叔叔、大嬸、二嬸……各路親戚們,此時…已是目光震愕,獃滯的望着台上的秦蒼穹。

所有人的內心,都是懵逼的。

十年前,那個詐騙犯秦蒼穹。

而今此時,究竟……混到了何等地步?

他難道,真的……又混起來了?

新娘寧緣,一身雪白婚紗,站在那兒,美眸泛紅,淚珠已經不斷滾落。

那年青澀,當年是她,還嘲諷秦蒼穹……是個騙子。這輩子都不可能再出人頭地。

而今,此時。

十年後。

誰曾想,那年的秦蒼穹,再次回來,而且…混得出人頭地!

抬手間,呼風喚雨,警衛員,武營手下跟隨。

這,究竟是何等地步?

何等風姿?

這一刻,寧緣的心,突然有些痛。有些懺悔,有些莫名的酸澀。

她彷彿,丟失了曾經,最美好的東西。

而,一旁的養父寧齊山,則是雙眼激動,帶着顫抖。

他,果然沒看錯。

蒼穹這小子,不愧是他帶大的兒子。

這小子,有本事!

十年前,他就相信蒼穹,肯定是被人誣陷的。

而今,此時種種。

更證明了他當年的觀點。

當年,蒼穹,是無罪的。

而今他再次歸來,已是君臨天下。

養母王愛娟,則是面色數不盡的複雜。

此時的她,不知道,應該如何面對這一切。

「謝謝……」寧緣站在那兒,用手抹去自己的淚水,聲音輕顫,上前,輕聲道。

今日,若不是秦蒼穹替她解圍,那她的下場,恐怕很難堪。

若非秦蒼穹,她也不可能認清…蔣一南那個人渣的真面目。

「你我本是兄妹,何須說這種見外的話?」秦蒼穹緩緩吐出一口煙圈,而後,將煙蒂踩滅。

而,此刻。

秦蒼穹吞吐著煙捲,緩緩走了下來。

他掃視四周一眼,淡淡開口,「今日,一場鬧劇,讓諸位親戚見笑了。」

「既今日,難得有幸,各位齊聚於此,不如就坐下來,吃了便餐再走吧。就當是家庭聚餐,如何?」

此時,宴廳內,留在現場的,都是養母王愛娟一家的親戚朋友了。

一眾親戚們面色複雜,最終還是沒有退卻,紛紛點頭。

這場婚禮,沒有辦成。

此時,卻變成了一場親戚之間,難得的聚餐宴。

沒過多久。

秦蒼穹和養父養母一家子,坐在餐桌前,開始享用晚餐。

而,他帶來的那些武營戰士隨從們,也被招呼著,一起坐了下來,開始用餐。

寧緣坐在那兒,俏臉複雜,根本沒有什麼心思吃飯。

也只有秦蒼穹一人,坐在餐桌前,眸光平靜,氣定神閑的享用着這一桌的豐盛晚餐。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放我下來,有話好好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