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雲舒,我今天若是死了,殺人兇手就是你,你就等著上新聞頭條!」

戰千柔雙眼猩紅,渾身都在戰慄,想到老太太跟她說的話,眼底閃過一絲陰鷙。

嘭!

大門被踢開。

老九臉色陰沉:「小姐,樓下有很多記者,咱們趕緊走,我已經通知秦固在樓下等著了。」

雲舒沒想到戰千柔這麼豁的出去,為了陷害她,連命都不要了?

戰千柔趴在地上,鮮血不斷往外溢出。

顧湘又害怕又心疼,連滾帶爬的跑過去,眼淚落得又急又凶:「千柔,千柔,你別嚇我,千柔——」

「媽,我蠢,我對不起您,但我只能做到這了。」

戰千柔帶着血的手攥住了顧湘的衣服,雙眼逐漸渙散。

用她的命,換雲舒身敗名裂,不虧!

老九站在門口:「小姐,我們走吧。」」

顧湘哭的梨花帶雨,抬眸看向了雲舒:「雲舒,我求你,救救我女兒,我求你了。」

雲舒挑眉:「她自己尋死,我救不了,再說記者就在樓下,要不了幾分鐘他們就上來了……」

「主要你答應救下千柔,我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 這個地方很大,很黑暗,走在其中十分難受。而且由於地方太過於廣闊,秦義根本沒有什麼辦法尋找令牌,只能夠一點一點排除。

但是,當視線和靈覺都被阻擋之後,秦義的尋找變得尤為艱難。

這並不是通過毅力就能夠成功的,特別是這種地方。要是沒有運氣,可能找上一輩子也找不到令牌。秦義也沒有太多的方法,如今的情況下,他只能夠相信自己的運氣了。

只不過,走在這裡太久,秦義並沒有像想象中那樣適應這個世界,反而是身體越來越難受。如果再繼續呆在這裡,秦義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五十倍的重力就如同一座大山,將他壓得喘不過氣來。如今秦義的呼吸尤為沉重,而且身體由於承受了這麼恐怖的重力,也漸漸變得疲憊。

甚至於,當秦義躺在地板上的時候,由於這裡的溫度實在是太過恐怖了,秦義的背部正有一點一點被烤熟的意味。感受到這種灼熱而刺痛的感覺之後,秦義就不敢再繼續躺著了。他害怕一個打盹過後,他的後背就變熟了。

這地方根本不是人能夠承受的地方,如果不是秦義,恐怕任何一個人來到這裡都會是死路一條。

秦義也嘗試過通過化相將自己身化為風。但是更悲催的是,就算身化為風他也要遭受這種恐怖的重力、壓力以及溫度。而且身化為風之後,秦義甚至感覺自己根本動不了。

因此,最終秦義只好將自己變回了人類。風形態的他根本無法在這個地方翱翔。身化為水秦義也嘗試過,但是水更加悲催。

由於這個地方的溫度已經超過了一百度,因此當秦義身化為水的時候他,他直接就沸騰了。如果不是秦義迅速變回了人類,他很有可能直接消失。

感受到這種恐怖的情況之後,秦義再也不敢亂來了,只好老老實實的尋找令牌。

但是這地方實在是太大了,不知道找了多久,秦義一直沒有任何頭緒。

「媽的……這種鬼地方,也只有逃亡者節目組能夠將令牌藏在這種地方。要是沒有我,還有誰能夠收集這些令牌?」秦義心中實在是不爽。

他已經不知道找了多久了。由於這裡充滿了黑暗,秦義根本沒有任何時間觀念,因此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反正秦義感覺恐怕已經過去了好幾天的時間。

也不知道把這個地方逛到哪裡了。

秦義聽說過,人在黑暗中行走最終會回到原來的地方。這就是所謂的鬼打牆。實際上鬼打牆的原理非常簡單。因為人的雙腳是不一樣長的,平時白天由於有參照物,因此行走的時候不斷調整,人自身並沒有什麼感覺。

但是,一到了夜晚,沒有光的時候,這種情況就不一樣了。

夜晚時分,人在走夜路的時候由於失去了參照,再加上左右腳並不是完全一樣長的,因此當人們意味自己走的是直線的時候,實際上方位已經發生了偏差。最終人會走一個斜線,而後斜線閉環形成了一個圈,人就會在那個圈當中永遠走下去。

這就是鬼打牆的真相。

如今這裡無法使用靈覺,眼睛也被黑暗籠罩,實在是太容易發生鬼打牆了。

不過秦義並沒有太過擔心。因為他已經來到了靈元境,雖然說靈覺無法使用,但是本身的感覺卻比普通人精確了不知道多少倍,很輕易便能夠判斷出自己走的是直線還是斜線。

如今雖然還沒有走完核心區域,但是秦義卻能夠一眼看出哪些地方是自己來過的,哪些不是。

因此,他才會一直走下去,用這種最笨的方法一點一點地尋找令牌。

也不知道找了多久,秦義忽然踩到了什麼。當他從腳底拿出那個東西的時候,立刻露出了欣喜的神情。

「這……是右方令牌!」秦義喊道,沒想到找了這麼久,最後竟然以這種方式被他找到了。

將右方令牌上的灰塵搽乾淨,秦義抑制著自己的喜悅,而後立刻通過右方令牌探知下一塊令牌的所在。

沒過多久,秦義就得到了下一塊令牌的所在——核心區域的最中心。

中方令牌,也就是最後一塊令牌,和他的名字差不多,所在的位置便是核心區域的最中心。

於是,秦義將右方令牌收好,根據著自己腦海中對這個區域的判斷,立刻向著核心區域的最中心走去。

就快了,十方令牌,總共十一快令牌,就快了,就要收集完成了。

不知道為什麼,當這一刻接近時,秦義甚至有些感動。雖然說這些令牌的收集道路並不是那麼幸苦,但這算是付出之後終於要看到回報了吧?

秦義心中十分激動,不知道收集成功之後會給他帶來什麼。

此時,雖然身體十分疲憊,但是秦義還是努力向著中心地帶走去。

雖然說他並不知道這塊區域究竟有多大,但是秦義至少能夠分辨出自己的方向是不是正確的。只要方向正確,一直走下去都不會有錯。當方向不正確的時候,那是或許一切的努力終將白費。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秦義漸漸感覺到自己面臨的壓力變大了,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而且重力、溫度似乎都變高了一些。

此時穿著衣服,身上卻十分不自在。因為重力增強了,原本輕盈的衣服也變得其中無比,普通的襯衫穿在身上比軍人的全副武裝還要重不知道多少倍,簡直就像身上背了半頭豬。

而且鞋子也是很重,如同一腳綁著好幾塊磚塊在前行。雖然說修行者並不在意這些重量,但這麼走路總感覺十分的不自在。

而且秦義甚至能夠感覺到汗水滴在身上幾乎都要把地板滴出了一個窩,可想而知這裡的重力有多麼恐怖。

恐怕如今已經不是五十倍重力了,秦義感覺很可能已經來到了一百倍重力。因為他的前行變得越來越艱難了。雖然說這也有他的身體疲憊無比有關,但是身體的疲憊並不可能帶來如此強烈的壓力,重力一定變強了許多。

「呼……」秦義呼出了一口濁氣,隨手揮了幾滴汗水,竟然發現手上多了一點紅印。恐怕是汗水的重量將手給弄成這個樣子,這裡的重力究竟有多麼恐怖啊?秦義感覺恐怕連一百倍都不止吧。

「真是個鬼地方,不,說鬼地方都有點太高看他了。這根本就不是人能夠來的地方。」秦義搖了搖頭,有些艱難才能夠將頭抬起來。因為重力實在是太恐怖了,秦義甚至感覺自己的骨頭都已經無法支撐肉體的重量了。

不……骨頭也變重了好多,在這樣恐怖的壓力之下,恐怕會有碎裂的風險。

如果不是因為秦義已經到達了靈元境,身體再一次強化,或許早就已經死在這個地方了。

「唔……溫度也變高了好奪啊。」秦義感覺著越來越恐怖的溫度,感覺到這一切變得越來越艱難了。或許再過不久,前面的區域就連他也根本就進不去了。

「還真是個恐怖的地方,看來龍騎士那幫人並沒有說錯。」秦義嘆了一口氣,只剩下最後一塊中方令牌了,無論如何他都不可能會放棄,哪怕前方再怎麼恐怖再怎麼艱難,秦義也會走下去。

只剩下一點了,這只是最後一點了,如果這時候放棄的話,秦義他自己都會看不起自己。

想到這裡,秦義的眼神漸漸變得堅定,而後繼續走下去。

雖然說這裡的一切都十分恐怖,但是對於秦義來說依然止步於難受,並沒有上升到生命危險的地步。只是事到如今,哪怕有生命危險秦義也要上去闖一闖,更不要說只是這種程度了。

這想向想著,秦義的腳步也變得越來越堅定。

不知道走了多久,重力已經越來越恐怖了。

嘶啦——

只聽到一聲清脆的聲音,而後秦義就看到自己的衣服由於承受不了這麼恐怖的重力,竟然直接撕裂了,從他的肩膀上滑落下去。

看起來重力已經到了幾乎無法感受的地步。不知道為什麼,秦義竟然感受到了一絲成就感。

「我這算是……人類第一人了嗎?」秦義無奈的笑著,但由於重力的原因嘴角的笑容顯得十分僵硬,「也不知道還有誰能夠承受得住這種重力。」

「還好溫度不是特別恐怖,否則要等到衣服自燃了,我恐怕也根本無法前進了。」秦義搖了搖頭,拖著沉重的步伐繼續往前一步一步挪過去。

如今的他可謂是比流浪漢還要流浪漢。秦義看起來實在是太狼狽了,頭髮由於重力的原因全都倒下了,顯得雜亂無比。秦義還應該感謝重力沒有將他的頭髮全都拔下來,如果真到了那種程度,秦義估計可以直接遁入空門了。

衣服什麼的完全都是吊在身上,如果不是肩膀在承受著這些重量,恐怕會像石頭一樣直接砸到地面上。在這種恐怖的重力之下,衣服都能夠砸穿地面!

包括鞋子,已經裂開了,是被秦義拿著強力膠水粘好的,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裂開。這也是重力的原因,重力實在是太恐怖了,鞋子估計都已經比人還要重了。

而秦義的身體,骨頭沒有因為重力散架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如今的他,能夠這樣一步一步向前挪過去,已經不知道到底費了多大的功夫。反正秦義只感覺自己已經搖搖欲醉了。

但是在這麼恐怖的重力面前,他要是倒下,身體所受到的衝擊不知道到底會有多麼恐怖,也許那股衝擊了會直接將他的身體震碎。

因此,現在還必須站著,根本不能夠倒下。

秦義也想要飛行,但是這地方的重力太過恐怖了,舞空術根本就不可能施展起來。因此也只能夠這樣一步一步向前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秦義終於看到了前方不一樣的東西。

在前方,黑暗的中心有一道燭光。

秦義看過去的時候,發現那裡有一張石桌子,桌子的中心處正好放著一根蠟燭,燭光正是從那裡發出來的。

看到這個場景,秦義的內心立刻就激動了起來……這是……終於到了最中心了嗎?

秦義原本已經要散架的身體立刻復活,拖著比岩石還要重的腳步向前挪過去。

過了好一會兒,秦義終於來到了那張桌子面前。

他沒有看燭光,目光開始在四周掃蕩。

很快,秦義就看到了桌子上的一塊不起眼的了令牌。將那塊令牌拿了上來,放到手上,秦義很明顯看到了其中寫著一個大大的「中」字。雖然說這不是地球的文字,但是擁有語言精通的秦義還是看出來了這個字的意思。

「找到了!哈哈哈!終於找到了!」

秦義握著令牌,忍不住放聲大笑。過了這麼久,他終於找到了令牌!

中方令牌,最後一塊令牌,如今終於找到了!

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了,經過了多少努力。最後這一次是最幸苦的。但是皇天不負有心人,秦義終於找到了最後一塊令牌。

中方令牌到手了。秦義壓抑著內心的激動,緩緩將中方令牌收起來。

他的內心漸漸冷靜了下來,現在還不是慶祝的時候。如今他還身在核心區域,必須要從這裡離開才行。

正當秦義思考著怎麼離開的時候,他忽然發現周圍的景象變了。

重力、壓力、還有極高的溫度都一同消失,黑暗也由光明取代,秦義的視野出現了一陣模糊,而後漸漸清晰。

當視野回歸的時候,秦義看到周圍的景象是這樣的。

湖面、樹木、安靜……

這……這不是鏡湖嗎?

秦義吃了一驚,拿到了中方令牌之後,他從核心區域被傳送到了鏡湖?

秦義立刻看了看自己的納戒,發現十一快令牌還在,於是瞬間安心了不少。

終於能夠鬆了一口氣,秦義的疲憊感立刻就上來了,他毫無形象的躺倒在了鏡湖便,然後直接滾落到了湖水當中。

休息……不知道多久的極端重力與溫度,早已將他的身體透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