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們停在第三層船艙的梯子後面,隱藏起來,等著那兩個武裝者下來。青月仙子直到午夜這才蘇醒。

漆黑的房屋中,青月仙子的眸子竟然泛冷光,冷幽幽,就像是密林中野狼的眸子。

燈亮,林凡笑著:「只是想讓你冷靜些,別見怪。」

「想讓我冷靜,就將我打暈?」青月仙子臉色極冷,明顯對林凡沒有半分好感。

林凡道:「那我能如何?當時你明顯要打生打死,我也只能出此下策。」

青月仙子

《蘇莫至尊武魂》第2087章討價還價 風浪一掃眸中的興奮,堅持要在看到愛女平安后,才會吐露所有的秘密。

而最重要的秘密,他會留到最後,確認愛女平安逃脫魏小寶的魔爪后,再行相告。

魏小寶目光平靜地看著風浪,哂笑道:「所以到現在,你還在威脅我?」

「少鏢頭,我知道你的野心,也知道擋在你腳前的障礙,我相信你會很需要我所掌握的秘密,當然你也可以現在就殺了我,但你能不能翻過那障礙,就只有天知道了。」風浪現在能做的就是攻心。

只可惜現在站在他面前的魏小寶,已經不是九色鏢局的那個少鏢頭,而是權傾朝野的東廠督主。

魏小寶輕輕一笑,道:「風浪,你所知道的秘密,我相信總有一天都會呈現在我的面前,你想用這個來要挾我,只能說是打錯了如意算盤。」

「少鏢頭是聰明人。」風浪說完閉上眼睛和嘴巴,意思是除非將風玲帶到此地,否則他斷然不會再開口。

魏小寶冷笑道:「在我將風玲的屍體丟到你眼前之前,別死。」

風浪的嘴唇微微顫抖,欲言又止。

現在他必須賭,賭魏小寶不會殺了風玲。

走出詔獄,魏小寶寒聲說道:「出動所有錦衣衛,讓六扇門和東廠也都行動起來,兩個時辰內,我要見到風玲的人,或是屍體。」

「是。」鐵飛雪答應一聲,趕緊去辦。

魏小寶哪兒都沒去,就呆在錦衣衛,喝茶等候。

此刻在魏府,南宮羽裳站在大門口,一直朝兩邊張望。

「夫人,別看啦,姑爺是不會回來了,他那麼忙,還是我陪你去吧。」青月從府里走出,胳膊上還挎著個菜籃子。

南宮羽裳尚不死心,嘀咕道:「相公答應要陪我去的,再等等吧。」

「你看日頭都快沉下西山啦,再等天就黑嘍。」青月早就想去那家店看看,這回終於逮到機會,故而一直在催。

前些日子,魏小寶陪南宮羽裳到城中最好的裁縫鋪做了幾身新衣裳,今天是取貨的日子。

魏小寶答應南宮羽裳會陪她去,結果日已西斜,仍不見魏小寶回來。

再等片刻,南宮羽裳嘆口氣,不得不放棄。

就算魏小寶記得這事,可能也會被瑣事絆住抽不開身。

她彎指在青月的額頭上輕輕一戳,嬌笑道:「便宜你這小妮子了。」

青月非常開心,蹦蹦跳跳地向前。

南宮羽裳笑看著她,要是讓她知道也給她做了新衣裳,那她還不得開心到上天去啊。

誰知道剛出門沒多久,就有一個髒兮兮的小乞丐差點撞上青月。

「你瞎啊,這麼寬的路,咋就往人身上撞呢?」青月破口大罵。

那小乞丐跌倒在地,連連說著對不起。

南宮羽裳攔住青月,笑道:「青月,人家也不是故意的。」

青月嘟著嘴,滿臉憤懣。

「兩位小姐行行好,能不能給我一口吃的,我已經三天沒有吃過東西了。」那小乞丐虛弱的聲音,聽得南宮羽裳的心都快化了。

她從懷裡摸出一些碎銀子,蹲到小乞丐面前說道:「我這裡有些碎銀子,你拿去買東西吃吧。」

「我不要銀子,我要饅頭。」小乞丐的話讓青月忍不住格格直笑。

但青月很快止住笑聲,嘲諷道:「小妹妹,你知道用這些碎銀子能買多少饅頭嗎?」

「我只想要饅頭,我肚子餓,想吃饅頭……」小乞丐坐在地上,用髒兮兮的手輕輕揉著眼睛。

南宮羽裳朝她伸出手,笑道:「小妹妹,快起來,我帶你去買饅頭。」

面對如此可憐的小乞丐,南宮羽裳是毫無防備。

但青月看到那小乞丐在抬頭的瞬間,手裡竟多了一把短刀,兇狠地捅向南宮羽裳的心口。

小乞丐骯髒的臉上,笑容陰邪,無比瘮人。

南宮羽裳似被驚到,竟是忘了躲閃和反抗。

青月的反應倒是極快,向前飛撲而出,身子直直砸向那把泛著寒芒的短刀。

短刀徑直沒入青月的腹部。

小乞丐臉上的獰笑僵住,取而代之的是錯愕。

這個丫鬟是不是有毛病,看到刀子竟然往上撞?

「青月,青月……」南宮羽裳的雙手上沾滿了青月的鮮血,頓時慌得不知所措。

青月死死抓住小乞丐的手,扭轉頭慘笑道:「夫人,快……跑……」

小乞丐回過神,用力將抽回短刀,但是青月抓得很緊。

她迅疾起身,轉身就是一腳,正中青月的臉頰。

就聽咔嚓一聲,青月的腦袋旋轉了一百八十度,瞬間斃命。

小乞丐從她身上慢悠悠地拔出短刀,伸出舌頭舔了一口刀刃上的鮮血,獰笑道:「南宮羽裳,接下來就到你了。」

南宮羽裳獃獃站在旁側,看著手上的鮮血,到此刻都無法醒神。

「魏小寶娶了個傻子?」那小乞丐卻是繞著南宮羽裳轉了一圈。

在來到南宮羽裳的身前時,她再不猶豫,一刀直刺南宮羽裳的心臟。

這時候已經聚集了不少圍觀的百姓,看到南宮羽裳還傻站著,有不少人都好心地大喊提醒。

聽到那喊聲,南宮羽裳這才醒神,但那短刀已到胸前。

情急之下,她深吸口氣,身子一扭,短刀直直穿過了她的身子,甚至連那小乞丐的胳膊,都塞進了南宮羽裳的身體。

小乞丐頓時傻眼,啞著嗓子問道:「你、你是個什麼東西?」

「妖怪啊。」圍觀的百姓更是無比震驚,不知是誰喊了一聲,嚇得眾人一鬨而散。

南宮羽裳迅疾出拳,狠狠砸在小乞丐的脖頸處。

她用盡全力的一拳,力道奇大,小乞丐反應不及,頓被砸暈了過去。

南宮羽裳趕緊去看青月,青月早就沒了氣息。

就在此刻,鐵飛雪帶著一隊錦衣衛快步走來。

街頭奔跑的百姓引起了不小的騷亂,得知這邊有妖怪,她急忙趕過來查看,卻是看到了哭成淚人兒的南宮羽裳,還有青月的屍體。

「夫人,怎麼回事啊?」鐵飛雪急忙扶起南宮羽裳。

南宮羽裳哭道:「青月死了,青月死了……」

「大人,這乞丐好像是我們要找的人。」有個錦衣衛撩開小乞丐的頭髮,儘管小乞丐的臉很臟,但跟畫像上的小姑娘非常像。

鐵飛雪趕緊去看,確認那小乞丐正是逃走的風玲。

回頭再去看青月的屍體,鐵飛雪只覺頭皮發麻,暗自慶幸。

若非青月替南宮羽裳擋了一刀,可能躺在這裡的屍體,就是南宮羽裳。

儘管青月死得很冤,很可憐,但這已經是很不錯的結局了。

「將人鎖起來,帶回鎮撫司。」鐵飛雪想著冷聲下令。

錦衣衛立即動手,瞬間就將風玲綁成一個粽子。

鐵飛雪命人抬起青月的屍體,親自送南宮羽裳回府,並派人迅疾通知魏小寶。

南宮羽裳受到了很大的驚嚇,再加上青月的慘死,估摸只有魏小寶才能平復她心頭的傷痕。

沒多久,魏小寶便趕回府里,聽鐵飛雪簡單說了事情的經過。

魏小寶心情沉重,囑咐鐵飛雪速去錦衣衛,親自看守風玲。

鐵飛雪這回不敢大意,若再讓風玲逃掉,她也只剩自盡謝罪一條路可走。

南宮羽裳守在青月的屍體前,目光獃滯,一言不發。

魏小寶拍拍她的肩膀,輕聲道:「人死不能復生,青月很勇敢,她……」

「相公,青月她沒做錯什麼啊。」南宮羽裳扭轉頭,深深埋進魏小寶的懷裡,不住抽泣。

魏小寶溫聲道:「我知道,我知道……」

說話間,他下手點了南宮羽裳的昏睡穴。

南宮羽裳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好好睡一覺,等恢復冷靜,才能料理好青月的後事。

魏小寶將令狐嬋喊來,囑咐她照看南宮羽裳,他自己則是迅疾趕往錦衣衛。

令狐嬋剛看過青月的屍體,心情也很低落,守在南宮羽裳的床前,早知如此,當時她就該一劍了結了風玲。 「不行,我也要去!」

這時,從被周傳龍劃開的人群中傳出一道聲音,眾人都轉頭看向發出聲音的前面,周傳龍也皺了皺眉頭看向那邊。

剛才說出這句話的人正是陳麟!

周傳龍盯著陳麟,神情中已經有了一些不悅,「給我一個你要去的理由。」

陳麟站出來說道:「我的修為已經是凝魂境後期了,符合你的要求,所以我應該一起去。」

周傳龍冷笑一聲,「凝魂境後期?在我看來和鍊氣境沒有什麼區別,我之前說過了,我帶隊就得遵守我的規矩,我說你不能去那你就不能去!」

「可宗主的命令是外門弟子想要前去者皆可以到任務大殿報名,可沒說過有什麼人是不能去的!難不成你想陽奉陰違,不遵守宗主的命令嗎?」

周傳龍的神情逐漸變得陰冷下來,眼神中也包含著冷意,從來沒有人敢當面反駁他,現在陳麟卻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當場質疑他,這讓周傳龍心裡升起一股殺意!

這時另一邊響起周傳虎的聲音,「哼!陳麟你算個什麼東西?就憑你還敢質疑我大哥?我大哥說你不能去你就不能去,你在這浪費大家的時間,要是耽誤了事情,你擔當的起嗎?」

陳麟轉頭冷眼看向他,「你踏馬又算個什麼東西?勞資跟你說話了嗎你就在這亂叫,哪邊涼快滾哪邊呆著去!」

陳麟說完不再理會他,轉頭直視前方的周傳龍,周圍一片寂靜,所有人都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不敢發出半點聲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