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姑蘇明一臉疑問道:「什麼?」

「你不知道?」月曉修彷彿知道一般,面無表情的看著月曉修,「實力驗證的徽章,例如武道公會徽章,丹道徽章等等。」

姑蘇明燦燦一笑,他忘記了,應該拿出這些的,同時將幽狼皮以及牙齒取出,道:」一百金幣我沒有,這幽狼皮,以及這幽狼牙齒足夠一百金幣吧。」十枚金幣=一兩黃金,十枚銀幣=一兩白銀,十兩白銀=一兩黃金,這是兩個大陸通用的貨幣,能夠支持普通貿易。

「好,這些我估價一百一十六枚金幣。」月曉修將幽狼皮還有牙齒收回,取出十六枚金幣遞給姑蘇明,隨後將姑蘇明的徽章記錄下來,「御氣一階?想不你居然御氣一階。」剛剛踏入下一個階段統稱一階。

月曉修不可思議的看著姑蘇明,年紀輕輕居然是御氣境,不過驚訝歸驚訝,表格也迅速完成,將這張表格交給姑蘇明,道:「團名還有成員需要你自己寫,如果沒有五人,便無法成團,後果你知道的。」隨後又給了姑蘇明十張表格,這是見習傭兵團人的個數。

「沒問題。」姑蘇明點了點頭。

來到眾人面前,將表格分了下去,道:「寫好,隨後將徽章給我。」姑蘇明將自己的表格放在桌子中間,讓眾人模仿。

不一會兒所有人寫完,姑蘇明接過表格再次來到月曉修面前道:「都在這裡。」

「你團隊真的奇葩,武道公會工作人員,佛修,劍修以及武修。」月曉修差異道。

「月姐姐有興趣參加嗎?我這裡還有表格。」姑蘇明問道。

「好。」月曉修不知道什麼情況居然也答應了,月曉修也滿臉的疑問,姑蘇明絲毫沒有猶豫將表格遞給月曉修,道:「那好,歡迎月姐姐。」就這樣陰差陽錯的成為聖仙傭兵團一員。

······

傭兵公會頂層一間房間內,一位冥想的男子真開眼,道:「幻術?迷陣?陣道幻道?居然還成功了。」

「有趣,此子不簡單。」 「嘿,別看了,小心看到眼裡拔不出來了。不過,劉亦菲長得是真漂亮啊,不愧是咱們學校的顏值擔當。」

正當陳天弘沉浸在遇到前世女神震撼當中的時候,一位帶著眼鏡的瘦瘦男孩走過來把陳天弘拍醒。

「什麼,她真的叫劉亦菲…白金鑫,你說她真的叫劉亦菲?」

陳天弘聽到瘦男生的話,愣了幾秒,腦中過濾了下信息,知道面前這個男生叫白金鑫,是他在這個世界的死黨兼同桌。

「陳天弘,你是不是最近看小說看迷糊了。劉亦菲你都不記得了?你忘了高二的時候你還追過她嘛,嘿嘿,雖然被無情的拒絕了,不過沒事,咱們學校的男生一大半都被她拒絕過,多你一個不多。」

白金鑫先是迷惑陳天弘為啥會問出這種傻傻的問題,不過後面他想到了好玩的事情又調侃起自己的死黨。

「額….」

聽到白金鑫這麼一說,陳天弘開始發動大腦使勁回想自己在這個世界的記憶。

沒錯,他的確表白過,確切的說是這個世界的陳天弘,奈何這位甚至連走到劉亦菲面前表白的勇氣都沒有,只是和大多數學校里的男生一樣,從言情小說中摘抄了一些表達愛意的句子,寫了一封情書放到了劉亦菲的桌子里。

而結果自然毫無疑問,被禮貌的回信拒絕了。理由很簡單,你很好,但是我們現在不適合,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要好好學習。

「果然,好人卡這個東西,無論在哪個世界都是通用的。」

陳天弘回憶完畢,並沒有覺得被拒絕有多尷尬,誰還沒有青春年少的時候,誰還沒有過喜歡過的姑娘,誰還沒做過幾件可愛的傻事?沒有遺憾的青春是不圓滿的。

不過自己來到了這個世界,那麼事情就會變得不一樣了。

「昨晚看小說沒有休息好,今天腦子有點懵。」陳天弘先隨便找了一個理由應付了下白金鑫。

被這麼一刺激,陳天弘趴在桌子上繼續梳理腦中的信息量,看看還有啥自己不知道的事。

至於在這個世界遇到另一個劉亦菲的事情,暫且緩緩在說,目前陳天弘第一件要事是在這個世界怎麼實現自己成為文豪的夢想,雖然他擁有另一個世界的記憶,這相當於遊戲開掛自帶金手指,可是具體怎麼做,這還是需要好好思索一番的。

漸漸的教室里熱鬧起來,好像是自帶風暴聚集一樣,劉亦菲桌子旁聚集了一群人,有男有女。

「菲菲,《追夢青春》的最新章節你看了沒,李明珏終於決定接受顧茜茜了,有情人要終成眷屬了,不枉顧茜茜堅持了十幾年。」

一位胖胖的圓臉女生說道,這是劉亦菲的同桌兼閨蜜王珊珊,酷愛言情小說的死忠粉。

「李明珏答應顧茜茜的時候我都忍不住哭了。」

一個湊過來的男生立馬接話,自然而然引起了周圍其他男生的鄙夷,太假了,為了贏得女神的關注,這種不要臉的話都能說出來。

「西爵明大大寫的太好了,不虧是我最喜歡青春文學家。」

「我也要學習顧茜茜的堅持,說不定以後我的男神也會答應我的。」

….

《追夢青春》是當前青春小說里最火的一本書,是十大青春作家中排名第五西爵明的最新力作。在振華中學里,但凡喜歡看青春類型小說的學生基本都在追,而且以女孩子居多,其中劉亦菲也是這本書的粉絲。

眾人嘰嘰喳喳討論的聲音傳入了陳天弘的耳朵里,他的座位距離劉亦菲的位置不遠,是這個世界的陳天弘付出了N多珍藏物品交換得來的,至於是什麼珍藏物品,懂的都懂。當時的哪位沒別的意思,就是想距離女神近一點。

「追夢青春?」

陳天弘皺著眉頭思索,這個世界的他自然也看過這本小說,並不是他喜歡看這種類型的小說,而是純屬是為了和女神有話題聊,雖然也沒聊過幾句。

如果陳天弘沒記錯的話,小說追夢青春里男主的人設從一開始就高高在上,自帶各種光環,幾乎達到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地步。書中的男主在文中換了十幾任女朋友,而女主顧茜茜卻卑微到極點,錯,女主不止是顧茜茜一個,是男主的每一任女朋友都是,只不過新的劇情到了顧茜茜這裡。

雖然作者西爵明的文筆極好,書中寫男主的每一段戀情也是渲染的很有代入感。可是這無腦抬高男主,無腦更換女主的劇情,屬實讓陳天弘有點接受不了,其他類型小說你這麼寫也就算了,青春小說要是這樣寫,真的是有點讓人不吐不快。

「你們覺得我們的青春是小說中寫得這樣的嘛?」

陳天弘有些不能理解,這種小說擱在前世會被女權人士教做人的。

這句話讓周圍正在討論劇情的眾人瞬間安靜了。

「陳天弘同學,你是不是吃錯藥了啊,這是小說啊!小說看著開心就好了啊,管那麼多幹啥。」

一位女同學直接丟了陳天弘一個白眼。

陳天弘反應過來,他忘記了這已經不是前世了,在這個世界這種寫法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即便是青春小說,小說只要劇情好,文筆好,偶爾有些劇情很狗血,但無傷大雅,讀書人的事嘛,都能理解。

這就和前世一些小說里男主也有好幾個老婆,也沒有人會說啥,最多吐槽一句,呸,種馬文,但是誰又不幻想著成為書中主角那。

不過我輩讀書人,咳咳,哪怕是即將成為抄書人也是有職業素養的,好書就是好書,不好就是不好。

「這書可能文筆還不錯,不過我們的青春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陳天弘就事論事沒再繼續評價這本小說,每個世界有每個世界的文化,你可以不認同,但沒有必要去詆毀,但是三觀還是要正的。

「那請問陳天弘同學,你覺得我們的青春應該是什麼樣子的。」

這時候人群中的劉亦菲好奇的開口問道。

「青春不是一兩句話能說出來的,我覺得青春其實就是我們的生活,可能有傷痛和遺憾,但絕對不會狗血….嗯,以後你們就知道了。」

陳天弘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這說和沒說有啥區別。」王珊珊沒聽懂,她認為陳天弘就是在狡辯。

陳天弘沒有再接茬,呈口舌之利是沒有任何意義的,最好的辦法那就是用證據證明你是對的。怎麼證明,陳天弘心裡已經有想法了。

劉亦菲望著陳天弘若有所思,青春不是狗血劇。這話說的也有點道理,不過她沒明白那句以後就知道了是什麼意思。

….

放學后,陳天弘回到家直奔自己的卧室,開啟台式電腦,打開一頁空白的word文檔準備開始碼字。他要開始踏入成為文豪目標的第一步,而這有可能是這個世界的一大步。

今天在學校的事情,讓陳天弘決定要寫上一本真正的青春小說,讓這個世界的人看看,真正的青春小說到底應該是什麼樣的。

嚴格來說供陳天弘的選擇有很多,因為他現在相當於擁有前世整個世界頂尖作家的大腦,只要是這個世界沒有的小說作品他都可以剽竊過來,咳咳..讀書人的事怎麼能叫盜那。陳天弘不是盜賊,他只是知識的搬運者。

青春類型的小說在前世出名的有很多,比如辛夷塢的《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追過的女孩》。但現在最適合陳天弘的是八月長安的振華三部曲,因為實在是太應景了。

可是三部小說先寫哪個也讓陳天弘糾結了好一會。前世八月長安是先寫的《你好,舊時光》,然後《暗戀·橘生淮南》,最後用《最好的我們》來了個圓滿的結局。想了又想,糾結了又糾結,陳天弘最後決定先寫最好的我們,實在是電視劇耿耿余淮的故事讓他印象太深了。

「當時的他是最好的他,後來的我是最好的我。可是最好的我們之間,隔了一整個青春。怎麼奔跑也跨不過的青春,只好伸出手道別。」–序

第1章耿耿

我叫耿耿,親戚們都說這名字不好,勁兒勁兒的,好像憋著一口氣跟誰過不去似的…..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房間里就只剩下手指敲擊鍵盤的聲音。3個多小時過去了,陳天弘寫好了5章,總計1萬多字,這個碼字速度對一個普通人來說可能挺快的,但是對於一個經常碼字的職業寫手來說算不得上頂尖,真正的碼字機器最高記錄是一小時萬字。

陳天弘現在有一點很恐怖,那就是他的記憶力是被無限加強了。只要他仔細思索前世的小說名,所有的章節就會清晰的浮現在腦子裡。就和大腦自帶搜索引擎一樣,這可能就是重生帶來的福利,記憶力無限加強。

其實這3章陳天弘只用了1個多小時就全部搞定了,因為腦子裡小說的情節他都記得很清楚,無需思考,只需要打字即可。

可當他返回檢查錯別字的時候,總覺得小說缺了點什麼。

然後腦中就出現了前世電視劇里的身影,一個傲慢,驕傲的有點臭屁的男孩。他手拿喇叭,站在噴泉旁邊向深愛的女孩展示自己的浪漫,那句科學與藝術最後是殊途同歸的,看起來平凡的兩種事物放在一起會產生多麼美好的反應,隨後鈉與水的交匯綻放出愛情的火花。這個場景一直深深的刻在陳天弘腦海里。

以至於陳天弘思來想去,還是無法割捨電視劇里那個叫路星河的男孩,默默在心裡說了一句對不起了八月長安大大,我要稍微改動下你的小說。然後他就把寫好的故事情節給改動了一下,加入了路星河的故事。 「劉備絕不能留,然則,獨不可如此除之,主公能奉天子以令不臣,唯仗信義二字,今許都方定,百廢待興,劉備又素有仁義之名,眼下窮困來投,主公卻急於加害,豈非是害賢也?天下才俊若知此事,必然聞而生畏不來相投,主公日後又將以何定天下?」

「如是因一人而阻四海之望之事,主公當需慎之又慎。」

曹操微微點頭,但始終又覺得郭嘉的話哪裡有些不對,反覆咀嚼片刻,忽然明悟,旋即大喜道:「哈哈哈,奉孝方才可是喊了吾一聲主公乎?」

眾人不解老闆之意,平時自己也是主公明公換著喊,也沒見老闆如此激動啊。

「呵呵,然也。」郭嘉笑著點頭。

「難得,難得,呵呵,對了,奉孝之言正合我意,劉備乃英雄也,自然不能久留,但獨不可如此除之,諸公無需多言,至於如何處置其人,容操再行斟酌。」

一錘定音之後,曹操反倒打聽起了小皇帝的事情,轉頭問荀彧道:「文若,天子定都許昌之後可是安分?隨行而來的百官私下裡可有異議?」

或許,這才是曹老闆今日開評定的真正目的。正所謂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迎來天子能令不臣,這點不假,但供養天子的耗費也是相當巨大的。

又是修繕廟宇,又是加固城牆的,還得考慮給小皇帝添點儀仗,宮中雜役,百官俸祿,無一不是一筆巨額的開銷。

若到頭來養了頭白眼狼,那曹老闆上哪兒說理去?所以,必須時時關注。

「回主公,天子已入住宮中,對我等之安排未有不滿之處,至於百官,也是安分守己,不敢造次。」荀彧如實回答。

「那就好,吾……何事?」曹操欲言又止,因為他看到門外的執戟郎手捧著一份書信進了議堂。

「啟稟主公,河北袁紹發來書函,特來呈獻。」

「拿來。」

「喏。」執戟郎恭敬上前雙手奉上,而後轉身回崗去了。

曹操坐在上頭展開書信細細看了起來,沒看幾眼,臉色便沉了下去。

片刻之後,曹操將書信按在了案幾之上,開口道:「來人,拿下去供諸公傳閱。」

自有侍衛依令行事,待眾人一一看過書信,曹操這才開口:「好一個袁本初,厚顏無恥至極,其明知天子已被吾等請回許都,居然還有膽來向吾討要大將軍之位,諸公跋山涉水千辛萬苦才迎回天子,而袁紹那廝既不奉詔又不出兵勤王,卻憑一紙書信想要討要功勞,真是豈有此理,簡直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

曹操唰的起身,怒道:「其當我曹孟德又是何許人也,豈會懼其淫威有所妥協,吾欲北伐袁紹,不知諸公有何良策可圖?」

郭嘉自然也看了書信,沒有激烈的言辭,倒有些像拉家常,先是憶往昔「崢嶸歲月」,后是感嘆一下天下諸侯皆是老熟人之類,有股子「你我皆是朝廷中流砥柱」的迷之自信。

當然,在文章末尾恭賀曹老闆迎得天子的同時,又委婉的表示是不是得拉兄弟一把,好歹他袁紹也是身出名門,坐三望四州的實力諸侯,勉強能做個大將軍噹噹吧。

總結一下,袁紹這是氣不過呀。試問,曹操這位袁紹昔日會盟討董時的手下,現在爭霸天下的勁敵之一,就這麼一下子「飛黃騰達」了起來,袁紹能甘心嗎?能不酸嗎?那是通篇透著酸味兒和淡淡地威脅之意,難怪曹老闆會如此失態,居然開口欲攻河北。

如今的曹老闆雖說得了兗州全境和豫州的大部分疆土,然比起此刻的袁紹來講,還是很弱小滴。

這麼說可能不具體,咱打個最簡單的比方,就說能動員的兵卒吧。

曹老闆此時掏幹家底也僅能湊出十萬兵馬,這已經是極限了,而袁紹那頭呢,可以輕鬆集結四十萬大軍且無後顧之憂,這一比較,高下立叛。

這比帳目實在清晰不過,在坐的哪兒位不會算呢?若此刻與袁紹撕破臉來,那無疑是在螳臂當車,以卵擊石,自尋死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