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知道這個價位,應該不會有再商量的餘地了,於是一狠心便點頭答應了下來。

「好!就三百五十兩!」

本來人蔘賣到兩百兩銀子,杜雪寧已經很驚喜了。

沒想到無意間逮到的一條蛇,銀子竟比那顆人蔘賣的還多,簡直是驚喜中的驚喜。

懷裡揣著五百五十兩的銀票,杜雪寧突然間覺得身上的傷,都不那麼疼了,要知道這可是她穿到這裡的第一桶金。

「走,我們下館子去!」

看著她那財迷的樣子,丁策勾了勾嘴角,一向面無表情的臉上,出奇的變柔和了許多。

走出了藥房,杜雪寧拉著丁策的手,指著前面不遠處的一個麵攤,興奮地說道。

丁策看著杜雪寧拉著自己的手,頓時覺得身上一陣燥熱,一股熱血向上涌,耳朵瞬間紅了起來。

杜雪寧對這些卻全然不知,拉著丁策一瘸一拐的來到了麵攤上。

「老闆,來兩碗面。」

「唉,來了!」

很快,兩大碗麵條端了上來,上面還放了一些肉末,可謂是料足的很。

本來現在就已經過了飯點了,中午飯還沒有吃,此刻見到兩碗肉面,他們都來了食慾。

「這些給你,我吃不了這麼多的。」

杜雪寧一邊說著,一邊將自己的那碗麵條給丁策撥過去了一些。

不要說現在她的身材瘦小,就是在前世她也吃不了這麼大的一碗面。

可看在丁策的眼裡卻是另一個意思,他認為杜雪寧是在對他示好,才給他多剝一些麵條的。

不過他也沒說話,端起來面碗便吃了起來,但是心裡卻有一種說不出的得意。

很快,面就吃完了,以杜雪寧的性子,賺了這麼大的一筆錢,怎麼可能一分不花呢。

接下來,她就在丁策的陪同下,一瘸一拐的在鎮裡面逛了起來。

除了家裡必須買的生活物件之外,大多數買的都是吃的東西。

一些零食小吃,廚房的配菜一樣不少。

米面糧油是肯定要備足的,整整豪逛了一個下午,足足花了七八兩銀子。

一如往常那樣,最終還是雇了一個車才拉回家的。

一到家,豆豆便趕忙迎了過去,幫著丁策把買的東西都搬了回來。

「娘親,今天一共賣了多少銀子?」

一幫丁策搬完東西,豆豆便趕忙跑回了屋子,來到杜雪寧的面前興奮的問道。

就看娘親今天買回來的這些東西,就知道那顆人蔘沒少賣錢。

「你猜!」

杜雪寧將銀票都卷在了一起,在豆豆的面前來回的晃著,饒有興緻的說道。

光看娘親那高興的樣子,更印證了豆豆心裡的想法,知道這一趟一定沒少賺銀子。

「娘親,讓我看看,」

豆豆幾次蹦跳著想搶杜雪寧手裡的銀票看看,都沒能搶到。

最後看他撅著小嘴生氣了,杜雪寧便把銀票放到了他的手裡。

看到手裡那五十兩,一百兩面額的銀票,豆豆的眼珠子都要飛出來了。

「這麼多!」

樂的他嘴都合不上了,娘倆有說有笑的談論著下午在鎮上的事情。

坐在院子里的丁策豎著耳朵偷偷的聽著,嘴角不時的向上勾了勾。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他似乎對那個女人不那麼厭煩了。而且經常有想接近她的衝動。 和師妹了解了一番情況后,葉一鳴走出了酒店。

婆羅硃砂若是不處理,的確是個定時炸彈。

「既然你自己送上門來,也是時候解決掉你了。」

葉一鳴冷聲低語,婆羅硃砂對林初唐下手,已經是觸犯了他的底線。

從靈瓏那邊已經要到了婆羅硃砂所在的位置,葉一鳴直奔而去。

在一傢俱樂部中,戴着面紗的婆羅硃砂在和北江的一些官員交談著。

在得知婆羅硃砂的身份之後,北江的這些官員便想通過討好婆羅硃砂拉一些與孔雀國的經濟合作。

所以便邀請了婆羅硃砂,舉行了一個交流會。

而此時,俱樂部外面,背着長劍的葉一鳴走到俱樂部門前,立刻被攔了下來。

「不好意思,這裏已經被承包了,請立刻離開。」

門口保安說道。

葉一鳴倒也不意外,默默走到另一邊,一個躍身從圍牆便翻了進去。

他找到婆羅硃砂所在的一個大廳,直接走了進去。

此時大廳里正聊得熱火朝天,葉一鳴突然走進來,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婆羅硃砂也看過來,看到是葉一鳴的時候猛地站起,眼中驚喜。

幾個身材臃腫的官員也看過來,有人皺眉:「保安怎麼回事,不是說了不能放外人進來嗎?」

「誰知道呢,先趕出去再說!」

另一個地中海官員說道,朝着葉一鳴走過來。

「你,趕緊出去,沒看到這裏正開着會嗎?」

「不走我可就叫保安了!」

那地中海官員走到葉一鳴身前,指着他的鼻子,很是囂張的說道。

葉一鳴沒理這人,而是看道大廳里的一條橫幅。

北江與孔雀友好聯合交流會。

他瞬間怒了,他當然明白這些人是在幹嘛。

孔雀國在邊界殘殺了華夏的戰士,這些北江的官員竟然還要和這些敵人談經濟合作。

一群眼裏只有政績的廢物!

葉一鳴心中惱火無比,此時,那地中海官員又皺了皺眉。

「叫你滾出去你沒聽到嗎,不要影響外國友人對我們北江的好印象,給我出去!」

地中海官員冷喝道,完全是一種命令式的語氣。

葉一鳴眼中閃過冷芒,二話不說直接一腳將地中海官員踹飛。

另外幾個官員看到這一幕有些震驚,立刻一起上前。

「你是怎麼回事,竟然敢當着外國友人的面打人!」

一個官員對着葉一鳴就是一陣大吼。

可是他話音剛落,身子就已經化成了黑影,同樣被葉一鳴很踹飛。

剩下的官員眼神獃滯,但是葉一鳴可沒打算輕易放過他們。

大廳中,慘叫聲不絕耳。

一過了會兒后,幾個原本很是囂張的官員已經全部被葉一鳴暴打一番,直接丟出大廳外。

此時,婆羅硃砂和一群孔雀國高手死死的盯着葉一鳴。

「九指人王,你終於出現了。」

婆羅硃砂凝聲道,眼中滿是興奮之色。

她來華夏目的就是為了葉一鳴!

「沒想到九指人王脾氣如此暴躁,你們華夏人自己人也要打。」

婆羅硃砂輕笑道。

「這些人不過是一些利欲熏心的廢物,就是殺了都行。」

「倒是你,你不該去對我妻子下手。」

「就在這裏一次性解決吧!」

葉一鳴語氣冰冷無比。

話落,一股殺氣從身上爆發而出,大廳內的空氣似乎都下降了好幾度。

幾個孔雀國高手面色一變,立刻將婆羅硃砂護在中間。

這時婆羅硃砂忽然開口,輕笑道:「九指人王,不要着急,我這次來華夏本就是為了擊敗你。」

「不過,我要進行全球直播,我要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九指人王不是我的對手!」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不明情況的江道洋,眼睛瞬間瞪大。

他還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便被雲染散發出的那股強大靈,氣死死壓住。

江道洋無法頂住那股威壓,被生生拍在了地上。

他心中萬分驚駭。

方才雲染還被他的威壓拍在地上,不出一盞茶的時間,他們兩個便掉換了位置。

反轉來的這麼快,簡直讓他猝不及防。

就在江道洋以為,他會死在這股威壓之下時。

忽然,雲染身上那股強大的靈力,消失了!

靈氣一散,她頓時身子一軟,就要跪倒下去。

踉蹌了幾下,雲染咬牙強撐著,身子竟是穩穩地站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